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黑黑的肥岳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一章

同时双方也都没有AWM。

这种情况下,她如果拿到三级头,她相信一定能在对狙的情况下爆掉柳墨寒。

看着那空投慢悠悠往下掉,方向正是洞穴的入口之一。

雨林地图的洞穴,一共四个入口。

山顶一个,但是跳下去基本都是死。

在山体西北和东北面,各有一个陆地入口,除此之外,海边还有一个暗河入口。

空投正是掉落在山体西北面的陆地入口。

此时何时归三人在西,沈冰月四人在东。何时归他们更靠近空投。

“冰月,怎么办?如果何时归他们退走,去拿到空投,我们就被动了。”

三级头不止对于狙击手,三级套装之于近战,也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双方都是顶级高手,差距往往就是在这毫厘之间。

沈冰月没说话,准确说,她此时心里也懊恼。

如果那空投降落在自己这边,捡了空投,她敢带着何莉莉和红蛇,与何时归三人硬刚。

“为什么不能扔雷?”沈冰月凝眉道。

从刚才宋琬儿开口,到现在,沈冰月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这时终于问了出来。

“就是,为什么不能扔?”

红蛇早就憋不住了,立刻拿起一颗雷,延迟四秒后,立刻扔了出去。

“嘭。”

手雷炸了,没有命中。

“快跑。”

红蛇拿出第二颗手雷正要扔,何莉莉突然出声大喊。

接着红蛇就看到空中三颗手雷向自己周围三个方向飞过来。

“卧槽。”

沈冰月看到这个场景,终于知道何莉莉和宋琬儿为什么都不让扔雷了。

幸好何莉莉提前提醒,红蛇看到雷的瞬间,就向旁边斜坡跳下去。

“嘭~~~”

三颗手雷几乎同时爆炸,红蛇在空中被一颗手雷炸到,血少了一半。

可以想象,要是红蛇慢半拍,还留在原地,三颗手雷齐爆,她连跑的希望都没有。

可是红蛇刚逃出第一波雷,对面又是三颗雷飞过来。还是锁定了红蛇。

沈冰月这一刻终于明白了何莉莉和宋琬儿是什么意思。

何时归三个人就等着自己这边扔雷呢,只要扔雷,通过轨迹,他们就能知道扔雷的人,藏在什么位置。

三颗雷一齐扔,对方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

刚才红蛇之所以还能活,完全是因为何莉莉预料到何时归三人的预谋了。

沈冰月有些疑惑,连红蛇这样与KK战队有过交手的职业队员,都不太清楚KK战队扔雷的要害,她是怎么一清二楚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何时归能看轨迹,她沈冰月难道不会?

看到何时归三个人扔过来的雷,沈冰月立刻知道了三人的位置,拿起一颗手雷,也扔了过去。

沈冰月的手雷,几乎是顺着何时归三人其中一颗雷的弧线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黑黑的肥岳

,原封不动还回去的。

但是……却没有炸到人。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黑黑的肥岳

“嘭~~”

沈冰月根本来不及想为什么,立刻撤出了躲藏之地,果然,她刚跑走,原地就被三颗手雷炸出一片火光。

“原来他们是移动的。”

何莉莉也没办法再继续躲了,也开始顺着扔雷。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二章

@@@@首先,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顺意。然后非常抱歉,前几天我姐夫心肌梗塞尽力住院,做了两个心脏支架,我去帮了几天忙。我姐夫刚出院,我一岁半的儿子又口腔疱疹,去医院一检查就让住院了,我这个年都要在医院过了,每天折腾给小孩打针吃药,护理,在加上马上过年了,事情太多,更新真的跟不上了,大家见谅吧,等安顿下来,好好更新,再次抱歉!@@@@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 第三章

客厅里。

许文斌捧着大茶杯,看似看电视津津有味,实则时不时给许青递眼色。

许青像是瞎了一样,啥都看不见。

“本来萍萍说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她的会员快过期了,还能打折买两张电影票,让我陪她,现在推到明天了。”姜禾小声和许青说话。

“什么电影?”

“刺杀李焕英。”

“……挺好。”许青挠了挠鼻子,看那边许文斌一眼,许文斌立马动动下巴,结果许青又移开目光,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嗯……你不是说那个什么,你要看看你妈买什么菜吗?”许文斌终于出声。

“啊?刚刚阿姨是去买菜了?”姜禾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早知道她肯定要跟着一起去的。

“哦,我妈净喜欢买一堆菜,拿又拿不了那么多。”许青到窗户前朝下面看看,接着回身拉起姜禾,道:“我们去看看她准备回来没。”

“你给我坐下!”许文斌不爽地道。

许青重新坐下,拿起个苹果递给姜禾,姜禾不要,他拿在手里把玩一下,看看许文斌黑着脸的样子,寻思一下终于舍得起身,“我去阳台看看。”

许文斌还是信不过他,想问问姜禾,又不想他打岔。

他也不想让许文斌问些什么,先不说姜禾会不会口误,老头儿那严肃的样子……

不给他问一下估计放不下心。

扶着阳台栏杆,许青侧头看看屋内,作为一个知道姜禾底细的人,见许文斌这个天天和文物打交道的老爹和姜禾谈话,心底油然生出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嗯,和一个唐朝人面对面交流,光这一项成就,许文斌已经超过他单位所有人了,可以吹一辈子牛——假如许文斌知道真相的话。

“耗子!”

