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荡h,在水里做羞羞事漫画

文学

小妖精好荡h 第一章

黑暗凤凰自从孵化出来以后,就很少见到史蒂文了。

史蒂文一直在准备应付地狱与天堂的危机,几乎没有时间来照顾这个可怜的小家伙。

整个基地中,

会跟黑暗小凤凰一起玩耍的,

除了新加入的巫妖学徒奥利萨,高阶亡灵莫雷外,

也就只有克尔苏加德养的这两只猫咪了。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

身后这两只只是普普通通小生命的猫咪,

又拿什么来逃离眼前这可怕敌人的手心?

所以,

黑暗凤凰理所当然的站在了它们身前,

并用自己比两只猫咪还小几号的身躯,将它们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安娜好奇的看着这只深蓝色羽毛全部倒立而起,

并对着自己怒目圆瞪的‘小鸡’,

嘴里忍不住说道:“好奇怪的小鸡……”

“叽叽叽叽!”

凤凰凌驾于众生命之上,

它可以听懂任何生命的语言。

对于安娜叫自己小鸡,虽然长得确实跟小鸡差不多,

但黑暗凤凰却不能容忍对方对自己的侮辱。

“噗!”

在抗议了一阵却没有丝毫的效果后,

黑暗凤凰突然张嘴向着安娜吐出了一根手指大小的暗影箭。

见一根黑色的棍状物向着自己射来,

安娜本能的偏过头让过了暗影箭,

但暗影箭还是在机甲头盔的边缘留下了一道擦痕。

有着极其强烈腐蚀性的暗影能量,

在擦过钛合金的机甲表面时,竟然将炮弹都打不穿的机甲,腐蚀出了足有半指深的痕迹。

从红皇后哪儿反馈的损伤数据,安娜感概道:

“看起来,你不是一只普通的小鸡啊!”

安娜收起了好奇心,

正当她想要先拿下黑暗凤凰,带回去给班纳、诺曼奥斯本等人研究时,

她却忽然发现,

黑暗凤凰小小羽翼之后的两只猫咪,有些眼熟。

“等等……我在哪里那见过那两只猫咪!”

安娜开始绞尽脑汁的回忆,最后还真的让她想起了什么,

“我想起来了,这两只猫咪是哈皮帮尼尔森买的,我还逗过他们!”

“可尼尔森买的猫为什么会在这里?”

事实上,尼尔森买猫是为了送给克尔苏加德,

克尔苏加德在得到这两只猫咪后,就一只把它们带在身边。

只是,

克尔苏加德现在已经不在了,

失去主人的两只猫咪,

只能跟着自己新认的老大,

在这片废墟之中艰难求生。

安娜心中微微颤动,

她收起了头盔面罩露出了自己的小脸,

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谁养的?

我认识你身后的那两只猫咪,

它们是我未婚夫的小弟的宠物。”

黑暗凤凰见安娜认识身后的两个小老弟,

它也逐渐收起了自己的敌意。

只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安娜听不懂,

于是黑暗凤凰试着改变自己交流的方式。

一股微弱但坚韧的精神力进入了安娜的脑海,

“我……是…爸爸的……孩子……”

脑子里忽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安娜一大跳,

随后她发现,这突然出现在自

文学

己脑中的话,竟然是眼前这只“小鸡”说的!

安娜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嘴巴也张的足以塞入一颗鸡蛋,

“小鸡…你……你在我…脑子里…说话?”

“我…不是……鸡!我…….很…生气!”黑暗凤凰的羽毛又竖了起来,这表示它现在真的很生气。

小妖精好荡h 第二章

白浪暂时用演技稳住了鬼鲛,傻芙芙则习惯性扑上来求抱抱,伫立男神背后默默守候的精灵满眼羡慕但保持克制笑容温柔似水,提姆已经解除了‘魔法农业格斗少女形态’恢复日常装扮,手中却抓着消除了蝴蝶结的工兵铲。

她眼睛一转,看向满地无主的忍者遗体,并没浮现一把钥匙,于是问道:“前辈,这里好多肥料呀。要不要我为大家种些水果解解渴?”

