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宝贝越来越紧了|驴的性行为

文学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一章

面对少女的请求,至尊法师丧钟点点头,他停下了脚步,把咬了几口的苹果丢到树丛里去:

“那么,你擅长什么魔法,给我展示一下吧。”

神秘的大师愿意指点自己,吉安娜有点雀跃,自己一定要展示出自己最擅长的魔法才行。

大眼睛在周围打量了一圈,在花园中寻找合适的施法对象。

几秒后,她看到了一只坐在高枝上啃苹果的松鼠,轻声念诵了一段咒语,随着轻轻的一声‘砰’,那小家伙就变成了一只表情震惊的绵羊。

看起来还有点肥,身上的卷曲白毛就像云朵一样。

它的重量明显是树枝承受不了的,眼看就要跌下来了,吉安娜连忙在树下伸手接住这只松鼠绵羊,把它安然无恙的放到地上。

“咩?!”

“不怕不怕,乖哦。”公主赶紧摸摸羊的脑袋,安抚它惊恐的内心。

但绵羊依旧转动着耳朵叫个没完,就像得了口蹄疫一样吐着白沫。

不过也许是吉安娜的水平不够,这个变形术根本没有持续到十秒,只是说话的功夫,羊就又在一阵烟雾中恢复成了一只表情迷惑的松鼠。

它用后腿坐起来,看看自己的小爪子,随后像它的亲戚土拨鼠一样,恼怒地朝吉安娜尖叫了一声,然后翘着尾巴跑进了路边的灌木丛中。

法术的持续时间不够标准,吉安娜有点脸红,但还是抿着嘴看着丧钟,等待大师的点评。

“说实话,还不错。”卡德加首先表达了意见,至少自己像她这个年龄的时候,也只会魔法飞弹来着:“咒语中音

文学

节有点瑕疵,这就是导致持续时间不够的关键。”

“师兄说的没错,这个魔法很有趣,只是,作为变形术的话,持续时间短了点。”

这是赫敏的意见,她一年级的时候就能把老鼠变成鼻烟壶,而且持续了一整年。

也不知道那只老鼠尖叫没有,反正苏明无法想想它变回去之后的心情,嗯,反正绿先知入伙了,以后就让他配合实验吧,专门采访实验小白鼠的心情。

假如自己给小白鼠注射T病毒,那老鼠会说‘老铁,我难受’?还是会说:‘喔!力量涌上来了!’?

想一想就觉得有点期待呢。

赫敏不光做了点评,还亲自做出示范,用飞来咒从树上摘了个苹果托在手里,随后魔杖一挥。

苹果被变成了另一只松鼠,除了看上去有点呆呆的之外,和平常的松鼠没有任何不同。

她把小松鼠递给吉安娜,露出坏心眼的笑容,故意问道:“公主,你猜猜这松鼠还是苹果口味的吗?”

可是吉安娜的心思不在那上面,她更加惊讶于苹果能被变成动物,这完全推翻了她过去学习的一切,此时心中天人交战,根本没听清赫敏说了什么。

无奈的女巫只能用出反咒,把松鼠再次变成苹果,才算惊醒了对方。

“大师,我想学魔法!”

吉安娜用热切的眼神看向丧钟,虽然知道自己是安东尼达斯的学生,而法师之间有门户之别。

但她有一种感觉,眼前的年轻人应该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赫敏的魔法你短时间内是学不会了。”苏明笑着摇摇头,哈利波特那边的人都更像是术士,施法依靠的是血脉,那个世界咒语想要转录成法术再依靠颠倒球施法?这项破解工程还在研究中:“不过,我确实能教你一些安东尼达斯没办法教你的东西。”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第三章

“有请来自北京大学的林嘉茉同学和本校金融系的林跃同学。”

