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开头黄到结尾的小说: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

文学

从开头黄到结尾的小说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从开头黄到结尾的小说 第二章

金喜恩一句话说完,金玉妍都愣住了,背脊上冷汗涔涔,满脸的不可思议,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革除长公主身份,降为平民,永远逐出皇室。

怎么会这样?

金玉妍边上的周秘书也是震惊不已,连忙跪下来,“女皇阁下您三思啊!长公主可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情,您怎么惩罚她都行,万万不能把长公主降为平民!”

金玉妍到底做错了什么,竟然惹得金喜恩这般生气!

就在一个星期之前,金喜恩还跟周秘书提过传位的事情,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时间而已,金喜恩就要废了金玉妍。

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周秘书感觉自己在做梦。

如果不是做梦的话,金喜恩为什么突然要废掉金玉妍?

周秘书悄悄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嘶!

非常疼。

很明显,这不是在做梦。

“怪就怪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金喜恩非常生气,“好在叶小姐没事!倘若叶小姐有半点闪失,别说降为平民了,就算她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金喜恩一直都很喜欢金玉妍这个长女。

可是,这一次的金玉妍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

金玉妍虽然是一国公主,可高丽说到底也只是个小国,金玉妍居然仗着长公主的身份在外面胡作非为,以前没出事也就算了,现在惹到了大人物,只能付出血的代价!

金玉妍现在非常后悔,痛哭道:“我错了!母亲,我真的错了!您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我保证,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现在认错有什么用!”金喜恩接着道:“你在外面打着高丽长公主身份胡作非为的时候,怎

文学

么就没想到现在?”

“母亲!”金玉妍抱着金喜恩的腿,不愿意松手,“母亲,母亲求您了!”

她是高丽的长公主,未来是要继承皇位的,她怎么能被降为平民,逐出皇室呢?

不行!

她生来就高人好几等,如果在这个时候被降为平民的话,以后她还怎么活?

周秘书也跟着求情,“女皇阁下,不管怎么说长公主都是您的亲生女儿,求您看在母女情分上,就原谅长公主这一次吧!我相信长公主以后肯定不会再犯了!”

“这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你们说再多也是徒劳的,出去吧!”金喜恩有些疲惫的挥挥手,她现在只求那位不会迁怒到她。

如今他们金氏一族在皇室根基薄弱,如果这次再生点事端的话,高丽的掌权者怕是要换人了。

如若她强行保下金玉妍,只会给金氏一族带来祸端。

“母亲!”

“女皇阁下!”

金喜恩没在说话,拨通内线,让内侍进来。

见到金喜恩的内侍进来,金玉妍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金玉妍抬头看向金喜恩,几乎歇斯底里的怒吼,“母亲!杀人还要一个理由!到底是因为什么您要这么惩罚我!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让您这么护着她!难道我这个亲生女儿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吗?”

叶灼到底是什么身份!

在金玉妍动手之前,她分明就查过。

叶灼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华国在校大学生而已。

难道,叶灼是金喜恩的私生女不成?

要不然,金喜恩怎么会这么维护她?

金玉妍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毕竟,她开那么高的条件,让叶灼加入高丽,叶灼都没有同意。

正常人,谁会拒绝这样泼天的富贵?

“那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金喜恩看着金玉妍,接着道:“叶小姐是五爷的未婚妻!这个理由足够了吗?”

轰!

金玉妍如同五雷轰顶,脸色直接就白了,瘫软在地上,脸上如同枯木死灰。

五爷。

叶灼身后的人竟然是五爷。

怎、怎么会这样!

怪不得金喜恩这么生气。

周秘书也是一脸的震惊。

五爷。

五爷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扶上无人之巅的位置,就有能力把金氏一族打回原形。

“带出去吧。”金喜恩摆摆手。

两个内侍点点头,直接就把金玉妍架出了办公室。

从长公主沦为平民,不过转瞬之间而已。

“长公主,哦不,金小姐,女皇阁下限您在五个小时之内离开帝宫。”

“呵呵……”金玉妍嘴角尽是嘲讽的弧度。

可笑。

真是可笑。

金玉妍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她的称呼会从长公主变成金小姐。

以后怎么办?

难道她真的要像平民一样的生活吗?

另一边。

C国。

张秘书带着人守在机场,正准备伺机对叶灼下手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信息。

看到信息,张秘书脸色一变,立即摁下耳边的通讯器,“情况有变,马上收队!”

