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文学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一章

暮色笼罩苍穹,天边云雾逐渐聚拢成乌云,细密的雨丝倾斜而下,雨势渐大。

黎玖出来之时,头发瞬间被淋湿大半,散落在胸前,眸色冷凝,浑身上下透着生人勿近的戾气。

景一原本在车内等着他们,见她出来,连忙撑着伞过来迎接,到了近处,却被她眸底的冷戾吓了一跳。

“……夫,夫人?”

他低低唤了一声,一起小心翼翼,不知为何,现在的黎玖,身上的气场简直比爷还让他胆战心惊。

这是怎么了?

黎玖淡淡瞥了他一眼,语气冰冷:“车钥匙给我。”

“……啊?哦,好。”

景一愣了一瞬,被她的眼神惊到失去了思考能力,下意识地将车钥匙掏出来递给她。

然而下一秒,又被人横空夺走。

是祁景辞。

他肩上同样也湿了大半,一路追过来,头发略微凌乱,发梢还滴着水珠。

祁景辞:“你要去哪儿?我陪你。”

黎玖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径直上了车。

这算是默认了。

景一觉得他们两个人的气氛不大对劲,皱着眉问:“爷,这……”

到底怎么了?

是酒会出什么问题了吗?

然而祁景辞现在没空解答他的疑惑,只说了句:“你先回去。”

随后跟着黎玖上了车,发动车子,车身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景一站在原地满脸茫然,不由得嘴角一抽。

“想去哪儿?”

窗外景物飞快倒退,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模糊了视野,不断晃动的雨刷器,清晰地倒映在黎玖的眸中。

她垂了垂眸子,说:“我想去海边。”

“……”

祁景辞有些哭笑不得:“玖玖,这个天气去海边,被浪卷跑怎么办?”

他的语气带着点开玩笑的意味,然而黎玖现在什么心情都没有,更别说笑了。

事实上,祁景辞也没指望逗笑她,只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不过现在看来,一点效果都没有。

祁景辞眸底划过一抹深色,轻声道:“不如……我们回家吧?”

提到“家”这个字眼,黎玖的神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淡淡地嗯了一声。

家?

原来她还

文学

有家啊。

回到公寓,祁景辞第一时间去了浴室,拿了条干毛巾扣在黎玖头上,轻柔地替她擦干头发。

他捧着黎玖的脸,视线和她对上,温和地道:“玖玖,先去把衣服换了,再洗个热水澡,不然要生病的。”

黎玖的神色有些心不在焉,低头应了一声便进了卧室。

门被关上,没过多久,依稀可以听见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祁景辞站在原地没动,目光盯着卧室陷入了深思,他微微眯起眸子,周身气压猛地一沉。

以前,他知道黎玖不是黎泓的女儿,所以对于黎家的事并没有过多关注。

可是现在,黎玖却莫名其妙变成了黎沉的女儿,看来,有些事,他不查不行了。

祁景辞回到房间,脱下淋湿大半的外套,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宅的电话。

“老三?”祁老爷子对祁景辞这个时间打电话给他十分诧异,“今晚的酒会还顺利吗?”

祁司瑾他们还在回家的路上,此时并没有一点关于今晚的事情传出去,祁老爷子自然什么也不知道。

祁景辞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望着外面渐大的雨势,沉声道:“发生了点意外。”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二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

文学

…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第三章

第1310章不正常体温

中午,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的霍杳的手机又响起。

成明刚从洗手间回来,听到电话铃声,快步走了过去,迟疑了下,他还是拿起了手机。

看着上面备注为‘闵’的称呼,他指尖微顿,在接电话和挂电话上面犹豫,最后又抬起头看了眼病床上的人,按了接听键。

闵郁要是想找一个人,恐怕也是轻而易举。

接通后,成明直接告诉了他医院地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闵郁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成明看到他时,周身的戾气就下意识消敛,微微颔首,“闵少。”

闵郁客气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看着脸色苍白得几乎跟床单一个颜色的霍杳时,眉心就紧蹙成一团,“她一直这样不醒?什么原因?”

成明微垂着头,其他的没多解释,“院长只说是精神力消耗大,休息个两天应该就会醒过来。”

应该?

闵郁眼眸微凝,转而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静看了一会儿,便伸手握住了霍杳那只还在打着点滴的手。

手心温凉,即便是久握也明显感觉低于正常人的体温。

闵郁顿了顿,又起身,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随即他回过头又看了眼成明,“低温也正常?”

成明沉默了一分钟,早上他从护士那得知大小姐体温异常低时,他也询问过院长,“院长说是正常。”

闵郁见此,也没再多问什么,他收回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只是紧蹙的眉心始终没有舒展开。

又是一天过去。

霍杳还是没有转醒,和前一天的情况没有任何区别,脸色苍白,体温很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