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内裤奇缘目录

文学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二章

文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可是就算柳龙庭跟我说这些,但是当我缠着他,让他告诉我怎么做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回答我,坚持他自己刚才说的那番话,跟我说,让我自己选择,以后我不能什么都靠他,我也要自己独立。

本来什么我要独立自强,这些话都是我心里随便想想,但是当柳龙庭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我一瞬间就觉得有些无依无靠,心里还是怀疑柳龙庭是不是真的就能探听到我内心?不过此时我明白了柳龙庭在我心里的重要性,我不是很独立,而是需要在他辅助的情况下。我才能这么能坚持我自己。可现在不管我说什么,柳龙庭都不帮我了,我撒娇哭闹生气对柳龙庭各种讨好都没用,他说不帮就帮,让我顿时就有些生气。也不想理他,整个晚上本来好好的兴致,全被他给磨没了,就躺到床上睡觉,叫柳龙庭别碰我。

柳龙庭这晚上还真的就没有碰我。但我找不到一点泄愤的理由,这就让我十分憋火,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这个决定我迟早都要做,为了月儿,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柳烈云走上一遭。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柳烈云的伤势恢复的很快,和我吃的都是同一批之前我养伤时留下来的补品药物,之前偏偏我恢复起来就慢的很。现在才这三天过去,柳烈云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并且都已经开始了,下地走动了。

这三天时间里,棋盘山那边也没有传来仙家报告幽君的消息,我叫人去打探消息,回来的人说还没有发现幽君从华胥洞里出来的消息。

都这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幽君怎么还不出来?这让我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洞里。

幽君死不死,如果是不因为柳月对我来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死了,我更开心,可是现在除了柳烈云,就只有他知道柳月在哪里,柳烈云在柳家疗伤,幽君被困在了华胥洞。这三天的时间里,到底是来照顾我的女儿。

我开始有些慌了,在今早柳烈云下床走动的时候,我就问他现在能不能出远门?我答应她,帮她亲手杀了幽君,但是她先得带我去找到我女儿。

我会答应柳烈云,可能是柳烈云早就预料到了我一定会答应他的,我一问她,她便直接回答我说:“除了你,还有谁跟你去?我三弟他去吗?”

柳龙庭跟我说过,他不会插手我的任

文学

何决定,于是我就对柳烈云摇了摇头说,柳龙庭他不会去。

而听到我说柳龙庭不会去的时候,柳烈云嘴角扬起一抹笑,再跟我说:“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说着直接进屋穿外套。

她这速度也太快了吧,并且我都还有些没想好如果柳龙庭不跟我去的话,我要怎么应对一些突发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都定决了,也没有后退的路可以走,毕竟柳月还小,她不能长时间没有人照顾。

我在跟柳烈云出门的时候。把姑获鸟和虚都叫上了,有了姑获鸟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就能缩短,而虚的话,我想他天天跟着柳龙庭,肯定在柳龙庭身边学到不少东西,就算是没学到,这是一个人也多一份保障。

柳龙庭看着我这么折腾,别管我,我出门的时候他送我到门口,跟我说了句再见,然后转身回屋教龙腾练剑了。

这个臭男人,我恨死他了,果然他根本就没有我们自己的女儿当成亲闺女,最爱的还是龙腾和娇儿,他这种人,我当初是怎么愿意和他在一起,真是瞎了眼。

我一边心里骂着柳龙庭,一边问柳烈云现在我们要去哪里?我好让姑获鸟带我们去。

柳烈云转头看了眼东边,跟我们说去昆仑山。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三章

林顺安正要转头,车窗上有光晃过。

灰白色的稀薄的光从很遥远的地方蜿蜒而来。

是一条路。

路上布满着黑色的枯枝。

一双极瘦极薄的赤足踩在光路上,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寒意窜上脊椎,头皮一阵发麻。

林顺安张嘴欲呼……嘴巴张不开了,手指动不了了,眼珠无法转动,他无法呼吸……

他突然察觉到四周太安静了。

谈话声,车辆行驶声,一丝声音都没有。

静寂。

逐渐窒息中,林顺安只能看着那双赤足踩着枯枝一步一步向前,慢慢显露出瘦骨嶙峋的脚踝,小腿,膝盖……

一只苍白近乎透明的手像是穿过一层水幕一样穿过车窗,朝他的脸伸去,越来越近,要碰到了……

砰!

一声巨响在林顺安耳边炸开,闷热浑浊的空气冲进鼻腔。

能动了!

他喘着粗气说:“窗,车窗外有……”

“小心!”钟言挥剑砍断了从车窗中刺进来的枯枝,旋即将林顺安拉到了身后。

林顺安这才看清了车厢中的景象——黑色扭曲的枯枝布满在内壁上,卷曲着,生长着。

苏望舒等人各自与枯枝战斗着。

一根粗壮的枯枝陡然从上方垂下,朝着箱子直刺而下。

他尚未来得及出声警示,一片剑光闪过,所过之处枯枝化成黑灰簌簌落下,尚未落到地上,便如潮水般褪去。

任庆宁剑尖点地,“我们得离开这里。”

林顺安吐了口气,他努力在晃动的车厢中稳住身体,问:“外面怎么样了?”

汪瑾回答他:“我们迷路了。”

林顺安一惊,他问:“发生了什么?”

“还不清楚,应该……”汪瑾犹豫了下,“可能有外力干扰的……”

“我们被盯上了,”苏望舒转身,视线扫过箱子,“按照计划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到山上了。”

林顺安想了想,“我们现在在世界的边缘?”

苏望舒肯定了他的推测,“对,在‘夹缝’之中。”

“别的车呢?”

“不清楚,”苏望舒停顿了下,“司机死了。”

“死了……”林顺安喃喃重复了一遍后抬头往车窗外看去,漆黑一片,仿佛之前他所见的光路,女人,还有苍白的手掌都只是他的幻觉。

他说:“我觉得,那些枯枝和小世界里的很像。”

“弄进研究所的那个?”苏望舒问。

“是的……”一阵晕眩袭来,林顺安朝后踉跄了一步,刚好踢在了箱子上。

车厢晃动的更厉害了。

勉强站稳后,林顺安抬手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却感觉到胸口很闷,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但晕眩感却越来越重。

这时任庆宁再次开口说:“我们先想办法离开吧,林博士的身体撑不了太久。”

“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敌人是谁,藏在哪?”钟言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林顺安身边,他从口袋中拿出一管药剂,拧开后递向林顺安

林顺安认出了这是灵力浓缩液。他接过一口喝了,一股清凉之气顺着喉咙往下蔓延至扩散到全身。他向钟言道谢说:“谢谢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