她虽然处于好心,却让所有人都感觉不好。抓着【必须死】正发呆陷入思考的鬼鲛,也露出诡异的眼神,回想起先前的一幕。

“不妥!”白浪摇头婉拒她的好意,但经她提醒,也突然想起某样东西。于是轻轻一敲傻fufu脑壳,决定尝试下。

“∑(´△`)?!啊?”傻fufu困惑看向老爹,你为森么敲我呀?

下一秒,浪当着鬼鲛面,入乡随俗熟练结印,接着发动通灵之术。实则暗中驱动【秘宝之主】召唤出一件已捆绑,却并非宝具的‘乐园装备’。

“通灵-七星镇魂棺!”

砰!

一阵烟雾散尽,一口巨大青铜棺椁出现在众人面前。精灵的眼中充满好奇,鬼鲛则联想到一门禁忌忍术,知晓青铜棺椁内幕的提姆一脸若有所思,只有傻芙芙舔了舔嘴角,露出回味无穷的小表情。

(º﹃º)

在降临忍界之前,白浪就尝试过‘镇魂棺’的【素材提取】功能。对象是一条咸鱼王,成功分解并提炼出一小瓶‘精华’。

外形像粗糙盐粒,大约10g左右。但倒入一锅水中,会立刻化作海浪扑面的‘鲜(咸?)浓鱼汤’。拿来当烤串调料,则完美替代食盐,并赋予‘串’一种美味鱼概念。

如今这些‘咸鱼精华’已成为家中常备调料。在傻芙眼里,这口棺材除了拿来睡觉外,就是美食的源泉。于是她欢快的拍手叫好:“睡觉觉!”

周围人突然看向白浪,目光更加诡异了。

出于好奇,他还带着芙芙在里面睡过午觉。不得不说,这么气派的棺材,趟下父女二人绰绰有余。盖棺之后,那种全方位绝对隔音的宁静氛围,令人非常舒适放松,能得到最好的休眠。而阴森森恒定‘低温保鲜’的滋味,则非常适合夏日避暑。

难怪木乃伊、僵尸、吸血鬼,以及lucy都喜欢它。若能摆脱世俗的偏见,一口上好棺材,可以带来最棒的睡眠体验,远离了尘世的纷纷扰扰,睡得格外安详。

伸手抚过复杂的青铜花纹,白浪用力一推,将椁的滑盖推开,露出内部一口漆黑的棺木,上面贴满各种各样的歪歪扭扭的‘福’字(符箓),充满童趣。

继续用力一扯,将棺材板翻开,里面空荡荡的。

看到这里,奥菲莉娅好奇问道:“白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

“超度。”白浪淡然回道。

圣母浪救死扶伤与人为善,天生一副菩萨心肠,扫地恐伤蝼蚁命,却又不伪善迂腐。战斗中,他从不忌惮杀戮,雷霆手段不会保留无谓的慈悲心。但本性却热爱和平,厌恶暴力。

因此,常常在战斗结束后,为亡者送上一曲往生咒。如今有了更专业的设备,自然要提高相关业务素养,保持自身进步。

说话间,他皱了眉头,将第一具忍者丢了进去,合上盖子。

脑中想的却是,这口棺材以前装过咸鱼王,现在又装了死人,不干净了,那么以后自己和芙芙睡哪?难道抠出棺材,直接趟铜椁吗?

纠结中,他启动了这组‘套装’的能力2【超度】:直接吸收、分解、宣泄掉亡者体内的怨气,轻松完成净化与超度,本该飞向极乐净土的灵魂,被棺椁截胡并储存起来。

下一刻,发动了能力4【开棺发财】。在成功净化超度亡灵后,对遗骸进行解析,有几率得到乐园认证素材。

素材分解机运转过程中,大量信息与选项在他脑海中闪过。最终,白浪选择默认的‘骨灰模式’,按下启动。

镇魂棺开始抽取他的能量,迅速结束。再次开棺时,里面出现一个精致小木盒,贴着死者的三寸黑白照。同时,在‘音容宛在’四个字的上方,还摆放着一小块半透明不规则晶体。

【你获得‘中忍级-水遁相关修行经验’,可提升已掌握的水遁忍术。仅限本世界使用。】

白浪取出骨灰盒,收下晶体。这份素材算不上‘余烬结晶’,无法直接掌握某项水遁忍术,仅仅剥离出死者生前的‘水遁修行相关经验’。而且还要看‘使用者’的基础,与死者的重叠度。

这份收获是他第一次见到,不由感到惊讶。莫非智慧生物在【开棺发财】后,还有几率爆出技能?

