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文学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一章

十六只异人族至尊。

其中,二级至尊六只,三级至尊五只,五级至尊四只,六级至尊一只。

并排而立,一脸有恃无恐地抬头打量着灵力护罩之外的杨帆众人。

哪怕它们已然发现自己被数倍于自己的敌人给包裹了起来,哪怕它们看到杨帆等人的修为大多都是至尊境,其中有几位的修为更是远在它们之上,也不见它们脸上有丝毫紧张害怕的神色。

挡在它们身前的灵力护罩,给了它们足够多的自信心与安全感。

“竟然没有薇薇安?”

“是没出来,还是故意隐匿了行藏?”

没有看到那个给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异人母猴子,杨帆的眉头微挑,不自觉地就施展出了破妄之眼。

这是天地灵脉的专属神通,用来需在虚妄与隐身最是合适不过。

“你施展天地灵脉专属天赋神通——破妄之眼,探查四方,精神力+10,技能熟练度+20。”

“你施展天地灵脉专属天赋神通——破妄之眼,探查四方,对破妄之眼的理解进一步加深,技能熟练度+20。”

“……”

杨帆的目光将灵力护罩内的每一片空间全部查视了一遍,完全没有发现薇薇安的踪迹,倒是意外发现了两只修为在七级至尊境的异人隐藏在其余十六只至尊异人的身后。

若不是有破妄之眼,在灵力护罩的掩盖之下,杨帆还真未必能够发现它们的存在。

此时。

这些异人至尊已然看到了站在杨帆身后的奥斯顿与桧圆,一个个地对它们怒目而视。

“叛徒!”

“懦夫!”

“异人族中的败类!”

接二连三的叫骂声从这些异人至尊的口中传递出来,眼中的神色极度鄙夷。

奥斯顿与桧圆全都板着一张脸,直当是什么也没有听到。

在它们选择认杨帆为主的那一刻起,对于今天这样的场面它们就已然有所预料,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会这么快而已。

轰!

轰!

剑皇攀少阳以本源规则为剑,连着向身前的灵力护罩发动了两次必杀一击,结果却只在护罩上面留下两只白点。

就像是一颗小石头落到了湖面上,只是荡起了层层的涟漪,甚至连一个大点儿的浪花都没有激起。

周围的众人见状,神色皆是一变。

没想到剑皇大人这样的七级至尊的全力一击,在眼前这张灵力护罩的跟前就你是过家家一样,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这整个就是一乌龟壳嘛。

里面的异人一直龟缩不出的话,他们似乎也就只能干瞪眼了。

“没有用的,这是合道境的灵力阵盘激发出来的灵力护罩,纵是本尊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撼动分毫,更不要说是你们这些至尊境了。”

桧圆无语摇头,刚刚它都已经提示过了,这是五级合道境的灵力护罩,整个本源星域都找不出谁能强行打破它的防御。

这些人族武者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非要自己去尝试一下才肯死心啊。

“哈哈哈!”

“一群不自量力的小丑,竟然还妄想打破克鲁大人亲手打造的灵力护罩,真是井底之娃,可笑至极啊!”

“这就是本源星域的人族至强吗,真是蠢得可以!”

“……”

灵力护罩之内,一群至尊异人放肆嘲笑,看向杨帆、三皇及其他人族至尊的目光就像在是看一群小丑。

不过它们的这些嘲弄与挑拨注定不会有什么效果。

因为不管是杨帆,还是人族三皇,又或者是叶问天、李良才、天蝉子等人,无一不是身经百胜之辈,岂会因为几只异人的闲言碎语就乱了自己的心境?

“一只乌龟壳罢了,既然它们不想出来,那就一辈子也别出来了!”

剑皇攀少阳不屑撇嘴。

他确实破不开眼前这层灵力护罩的基本防御,但是他却可以在这层灵力护罩的外面再加一层保险,让这些异人纵使之后撤消了灵力护罩,也别想轻易离开。

这就好比开锁一样。

老子虽然打不开你的锁,但是老子却可以在你的锁上再加一把锁,这样谁也别想好过,坑人不利己,但是却能恶心死你。

说完,攀少阳直接挥动双手,于虚空之中虚抓了数下,很快就用本源星域的大道规则之力编织出了一个完全由大道规则锁链所组成的规则囚笼,将十几只异人及包裹着它们的灵力护罩给完全囚禁在了其中。

“好!剑皇兄长威武!”