“是。”

听到这边的回应声,张秘书松了口气,幸好,幸好没有酿成大错。

万一叶灼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端端的,为什么金喜恩的秘书会打电话给她呢?

张秘书一边往回走,一边打电话给金玉妍的贴身助理了解情况。

“朴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秘书皱着眉道:“我怎么听说公主出事了?”

对面的朴助理也有些懵。

她不过是午休了一趟回来,就听说金玉妍被废的消息。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朴助理接着道:“好像是跟叶小姐有关,总之张秘书你快回来吧!公主她,她现在已经不是皇室的公主了!”

这么说,金玉妍真的被废掉了?

可金玉妍是金喜恩的亲生女儿,金喜恩此前一直都非常看重金玉妍,她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把金玉妍废掉?

因为叶灼?

难道,叶灼还有别的身份不成?

一时间,张秘书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张秘书接着道:“朴助理,这个消息准确吗?”

“非常准确!”朴助理接着道:“我已经看到女皇发的公告了!”

看来是真的!

要不然金喜恩也不会发公告。

虽然金喜恩从来都没有当众宣布过金玉妍就是未来的女皇,可是,除了金玉妍之外,金喜恩就没有其他儿女,金玉妍被废,金喜恩打算扶谁起来?

难不成,立族里的侄女?

到底发生什么了,让金喜恩居然废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张秘书紧紧皱眉,“好的,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回来!”

另一边。

酒店。

宋时遇走出房间,来到一楼,推开A1988的门。

里面并没有打扫,所有的东西还保持着屋主人离开时的模样。

阳台的门是开着,微风吹来,卷着淡淡的清香。

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半杯没喝完的茶叶,和一本看了一半的时尚杂志,边上有一个已经吃完了的甜品盒,垃圾桶里扔的也都是空的甜品盒,房间虽然住过,却并不乱,屋里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屋主人是个雅致有情调的人。

宋时遇站在房间里,须臾,拨了个电话出去,“把1988号房从客房部消除,以后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进来!”

“好的老板,我这就安排下去。”酒店经理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语落,酒店经理接着道:“那还需要定期安排保洁人员进房打扫吗?”

“不用。”宋时遇道。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您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

酒店经理恭敬的道:“那老板再见。”

宋时遇直接挂断了电话。

“喵!”

就在这时,一直发色发亮的波斯猫从窗外跳进来。

宋时遇微微转眸,便看到这只猫。

忽地,他觉得这只猫有些眼熟,宋时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便看到叶灼的朋友圈,点开朋友圈里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小猫咪正歪着脑袋看着她,【小家伙的歪头杀简直太可爱了。】

这只歪头杀的小家伙,分明跟这只猫咪一模一样。

怪不得这么熟悉。

“小家伙,过来。”宋时遇半蹲下来,朝小猫咪招手。

“喵!”小猫咪嗅了嗅,就像听懂了宋时遇的话一样,往这边走来。

宋时遇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随后将它抱起来,小家伙竟然也不挣扎,而是在宋时遇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

向来不喜欢小动物的宋时遇,第一次面对一只猫,眼底浮现出柔色。

须臾,宋时遇抱着猫走到走上办公区,“杰克,去查一下,这只猫是谁家的。”

杰克一回头,就看到自家老板怀里抱着一只猫。

一个大男人,怀里抱着一直毛色雪白的可爱生物,这画面,还是极具违和感,尤其是宋时遇这种不是很喜欢小动物的人。

“老板,您是说您抱着的这只猫吗?”杰克问道。

“嗯。”宋时遇点点头。

杰克接着道:“如果是这只的话,就不用查了。”

“怎么说?”宋时遇问道。

杰克接着道:“这只猫没有主人,平时就员工和住店的旅客喂喂。”

宋时遇接着道:“去办一下手续,以后我就是它的主人。”

杰克楞了下,“您要带它回国?”

“嗯。”

杰克楞了下,“好的,我马上去办。”

另一边。

华国。

岑家庄园。

叶灼是凌晨一点的飞机。

十二点,岑少卿轻手轻脚的下楼,带上外套和帽子,往外面走去。

就在这时,岑老太太突然出现在岑少卿面前。

“奶奶。”岑少卿捏着佛珠,“您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岑老太太上下打量着岑少卿,眯着眼睛道:“我没睡,你不也没睡吗?说,鬼鬼祟祟的想去干嘛?是不是想给大灼灼带绿帽子?”

意识到这个问题,岑老太太举起拐棍,“滚!给我滚回去!马上给我回去!个龟孙儿玩意,你要是敢做对不起大灼灼的事情的话,我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这辈子都出不了门!自从灼灼去了C国,我发现你真是太飘了!”

