吻戏解内衣内裤直接揉完整版在线阅读

文学

琉璃不懂,听凌画这样说,震惊了。

她看着这一个薄薄的本子,“原来是犀牛皮啊。”

凌画点头,拿着这个本子说,“我也参悟不出这里面看起来像是胡乱涂鸦的乱七八糟画的这些是什么,但一定不是普通的东西。”

她转头递给崔言书,“你看看,你能看出是什么吗?”

崔言书伸手接过,翻看研究了片刻,也摇摇头,“我也看不出来,若不是犀牛皮做的本子,若只是一本普通的本子,还真让人以为是孩童乱画的。”

林飞远拿过来,“给我再看看。”

崔言书递给他。

林飞远也翻看了半晌,翻过来复过去,跟一年前他拿到手里时一样,也没看出什么门道,又递给了凌画。

凌画拿着黑本子走到桌前,坐下身,慢慢地研究起来。

林飞远转头问琉璃,“你是怎么受伤的?”

琉璃郁闷地将昨儿差点儿被玉家强行绑回去的事儿说了。

林飞远火冒三丈,“不声不响就这么抢人回去,玉家什么时候变成强盗了?也不看看你如今是什么身份?就算你是玉家人,但哪是玉家能随便抢回去的人?真是岂有此理。”

崔言书若有所思,“你是玉家旁支,又是一个女儿家,按理说,你回不回玉家,无足轻重才是。如今玉家你的叔祖父派上百高手强行要绑你回去,有两个理由,一个是冲你本身来的,一个是冲掌舵使来的,就看是冲哪个了。”

琉璃抓抓头,“我也不知道,我这些年,也就回过两次玉家,一次是五年前,一次是一年前,五年前那次是光明正大回去的,住了两天,一年前那次是偷偷摸摸回去的,想拿到玉家嫡系的玉雪剑法的剑谱,却发现拿了这么一个破本子回来,根本就不是玉雪剑法,我郁闷了一个月。”

崔言书又看向凌画手里的本子,见她来回翻看,因一时解不开困惑而眉头深锁,他道,“你没书信回去问问你爹娘?”

“小姐没发话,先等等吧!”琉璃也算是跟凌画经历过大风浪的人,还稳得住。

到了吃饭的时间,有人来问,是否将早饭送来书房时,云落正好来了,站在门外说,“主子,小侯爷让您回去吃早饭。”

林飞远啧了一声。

崔言书微微挑眉。

凌画拿起那本黑本子站起身,对几人说,“我回去吃饭了,也趁机拿给我夫君看看,也许他能看出什么门道也说不定。”

林飞远想说你也太相信你家小侯爷了吧?但张了张嘴,又吞了回去,人家虽然是纨绔,但曾经惊才艳艳,轮不到他取笑人家,不是找掌舵使黑眼吗?这事儿他以后不能再干了。

文学

再说,传言都说宴小侯爷不能看书,但那天半夜三更,他跟着掌舵使来书房,看书那速度,可以跟掌舵使赛跑,只有比她更快,没有比她更慢,他自问做不到。

于是,凌画拿了那个黑本子,撑了雨伞,出了书房。

林飞远在凌画走后才敢开口,拍崔言书肩膀,“你还没见过掌舵使的夫君吧?你可要小心点儿,别被他坑了,他是真厉害,吃人不吐骨头。”

崔言书瞥了他一眼,拂开他的手,“虽然我还没有与宴小侯爷见面,但昨儿已收到了小侯爷的谢礼,小侯爷的人十分好,谢礼送的也十分好。”

林飞远睁大了眼睛。

他没听错吧?崔言书竟然说宴轻的人十分好?

他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崔言书,“他为什么送你谢礼?给你送了什么谢礼?”

凭什么同人不同命,他就受宴轻欺负,而崔言书刚回来,人还没见着,就能收到宴轻的谢礼?

崔言书很矜持地说,“我帮了宴小侯爷一个小忙,昨日晚,便收到了他的谢礼,亲手烤的红薯,送了我五个,我吃了四个,另外一个,我看寒风眼馋,勉强送给他吃了。”

林飞远:“……”

他心里操了一声,“什么样的小忙?”

