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污痛痛的:被群交的白洁

文学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 第一章

她把孩子放回小床,盖好被子,然后把门拉开一条缝。

顾志豪立刻进来。

手里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放在床头柜上,一声不吭钻进地铺。

时雨珂神色一滞。

牛奶安眠,每次她睡不着,顾志豪都会端一杯热热的牛奶让她喝下,然后搂着她讲睡前故事,没一会儿就能睡着了。

牛奶还是那个温度,睡前故事没有了。

她端起杯,小口小口喝着。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安心,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清晨。

时雨珂从梦中醒来,伸个懒腰。

一夜好眠,早上醒来神清气爽。

本来以为睡不好,却没想到,昨天晚上居然是她生宝宝后睡的最好的一晚!

孩子太小,三四个小时就要醒一次。

哪怕是在月子里,孩子醒过来都是她亲力亲为,所以这么久从来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宝宝昨天晚上基本没吵她。

半夜孩子醒了,顾志豪就冲牛奶,换尿不湿,宝宝吃饱喝足不睡觉,他就陪儿子玩……一点没吵到时雨珂。

大概是因为血缘关系,父子俩相处的很融洽。

宝宝看见顾志豪就笑,不哭不闹。

明明从出生就没用他带过,父子俩却相处的很好。

时雨珂先是奇怪,很快释然。

对,他有带孩子经验。

雨龙小时候基本都是他和爸爸带到的。

想到俩个大的,他们住在老七家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雨龙和美音会和顾志豪通电话,视频,但从来不找她。

在她病没好之前,俩孩子明明很喜欢她,但病好了,见到她却总是躲着,也说不上为什么。

时雨珂坐在床上发呆,这时候顾志豪发现她醒了。

“你醒了?”他把孩子放回小床,转身出去。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 第二章

“太坑了吧。”

“难道周牧撒谎吗?”

“其实这个项目,才开始合作而已,有这个意向,没有正式立项备案呢。”

“他不是说去年就开始了吗?”

“对啊,去年开始谈,今年才谈妥了……”

“有点道理,毕竟三方的利益诉求有所不同,肯定有得扯皮。拖一年半载的,很正常。”

一些人探讨,多数人赞同。毕竟抛开一切不可能,只剩下一个合理的解释,肯定就是真相。

然而,当他们认同这个“真相”的时候,有人默默发了一张截图,让许多人失声。

“什么鬼?”

“动画电影?”

“这、这……”

看到截图一瞬间,一些人本能以为,这是P图恶搞。

可是当

文学

他们,按照其中的编号,在电影局查询的时候,却得到了同样的信息。

备案编号:XXXX。

备案公司:山海、奔腾、洪天。

编剧:周牧。

……

详实的信息,十分的确凿。

国家官方机构权威认证,哪里做得了假。

出乎意料……

这时候,大家才恍然大悟。

难怪查了半天,都没找到具体的备案信息,敢情是方向错了,再多的努力,也无济于事。

不过……

动画电影。

这玩意……有前途吗?

大众迷茫,充满了疑虑。

冷不防,有人吐槽一句,“《银河英雄传说》,乍一看我还以为是《银河巨舰》的番外呢,谁知道竟是他们搞出来的项目……”

“咦!”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一些人眼睛亮了,他们觉得自己,似乎把握到了“真相”。

行业竞争激烈,就算是巨头之中,实力也有强弱之分。其中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银河帝国。

银河一家独大,对其他巨头公司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它们彼此,合纵连横……

这是动画电影项目,或许就是这种形势下的产物。

在电影上,打不赢银河。

那么干脆另辟蹊径,从动画电影入手……

再看这个项目的简介:

和宇宙开发史相伴的,是连续不断的战乱、和人心的萎靡。

从蓝星政权毁灭的灰烬,到银河联邦的成立,再到民主共和体制的衰亡垮台,以至于发展为两大势力以银河支配权为赌注的长期战争。

人类将对立和破坏的剧本重演了无数次,只留下以愚昧和尝试相互交错而写成的历史。然而,伴随着两位战争天才的崛起,历史的巨轮在一次被推动……

仔细推敲简介内容,不难得出结论。

这星际移民背景,有《银河巨舰》的一丝影子在。

所以说,这个动画电影,那是冲着银河去的,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问题是,这样做有用吗?

