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新搬来的女邻居不戴乳罩

文学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一章

希瑞内心深处闪过一丝不安。

今日

文学

的许可军,冷静地吓人。

好像,围在他周围的,不是上百变异者,而是普通人。

“许可军,你到底

文学

还有什么筹码?”希瑞不放心问道。

“我的筹码,只是我自己。”许可军坦荡地说。

许可军的神情,不似作假,希瑞才放下心来。

他看着许可军,缓缓问道:“如今,你已经为皇,驱逐上界,统一诸城,清除毒雾,扫清异物,你又为何着急求长生?又或者说,为了其他的目的?”

长生,既然非许可军的目的,那么许可军此举又是为了什么?

一直猎杀变异者,这可是这方世界的上层建筑。

许可军的心思不明了,希瑞心中始终不安宁。

黑暗圣城城主也随即附和:“如今,毒雾清除,变异生物又完全被清理,没有上界的威胁,明皇你又是为何?”

当一个名垂千古之人不好吗?

许可军一直说求长生。

这个原因,他们信了三分。

至于其他原因,他们想不出来。

但那无关紧要,许可军威胁到了他们,也给了他们机会。

不管许可军什么目的,都不再是重点。

“毒雾真的被清除干净了吗?变异生物真的剿杀完全了吗?”许可军问道。

希瑞沉吟:“已经清除干净。”

以暗星世界的实力,其实是无法把毒雾清除,变异生物清理完。

但是他们知道,毒雾和变异生物,对许可军背后的强者有用,那些强者清理了九成九的变异毒雾与生物,剩下的由他们清除。

如今,才算是真正清除干净。

“真的干净了?”许可军笑道,“凡是还有一丝变异的种子在外,毒雾与变异生物,终究会野草重生!”

变异者、变异生物、毒雾……这些信息串联起来,希瑞心中不详的感觉越来越重。

“你……灭杀变异者,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心中隐约有了一种猜测。

“当然,是为了世界的和平。

我一直希望,世界能够回到当初的模样,这也是我妹妹的愿望。

而如今,快要实现了!”

希瑞脸色不安更甚:“所以,你猎杀变异者,根本不是为了长生,是为了让世界恢复到之前的模样,你真是个疯子!”

黑暗圣城城主内心焦急起来。

如果许可军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肯定还有底牌。

“你是疯子,现在的世界不好吗?人类依旧活得很好,你有什么资格,为所有人做选择?

而且,以你的实力,杀的了所有的变异者吗?

就算能杀,这个世界,又会因为我们的死亡,再次变成灾变之前么?”

黑暗圣城城主一连几个发问,许可军没有挂在心上。

“师弟,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光明的人,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自负,为了一己之私,就伤害所有的变异者。

作为变异者的我们,做错了什么?

活该为世界的改变,而牺牲?”

希瑞愧疚的心终于好了一些。

背叛许可军,他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包袱。

但听到许可军自私的发言,他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在许可军面前,他感觉自己也伟光正起来。

“师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自私的一个人。”希瑞痛心疾首说道,“你不让我们活,我们不是野草,不会反抗,今日我们师兄弟恩断义绝,这祭台,我们只有一人能够走下去!”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二章

作为德姆斯特朗的学生,这学年也算大跌眼镜。

以前,卡卡洛夫是个阴险、抠门、暴躁的老校长。

如果评选德姆斯特朗五百年最糟糕校长,他一定能进前三甲。

有多糟糕呢?

为了省点经费,就能停掉暖气,美其名曰:

野蛮其体魄。

触犯校规,就要被关禁闭,还要去门口广场铲雪,美其名曰:

文明其精神。

给点钱,就能免除惩罚,美其名曰:

让你提起体验社会的险恶。

但一个三强争霸赛的召开,一切都变了。

卡卡洛夫信心满满,带着克鲁姆,去了霍格沃茨,最后冠军却被格兰杰捧走。

所有人都以为校长回来以后,会变本加厉,没想到居然改性子了。

不但废除体罚,还把暖气开到最大。

更是引来所谓的先进教学经验,喊出“德智体魔全面发展”的口号。

每天张口史塔克,闭口格兰杰,要大家戒骄戒躁,以两人为榜样,好好学习!

望天?

这还是那个拿人家手不短,吃人家嘴不软的老卡吗?

最离谱的:

跟着他一块回来的高年级巫师,也开始维护卡卡洛夫,认为他是个好校长。

确定不是被pua过度,得了斯德哥尔摩症?

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在阿尔卑斯山,面对巨人时,卡卡洛夫没有逃跑,还救了他们……

好吧,还不如得斯德哥尔摩症这个说法靠谱呢。

今天,大家对卡卡洛夫的认识,又突破新境界。

他陪着两个面相陌生的年轻巫师,在四处参观学校,还有说有笑,鞍前马后,一副狗腿子的样子。

和以前的不苟言笑,介完全是两个人嘛。

那个年轻巫师,也挺离谱。

随手就把学校坏了好多年的魔法喷泉修好了。

卡卡洛夫不舍得花钱找人修是一方面,喷泉也确实难修,它内部蕴含多种魔法,学校教授都修不好。

更离谱的还在后面呢。

此次复活节,克鲁姆回校了,在帮助魁地奇球队训练。

球队打3v3,那个年轻的男巫手痒,也想玩几把。

毕竟是校长朋友,出于面子,几个球员想上来帮忙卡位,没想到男巫怒斥道:

“收起你那该死的挡拆!我要他1v1!”

