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文学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一章

陈乐阳当然不高兴,他以侦查员的敏感性,很直接地判断出王素梅在家庭情况上没有跟于刚柱说实话,而且是说了假话。

得出这个结论不难,假如王素梅没有跟于刚柱说过自己家里的情况,她完全可以在谈振华说出那番话之后埋怨谈振华——三舅,我还没跟他说过家里的事儿呐。

或者也可以跟自己说类似的话——乐阳,不许回去跟你们队长说刚才的事儿,我得考察他一段时间再看。

这是王素梅应该有的反应和表现,而她自从谈振华说了这番话后就鸦雀无声,显然是心里面在想事儿,那么谈振华的这一番话为什么会使王素梅浮想联翩呢?

这还用想嘛,是因为自己在车里把这番话听到了,他对自己有顾忌。

你对我有顾忌可以明说呀,为什么不把话说出来?

那是因为她说不出口,说不出口的原因无非是她跟于刚柱说了另一个版本,和实际情况不一样。

现在谈振华抖落出了实情,她想到自己回去肯定要和于刚柱说,而她自己没有跟于刚柱说实话,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和自己说这个事儿了,除此无他。

别看陈乐阳平时招猫逗狗嘻嘻哈哈跳脱的很,那是他的性格使然,也可以说是他在自己信任的人、当成朋友的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和善的一面。

要说他的另一面,聂劲东给陈乐阳总结出一句话,这小子你别看他个子不高身子板单薄,这是个敢玩儿命、会玩儿命的主。

我要是真跟他干起来,除非把他打晕制服才放心,但凡给他留一点机会,他会跟你不死不休,时时刻刻准备着往要命的地方招呼你。

刑警支队一大队、尤其是一中队是什么地方,哪个不是有特殊的过人之处的人尖子,没有特长的人是留不在一中队的,何况陈乐阳还挂着个副中队长的衔儿呢。

一中队的副中队长是什么概念,咱们来看看王宇、唐晓棠、李跃华、秦晓勇这四个人的履历心里就应该有个数了。

副中队长——中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到这儿,四个人是一样的。

由此开始,王宇——副支队长——支队长——市局副局长;

唐晓棠——副支队长——实际上的支队长——眼见得要往市局副局长任上走的;

秦晓勇——公交分局副局长——不出意外,五年之内大分局的局长、或是市局直属大处室的一把手;

李跃华——副支队长——刑警支队下一任政委的第一候选,只要他自己愿意离开一线不搞案子。

这就明白了吧,一中队是个出干部的地方,更何况这些人里最强的长线绩优股唐晓棠,她只有三十六周岁,而且上升的趋势不可阻挡。

以她护犊子的个性,只看工作成绩不讲人情关系的处事风格,她手下这些新生力量只要自己不出问题和意外,单拿工作能力、工作表现、工作成绩来讲,鲜有人能争得过他们。

要是在人事任免上玩儿猫腻惹到了唐晓棠,她给你玩儿起关系,怕是能玩儿到那堵墙里面,谁不服就来试试。

据说按她老爹的级别,干到七十五岁都是正常的,有能耐的就跟她耗着吧,反正也不用等太长时间,有个十三四年也就熬到她老子退下来了。

陈乐阳也是年轻人里被唐晓棠重点关照的对象之一,他脑子灵活、观察能力特别强、可以说是心细如发,再加上嘴皮子利索,问人拿材料是一把好手。

就是出去蹲坑拿人,也是丝毫不差。

他个子不高不低,身材有些瘦弱,不引人注意;

跟人动手绝不犹豫,只要下手就是狠命招呼,因为他自己知道,打持久战他不行,一招制敌才是适合他的战术。

所以秦晓勇在一大队的时候,屁股后面老有陈乐阳在跟着,他不为别的,就为了能从秦晓勇这里学上个一招半式拿人必救之处的招法护身。

再后来陈乐阳又打起了唐晓棠的主意,自从谢志敏说了周志是比秦晓勇还厉害的高手、秦晓勇只是周志的师弟之后,他立马想到周志肯定会教给唐晓棠一些适合女性一招制敌的招数,从唐支队这儿偷点艺那就赚着了。

这就是陈乐阳,论玩儿心眼子,十个王素梅捆在一起也不是个儿,他跟王素梅把关系走的很近,完全是在帮于刚柱观察王素梅是个什么秉性的女孩儿,适合不适合做他的女朋友。

陈乐阳和于刚柱可是一个中队滚战出来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对于于刚柱交的女朋友,以前的跟他没啥关系,现在这个王素梅,他当然要给把把关了,这可是以后要叫好多年嫂子的人,不合标准他就得给搅黄了。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二章

看明白文件上的字,于沐山就笑了:“二位的意思是,怀疑秦天同学作弊?”

