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重任安卓汉化版;快穿含圣僧女主文

文学

教师的重任安卓汉化版 第一章

第293章回到原来的世界

天旋地转,叶轻然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开始消散,嘴里也再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在彻底失去意识前,她隐约听到了楚宴声嘶力竭地喊着她的名字,还有一声质问:“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她明明答应过不会离开他,永远陪在他身边,最终还是说走就走,直接从他的世界消失。

四处黑茫茫一片,楚宴消失在她的眼底,她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失重感传来,在经历了片刻的黑暗之后,她如大梦初醒,一把掀开脸上的VR眼镜,然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她的房间。

不是她穿书后的房间。

而是她穿书前的房间。

黑色的大理石,洁白的墙面,华丽的水晶灯,精美细雕的书橱,还有一整面墙的液晶显示屏,以及十几台电脑,这是她的专用书房没有错。

其中位于房间正中间的位置上、屏幕最大的那台电脑,上面原本显示的游戏已经崩了,不停跳出各种数据。

电光石火间,叶轻然想起了很多的事。

那些熟悉的不熟悉的画面,瞬间涌进她的脑海,她立刻便明白过来了。

叶轻然立刻向前,可是身体一动,便伴随着一阵强烈晕眩和呕吐感。

她强忍着,伸手想要修复电脑,才按下一个键,屏幕立刻黑屏,接着死机,然后系统自动重装。

从昨晚到现在被困在游戏里,应该得有十几个小时了,所以引发了一阵不适。

晕眩和呕吐又再次袭来,她身体一软趴到桌子上,旁边的水杯被推了一下掉地上,发出砰地一声的巨响。

立刻,便有人推门进来:“大小姐,你怎么了?”

进来的是从小照顾叶轻然长大的管家许姨,因为叶轻然今天休息,她一直没去叫叶轻然起床,毕竟叶轻然很难得才放一次假,直到书房传来响声,只以为她又在书房通宵工作了一夜。

“你不是休息吗?怎么又……”

叶轻然强忍着难受,抓住许姨的手,打断了她的话:“立刻报警。”

许姨没弄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报警?”

叶轻然:“辛如画想谋杀我,别让她跑了。”

说完这一句,叶轻然便彻底晕了过去。

辛如画是叶轻然姑姑的女儿,比她大四岁,性格温和,也不喜欢说话,待人也随和,在辛如画的兄弟姐妹中,与叶轻然的感情最好,从小到大算是对叶轻然很是照顾。

对于叶家,辛如画也表现的没有什么兴趣,从小到大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玩游戏,这也让她成为一名游戏编程师。

在手机和电脑已大规模普及的今天,在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的国内市场,玩游戏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一种日常。

叶氏旗下有专门的游戏公司,并且还附有电子竞技公司,是国内最大的电子竞技员造梦工厂。

三年前,辛如画应叶轻然所邀,成为叶氏旗下游戏部门的总管CEO。

叶轻然是看中辛如画的能力,也对她进行了相关的考核,毕竟她需要的高管,一定是要对叶氏有绝对的忠心,就算那个人是她的表姐也不例外。

那个时的她,包括现在的她,都完全没有想到,她的这个表姐,操着人淡如菊的人设,却一直藏着要取她而代之的野心。

教师的重任安卓汉化版 第二章

空冥不答话,只是依旧风轻云淡的泡着他的茶。

那边玉瑶已经选定好了一个小世界。

“陆行晔她们两个你究竟选哪个?赶紧的,不然我就把她们俩全都推下去。”

在场所有人都没发觉那个刚才还苦苦哀求的女子,突然低下了头,然后又重新把头抬了起来。

“演戏演够了吗?”

玉瑶转动了一下被绑着的手腕,感觉还挺紧的,又扭头看了眼另一边被绑着的白怜

文学

心。

心中冷笑,这为了演戏还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陆行晔你到底选哪个?”