大哥?您认真的,这可是对位克鲁姆啊?

在上次世界杯决赛抓住了金色飞贼的男人!

但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男巫真的在斗牛中,狠狠虐了克鲁姆。

甚至他一次站在中场,投中了一个超远球。

克鲁姆人都傻掉了。

他虽然是打找球手位置,但好歹是职业运动员,追球手玩得也不错……居然被随便一个业余选手给打爆了?

克鲁姆又想起来去年三强争霸赛时,在霍格沃茨上课:

那个神神叨叨的占卜课老师,给他占卜说……终身无冠。

再想到业余选手,都能虐自己,克鲁姆心态……崩了。

不少女学生一下就被迷住了。

比克鲁姆球风飘逸就不说,关键是比他帅啊!

没错,这个巫师看起来也很一般。

但克鲁姆十八岁,却和三旬老汉差不多面容……没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大家稍微打听一下,原来才知道……这是校董的儿子。

能成为校董的巫师,都是最有钱的顶级家族。

刚刚还有几个女巫,觉得这个男巫相貌平平无奇,还有点土……但家庭一阔,就显得那么英俊!

大名鼎鼎的史塔克,也不过如此吧?

不少女学生都嫉妒起男巫旁边,似乎是他妻子的女人。

赫敏也很无奈。

她明明让威廉找个长相一般的麻瓜,进行复方汤剂,这次总不会被搭讪了吧?

没想到都如此低调了,还能被女学生勾搭!

威廉倒没有太在意,他对北欧女孩,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被带到惩罚室接受惩罚 第三章

这天风和日丽,春风暖人心,阳光温柔的照在大地上,一切都显得那样平平常常,平常的早晨平常的正午平常的下午平常的晚上。

帝王这天晚上熬的有些晚,他批阅到一份奏章,是大将军奏上来的。这份奏章罕见的不是从头到尾的只说公事,而是用了一半的篇幅在跟他说些琐碎的事情。

帝王看罢,脸上微笑着,心想,李戎生大概是遇到了高兴的事,不然也不会跟朕说这么些话。

他想,李戎生也老大不小了,这么些年来一直在军伍,连个妻子都没娶上,真是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父母。这事儿帝王也说过李戎生,但每次都被李戎生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了。说什么不着急,什么男儿志在四方,女人的事将来再说没关系。

当然有关系,早点娶妻生子,就早点给九泉下的父母完成心愿。人活一世,无论挣多大的名声和钱财,最后都是空,唯有留下个一儿半女,留下血脉才是最实在的。

嗯,等他下个月回来,我就给他办婚事。至于人…明天我就让姐姐们上心选选,定然选个好的给他。不过也不知他有没有心上人,他要是有的话,只要人家也愿意,就行,若是没有,那就强行指派给他。既然你没有心仪的女子,那就朕说谁就是谁了。

绝不能让他再推辞了,嗯,就这么定了。

帝王就在这个夜晚遥遥把李戎生的婚事给决定了。

想完这个事,帝王又想了想那个年轻的陈乐天,那个厉害的年轻人,如今在修行界好像变得很厉害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他才愿意来做官。只要他愿意,以陈乐天的能力让他做干吏有些浪费,况且陈乐天这性子也不太适合做干吏,做个指出大方向其他事由下面具体人来做的官吧,权力不能太大,但要有足够自由发挥…

接着又想每天都会想的事,百姓们的日子虽然过得还不错,但实际上只是京城和一些大城的百姓是这样,真要合计起来,仍然是有很多人过着困苦的日子。但事实很清楚,土地就那么些,土地的使用情况也几乎到了极致,除非,除非人少一大截,否则任你如何想法设法,也总是不太够吃的…就好比有十个人只有六碗饭,就算大家都匀一匀,也总是有四个人吃不饱,甚至因为匀还会让五个人吃不饱…

接着又想科举制其实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若是长久下去必然僵化,但如何改进,从哪开始改进,阻力怎么破除,这些是需要好好考虑的…改得好自然好,改的不好甚至会让国家动-乱,不得不察啊…

接着又想和周边他国的关系,眼下因为大宋强盛,这些国家跟大宋来往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甚至卑躬屈膝,但帝王觉得一面不放松军队战力的提升,一方面也要平等的去对待哪怕是像西凉这样的弱国,武力只能让人家害怕自己,德行才能让人家敬佩自己…

终于想的有些疲惫,这位铸就了最辉煌的大宋的君王,这位前无古人的君王躺下休息了。

闭上眼后,赶走脑子里和国家天下有关的事,然后便是如今早已化为黄土的皇后,他的小南,他的挚爱。挚爱刚离世的那段日子,帝王一面强忍悲痛一面保持镇定处理后事,后事处理完,帝王只觉得人生失去了一半,就像一个人忽然被劈掉一半。幸而他还有江山还有百姓要顾念,否则可能他会觉得人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可能他也会随她而去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