杨帆忍不住伸出大拇指为攀少阳点了一个赞。

对付这些异人至尊的最好方法就是利用本源星域的大道规则来压制来禁锢,剑皇大人不愧是三皇之一,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在啊。

有了这样一个全由本源大道规则所组成的规则囚笼在,这些踏入本源星域的异人至尊无疑就变成了瓮中之鳖,现在它们就算是想要退回武道秘境,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刚刚杨帆通过破妄之眼看得很有清楚,那两只一直隐匿形迹的七级至尊异人,已经踏出了灵力护罩,准备破空远遁秘密潜伏,结果却恰好被剑皇大人施展出来的规则囚笼给圈禁在了里面。

不得已,这两只七级至尊又不得不乖乖地返回到了灵力护罩之内。

“主人小心,这些异人之中还有两只七级至尊潜伏在暗处!”

桧圆似乎也在那一瞬间发现了那两只七级至尊泄露出来的气息波动,适时出声传音向杨帆提醒示警。

攀少阳也是一样,嘴角一勾,朗声道:“没想到竟然还有两只七级至尊异人藏在暗处,如此藏头缩尾,定是没安什么好心!”

规则囚笼毕竟是他亲手布置,里面的一举一动,一丝一毫的气息异常,他都能在第一时间察觉。

所以,别管那两只七级至尊异人的隐身敛息术有多么高明,只要它们出现在了攀少阳的规则囚笼之内,就别想瞒过攀少阳的神念感知。

“竟然还有两只七级至尊异人?”

闻照修、叶非烟及叶问天、李良才等人闻言,不由同时轻皱了下眉头,意外不已。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二章

“荒木老师,没事吧?!”

远处,不断对那巨树拉弓引箭的小鸟游真弓,满眼担忧地看着载着二人的机车消失在那十多米高的黑色巨树身下、密集的黑蹄之间。

“嗯,这个鬼神,只是体型大了一点,荒木老师应该能处理的。”

看着那巨树全身燃烧着的灰白鬼神气息突然变得黯淡,她面色才稍稍一松。

“嘶……”

随即,那巨树躯干上的巨口,开始发出惊恐的嘶吼。

在探入身下、沾染着不明白色光点的藤蔓和一只树蹄断掉之后,那巨树好似站立不稳般向一侧摇晃了一下。

然后,剩下的数只黑色巨蹄,开始如同踩蟑螂一般暴躁地踢踏起来。

“不好!”

见到那巨树竟然能通过“壁虎断尾”来躲避象征着“成佛”的白色光点,小鸟游真弓也淡定不起来了,拉动手中巨弓的节奏也开始加快。

毕竟,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嘶!!!”

可是,那巨树不知又遭遇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突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巨吼,全身动作开始变得无比僵硬。

“嘶~嘶~嘶……”

那黑色巨树数张巨口中传出的吼叫,不知为何不再

文学

那般低沉可怖,反而是逐渐带上了短促柔绵、欲拒还迎的意味……

“嘶~嘶~嘶~嘶……嘤!!!!!”

随着嘶吼越发激烈,一抹巨大的白光,在那黑色巨树的下腹绽放、无可抵挡地朝着祂全身蔓延。

如同在漆黑的箱根山顶,点亮了一根巨大的白色应援荧光棒。

那身陷树干内部的五月姬,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红潮。

她流涎的小嘴微张,在充盈而上的白光之中,原本狰狞的神色,变得痴迷而惬意。

“嘶……嗝……咿……”

无意识地呢喃着心满意足的嘶吼,那焕发出白光的巨树下方喷涌出洪水般的粘液……

四条粗短的树蹄呈现出诡异的“内八字”、软软跪坐在地,身上无数触手般的藤蔓交叉合十在身前。

“呀啦呀啦……手好酸,加藤老师也不容易呢……”

在荒木宗介帅气地甩动手指之际,与那巨型鬼神相比恰似蝼蚁一般的老爷三轮侧斗机车,已经在被洪水淹没之前,扬着尘埃自那巨树身下“滑铲”而过,从另一头绕了出来。

无数的鬼神气息,也随着机车的移动,倦鸟归林一般追逐入体,让荒木宗介眼底如同燃烧一般涌过熊熊白焰。

“呲!!!”