“就调查的情况来说,很有这个可能,如果是普通的同学,倒也无所谓,她刚刚在跨年晚会上出尽了风头,要是闹出这样的事儿来,对她的影响会特别不好。

我们怀疑,是有人故意的想要造星,所以呢,希望于校长配合我们,找出那个居心叵测的,以免影响到秦天同学的声誉。”

说着,李主任又叹口气,“

文学

其实,这样的孩子,就算是文化课再差,也不会影响到前途,满分,这不是摆明了要毁了她吗?”

于沐山一脸的无语:“你们大概忘了,跨年晚会是发生在考试之后的。”

“所以才说是有目的的针对嘛,而且,还是认识秦天同学,知道秦天同学底细的,我估摸,这种事儿你也不清楚,不如,找秦天同学过来,咱们好好聊一聊,让她锁定一下对象。

然后,咱们再一起制定一个公关计划,最终的目的就是,风平浪静的把这件事儿揭过去,半点儿不要伤害到秦天的名誉。”

说着,李主任再叹气,“对于这样的天才钢琴家,上面肯定非常重视,接下来,肯定要有一系列的动作,咱们,是绝对绝对要把一切阴谋扼杀在萌芽状态。”

“就你的意思是,秦天这成绩,一定是假的?”于沐山头痛的抚额,“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武断,我就想问问你们,这次的试卷,怎么可能泄露出去?

好,退一万步来说,就真的泄露出去了,又是怎么能保证让阅卷的老师,把作文都给她打满分?要知道,满分的卷子,是一定会过度关注的。”

“很简单,提前知道题目,提前把作文帮着写好不就行了?“李主任一脸的理所当然,“总的来说,倒也真的是挺下血本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秦天虽然是中了别人的道儿,但其实是她自己的选择,对吧?”

“是的。”李主任点点头,“没人能禁得住这种诱惑吧?”

“她要真的是那样禁不起诱惑的,哪还需要等到这个时候才上跨年揭露身份?早露个脸儿,一切不就全解决了?”

李主任和苗主任就有些犹豫,的确,SKY.Q的知名度摆在那儿,要是真的想要出名,哪需要用化名?又哪需要一直不露脸?

做为埃娜的师父,只要她愿意露脸,地位绝对比埃娜更超然,这种诱惑,难道不够吗?

但,一个在国外留学二年多的,是如何做到满分这样的逆天成绩的?而且,调查了一百名学生,七十名对她成绩不相信的,所以,就算他们想要相信,也找不到相信的理由…….

思及此处,李主任还是决定道:“不如,还是找秦天同学了解一下?”

“行。”于沐山点头,“我个人是相信秦天的,你们一定要了解,我可以找她过来,但,如果你们冤枉了她,就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她道歉。”

“好。”对此,李主任痛快的应下来,“我愿意这样做,如果真的冤枉了她,这样的做法儿,也能堵住那些胡说八道的嘴。”

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第三章

喻瑶不明白,怎么能有人做到这么纯,纯得让人心软融化,想笑想捏他,同时又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欲,他只不过吻了吻头发,简单说两句很天真的话,都让她觉得置身在蒸箱里。

热,燥,口渴,想流汗,甚至不知所措。

她养的这个崽,真的越来越无辜又危险。

喻瑶直觉应该马上跟诺诺保持开安全的距离,离他远点,潜意识里却舍不得,一时间她只能站着,伪装得很平静,心里波澜起伏。

这到底什么千年的狗勾精,“一口气吹两盒”直接被他说出“一口气用两盒”的效果!她脑补能力从今早开始就突风猛进,不愿意设想的少儿不宜画面一帧一帧往眼前跳。

诺诺没听到她回应,以为是自己说的不清楚,他稍微抬起身,把两个盒子举到她面前,认真补充:“吹两盒,够吗,不够的话,别的房间还有,我去找。”

他不是开玩笑的,眼里满满的赤诚和全心全意,抿着唇去拆包装,想哄她开心。

喻瑶一点都不怀疑,她要是点头,诺诺能把全酒店的套都要来,给她堆一房间的橡胶气球,那种场景想想就窒息了。

“……不用!”喻瑶赶忙按住他,艰难说,“我不喜欢这种气球,你也不许再碰了!”

她把计生用品夺回来,塞回小篮子,连着里面更不堪入目的某些用品一起放进电视柜深处,她弯着腰处理完,直起身的时候,头昏的症状比之前更严重。

喻瑶轻微地晃了一下,诺诺立即追上来,着急说:“瑶瑶,你很烫,刚才抱你就发现了。”

……倒也不用把他做过的暧昧动作特意讲出来!