“行晔,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们还有好多时间在一起,我不想离开你。”

玉瑶直接站直了稍息看着白怜心搁哪儿演。

“要不我帮你选吧。”

绑·匪似乎没什么耐心了,一手提着一个就准备动手。

“我选!我选白怜心。”

绑·匪大笑道:“果然还是青梅竹马的重要,这可是你老公选的,不要怪我。”

说着就准备把玉瑶推下悬崖。

玉瑶双手用力,绑住她手腕的绳子直接被崩开了。

“是嘛,看来你很喜欢让人做选择嘛,那不放我也让你选择选择如何。”

说着就一脚踹在了那绑·匪的肚子上,趁他因为疼痛弯腰的时候一把掐住了他脖子把人按到了悬崖边上。

只要她现在一用力,他就肯定会从这里掉下去。

“感觉如何?滋味不错吧。”

一切发生得太快,所有人都看着玉瑶的动作愣住了,包括里她最近的白怜心。

“现在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说出你的幕后主使,二,我把你从这儿推下去,咱们就算两清了,你选哪个?”

教师的重任安卓汉化版 第三章

右邻夫人来和乔云然闲话的时候,感叹左邻夫人是真正活明白的人,她能够看开许多的事情,而且她的日子是真的过得不错。

右邻夫人面上写满了纠结神情,这么多年了,只要那个男人对她稍稍表现得友善一些,她对男人又会燃起几分希望的火花,她对男人的感情起起伏伏,就没有过真正沉下去过。

右邻夫人顾及着正妻的身份,哪怕心里面是恨妾室的,她也表现得对她们友善。她的心里面很是不喜庶子女,可是她还要在人前装出几分亲善神情。

右邻夫人也说了一个消息,周州同是留下来的官员,这一阵子,周夫人在家中张罗防冻的事情,听说周州同的妾室和庶女子都冻得生病了。

右邻夫人提及周州同夫妻的事情,她的心里面就有一把火在燃烧,自家中的一个妾室,就是这对夫妻送进来的丫头,自家男人是不管什么香的臭的,都不挑的往床上拉的人。

右邻夫人如果不想到自家男人是家中的顶梁柱,她都恨不得不要再见到他,只是儿子们年纪不大,而且男人有的时候对她,也是真的很好,她只能够容忍下来。

乔云然瞧着她面上神情明明灭灭的变化着,想着左邻夫人感叹话,右邻夫人是这一片最傻最痴的人,她这一时有几分相信起来。

右邻夫人静默的想着心事,乔云然也没有打扰她,直到沈尚可兄弟的笑声传出进来,右邻夫人回神过来,低声说:“我知道大家都认为我傻,男人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说他好。”

乔云然瞧着右邻夫人面上的神情,说:“夫人,过日子,你没有防碍了谁,你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用管别人的闲话。”

右邻夫人告辞离开后,沈尚可兄弟很快让房间热闹起来,乔云然瞧着两个孩子面上的笑容,都要忘记外面的风雪。

江南雪灾的消息,很快的传回了京城,乔兆拾听到消息后,又去了一趟威正镖局,问一下沈家的人,这个时候大约已经到了何处?

如果是旁的人,威正镖局自然是不屑回答这样的问题,但是乔兆拾来问,管事低声说了收到消息:“他们已经进了江南地界,年前赶得到通城。”

乔兆拾安心下来,他又和管事说了一些客气的话,然后各自又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彼此都对这一次的见面满意。

乔兆拾回去后,他对

文学

关心寻问的乔兆光低声说:“沈家安排的人手,已经进了江南地界,江南雪灾的天气,也不会影响到威正镖局把客人们平安送达。”

威正镖局成立这么多年,经历过比雪灾更惨重的大事情,他们当年都能够把客人平顺送达目的地,如今局势比当年好太多了,自然在这方面无问题。

乔兆光听乔兆拾的话后,颇有些感叹起来,说:“我们两家总共三个女儿,眼下瞧着是然儿的日子好过一些,她偏偏远在外地,我们当长辈的人,对她就是有心也鞭长莫及。”

乔兆拾瞧一瞧乔兆光面上的神情,乔朝芳前些日子哭着回了一趟娘家,乔兆拾一直没有寻到机会问一问乔兆光,侄女在夫家受了什么样的大委屈?

他这一次正好直接说了:“哥哥,芳儿上次哭着回来,在夫家是受了大委屈,她对夫家的事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打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