二之前龙马一个摆头,在地面拉出黑色的胎印,好不容易将快要散架的老爷机车停了下来。

“呕……呕啊啊啊啊……”

或许是之前那一段冲刺太过刺激、又或许是那巨树喷涌的粘液恶臭太过夺命,二之前龙马顾不得查看眼前的“超巨型成佛荧光棒”,下车埋头在一旁呕吐起来。

“不是很能干吗,怎么三分钟就不行了,二之前探员……”

从小鸟游真弓所在位置出发,一路冲刺过来,过程虽然有着诸多波折与变故,但实际时间却只有不到短短的三分钟。

“现在,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呢。”

拍了拍二之前龙马的后背,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的荒木宗介,将运动包背带系紧,再次跨上那可怜兮兮的机车,返身朝着面前白光中的巨树冲去。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三章

许笙听到端木怜的话语后,平静的暼了她一眼,开口解释道“就像你看到的这样,那个血池有古怪,当周围的人数达到某种限度后,就会强行将他们体内的鲜血抽出!”

能够将仙君境的强者体内的鲜血强行抽出,足以看出这个血池内的宝物究竟有多么逆天!

端木怜闻言,那精致的脸颊上难得的浮现出了几分愠怒,凝视着许笙道“许笙,既然这个血池有古怪,你之前为什么不说?不然的话,我们也不用损失两位长老!”

要是早点说,那两位长老肯定是能够活下来的,完全不用与对面那些长老陪葬!

许笙不禁愣了愣,有些诧异于端木怜的语气竟然如此激动……

反应过来后,带着几分歉意道“怜小姐,你别生气,这件事确实是我的错……”

那两位长老对她竟然这么重要么?这完全自己没想到的!

听到道歉的端木怜,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激动道“你现在道歉又有什么用?他们都已经白白的死了!只因为你少说了一句话!!”

她不是为这血池将两位端木家长老杀了而生气,而是恨许笙竟然隐瞒了情况……

不论如何,这些长老可都是端木一族的中流砥柱,就算是只有大罗金仙境,活下来的作用远比死了强!

许笙这漠视生命的态度,是与她的性格截然相反的!

见到端木怜越说越激动,舟清若的琥珀色美眸冷了几分,提醒道“端木怜,你说的话有些过了,许笙已经特意将那两个累赘安排到了后方,谁知道对面这些长老突然更改了目标!”

停顿了一下后,再次道“况且,若是你能够拦住对面的长老,他们还会死么?”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同时,她的语气也加重了不少……

许笙见状,摇了摇头道“清若,没关系,这次的确是我大意了,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怜小姐责怪我也是正常的!”

毕竟谁能够想到对方会停下对自己等人的攻击,转而攻向后方的那两个长老!

不过也大概能够猜到对方的想法,无非是那两位长老的实力比较弱,想要将其生擒后进行要挟……

以端木怜的性格,绝对会因此陷入被动之中……

所以,这血池强行抽干了他们体内的鲜血,也说不上是坏事!

而旁边情绪显得无比激动的端木怜听到这句冰冷的话语后,当即惊醒了过来……

回过神的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所说的话究竟有多么霸道无理……

于是乎,重新将目光看向了许笙,抿了抿薄唇欲要进行解释……

心底不免有些担心许笙他会不会因此而降低对自己的好感……

许笙却先一步轻笑道“不用解释的,怜小姐,你刚刚说的那些我都明白!忘记就好!”

端木怜的美眸闪烁了几下异色光芒,咳嗽道“咳咳……是么……那……那最好!”

随即,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当即凝视着不远处的别族长老,语气弥漫出浓郁的杀意……

“不过……眼前这些家伙……可是真的让我感到愤怒了!”

而正准备看好戏的别族长老们,见到他们的关系恢复了正常后,脑门皆是浮现出了硕大的问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