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新娘当众囗交

文学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一章

“老大,出了什么问题吗?那两种神魔体,你契不契合?”小胖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柳妙妙也走到林星海的身边,轻轻的握住了林星海的手掌,眼神中也有着担忧之色。

她刚刚可是看见,林星海在感受完了“暴风神体”之后,一言不发的便来到“风火魔体”这边,又感受了一次。

然而从始到终,林星海的眉头都是微微皱起的,这样的情况落在众人眼中,担心肯定是免不了的了。

他们最担心的便是,林星海不契合这两种神魔体,那绝对是极为糟糕的情况。

“两种神魔体我都契合。”看到众人的反应,林星海连忙解释了一句,免得他们担心。

“呼!”小胖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笑道:“老大,看你这表情还真吓我一大跳。”

不过一旁的柳妙妙却依旧担心,她轻声问道:“阿星,既然神魔体契合,你怎么还眉头紧皱?”

她还真害怕林星海那话,是故意安慰他们的。

“是因为我觉得这两种神魔体不够强,好了,你们别担心,我再看看其它的神魔体。”林星海说着,摆了摆手,然后便朝着其它的石板走去。

留在原地的三人则有些面面相觑了。

“这神魔

文学

体还有强弱之分的吗?”金桐小声的询问道。

柳妙妙摇了摇头,“不知道,导师也没和我说。”

她说的导师,可不是普通的这些教学导师,而是同样身为神魔境强者的文秋英。

“这方面的知识,我了解一点,我们修炼的神魔体,你们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的武学,而武学有强有弱,神魔体自然也有。”

“我拥有的是飓风龙卷异能,但之所以不选一门更契合的风系魔体,反而选择了‘混沌神体’,就是因为在众多的神魔体当中,它足够的强大。”

说到这里小胖子顿了顿,才小声的补充道:“当然‘混沌神体’和我契合,再加上防御力强大,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有具体的数据吗?哪些魔体比较强大?”这时,原本已经走远了林星海,突然从小胖子身后出现,开口询问道。

听到有人询问,小胖子被吓了一跳,见到是林星海后这才拍了拍那肥胖的胸脯,没好气的道:“老大,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至于具体哪些神魔体比较强,我了解的也并不全面,毕竟我们国家里面的神魔境强者就那些,很难对所有的神魔体都有全面的研究。”

小胖子说着,顿时用腕载电脑打开了一份文件,递到林兴海的面前,“这是神魔体的一个粗略排行,当然这里面只包含了可以修炼到神魔境的那些。”

林星海扫了一眼,大多数比较有名的神魔体,而“混沌神体”高居第1位。

“当初父亲请来的那位神魔境强者,再给我挑选神魔体的时候,他也说过,挑选神魔体的时候,并不能只挑选强大的,与自身契合的更为重要。”

“如果与自身排斥的神魔体,哪怕强行修炼成功,也最多只能发挥30%的威力。不排斥也不契合的神魔体修炼成功了,也只能发挥出50%的威力。”

“只有与自身契合的神魔体,才能发挥出80%的威力。”小胖子又说了一个众人不知道的内容。

“为什么不能发挥100%的威力?”林星海有些奇怪的问道。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二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

文学

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第三章

在陈真亲自动手之下,一片肝脏被拿了出来。

医生只是简单的检测了一下,“是有毒,我可以确信,霍元甲是中毒死的。”

“但是如果需要查明是什么毒素,我需要带一小部分肝脏,拿回去仔细的化验才行。”

听到了这么一个结果,所有人都是愣住了,连霍廷恩也是松了一口气,自己父亲并不是打不过人家,他是被人陷害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

这些时间里,霍廷恩刚成为精武门的馆主,遭受到的压力还真的是有点大。

因为父亲霍元甲擂台赛失败的关系,有很多的武馆跑过来找他们精武门挑衅比武,而且这帮人给的口号还特别的气人,说是什么霍元甲比武输给了日本的空手道功夫,丢了他们中国武馆同仁的脸。

这些话可是给霍廷恩给气得不轻,当初日本人挑衅的时候,没看到他们有一家站出来,现在自己父亲死了,过来落井下石的人还真的是有不少。

现在出了这么一个结果,霍廷恩真的是轻松了不少,因为他肚子里的这口气已经憋了很久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陈真是异常的激动,“来,大家帮忙,把师傅再安葬下去。”

“调查到底谁是凶手,这个就要交给巡捕房了。”

陈家俊,陈真,霍廷恩,三个人排成一排,恭恭敬敬的站在霍元甲的墓前,心里同时暗暗发誓,一定会找到凶手,替霍元甲报仇的。

陈家俊确实是知道下药的人是谁,但是他并不打算破坏剧情,那两个家伙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该死的阿祥,陈家俊还是准备让他根据原剧情的发展,死在他的日本主子手里,这种垃圾,杀他都脏了自己的手,他的下场就这么定下来了。

表面老实,心里有着一片阴暗,为了被关在牢里的儿子,还有一堆的大洋,向霍元甲鳄鱼肉里下毒的根叔,陈家俊也是会好好的给他教训的。

对于陈家俊来说,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重新把霍元甲的尸体安葬了下去,三个人也是准备分道扬镳。

陈真今天有日本来的朋友找他,就不回精武门了。

霍廷恩也是有约,晓红可是早就在等着他了,他也不准备回去。

陈家俊的事情最多,他现在也不是很合适会精武门。

站在旁边的小惠需要他搞定,而且他早就已经是计划好了,虹口道场的这帮家伙,自己要去把他们给搞定了再说,两年时间,要完成那么多的任务,可不能够偷懒。

看着陈家俊想要离开的方向,小惠直接是走了过来,“俊哥,你这是不准备回精武门么。”

陈家俊看着小惠有点为难,“小惠,我觉得我不合适回精武门,会给精武门带来麻烦的。”

小惠摇了摇头,“不会的,我们在这里也是那么久了,可没有看到有任何人因为你的事情过来找麻烦。”

“师傅没了,现在的精武门风雨飘摇,你应该回来。”

旁边的霍廷恩也是点了点头,“是啊,阿俊,回来吧,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精武门也需要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