喻瑶捂了捂额头,确实温度不大正常,多半是喝酒的后遗症,加上从山上下来吹风受凉,情绪又起伏太大,有些感冒了。

她看看时间,离晚上的夜戏还有一个小时,于是说:“我可能没休息好,趁现在睡一会儿,你回自己房间去,还有这道门——”

两个房间能连通的门目前没上锁,喻瑶惴惴不安的,老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事,还是封上最保险。

但她没等说完,诺诺就惶急地抓住她手,低声求她:“别锁,我听话,你不让我进,我就不进来,别把我一个人丢在那边。”

美貌狗勾眸光哀切,软着嗓子低声下气地这么说,喻瑶拒绝的话全卡在喉咙里,狠不下心。

明明之前拍戏那么久他都是自己住的,怎么今天就可怜兮兮了,根本是在故意撒娇博同情,可喻瑶就算知道也难以抗拒。

接吻这事儿,本来就是她理亏,她不忍心做得更过。

喻瑶拉开门,把诺诺推过去,自己倒在床上,被子蒙住头,隔了几分钟,她仍然没有睡意,也听不到一门之隔的诺诺有什么动静,才心神不宁地慢慢探出半张脸,暗中朝那扇门看过去。

一看就怔住。

她不小心没把门关严,剩了条手掌宽的空隙,诺诺此刻就抱膝坐在门的另一边,透过这条缝,专注地凝视她,他那边开了盏暖调的灯,昏黄光线从他身后漫过来,把他勾勒得温柔又孤伶。

见她露出头,诺诺朝她笑,双手合起来贴在一侧脸颊上,作出让她睡觉的手势。

不让过来,他就守在门后面,不许亲近,他就隔着这么远望她。

喻瑶不知怎么眼眶一热,掩饰地翻过身,即使不往那边瞧,她也能感觉到诺诺的目光如影随形,炙热地黏在她身上。

晚上七点,喻瑶准时起床去片场报道,《阴婚》的大部分戏份她已经完成,只剩下几场特定场景,估计再有几天就能杀青了。

新酒店离片场有一小段距离,刚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异常,但等靠近拍摄地,喻瑶就敏感意识到不对劲了,除了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还多出至少几十个人聚在四周,手里不是单反就是手机,跃跃欲试地要拍谁。

喻瑶皱眉,电话铃声恰巧响起,她接起来的一刻,那些人也被声音吸引,朝她转过头。

导演在听筒里低喊:“喻瑶,你先别过来,一堆人在等着拍你,咱人手太少了,撵不走!”

如果说喻瑶之前的话题负面居多,媒体代拍都懒得跟她,这次就完全不同,引爆热度的豪门大小姐身份,外加复杂的情感纠葛,还有新出炉的预告片过于超出预期,太多人等着看喻瑶的新消息了。

喻瑶淡妆的眼睛眯了眯,迎上前面那些丧尸潮一样的人影,轻叹说:“不好意思,来不及了。”

她话音落下,一道挺拔身影就完整挡在她面前。

北方天气严寒,诺诺穿着一件她亲手给买的长大衣,戴着她挑的毛线帽,后面坠着一颗雪白的毛球球,此刻他屏障一样护住她,寒凛不可侵犯,但那颗球球却颤悠悠地在他脑后摇荡着,乖到吐血。

诺诺的声音隔着口罩传来:“别怕,狗勾挡着。”

喻瑶吸了口冰凉的空气,人群就直奔这边涌过来,半点也不客气,七嘴八舌的问题和快门声席卷淹没,还有些女生显然被诺诺吸引去了注意力,想借着人多推搡直接对他上手,更有甚的,试图去摘他的口罩。

传言里的痴傻小奶狗,应该是个随便揉捏的大美人,再说人这么乱,到底谁摸的根本分不清。

喻瑶神色一冷,立刻要把诺诺往后拽,她手刚伸过去,前面就骤然喊叫起来,冲在最前面的人狼狈向后栽倒,撞开一大片。

诺诺单臂抬高,横在喻瑶身前,墨色眼睫半垂,睨着这些烦扰的人脸,语气

文学

锐而冰:“别靠近她。”

喻瑶收回手,在袖口里攥住,呼出的气火热。

谁说人手不够的,她有诺诺在,一个顶千万。

她也一次一次看懂,诺诺对外人是什么样的高冷疏离,不可亵渎,眼神都不会多给一分,更别说想近他的身。

这样的人,只在她身边痴缠贪恋,湿濛濛红着眼,哀求她给一个亲密的吻。

喻瑶呼吸节奏在失控,她定了定神,绕到诺诺前面,扫视了一遍四周的镜头和视线,平静说:“我没什么可拍的,也麻烦你们别干扰剧组,还有,我的助理脾气并不好,不要想着欺负到他的头上。”

铺天盖地的问题喻瑶都听见了,包括网上那些刷屏的话题她也粗略看过,其他的她都无所谓,唯独跟诺诺相关的,她不愿意继续发酵。

白玉CP好听么?叫谁白痴,她看他们全家都是白痴。

喻瑶在寒风里抬了抬下巴,清晰冷静地开口:“想问的,想去网上曝光的,我满足你们。”

“《阴婚》是按原著拍的,我从一开始就没把它当成一部烂片。”

“我也不会退圈,不管大家怎么骂,我还是会继续演戏,谁叫我学表演出身,就喜欢做这个工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