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花园含乳、地铁吸奶门

文学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一章

蓝忘机回来的时候,魏无羡已经数到了一千三百多。

“一千三百六十九、一千三百七十、一千三百七十一……”

他一下一下抬着腿,彩色的毽子在他足间翻飞,冲天而起,稳稳落下,再飞得更高,悠悠落下,仿佛有一根无形的线连着它,使得它永远不会脱离魏无羡身体的某一部分。

同时也有一根无形的线,紧紧牵着一旁众多小童的目光。

然后他就听到魏无羡道:“一千三百七十二、一千三百八十一……”

蓝忘机:“……”

在一众小童憧憬的目光中,魏无羡便这般公然使诈。而这过于庞大的数字已经让吸着鼻涕的小童们失去了判断能力,居然没有一个人发觉不对。蓝忘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魏无羡从七十二跳到八十一,再从八十一跳到九十,正准备进入下一步飞跃时,魏无羡刚好瞅见他,目光一亮,似乎要开口叫他,一个劲儿没使准,那只鲜艳夺目的毽子飞过他头顶,往魏无羡身后落去。

他瞥见要失了毽子,忙向后一踢,足跟救起了它。这最后一记踢得最高,伴随着响亮的一声“一千六百!”引得一旁的小童们阵阵惊呼,铆起劲儿来拼命拍掌。

大局已定,一个小女童尖叫道:“一千六百!他赢了,你们输了!”

魏无羡毫不羞愧,安然受之,意气风发。蓝忘机也举起手,“啪、啪、啪”地拍了几下。

这时,一名男童咬着手指,眉头皱成了疙瘩,道:“我觉得……不对。”

魏无羡道:“哪里不对了?”

男童道:“九十后面,怎么就突然成了百?肯定不对。”

一群小童似乎分成了两拨,一拨明显已经完全受到了魏无羡的荼毒,哄哄地道:“怎么会,你不要输了想赖皮。”

魏无羡也理论道:“九十后面怎么就不是百了?你自己数数,九后面是什么?”

男童扳着自己手指费劲地数了半天,道:“……七、八、九、十……”

魏无羡立刻道:“你看,九后面是十,那九十后面,肯定是一百啊。”

男童半信半疑,道:“……是吗?不是吧??”

魏无羡道:“怎么不是?不信我们随便找个过路的人问问。”

他四下环顾一圈,一拍大腿道:“哎呀找到了。这位看起来十分可靠的公子,请留步!”

“……”

蓝忘机便留步了:“何事。”

魏无羡道:“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蓝忘机道:“无妨。”

于是魏无羡道:“请问,九十后面是几?”

蓝忘机道:“一百。”

魏无羡拱手:“有劳。”

蓝忘机颔首:“不客气。”

魏无羡笑眯眯点头,转身对那男童道:“你看。”

那男童不大信满面坏笑的魏无羡,但一看蓝忘机,这位公子周身素衣若雪,佩剑坠玉,面容俊美不似真人,恍若仙神,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敬畏之意,一颗摇摆不定的心立刻被说服了,嗫嚅道:“原来是这样数的吗……”

众童叽叽喳喳道:“一千六百对三百,是你输了!”

男童不服气道:“输了就输了。”说着把手里的一串冰糖葫芦冲魏无羡一递,大声道,“你赢了!喏,给你!”

等那群小朋友走开了,魏无羡叼着冰糖葫芦道:“含光君,你好给我面子啊。”

蓝忘机这才走到他身边,道:“久等了。”

魏无羡摇头道:“不久,不久,你才离开多大会儿。那毽子我也就踢了三百多下吧。”

蓝忘机道:“一千六百。”

魏无羡哈哈笑出了声,咬下一颗山楂。蓝忘机还待说话,忽然唇上一凉,舌间一甜,却是魏无羡把那串冰糖葫芦塞到他嘴里了。

看他表情不对,魏无羡道:“你吃甜的吗?”