以前的岑少卿从没有半夜出门过。

现在倒好,都十二点了,还往外跑!

这可真是他亲奶奶!

岑少卿接着道:“您误会了,我是去接我们家领导的,她今天回来,一点到机场。”

“真的吗?”

“嗯。”岑少卿微微颔首。

岑老太太拿出手机,“我打电话问问!”

岑少卿捻了下佛珠,接着道:“她现在在飞机上,开了飞行模式,您打不通的。”

“那行吧,”岑老太太挂了电话,接着道:“你去吧,等会儿我孙媳妇儿下了飞机,我再打电话给她。”

“您还不睡吗?”岑少卿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您还是早点睡吧,老年人太晚睡对身体不好。”

“你才是老年人呢!你全家都是老年人!”岑老太太瞪了眼岑少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主意,到了一点钟,我就会打电话跟灼灼核实,你要是敢骗我的话,这双狗腿也就别想要了!”

岑少卿没再多说些什么,“奶奶,我先走了。”

“滚吧!看到你都烦!”岑老太太不耐烦的摆摆手。

岑少卿推门往外走去。

外面正飘着鹅毛大雪,岑老太太看着岑少卿的背影,嘱咐道:“回来的时候开车慢点!别摔着我孙媳妇了!”

岑少卿:“……”他怀疑他不是亲孙子了。

眼见着岑少卿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岑老太太才转身往门里走。

“棠姐。”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里面走出来。

这个老人是岑老太太的堂妹白淑,白淑比岑老太太小两岁。

“嗯。”岑老太太太抬头看向白淑。

白淑好奇的道:“都这么晚了少卿还出门干什么?”

岑老太太回答,“接他领导去了。”

“领导?”白淑愣了下,“少卿不是公司最大的官吗?他领导是谁?”

岑老太太笑着道:“就是他媳妇儿啊!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孙媳妇儿吧!我跟你说,我孙媳妇儿长得可漂亮了,身材又好,说话还好听,人又优秀,简直就是人见人爱,鸟见鸟发呆!这岑家的祖宗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让少卿娶到这么优秀的媳妇儿!不是我吹,你们家阿牛要是能娶到我孙媳妇儿这么好的媳妇儿的话,你做梦都能笑醒!”

一说起叶灼,岑老太太就满脸笑容,有一肚子的话都要说。

白淑没见过叶灼,听着岑老太太的描述,有些不敢置信的道:“有那么夸张吗?”这么多年,她什么美人没见过?而且,白家的几个姐妹年轻的时候本来就不丑,白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叶灼到底有多漂亮。

“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岑老太太道。

白淑看着门外的鹅毛大雪,“真是难为少卿了,下这么大的雪还要去机场!让司机去接一下不就行了吗!”要不然岑家养的那些司机,岂不是白养了?

“那不一样!少卿身为男朋友,接女朋友是天经地义!”

白淑道:“有什么不一样,谁接不是接?难不成还能开出朵花来?”

岑老太太转头看向白淑,接着道:“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白淑道。

“冰箱是不是制冷的?”

“嗯。”白淑点点头。

从开头黄到结尾的小说 第三章

程昱以为这是一场力角,势均力敌的战事,万万没有想到,这是单方面的压制。因为太意外,程昱何其的忌惮和复杂……

左右战将与谋士脸色也都不怎么好看,面面相觑,想了想,摇了摇头。

良久道:“与先前在徐州时遇到的那土炮都不同,那物可不能组装,而且笨重,无法掩去踪迹。可是现在此物却能组装,是凭空出现在城墙上的。而且,它投出来的与其说是石或是火,不如说是大型重箭,比之前的东西轻巧多了,攻击力反而上升了,又无需等待,能很快再重新校准,又火速发箭,此物……想要破坏它,只怕难!”

“原来吕氏兵马还有此等军工利器……”程昱道:“务必叫斥侯营查探清楚是何物!最好,能有图纸。”

斥侯营的人应声去了。却知道,想要探出来,是很难的。只怕这样的东西是机密。之前一点风都没听到,更何况是现在。

之前曹吕之战时,曹军也仿造了土炮,但因为机动性太差,效果还不及徐州的那种好,因此一直都没有发挥的余地。而现在,又有这样的东西出现了,不仅能发重箭,还能发火球,这样的东西……如果曹军与之敌对,也未必会有胜算。

程昱这心里就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此战若是传到整个冀州各城池,这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就能吓死一堆。

程昱忧心忡忡,而些时的淳于琼与高览就更是如此了,看到这般战况,焉能不急?!简直是心急如焚。

高览骑着马回营与淳于琼商议。

“淳于将军,是否支援兵马?!”高览道:“我可领兵去支援。”

高览若带人去支援,淳于琼只防备后方的程昱便可以。

可是,淳于琼便是再沉稳,此时也掩不住的内心剧烈的拉扯,道:“这般战势,恐怕去了,也未必能力挽狂澜,不过是不断填人命进去!”

