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被几个人日的不能走路

文学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一章

第348章最毒妇人心

这几日王政已经寻了好几个仵作,都证实王二郎绝对是在没有任何外力束缚或者促使的情况下,自己撞墙自尽,才会造成这样的伤口,以及大理寺牢房墙壁上鲜血飞溅的图案。

王政跪在大殿低头不语。

“朕听闻你同意剖体,可有查验到王二郎被人下毒?”祐宁帝又问。

王政只得叩首回答:“未曾。”

“即便是说,王二郎的确是自己自尽?”祐宁帝道。

王政再次沉默,调查出来的结果如此,然而他始终不信自己的嫡长孙会自尽。

王政的态度让祐宁帝怒极反笑:“你是觉着他受不了用刑而自尽,还是为了保住你自尽?”

“陛下……”王政面容悲戚,他张了张嘴想说他没有要害太子,可上次祐宁帝给他看的关于上元节之事,他根本解释不清楚,他有害太子的前科,哪怕他本意只是想逼迫太子露出马脚,并不敢生出弑杀储君之心。

然则,此刻解释这些都过于苍白。

“王政,朕将你从嫡次子扶到家族,越过你的嫡兄。”祐宁帝面无表情看着王政,“将你从一个九品小吏扶持到今日三相之一,朕自问对得起你。”

王政眼眶泛红,又一叩首:“陛下知遇之恩,罪臣铭感肺腑,唯有赤胆之心方能回报一二。这些年,罪臣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违逆陛下之心。唯独上元节,罪臣一时心切,对太子大不敬,请陛下责罚。”

他只认上元节之事,其余并非他所为,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能够掉入如此大的陷阱,而给他挖陷阱之人,不过刚刚弱冠之龄。

皇太子,人人都忽视之人,才是最可怕之人。

他狠到为了对付自己,不惜冒险用剧毒毁了一双眼睛。

直到此刻,无论是王政还是祐宁帝都没有想过萧华雍的眼睛是之前就受过伤。

只因萧华雍回京之时还无损,回京之后在他们的认知里,双目未曾受过损伤。

“蓟州缺个郡守,你去吧。”祐宁帝许久之后有些疲倦道。

王政绝望地闭了闭眼才叩首谢恩:“陛下,太子绝非池中之物,陛下……”

“太子是朕的嫡子,朕培养五郎和八郎,是因他寿数不长。”祐宁帝打断王政,“若他能长寿

文学

,又堪担大任,朕何须去栽培旁人?”

“太子与陛下并非一条心……”王政又急急辩道。

祐宁帝闻言露出一抹难以读懂之笑:“朕也做过皇子,你倒是说说朕的哪个儿子与朕一条心?”

王政哑然。

举凡想做皇帝的皇子,都不可能与皇帝一条心,这一点祐宁帝从不自欺欺人。

“太子迎娶沈氏,陛下……”

祐宁帝摆了摆手:“你退下吧,早日启程。”

王家二郎在狱中自尽,王政被贬至蓟州任郡守,贫瘠之地,连降数级,这是给皇太子的交代,兵部尚书升任门下省侍中,兵部尚书由金吾卫大将军裴展接任。

“陛下对裴家多有信任。”沈羲和听闻之后不得不重视裴家。

裴家是八皇子景王萧长彦的母族,裴家曾经是大族,文臣武将都不缺,只不过现在人丁凋零,裴展已经年近五旬,裴展膝下三子皆已战死,唯有一个独孙子裴策,跟在景王身边。

我和岳坶双飞 第二章

真当怕你撕了房本不成?小戏精一个。暗笑不已的齐景年瞥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坐回原位继续整理。

等着!

让你乱用美人计。

小七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靠谱的,以至于有些细节上的问题就是他并未提出,这小子也已考虑到位。

每份文件袋全有密封条封死了上下两头封口处,并且还在上面加盖了专用印签,又标有一行数字年月日期。

如此一来,除了能及时查看出在他封死之后有没有被人盗看之外,还省了要先考虑从哪一份开始着手更好。

“怕了?果然,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关平安伸直了右腿,看似不经意之间脚丫子划了一下齐景年的腿。

不上当!

绝不上当!!!

齐景年深吸了口气,“哪来的新人?少冤枉我。我身边除了你一个,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哪来的新人。”

“听说有洋美人邀请喝咖啡哟~”关平安冷哼一声,“茶不香?没见识!臭不要脸的,X大无脑!”

“谁?”顾不上手上拆开的文件袋,齐景年立即抬头,“不可能!我从未接受异性邀请,更别说一起喝咖啡。”

“没说你和人家一起喝咖啡。要是接受邀请一起出去喝咖啡,你早就完蛋了!我是讨厌有野女人勾引你。”

“吃醋了?”齐景年很是开心地看着她,“要说没人邀请,肯定是不可能的。我说了,你也不信。

不过没想你的邪乎,谁不知我有你。你应该是听爱丽丝她们开玩笑说的吧?应该就是那次我们几个聚会那次。

当天我还打过电话问过你要不要一起,就是你说在场都是男的,不去的那次。就那次连你哥也有事儿没在场。”

言外之意,平时都有我哥在场,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不?暗暗偷乐的关平安抿着嘴莫有表情地看着他。

看你怕不怕!