蓝忘机叼着那串冰糖葫芦,既不咽,也不吐,没法说话。魏无羡道:“你不吃甜的,那就给我。”他抓着糖葫芦的细杆想拿回来,试了几次,却抽不回来。看样子是蓝忘机用牙齿咬住了。魏无羡莞尔道:“你这到底是吃呢,还是不吃呢?”

蓝忘机也咬了一颗山楂,道:“吃。”

魏无羡道:“这就对了,想吃就说嘛。你这人真是从小就是这样,想要什么,憋在心里,偏偏不说。”

笑了他一阵,两人信步入镇。

魏无羡这个人从小逛街便爱玩又贪心,跑得快,且什么都想要。看到个小玩意儿,他必要捏捏看,闻到路边飘来香滋滋的烟味,他也必要弄一点来尝。蓝忘机在他的怂恿下也试了一些以前绝不会碰的小食,魏无羡每次看他吃完,都要问:“怎么样?怎么样?”蓝忘机有时回答“尚可”,有时回答“很好”,更多的时候回答的是“奇怪”。每当这时,魏无羡就会大笑着抢回来,不给他尝了。

本来是要找个地方用午饭的,可魏无羡一路从西吃到东,塞了满肚子,到最后走路都懒懒的,两人便找了间干净体面的汤馆,坐下来喝汤。

魏无羡筷子夹着萝卜片边吃边玩儿,等他点的莲藕排骨汤,见蓝忘机起身,奇道:“你干什么去?”

蓝忘机道:“稍候,立刻便回。”离了一会儿,果然回来了。刚好莲藕排骨汤也端上来了,魏无羡喝了一口,等伙计走了,悄悄对蓝忘机道:“不好喝。”

蓝忘机舀了一小勺,浅尝辄止,道:“不好在何处?”

魏无羡勺子在碗里搅了搅,道:“藕不能选硬的,粉一点好。这家放料不够大胆,熬得太浅也没入味。反正没我师姐熬的好喝。”

他只是随口说说,本以为蓝忘机最多“嗯”的认真听着,谁知他非但听得认真,而且还发问:“如何选料为对,如何方能入味。”

魏无羡终于觉察了什么,奇道:“含光君,你不是想给我做莲藕排骨汤吧?刚才你是去观摩过程了吗?”

蓝忘机尚未答话,他已经开嘲了:“哈哈含光君,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们家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做派,还有从小吃那种玩意儿养大的口味,你做出来的东西,肯定看都不能看。”

蓝忘机又喝了一口汤,不置可否。魏无羡正等着他接茬儿呢,谁知他竟是稳如泰山,迟迟不接,终于等不及了。

他觍着脸道:“蓝湛,你刚才是不是真要给我做饭吃的意思啊?”

蓝忘机竟是很沉得住气,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魏无羡有点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角上,道:“你嗯一声啊。”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所以到底是不是?好蓝湛,我刚才说的都是逗你玩儿的,你真要给我做饭,哪怕是把锅底烧穿了只剩个坑,我也敢把锅子吃了给你看。”

“……”

蓝忘机道:“不至于。”

魏无羡简直就差跳到他身上求了:“所以你还做不做?做啊,做啊,含光君,我吃!”

蓝忘机不动声色扶稳了他的腰,道:“仪态。”

魏无羡警告道:“二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

蓝忘机给他缠得终于稳不下去了,握住他的手道:“已经做过了。”

“啊?”魏无羡一怔,“已经做过了?什么时候?做的什么?我怎么不记得?”

蓝忘机道:“家宴。”

“……”魏无羡道:“那天晚上,我以为你是从彩衣镇那家湘菜馆里买的那一桌,是你亲手做的?”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震惊了。

他道:“那是你做的?云深不知处有厨房这种东西?”

“……自然有。”

“你洗菜切菜?你放油下锅?你配佐料?”