虽然烤红薯并不值钱,但是宴轻亲手烤的红薯,那就好值钱了,就问普天之下,有几个人能吃到?

崔言书觉得云落既然说给寒风听,理由就没什么不能往外说的,便将他回来当日,看到凌画在雨中站着,他上前打招呼,然后凌画跟着他回了书房,就这么一件小事儿,告诉了求知欲满满的林飞远。

林飞远:“……”

他陷入自我怀疑,“你这也叫帮忙?”

别欺负他不懂帮忙是什么,自古以来,能称得上送谢礼的忙,又有哪件是小忙了?他真是搞不懂宴轻的脑回路了,真是令人惊奇的可以。

崔言书认真地点头,“在宴小侯爷那里,我就是帮了他了。”

林飞远:“……”

他无话可说。

崔言书反过来拍拍林飞远肩膀,笑的含蓄,“你是不是觉得我怎么就与你的待遇不同?”

林飞远哼哼地点头。

崔言书扎他的心,“那是因为宴小侯爷长了一双火眼金睛,还没见到我,就知道我对掌舵使没有非分之想啊。”

林飞远:“……”

操!

没有非分之想,你得意个什么!有什么好得意的?很了不起吗?若你不是有个青梅竹马的小表妹,我就不信你见了掌舵使那样的女子后,会能没有非分之想?

同是男人,谁不了解谁?

林飞远对崔言书一连气翻了好几个白眼,也扎他的心,“你的小表妹,如今兴许正在崔言艺的房里床上睡着呢,你

文学

就一点儿也不在意?”

崔言书顿了一下,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林飞远,“人傻就别说话。”

林飞远:“……”

王八蛋!回了一趟清河,嘴还练毒了,是不是吃了宴轻烤红薯的缘故?

凌画自然不知道书房里林飞远心脏被崔言书扎成了筛子,她出了书房后,撑着伞,走回自己的院子。

琉璃和云落跟在她身后,琉璃对云落问,“小侯爷特意喊小姐吃饭,俩人关系又好了?”

云落也不知道如今小侯爷跟主子的关系算不算好,但闹的厉害后,也没闹崩,转眼就平静的坐下来说话下棋,他也摸不懂了,所以,他点点头,又摇摇头,给出一句评价,“不好说。”

琉璃想问怎么个不好说法,看云落真不好说的样子,便住了口,想着回头问问小姐,应该就知道了,怎么才一天不见俩人,就迷之发展了。

回到院子里,进了画堂,画堂里没人,凌画放下伞,看了看东间屋,回头用眼神询问云落。

云落对屋内喊,“小侯爷,主子回来了。”

宴轻困浓浓地“嗯”了一声,说了句“让她按时吃饭。”,便没了动静,听起来似乎不打算起床了,想继续睡的样子。

凌画:“……”

他喊她回来吃饭,自己不起来吗?

她不想太一个人吃,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自己进屋喊宴轻,对云落压低声音说,“你去喊哥哥,对他说,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找他帮忙,让他起来,跟我一起吃饭,边吃边帮我看看。”

云落心想,主子真够可以的,自己不敢进屋,让他去喊小侯爷,受他的起床气。他点头,默默地进了宴轻的屋子。

宴轻背着身子睡着,睡着的时候,是他最安静不欺负人的时候。

云落来到床前,语气平平地将凌画的话重复了一遍。

宴轻眼皮动了动,又合上,过了一会儿,才有些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掀开被子,穿了衣裳下了床。

云落立即去给他打洗脸水。

片刻后,宴轻困乏乏地出了东间屋,见凌画等在桌前,手里拿了一个黑本子,安静地翻弄着黑本子,他眼皮掀了掀,打了个哈欠问,“什么重要的事儿?”

凌画将手里的黑本子递给他,“我参悟不透这个,哥哥帮我看看,这画的都是什么?”

宴轻挑眉,拿了过来,坐下身,随手翻开,目光落在里面胡乱涂画的笔墨上,神色一顿,须臾,又慢慢一页一页往后面翻,翻到最后,他许久没动,紧接着,又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才对凌画说,“这是后梁的山河图。”

凌画愣住。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