或许是要回应他们的想法,在真相被人挖掘出来之后。奔腾、山海、洪天的官网,立即上传了几十秒钟的广告片。

短短一个小时。

三个版本的广告片,点播量突破了千万。

……

银河本部。

一场会议,在洛离办公室召开。

银河的高层,基本集中在这里,看向投影屏。在专业的音响、设备下,他们的眼神,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三版广告片,每片不超过20秒。

切入的角度,各不相同。

其中山海版本的,以一个英俊年轻人作为开篇,他一头金发宛如太阳般闪耀,一双冰蓝色的眼瞳好似宝石般无暇。

黑银相间的军服,好像是为了他这个金发蓝瞳的年轻人量身定做般,足够让许多颜控少女尖叫。

贵族的优雅,高坐于王座上的强大气势,以及指挥军舰的狠厉、无情,让人感受他的霸道、张扬。

乍看之下,足够大家知道,这是当之无愧的主角。

可是奔腾版本的广告片,视觉又变了。

一个慵懒的黑发青年,坐在驾驶舱中,喜欢喝兑白兰地的红茶,喜欢下立体西洋棋,看上去就像个初出茅庐的学者。

但是就是么一个“闲人”,却在危及的局势中挺身而出,带领着残部获取了一场又一场胜利,有不败的魔术师之美誉。

相貌普通,性格懒散、儒雅,自有一番魅力。

当然,最让人震惊的,却是洪天娱乐发布的广告片。

以绚烂的手法在描绘战争。

以星海为画布,以巨舰要塞为画笔,以鲜血为颜料,在宇宙最深的黑暗里绘出最绚丽的战争图景。

一帧一秒,都可以感受到,经费在燃烧。

三个版本。

不同的视角,都在诠释同一部动画电影。

《银河英雄传说》。

很俗套的片名,却让一帮高层眉头如锁。

片刻,三版广告片结束。

投影屏一片漆黑。

洛离举杯喝了口红茶,脑海之中掠过一个奇怪的念头,要不要加点白兰地试试?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 第三章

最先目睹破坏痕迹地,是第一位被派来检查水密隔舱的值班人员。

等他顺着蜿蜒曲折的金属楼梯,来到底部交错着的维修通道,打算等进入通往水密隔舱的那条通道时,就在先在门口闻见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

值班人员一脸问号地打开一扇水密门,然后问号变成了震惊。

他眼前是条堆满了各种管线,高度不足一米的狭窄通道。这条通道的下方就是一格一格的水密隔舱,因为无人问津,所以地面上积累了很多从管道接口处滴落的油污。

但现在这些油污在冒烟……

水密门一打开,火辣辣的浓烟止不住往外窜,等浓烟好不容易散去,值班人员才发现通道上方出现一条贯穿着的黑色烧焦痕迹。

说是烧焦也不准确,因为里面并没有燃起明火,那些管线的绝缘材料反而像是被微波炉加热过一样,都变成了液体,冒着烟滴落到地面。

这还往里面钻个毛,就算带防毒面具,也挡不住那些不停滴落的滚烫橡胶。

值班人员拿起通话器准备汇报情况,结果通话器刚打开,赫然发现频道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这里需要支援,有多个管道压力发生异常情况。”

“轻水泡沫灭火管道压力全失。”

“集控室这里也出现数据异常。”

“报告指挥中心,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里全是泡沫,我们根本进不去。”

“指…指挥中心……我好像听到消防与损管总泵室那边,有…有什么东西在撞击隔舱。”

“水密门被人切开了,切口呈熔化状,可能是什么高温切割设备。”

“上帝~这处油污被什么东西踩过,这足迹绝不可能是人类。”

“敌袭~”

“快拉响入侵警报,船舱内部出现了敌袭。”

船舱内出现的这一系列状况,上到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舰长,下到刚服役的水手,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遇见,诡异到他们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过。

那仿佛被炙热利爪抓开的水密门切割痕迹,那满是油污的维修通道里,留下的非人类足印。

那被轻水泡沫填满的通道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撞击声……

不到三分钟时间,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外面就集结了不下二十名水手。但这些人全都一

文学

个个牙齿打颤,在那儿你瞪我我瞪你,没有任何人敢上前。

又过了一分钟,负责本次作战任务指挥的马迪克斯匆匆赶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佩戴呼吸面罩的全副武装陆战队员,他们趟过半人深的轻水泡沫,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到人群跟前。

这些水手们排成两排堵在本就不宽的通道外面,瞧见陆战队员带着武器前来后,立刻跟看见救星一样齐刷刷往后挤,把那扇充满恐怖风险的水密门暴露在指挥官马迪克斯眼前。

即使在赶来的途中,马迪克斯已经听取足够多报告,对事情严重性有充分预估并做了足够心里准备。

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的水密门时,依旧觉得自己腿肚子打颤,牙根发抖。

他们这里是高速航行,并保持无线电静默的军舰。

这里是茫茫一片的深海海洋,不是四面受敌的中东地区。

敌人是如何摸上船的?

敌人又是如何快速切割开合金打造的水密门?

那非人类的足迹,还有通道尽头隐隐约约的撞击声……

马迪克斯紧了紧身上防弹衣,然后侧身贴在通道旁边下达命令,“呈战斗队形朝目标区域推进,无论遭遇什么,必须第一时间开火。”

随着命令下达,他身后数十名陆战队员立刻举起武器,猫着腰排在第一名手持盾牌的队员身后。等最后一名陆战队员跨过水密门时,指挥官马迪克斯又赶紧通知所有非战斗岗位的人员,携带一切可以灭火的器材到弹药库和油料库附近戒备。所有战斗岗位队员,分散到全舰通道处把手,不放过任何可疑动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