“当时我们宿舍几个连同爱德华他们去的是距离地铁站不远的那家餐馆,吃到了一半好像是有谁的女朋友带人来了。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关心,反正你又没

文学

在场。再说当时我和爱德华他们几个聊得正开心,根本没怎么注意。

倒是要离开时,好像是有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喝咖啡。可你男人我是谁啊?天都快要黑了,还一起喝咖啡?”

关平安再也绷不住,语气幽幽地来了一句,“是呀,天黑了可不正好一起喝咖啡,哎呀呀,咖啡倒身上了,你懂的。”

不!

不懂!

“像那种货色,你男人我可见多了,不然你男人我怎么能为你守身如玉对吧?真当我饥不择食?

当时我就没搭理直接拽过爱德华离开了。有些人就根本不知所谓,你越搭理,反而还会越来劲儿。

其实对付那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态度。再缠上来?那就根本无须客气,直接一脚踹过去就对了。”

哟~

挺有经验的嘛。

“爱德华当时还笑话我怕你,我就直说是怕你不高兴。那大嘴巴肯定是当成趣事回去跟爱丽丝说了。”

可不是嘛,不过不是爱丽丝说的。关平安摇了摇头,“是莫莉说的,她说你在学校也非常受欢迎。”

我和岳坶双飞 第三章

“两位姑娘请在这稍坐一会儿,我们家小姐马上就回来了。”

陈家的下人将人留在院里,转身就走。

二丫和姐姐站在这空旷的院子里,越发觉得不对劲。

“大姐,我们今天能见到师姐吗?”二丫问。

林美依正站在院门前,看着门上那个红色牌匾,上写着虎房两个字。

别的小姐闺阁院名不是花草就是琴棋书画各种文雅的名字,这个陈家二小姐可真有意思,用猛兽取名。

看来,她甜美可爱的躯壳下,还藏着一头凶恶的猛兽!

“大姐你在看什么?”

二丫跑了过来,仰头往上看,瞧见这个牌匾,立马“哇”了一声,“师姐院子居然叫这个名字,好有个性啊!”

更期待和师姐见面了呢。

二丫抬手拍了拍自己跨在腰间的荷包,确保师父给的信一直在,才觉得放心。

她刚到京城不久,就收到了师父寄过来的信,叫她得空去拜见一下她的两位师姐,好让她们照顾照顾她,免得她在京城受欺负。

师父还在信里说,小师姐年纪和她差不多,她们两人肯定能够玩到一块儿去。

所以,家里的事情刚忙完,二丫就迫不及待要来见自己的小师姐了。

林美依看了看满含期待的妹妹,实在不忍打破她心中那个美好的小师姐形象,没有告诉她,她的小师姐是个狠人。

就让孩子继续保持她的纯真和美好吧。

林美依走进空旷的院落,二丫跟在她身后,像是打工人要见面试官一样,紧张又期待,嘴里嘀嘀咕咕就没停下过。

仔细听,能够听到一些零散的词,如“小师姐会喜欢我吗”“她要是嫌我笨怎么办”“得再把师父教的草药经再背一遍”。

嘀咕着,身后院门忽然“嘭”的合上了。

二丫惊讶回头,“有风吗?”她没感觉到啊?

林美依抬手弹了一下妹妹的后脑勺,“你傻吗?明显是人关的。”

“啊?他们为什么要关门?”二丫茫然问。

“可能是要放狗吧。”林美依转身,指着身前这几扇紧闭的房门,淡定说道。

二丫转身朝房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忽略了什么。

“大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叫声?”二丫弱弱问道。

话音落,只觉得那低沉的吼叫声更明显了,一把抓住林美依的手就要往门那边跑去。

然而,不等两人转身,大门忽然就被冲开,三道巨大的黑影从破开的房门冲出,形如猛虎,声如疯狗,口中留着哈喇子,双目凶恶,高高跃起朝姐妹俩扑了下来!

“是藏獒。”林美依的声音淡定无比。

然而,她身旁的二丫已经“嗷”一嗓子,蹿到高高的院墙上。

这几年,林美依教的拳脚功夫她一样也没学会,但爬墙技术一直在提升。

林美依看着稳稳趴在高墙上的妹妹,暗暗感慨,或许这就是天赋吧。

“大姐你小心!”

二丫一声大喊,林美依眼睛都没瞟一下,抬腿就是一个侧踢!

只听见“嗷”的一声惨叫响起,之后便是“嘭”的重物落地声,以及二丫倒吸冷气的声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