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gl 道具play走绳结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欺负gl 第一章

地狱,死寂荒原,尸王殿。

七道血色光影落下,正是将臣,杨天佑等僵尸王。

这一次,除了玄魁,虞山,顾江三位外来尸王是真身落地,本地的四大僵尸王都是分身投影。

七大僵尸王分成两边阵营,依次坐在骷髅王座上。

“开始了!”

将臣眯眼,随手一挥。

哗啦————

一道光幕从正中心的血池升腾而起,浮现出地表孤寂森林的场景。

“这片区域,六成人类都投靠了林业,还有部分头铁的,齐聚在东南西三个方向角落。”

牛峰呵呵冷笑,“东边的,是我的地盘,就交给我吧,一群垃圾,一波给他们端了。”

说着,直接从骷髅王座上取下百十来张牌组。

每张牌代表着出兵数量。

有的写着‘两千’,有的写着‘三千’‘五千’.....

似乎地堡等级不同,所面临的第一次尸潮也有相对应的数量。

屈指一弹,这些牌组没入血色光幕。

咻!咻!咻!

很快,远在孤寂森林东边的一个百人结盟的领地外,空间裂开一道道传送门。

从中像是下饺子一样,跌落下大量低阶僵尸。

它们没有任何痛觉,即便有个别被砸死了,依旧疯狂杀向人类领地。

很快,有人透过路边火把,看见了尸群,顿时发出警鸣。

“敌袭!!!”

“陷阱准备!”

“防护盾墙准备!!”

瞬息间,这片领地内的人类领主行动起来。

手下的兵种战士训练有序,快速组织防御工作。

“西边是我的!”

尸王殿这边,看着牛峰已经开始攻城掠地,闻秀连忙说了句,同样丢出上百张牌组。

很快,类似的场景在各地上演。

有人激烈反抗,有人惊恐逃亡,有人哭叫求援....

不同性格的人,会做出不同选择,唯一相同的是,僵尸对于他们的‘爱’。

反观林业领地这边,出奇的安静。

“怎么还不来?”林业皱眉。

此刻,他坐在高台。

沙发,茶桌,探照灯,熏香,投影仪,应有尽有。

下面还坐着一群磕着瓜子的吃瓜群众。

这些投影仪,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声望商城掏出来的高级货,叫做雷霆巨幕。

可以多线程连接直播视角。

比如此刻正在天上飞的小型无人机,会操作的人类领主很多。

他直接买了上百个,全方位,无死角进行直播。

“领主别急,或许马上就回来了。”

许久未见的茶艺师雪仙瑶替他倒满一杯刚沏好的茶水,柔声说道。

“我知道。”林业摇头,拿出文明志,百无聊赖的看了会。

全球各地的

欺负gl 道具play走绳结

战斗打的如火如荼,死亡数量几乎每秒都在暴涨。

他看了眼,心惊的同时,也在思量。

自己这边五十二倍的难度,几十万的僵尸大军,眼前的平静,怕是早已暗流涌动。

指不定阴暗的黑暗迷雾中正在聚集着密密麻麻的僵尸身上。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尸王殿这边,玄魁等人骂骂咧咧。

“草特么,哪个傻逼设定的,初次投入卡牌牌组最多一万,就不能拆分开吗,合一起,传送成本都高出不少!”

欺负gl 第二章

第1199章秋日归乡

关于废土中那支万物终亡余孽力量的调查已经陷入了瓶颈,但这并不意味着宏伟之墙外面的几大帝国会因此停下反攻废土的脚步——恰恰相反,正因为墙里面的情况一概不明,这更给了几大帝国额外的压力,让他们更加迫切地需要将力量探入废土内部,哪怕仅仅是建立一座初期的前进基地。

于是,凡人诸国反攻废土的行动就此开启。

在大陆南方,白银帝国已经联合高岭王国建立起了庞大的巡林者部队,开始与守护者巨树一同沿着边境森林向北方推进,逐步压缩宏伟之墙外部的污染区域,而在大陆北方和东北方向上,提丰与塞西尔则已经调集起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始修筑数条贯穿污染区的铁路,准备以这些“钢铁动脉”为支点,撬开废土周围坚固的污染壁垒。

大建筑师戈登站在南门堡垒第一道城墙的瞭望台上,目光落在远方的黑森林边缘,在森林深处,他可以看到有一些隐隐约约的人造结构从那些高耸的扭曲林木之间探出头来,其金属或水晶质的尖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森林里镶嵌的珠宝般一个接一个地连接成线,遥遥指向宏伟之墙的方向。

那些是设置在黑森林中的哨站,是哨站中的魔能广播塔或护盾发生器暴露在外的尖顶。

在过去的日子里,很多人都认为黑森林是一片对人类而言生机断绝的死境,诸国在黑森林的封锁前望而却步,因对抗黑森林所带来的高额成本、巨大风险以及低收益的现实而放弃了这道边境,但有两个国家是例外,一个是始终维持着西部废土警戒带的提丰帝国,另一个是始终将反攻废土视作目标的塞西尔,而且相较而言,塞西尔人在这方面做的甚至比提丰更激进一步。