说完这句话,主持人拍着手转身离开。

台下响起一阵掌声,当然,远没有陈寻上台时热烈,然而对于方茴、乔燃等人来讲,这两个名字像是晴空划过的闪电。

找了半天没找到他,原来那家伙跑这儿参加歌手大赛了,还不是一人,而是成双成对。

刚还和沈晓棠有说有笑的陈寻脸色一变,心说怎么哪儿都有他,简直烦死了。

他刚要质问沈晓棠为什么不说林跃参加比赛的事,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问啊。因为涉及到追方茴的事,他从没跟她讲过两人往日恩怨,而且……这应该是林嘉茉的主意吧,毕竟这个学期开学时出了陈雪来抢人的事,她迫切地想要确定和林跃的关系并昭告天下,免得学校里的女生对心上人生出非分之想。

就林

文学

嘉茉那点道行。

呵~

他教出来的徒弟,有几斤几两他还不知道吗?跑来这里参加歌手大赛,还拉上林跃,简直自取其辱。

陈寻在冷笑。

沈晓棠注意到他的表情变化,一脸不解:“怎么了?”

“哦,没什么。”

沈晓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追问,因为这时林跃和林嘉茉已经由幕后走出。

面对乌压压的人头,林跃没有一点紧张的意思,毕竟见惯了大风大浪。

林嘉茉因为选修了体操课,去年在晚会上有过舞蹈表演,所以勉强HOLD住。

“别紧张,你只管弹好吉他。”

“嗯。”

林嘉茉活动一下双手,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林跃扫视一圈台下观众说道:“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首羽泉的《深呼吸》,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这歌儿在去年可是火的很,摩托罗拉T191广告的主题曲,传唱度很高。

大多数学生没太多想法,只是觉得这歌不错,但是对于那些喜欢K歌的人讲,概念就不一样了。

明明是大火的歌,KTV里却没几个人选唱,因为它听起来很简单,旋律歌词什么的朗朗上口,但是真要拿起话筒去唱,你就会发现这是在为难自己。

歌手大赛的评委跟学生的审美是有代沟,可是不代表他们没有真才实学,他们不认可陈寻式的摇滚,对于流行歌曲还是能够接受的,羽泉是两个人,不说前者的高音专业人士都难学,就是后者极具特色的嗓音一般人也模仿不来,这里不是KTV,真不知道是谁给了他勇气选《深呼吸》来唱。

“他怎么选了这首歌。”沈晓棠算是一名业余歌手,自然清楚这首歌里变速唱法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陈寻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找死”。

台上的两个人没有想那么多,林嘉茉深吸一口气,按照林跃说的不去看下面,就像练习时一样,只关注他的背影。

“我呼吸。”

“所有的准备都已就绪。”

“等着你的消息。”

“迫不及待开始倒计。”

“在梦里。”

“我进入了另一个天体。”

“体会那飞翔的刺激。”

“……”

当那句高潮的“深呼吸,闭上你的眼睛”唱响,台下沸腾了,听众们摇头晃脑,喊着林跃的名字,连评委老师也不禁称赞鼓掌。

他居然唱出了原汁原味的组合感,“羽”的高音,爆发力,“泉”的清亮饱满,都可以表现出来。

后排坐得刘云薇、李琦、薛珊三个人看傻了,林嘉茉弹吉他的旋律完全被歌声压了下去,毫无疑问哪怕是清唱,下面的人也会听得津津有味。

“方茴,你怎么从没说过他会唱歌的事。”

薛珊看向方茴,发现那女孩儿正紧抓前排座椅靠背,也是一副震惊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

乔燃表现的还算平静,只是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嘴角一抽一抽,眼睛里的情绪特别不自然。

陈寻走了,离开前丢下一句,TMD这个变态!

沈晓棠看着台上站的男生,心情有些复杂。

很多人都在给林跃鼓掌,然而本人并不高兴,不是因为他已经达到荣辱不惊的境界,是因为观众席最后面一排的过道上站着一个人,一个手捧鲜花的人。

是何莎。

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是因为他身边的人不是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