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妺好紧,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文学

表妺好紧 第一章

“你俩是真出息了啊,把老家儿的德性都散到大街上来啦!有什么要命的事情非得这样?我就问问你们,还能在一起过不?能就好好说话,不能也好办,你们的婚礼我主持的,大不了再主持一次离婚!”

古人运过,有理不在声高,五爷爷的声音就不大,估计他想扯着脖子喊也没力气了,但他说话的时候,大钟两口子只能听着,还得点头称是。

“五爷爷,这事儿不怪我,都是他……”大钟媳妇毕竟是个家庭妇女,脾气还挺倔,想解释解释。

“大钟媳妇啊,家里那点事就别再抖落了,你不嫌寒碜,我的老脸还要呢。你看看、你看看,人家都看啥呢?”

可五爷爷没给这个女人好脸色,还很不礼貌的打断了人家的话。按照他那辈人的理念,不管家里出了多大事儿,两口子都要闷在屋里解决,坚决不能四处嚷嚷。俗话不是说了,家丑不可外扬。在家里打破脑袋都没事儿,谁去外面说谁就是不对!

“来来来,小伙子,麻烦了啊。五爷爷,您这腿脚也别乱跑了,让他们俩去我车里,必须老实交代问题,不说清楚不许走,连午饭都不给吃。您就边上坐镇,让我给他们过堂咋样!”

洪涛一看老头子真生气了,当街就把大钟媳妇说的下不来台,赶紧插一杠子和稀泥。他倒不是怕大钟两口子耍混蛋,而是怕老头情绪激动,又站这么长时间,再犯了病。

“你坐堂?嘿,真是活到老学到老,你也能干点正事了!成吧,我也确实骂不动了,他们两个是混蛋,你是个小混蛋,干脆恶治!”

五爷爷听懂洪涛的话外音了,左右看了看,环境确实不适合教育晚辈如何做人,而且他现在也没精力再长篇大论了,既然有个台阶下,那就赶紧吧。

说是去车里聊,实际上洪涛直接把车开回家了。四个人坐车里倒也不挤,但全面朝一个方向,真不适合讲课,更不适合聊天,总不能老歪着头吧。

还是小院里比较舒服,而且清净,现在是中午,除了刘婶和周必成没外人,也不怕家丑外扬。只是这顿涮羊肉没跑了,不过也不冤,平时要是想请五爷爷来家里坐坐真不太容易,这老头轻易不占外人便宜,现在好了,理由很充分,大钟两口子全算陪客。

“小十年了没来过了,变样了啊,以前只听说你小子发财了,耳听为虚,确实是发了,修的不错。这棵树还在哪?好好好,留着挺好,以前我和你爸就在它下面下棋,就是没这么讲究,棋盘铺在地上,一人坐一个小马扎……你爸妈走几年啦?每年还祭拜不?”

五爷爷也没太矫情,刘婶出来一让,也就进去了,边走还边念叨着当初如何如何。他对洪涛有很多意见不假,但大多是隔辈人在生活习惯和三观方面的自然隔阂,没有原则上的差异。再加上当年和洪涛老爹也算有点交情,说个世交也不为过,吃小辈一顿饭合情合理。

“那肯定是一年不落啊,来来来,您屋里请,外面冷……大钟,你们两口子也别假客气啦,进来吧,不用换鞋,我家也没那么多鞋!”

看到老头要往大鱼缸旁边的躺椅上坐,

文学

洪涛赶紧给拦下了。不是心疼躺椅,是怕老头被风吹了,这日子口即便是大太阳当空照的晌午,也不太适合在外面待着了,尤其是老年人,刚开始不觉得,等觉出不对就晚了。

“五爷爷,您这两年是不是犯懒了,怎么也不来后海边上遛弯啦。要我说啊,还是不能懒,必须得动,要不以后我接您去吧,吃完晌午饭睡一个小时,咱三点出门,沿着后海走一圈,五点多回家。除了锻炼身体,还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文学

,由您在我胆子就肥了,爱谁谁,你冲在前面,我在后面给观敌料阵!”

表妺好紧 第二章

第1585章不得不说,秋夕还真是可爱

吹雪村。

杀气依旧。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残暴的味道,令人寒毛卓竖,背脊发凉。

“林凡哥哥,现在该怎么办啊?”

秋夕吓傻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整个人彻底处于懵逼的状态之中。

不过也是。

整个五行界的人,又有几个被数千万匹血魔狼包围过。

顶多就是上千匹,连上万匹都很少见。

因为。

不需要!

对付于五行界的人,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的血魔狼,即使能力再强的高手,用数万匹也能够轻松搞定了。

根本不会动用这么多的血魔狼,所以自然也没有人见过。

秋夕看着密密麻麻的血魔狼,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她现在恢复得差不多,除了双脚还不能走动之外,已经能够稍微挪动身子了。

她稍稍靠近了林凡,吓得瑟瑟发抖。

“不用害怕,有我在呢。”林凡微笑着,慢条斯理地说道。

“嗯?你不害怕吗?”秋夕一脸茫然,疑惑不解道。

“害怕?为什么要害怕?”

“这么多血魔狼,可是会死的啊!”

“可死不了,为什么要害怕?”

“额……你这么有自信?”

“当然。去担心、害怕一件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我林凡可没有那么多闲工夫。”

林凡撇撇嘴,一脸傲娇地说道。不过他也的确没有害怕,脸上轻松自在的表情,没有一丝畏惧。

秋夕沉默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林凡,闪烁着双眸。

和林凡相识的时间并不多,虽然她能够感受到林凡身上不同凡响的气息,但是却没办法判断林凡究竟是在说大话还是在说真话。

看着对方义正辞严的表情,她心里或多或少会相信一些林凡。

但是。

他们面对的可是数千万匹的血魔狼啊!

就算是她再相信林凡,也没办法忽视这个现实存在的问题,那就是血魔狼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仅凭一人之力也没办法逃脱。

咕噜!

秋夕重重地咽了咽口水,柳眉紧锁,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林凡感觉身后气息的变化,挑了挑眉,回身看了一眼。“你怎么了?干嘛突然这么严肃?”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更多的是一种调侃。

但是秋夕却一本正经,并不是在开玩笑的模样,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凡。“林凡哥哥,我很感谢你能回来救我。可现在这样的局面,我们两个人不可能都跑出去了。所以,我决定留下来,掩护林凡哥哥离开,你能来,我已经很感动,断然不用为了我区区一个亡民丢了性命。”

“我留下来吸引血魔狼的注意,你趁机逃走。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能逃走的,带着我只会让你变得累赘。林凡哥哥,谢谢你。”

林凡一脸懵逼,自己明明说了有办法,这小丫头片子怎么就不相信呢?

还是自己没展示出魄力吗?

可刚刚明明已经斩断了蓝正清的手臂,这难道还不够?还要怎么样才能信任自己。

不过。

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还真是可爱,以为必死无疑,便想着留下来吸引火力,让自己能够顺利离开。

呵呵!

真是太可爱一点了吧!

当然,他不会抛下秋夕不管的,不然折返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然而还未等他说话,秋夕却已经一点一点地挪到了林凡的跟前,张开双臂挡住血魔狼,表情十分坚定,双目炯炯有神,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表妺好紧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4 13:18:00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