“嗯。”

“你……你……”

魏无羡震惊到无以复加,最终,一手抓蓝忘机衣领,一手捞他脖子,猛地亲了一下。

幸好两人向来都拣最不起眼最幽静的地方,靠墙而坐。蓝忘机搂着他就势一转,如此,从外人看,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以及魏无羡环在他脖子上的一条手臂。

瞧他脸不红气不喘的,魏无羡伸手摸了一把,果然触手滚烫。蓝忘机握住他那只不安分的手,警告道:“魏婴。”

魏无羡道:“这不在你腿上吗,还喊什么。”

“……”

魏无羡严肃地道:“对不起,我刚才太高兴了。蓝湛,你怎么能干什么都这么厉害?连做饭都这么厉害!”

他夸得诚挚无比,蓝忘机从小到大听过无数赞誉,无数溢美之词,但从没有哪句能让他像现在这样,要如此辛苦地压抑嘴角上扬的趋势,只作淡淡地道:“无甚艰难。”

魏无羡道:“不。很艰难,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到大进厨房被人轰出来多少次。”

“……”蓝忘机道:“你烧穿过锅底吗。”

魏无羡道:“就一次。我忘了加水,谁知道锅里就着火了。你不要这样看着我,真的就一次。”

蓝忘机道:“你往锅里放了什么东西。”

魏无羡想了想,微笑道:“那么多年前的事,我怎么还能记得那么清楚,莫要再提。”

蓝忘机不置可否,但似乎微微挑了一下眉。魏无羡假装没注意到他这细微的表情。忽的想起一事,他懊悔地摔手道:“可你怎么不早告诉我那是你做的?傻了我,那天晚上的饭菜都没动几口。”

蓝忘机道:“无事。回去再做。”

魏无羡磨了他这许久,就为这一句,登时眉飞色舞,连那汤也不觉得难喝了。

出了馆子,二人逛了一会儿,前方喧嚣声起,许多人正绕着一片摆满小物件的地,挨个挨个往地上丢一只只小圈子。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二章

第1272章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米兰。

早晨四点五十分,天蒙蒙亮,城市的路灯开始褪色。

此时,一个别墅的一间卧室。

这里的灯亮了一夜,到现在都没有熄。

托尼站在床前,他戴着听诊器,给湛可可听诊。

一会儿后,他取下听诊器,拿过体温枪,对着湛可可的额头照了下。

37.4,退烧了。

托尼舒了一口气,对站在身旁一直不曾离开的人说,“退烧了,没事了。”

林帘的离开让这个和睦了一年多的家庭破碎,一切也都跟着变化。

湛廉时不再是之前的湛廉时,这个家也不再是之前的家。

湛可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事,一点都不意外。

湛廉时没有动,他看着床上终于不再如之前痛苦的小脸,“看着可可,我去做早餐。”

这是第一次,自林帘离开后的第一次,湛廉时说做饭。

也是湛可可自出事起到现在他说的第一句话。

托尼放下心了,“我会照顾好可可的,你放心吧。”

“不过……”

托尼看着湛廉时眼睛,这两天他怕是一点都没合过眼。

“你还是休息下再去做吧。”

“可可暂时不会醒。”

湛廉时没说话,他转身,离开了卧室。

托尼站在那,看着湛廉时离开。

他怕是不会休息。

但是……

托尼看向床上睡着了的小丫头,有可可在,他再怎么也要振作起来。

天开始亮了,阳光也落下来。

托尼把小丫头的卧室收拾了,打电话让何笑义过来。

他需要洗漱一下。

昨晚小丫头吃了外面买来的食物过敏,折腾了一夜,大家都没有休息。

“我在来的路上了,很快就到。”

电话里,何孝义说。

托尼疑惑,“你们湛总给你打电话了?”

“是的。”

“他跟你说了什么?”

本来湛廉时话就少,现在林帘离开,更少了。

“湛总没说什么,就让我过来。”

托尼点头,若有所思。

虽然林帘的离开让他知道湛廉时现在的心情,但他无法知道湛廉时的心。

他不知道现在湛廉时是怎么想的。

“你们湛总这两天有没有吩咐你做什么?”