眼前的这火势触目惊心,大战到此,哪里能不叫人害怕呢?!这分明是完全的被压制住了打啊。

淳于琼倒不是想要自保实力,而是,明知道去只是添人命,还去干什么?!

高览道:“若不支应,再这般下去,恐怕会全军覆没。倘等那时吕氏兵马出城再追杀,悔之晚矣!”

况且眼睁睁的看着而不支应,真败了,他们二人又如何回到袁绍那交差呢?!怎么都说不出去啊。

难道他们打仗难,你就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吗?!

这肯定不能!于情于理都必须去支援。就算不为这些考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袁熙战败啊。一旦战败了,恐怕司马懿一定会乘胜追击,到时候,程昱再掺一脚的话,他们更难保全。

高览道:“我带弓箭手前去,在外远攻助力,可也!”

淳于琼很快也权衡了利弊,道:“便应高将军领三千人前去,二千弓箭手,一千步兵持盾掩护!只是须得知,不可太上前,在外远攻可也!切要注意,我军身后还有曹军虎视眈眈。不可忘却!”

高览听之,便领了三千人,很快从外围绕了过去,挑好了地方,作好盾牌防御,不断的弓箭便往城墙上落。

袁兵的箭本来都已经快停了,只有零星一些落下来,可见袁熙营中的弓箭手便是没有全军覆没,四散开的弓箭手此时也没有余力再往城上发箭。

弓箭营的威力在于密集型攻击,一旦失去了这个优势,这东一箭西一箭的,根本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因此,袁兵的远攻是被彻底的打落了。

而此时却突然有增援,弓箭又突然密集了起来,远远的落下来。

斥侯回禀司马懿道:“报军师!西南角有人援应,约有三四千人,多数为弓箭手!”

司马懿沉吟了一声,道:“依计划行事,只是转为西南角可也!”

“是!”斥侯听命去了。

打什么哑谜呢?!马腾有丝丝不解,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吕布!却发现此时的吕布的眼中只有城下的火光遍烧的场景,他略有些醉了一般,眼中全是迷醉,透露出一点点嗜杀的眼神。在战场上的人,无论有多怂,或无论有多英勇,都有些不惧生死,一腔热血斥敌营的疯狂,他们的血液中不仅仅有热血,更离不开那种嗜杀的本性,当然这只是本性之一,但这种东西,无不存在……

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瘾,像注入了血液中的兴奋济,在那一瞬间,当这种虐杀与胜利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是个战将就会享受这样的时刻。

吕布更如此,他的热血中,从不缺这样的东西。因此他很得意洋洋,很享受,眼神也是直白而显露着的!

杀,杀的过瘾!这才是杀,这才是战,这才是争。这才是真正的金戈铁马,热血人生。这才是属于马背上男人的宿命。

生与死,胜与负交织而成的矛盾与华章。

马腾看着吕布眼中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他并不陌生,甚至更熟悉。因为边疆的兵马,他们抢掠,从不无辜,他们的眼中也同样有这样的东西,更嗜血,更疯狂。

而唯一不同的是,吕布的眼中还有着一点克制和藏不住的野心。那种野心,是高高在上的主宰着眼前这一切的自负和得意。仿佛弹指一挥间,便能主宰眼前胜负与生死。

就算吕布以前不曾公然的说过什么天下,什么雄心壮志,但至少现在表现出来的欲望是赤果果的!

很直接!

这一幕,很冲击人的眼神,马腾本来一肚子的话,突然又咽了下去。在这么一瞬,他觉得一切都没必要再说了!

马腾心情的复杂,现在渐渐趋于平静,他已经接受了现实,接受了吕布的强大。当直接承认这一点的时候,原来是真的反而放下了不甘和执念。浑身轻松。

所以当他以新的眼光去看待城下的时候,去看司马懿和吕布的时候,心里也有了敬畏。

他当然知道,这是司马懿所想要达到的效果,震慑城内城外,震慑冀州与天下各州,也震慑各诸侯,包括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