一辆小电驴从远处慢悠悠开过来,许青在楼上大吼一声,秦浩转头左右看看,抬起头才看见上面的许青。

“干啥?”

“请你吃苹果。”

“有毛病。”秦浩骑着自己的电驴嘟嘟嘟开到楼下,再回头瞧瞧,许青还扒着栏杆在瞧这边。

“你是不是闲的没事?”

“是真闲。”许青道。

“等着!”

秦浩转身腾腾跑上楼,没一会儿出现在对面阳台上,手里拎着锁子甲往身上套,“你的也穿出来,咱们玩玩?”

“你才有毛病。”许青看着楼对面那个胖子,得出一个非常科学合理的结论——秦浩这行为太傻比了。

摸出手机对准对面楼,喀嚓喀嚓拍两张照,那边秦浩还在喊:“等等,等等再拍,我还没穿好!”

秦茂才出现在一侧,对自己的手艺非常满意,如果说许青那一件小家碧玉,他做出来的这件就是五大三粗——不管用料还是什么,都比许青那个大。

“这里要系个绳,重量就不会全压在肩上,而且穿起来也好看……”秦浩在那边绑上“腰带”,一边给许青科普,上次他就觉得许青的甲子差了点什么东西,后来被秦茂才提醒才知道,要把腰束起来一起承重,不然松垮垮的,肩膀也受累。

俩人隔空对话,许青拿着手机重新对焦,把秦茂才也纳入镜头。

“他们在干什么?”姜禾来到身边,瞅着对面秦家父子俩人。

“那家伙想让我给他拍个远景,你们说完话了?”

许青回头看一眼,许文斌也站在阳台门口,眯着眼看向对面楼。

“说完了。”姜禾点头,接过许青递过来的苹果,喀嚓咬一大口。

对面楼。

秦茂才的笑容逐渐消失,看到对面阳台出现的三个脑袋,再看看秦浩,帮秦浩整理盔甲的动作慢下来。

“天天就知道玩玩玩!”

“?”

秦浩直接迷惑。

“有这时间出去转转,多认识几个人,比什么不好?”

“……”

这边许文斌推推眼镜,看秦茂才俩人在对面穿盔甲,手里捧着杯子轻啜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两个一起玩啊?”姜禾问了一句,扒着栏杆左望右望,看向楼下。

“嗯,父子俩都有意思。”

许青拍好照片,给秦浩的微讯发过去,然后看对面秦茂才和秦浩说着什么。

说着说着,秦茂才拍秦浩后背一下,秦浩穿着盔甲没感觉,憨憨地看着秦茂才在那儿甩手,把许看笑了。

回头瞧瞧,许文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客厅坐着,许青往姜禾那边凑了凑,低声道:“问你什么了?”

“就是以前在浙城哪里,家在哪记不记得什么的。”姜禾低声回,侧目看一眼后面,朝许青问:“你爸是不是要……”

“没错,要帮我们忙。”许青嘴唇微动,声音细若蚊蝇:“不要我爸你爸的,记住了,下次过来你直接喊他爸。”

“……”

姜禾张了张嘴,没说话,咬一大口苹果,一边嚼着一边探头望向楼下大门口处。

周素芝买菜的话肯定会从那边回,如果提的很多,他们就要下楼去帮忙拿。

“你要不要吃?”姜禾举举手,许青直接偏头啃一口。

……

“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秦茂才坐在阳台板凳上打开狗笼子,拍着雄霸的头一副嫌弃的口气。

“爸,我在这儿呢。”秦浩开口。

“和你说话了吗?”

“……”

秦浩拿着手机转身,眼不见心不烦,打开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咔咔拍几张,感觉不满意,对比半天还是许青拍的远景比较好,脸显得没那么大。

从微讯里找出来小丽,点击发送。

“爸咱们房间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弄整齐一点,漂亮一点。”秦浩瞧着屋里问,再看看狗笼子,“狗窝也换一个,我在淘宝买个好看的,你这铁笼子从哪找的?”

“换那么好看干嘛?”

“看上去舒服。”

“我觉得还得给你相个亲,不然哪天又被人捅一刀,我还得……”

“爸,说狗笼子的事呢。”

“我在和你说相亲的事。”

“咱城市里结婚晚,这是国情在此,你不要听二叔他们那一套,我堂弟村里和咱这儿能比吗?”

“你看看小青子,看看那个……那个王子?请柬是不是还在你抽屉呢?”

“……”

比不过比不过。

堂堂人民警察,为了事业奉献自己,儿女情长那都是小事……

这话他不敢和秦茂才说。

叮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