何孝义顿了下,说:“没有。”

托尼奇怪了,“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

何孝义很肯定,他脑子很清醒,记忆也非常清晰。

这两天,自林帘离开后,湛总没有吩咐他做任何事。

“不会吧?”

托尼不相信,但这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何孝义,而是怀疑自己对湛廉时的了解。

他不相信,湛廉时会什么事都不吩咐何孝义。

何孝义听着托尼的话,大概明白他的意思,说:“可能湛总吩咐了付特助。”

托尼一顿,一瞬明白了。

“我知道了,你现在过来,我联系付乘。”

托尼极快挂断电话,给付乘打去。

他现在不是要知道湛廉时吩咐下面人做了什么,而是要知道湛廉时想做什么,想知道他现在的心。

因为,他很担心湛廉时。

本来,湛廉时和平常人就不一样。

“托尼医生。”

付乘的声音传来。

托尼说:“付乘,这两天你们湛总有没有吩咐你做什么事?”

“……”

手机里的声音安静。

托尼说:“你放心,我想知道你们湛总做什么事,不是要打探他的隐私,而是要知道他现在的真实情绪。”

付乘听着托尼的话,说:“托尼医生,有些事不适合多的人知道。”

托尼神色一瞬紧了。

不是因为付乘不告诉他湛廉时做的事,而是,他觉得湛廉时做的一些事,可能很危险。

“你这么说,我觉得我更要知道了。

文学

这一刻,托尼声音变得沉重,严肃,就像他现在的心情。

“付乘,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林帘的离开,对你们湛总影响很大。”

“这样的影响,你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我相信你能感觉得到。”

“我作为心理医生,在你之前就认识你们湛总,了解你们湛总,我更知道这样的影响代表着什么。”

“我希望你把现在湛廉时让你做的所有事都告诉我,尤其是关于林帘的。”

“我需要保证你们的湛总不倒下,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付乘心情沉重。

他怎么会感觉不到湛总的变化,怎么会不知道湛总做的一些事的奇怪。

但湛总做事向来说一不二,他不论遇到什么都冷静理智的。

即便现在的情况,他也能感觉到湛总的冷静,稳重。

托尼说完刚刚的那一番话便不再说,他等着付乘。

他相信作为跟在湛廉时身边十几年的人,他会做出准确的判断。

好久,也可能只是一会,付乘说:“这两天湛总……”

楼下,厨房。

湛廉时站在厨房里,看着厨房里的一切。

平常,厨台上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放着的,但现在,厨台上放着锅碗,餐碟,筷子。

之前的纤尘不染,这里一点没有。

相反的,很乱。

这样的乱在清楚的告诉着他,一切都变了。

因为那个人的离开,这里不再是从前。

湛廉时挽起袖子,来到厨台前,开始一一收拾。

他动作平稳,和以前一模一样。

何孝义来到别墅,他输了密码,开门进来。

之前他并不知道别墅的密码,但昨天湛可可食物过敏,情况紧急,托尼告诉了他别墅的密码。

何孝义进来便听见厨房传来的声音,他脚步停顿了一下,走过去。

“湛总。”

看见厨房里忙碌的人,何孝义有些惊讶,但也随之放心了。

湛总像现在这样做平常做的事,像个正常人一样,即便他知道湛总心情不好,也能暂时心安。

湛廉时背对着何孝义,他听见何孝义的话并没有转头。

“去楼上帮托尼。”

“是。”

何孝义上楼,直接去湛可可的卧室。

昨晚湛可可过敏很危险,托尼忙,湛总忙,他也忙。

卧室里。

托尼听着付乘的话,越听脸色越沉重,到最后,他可以说似变了一个人。

“就是这些。”

付乘说完,不再出声。

手机里安静的很,似没有人在听。

付乘知道,托尼在听,他听的很认真。

王爷在花园含乳 第三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