早在塞西尔帝国建立之前的安苏时代,在当年那场诸国联合修复、补强宏伟之墙的行动中,塞西尔方面曾用重型焚烧器和装甲部队在黑森林中强行开辟过一条直指废土的道路,而在当年那场联合行动之后,这条原本的“临时通道”并未被荒废,反而得到了长期的维护和一系列的“增筑”,依照帝都传来的命令,驻守在黑暗山脉南麓的建设兵团以这条道路为基础,不断拓宽着南门堡垒的控制区域,并在沿路修建了一系列的哨站和补给节点,其控制区向南一直延伸到哨兵之塔的脚下。

在今天,这长时间的工程终于有了发挥重大作用的时候。

黑森林中的“哨兵之路”将成为进军废土的基础,沿途设置的能源站、兵站和补给节点将用于为后续的工程部队提供重要保障,一条目前为止最高标准的充能铁路将从南门堡垒出发,一路穿过黑森林和哨兵之塔外围的带状平原,直抵宏伟之墙脚下,随后帝国的钢铁堡垒和军团便会通过这条钢铁动脉抵达刚铎古国的疆域,在那里建起人类反攻废土的第一座前进基地。

脚步声从旁边传来,戈登收回了望向黑森林的视线,他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一位身材矮壮、浑身肌肉扎实、穿着黑色厚外套的同事正向这边走来。

那是布鲁斯·磐石,两年前晋升成为大建筑师的杰出工匠,这位有着矮人血统的工程大师曾是塞西尔领时期最早来到南境的“百人援建团”成员之一,在当年的宏伟之墙修复工程中,他带领的工程队伍大放异彩(这也是他晋升成为大建筑师的重要原因),而在接下来反攻废土的行动中,这位对“污染区施工”颇有经验的技术专家也将成为工程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份殊荣。

“嗨,戈登,”布鲁斯抬起手,对戈登打着招呼,嗓门洪亮的仿佛山中雷鸣,“你看到在广场上集结的工程一梯队了么?那些土元素共鸣导轨,大号的升降机关,还有闪亮亮的机械舱!我跟你说,我喜欢咱们的新任务,现在帝国最先进的工程机械都派到这里来啦!”

“看到了,我当然看到了,我一整个上午都在看,”戈登耸了耸肩膀,“而且我们接下来还得看更长时间呢——从这里修一条通往废土区的铁路可不是一项简单的工程。”

“我们已经有一条路了,在黑森林里——有了那些沿途的站点,所有的前期勘测和后勤补给工作都会变得简单起来,”布鲁斯来到戈登旁边,脸上带着满面红光,“我敢说,提丰人这次的工程进度肯定比咱们慢——他们也在从冬狼堡出发修一条通往废土区的铁路,但他们过去几年可没在黑森林里建造那么多补给站和能源站,而且冬堡那场仗打完,他们现在可没那么多工程法师……”

“根据我收到的消息,他们已经把一万两千名工程法师派到黑森林里了,布鲁斯,”戈登看了这个大嗓门的同事一眼,“还有八千个在路上。”

布鲁斯泛着红光的脸顿时有点发僵,在寒风中愣了一会之后,这个有着矮人血统的建筑师忍不住咕哝起来:“该死的有钱人……该死的钞能力……”

“看开点吧,想想看如今的局势——提丰人能拿出这么多力气来做这件事,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戈登不紧不慢地说着,作为最早追随高文·塞西尔的技术人员之一,他接触过帝国几乎所有的大型工程,了解过陛下所制定的许多“大计划”,如今自然也有了些不一样的眼光,“反攻废土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在先头部队抵达宏伟之墙后,我们周围的援军越多,战士和工程人员就越安全。”

布鲁斯摸摸鼻头:“……见鬼,你说的还真有道理。”

戈登咧开嘴笑了一下,他看向高墙下的闸门,看到工程队的车辆已经开始向外驶去,随口说道:“比起研究这种令人头疼的‘局势问题’,我倒是突然想起了最近在神经网络的塞西尔匿名版上经常看到的一个笑话……”

布鲁斯揉了揉发红的鼻子:“什么笑话?”

“我们今天亲身经历的这些事情,有多少会变成若干年后学生们课本上的‘全文背诵’,”戈登哈哈笑了起来,“看看你脚下这些车队吧,再想想你前几天提交上去的计划书,尤其是你在计划书前面写的那一大段……什么内容来着,我觉得将来的历史书上肯定也少不了你的一页。说真的,就冲这一点你也该把那些东西写短点。”

欺负gl 第三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

欺负gl 道具play走绳结

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