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一章

南溟王城的恶战停止了,覆天龙威横压着每一颗战栗的心脏。他们仰头看着苍穹,灰白的龙躯,远古的龙威……它只属于一个种族,一个在认知中根本不可能现身这个空间的龙族。

“太……初……龙族!?”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同声呢喃。

作为神主层面的绝世强者,基本都曾挑战过深处的太初神境。

但,哪怕达到神主至境,也极少有人敢去触碰太初龙族的逆鳞。

因为,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无上霸主,一个古老到现世之人已无可追溯的遥远古族。

而这隔世存在,本应只栖息、雄霸于太初神境的远古龙族,竟在此刻,携着整整百道神主龙威,出现在了南溟神界的天空之上。

骇然死寂中,擎于天狼圣剑之上的空间依旧没有绝灭,这时,一只苍灰龙爪忽然探出,霎时暗云散尽,百道神主龙影齐齐沉下,龙首重俯,如迎帝王。

千叶影儿猛一沉眸:“难道是……”

轰嗡……

空间如一个不堪重压的气球般爆开,天狼圣剑开辟的异空间瞬间泯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俯傲苍穹,睥睨天地的万丈龙影。

庞大的苍灰龙躯似乎将整个世界都覆于翼下,一双龙目释放着比炽日还要灼魂的神芒。

仰望它的存在,置身它的龙威之下,哪怕从未目睹,只曾听闻其存在的玄者,心间都会毫无犹疑的现出那个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无上之名。

“太初……龙帝……”南归终仰目低语,无法置信。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南万生喘着粗气,不断的怀疑着眼前会不会只是自己气血和心魂极度混乱下所衍生的幻象。

太初龙族……连同太初龙帝,竟然现身于此!

太初龙族,是亘古存在于太初神境的远古龙族,是世所皆知的太初霸主。

它们从未离开过太初神境,在认知中似乎也绝不会离开太初神境。而……若是太初龙族当真离开太初神境进入神界,哪怕是最低等的一只太初之龙,以其特殊的远古龙息,也必定会被神界第一时间察觉。

但,整整百只神主之龙,加之引领整个太初龙族的太初龙帝竟凭空现身,没有任何的气息、痕迹、预兆……

哪怕整个龙神一族连同龙皇在内全部现身眼前,都远不及此刻震撼之万一。

龙群分离,太初龙帝的身影携着浩瀚帝威缓缓沉下,在无数道瞠然的视线中,滞身于彩衣少女的身下,任由她轻垂的玲珑足尖踏于它俯傲诸世的龙首之上。

星神的少女与太初的龙帝……这一幕,几乎将一众神帝的认知都冲击的粉碎。

天狼圣剑缓缓垂下,一层浓郁的黑气缠绕剑身,释放着本不该属于天狼星神的黑暗魔煞。

剑尖倾斜,直指南溟,如覆珠粉的嫩唇轻启,吐露的,却是南溟最黑暗的噩梦:

“灭!”

一声令下,与神界从无争端的太初之龙猛然冲向了已被笼罩于灾厄的南溟王城,亘古与世无争的龙爪毫无保留的释放着毁灭与灾厄的远古之力。

百只神主之龙是何许概念?

神主境,在上位星界可为王,在王界为镇界之基。强如南溟神界,在最巅峰的时期,神主的数量也从未超过百个。

作为太初神境的最强种族,单单这群破界的太初之龙,便足以横压南溟王城……何况还有云澈一行,何况南溟已在溟神大炮之下遭遇重创。

当龙影如苍穹般压覆而下时,先前还在竭力奋战的南归终与南万生在第一个瞬间,便嗅到了彻彻底底的绝望。

毁灭之力天降,瞬息将南溟王城的空间撕开千万道的裂痕,带起无以计数,却一个比一个可怕的毁灭漩涡。这一刻,所有的南溟玄者都无比清楚的感觉到,这是如今的南溟根本不可能抵挡的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

嗷吼————

龙吟之下,诸天战栗,南溟上至溟神,下至誓死守卫的玄者,战意和斗志几乎在转瞬之间被震裂,粉碎,心魂直坠向无尽黑暗的深渊。

“……这可真是有趣。”千叶影儿看着脚踏太初龙帝的彩脂,发出一声略有失神的低念。

南归终面孔抽搐,他的视线没有俯下,百只太初之龙,他可以想象下方的南溟王城遭受的是何等可怕的灾厄。他目光收束,死盯着太初龙帝,压抑着气息低吼道:

“太初龙帝,我南溟……自认与你远古龙族毫无恩怨,就连宗典亦有告诫,探寻太初神境时,绝不可触犯太初龙族。为何今天……竟犯我南溟!”

南归终声音浑厚无疆,字字如天钟震响。只是,任谁都能从中感知到一抹极力隐掩的愤怒与悲哀。

而太初龙帝的回应,是骤然覆下的苍灰龙爪。

单论实力,太初龙帝不及有着龙神血脉的龙白,但其远古帝威丝毫不逊,龙爪覆下的刹那,万里区域尽成真空,万灵惊悸。

南归终虽从未与太初龙帝交过手,但与其龙威触碰的刹那,他便无比清楚的知道,其实力绝不下于龙神界九龙神之首的绯灭龙神。

龙威未至,光明忽灭,龙首之上的少女直坠而下,玲珑纤弱到让人疼惜的身影,却释出了惊天的黑暗煞气,那载于记忆,却又和记忆全然不同的天狼圣剑发出似痛快、似怨恨的狼嚎,直轰南归终的天灵。

今日的一切都是那般的魔幻,还未从上一个梦魇中回魂,下一个便接踵而至。

南归终双手擎天,目凸欲裂,身周铺开一个炽烈到灼目的金色光环,硬撼向太初龙帝和魔化天狼的力量……而记忆与认知中绝对不会屑于和他人联手的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竟也在这时出手,两双苍老的手掌在他浑浊的眼瞳中拂向他的心口。

轰嚓!

曾经的南溟之帝,无人怀疑他的实力位列当世之巅,但,太初龙帝、魔化天狼、两大梵祖……这是一股纵是两个他,都不可能正面撼动的力量。

砰!

金色光环急剧收缩,一息崩碎,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力量袭至,南归终的胸口猛然下陷,碎骨无数,随之眼前一黑……

那携着黑暗魔煞的天狼圣剑重轰在他的天灵之上。

嗡————

无比短暂的一个刹那,他瞥了少女的眼眸……冷漠到冰魂,随之意识世界分崩离析,化作混乱飞散的苍白与黑暗。

整个人如一尊没有了意识的木墩,飞射向了下方。

轰!

随着一声宛若天塌的巨响,南归终的躯体崩裂大地,砸入不知多深的土地之下。

“父王!!”

南万生目眦尽裂,而他的嘶吼刚出口,便已化作怒恨的低吟,因为那只如跗骨之蛆的鬼爪已直抓他的头骨。

“小崽子,先顾好你自己吧,喋喋喋喋!!”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第三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