随后,他又多次尝试。

【你获得‘上忍级基础体术、基础苦无透支相关经验’。】

【你获得‘特别上忍级-坚固耐磨的波棱盖(医用假体)’。】

【你获得‘上忍级-基础土遁相关经验’、腌制的肾脏(泡酒或入药)】

【你获得‘水遁-水龙弹相关修行经验’,需掌握‘水龙弹’完成前置。】

这™都是什么?看到那两件解析素材,白浪感觉哪里出了差错?

借来提姆的工兵铲,将几个精致骨灰盒埋葬好后,白浪带着一堆‘经验结晶’踏上归程。

期间,他尝试用掉一枚。发现这类雇佣忍者的生前相关经验,非常碎片化,缺乏系统性。只有一段段残破记忆,而且排列混乱。

直接使用的意义不大,就像一部被剪的乱七八糟的预告片,有效信息很少。只有提前掌握对应‘忍术’的人,才会像一块块小磁铁,吸附捕捉相关的‘第一人称回忆、或感受’,填入对应忍术空白中,得到碎片化经验。

契合度越高,收获越多。但对白浪而言毫无价值,因为太弱了。重复叠加低级垃圾无法令人成长,对他而言,只有干掉未来的凯皇,才能令他武道境界略有提升。

这些‘经验’,用在那群新人身上,却是再好不过!

成功营救鬼鲛后,白浪团队就地蛰伏,并趁机完成对‘鲛肌’的血继附魔工作。

如今获取大量情报,白浪对这次的度假世界也有了全面认知。若对‘白板鲛肌’进行写轮眼附魔,那么在当前世界中,无疑能发挥出最大优势。

但做人不能鼠目寸光,只顾眼前利益。七柄鲛肌作为【兔之军势】核心插件,还要考虑未来在其他任务世界的发展前途。

小妖精好荡h 第三章

纪闲体质特殊,战力惊人,在同级别的修士中,堪称绝顶人物,但对上这样的老怪物,还是有点嫩。

不同境界间,实力差距非常大,就像登天梯,上一步为“仙”,退一步为“凡”,上镜绝对压制下境界者。

纪闲买的荒古圣体天赋非常的惊人,可对抗十数位同阶强者,可以说相当惊人了,他若是达到圣地传人境界,意味着可以独战数位圣子。

传出去的话,一定会震动一方!

哪怕,就是以“凡”战“仙”也有胜算,以他目前的恐怖攻击力来说,打道宫蕴有两尊神祗的人物,也不怵分毫。

是的,他以下位境界者对决天梯上的“仙”,也有胜算!

可是,那位太上掌教十年前就蕴有三尊神祗了,垮两重境界攻伐,风险实在太大了,几乎没有胜算。

任你天纵奇才,境界如果存在很大差距,便等若横着天堑鸿沟,根本不可能“逆行伐仙”。

最为关键的是,十年过去了,那个老掌教如果没有一点精进,实在说不过去。

对上这样的老牌人物,最好的选择就是避退,想斩灭的话,有太大的难度。

青霞的人全都忧虑,玄月洞如果铁了心要灭他们,恐怕,就是这个少年魔王也挡不住。

离火教、落霞门、玄月洞、七星阁四个门派都虎视眈眈,现在青霞确实处境堪忧。

“无妨,你们不用担心,我去玄月走上一遭,回来再做决定。”

纪闲想摸清虚实。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以斗圣战技直接袭杀那个老掌教。

……

玄月洞距离青霞门九百里,同样处在一片绿洲中,此地多古洞与幽涧,相对于青霞的清雅,此地有一股特别的玄秘气息。

纪闲在数十里外,就降落在了地上,浑身噼啪作响,形体大变样。

此刻,他体态臃肿,与原来的清秀样子相比,变化非常之大。

他利用《源天书》所记载的改天换地大法,让自己的形象大变样,再扯出一件道袍穿上,红光满面。

“无量天尊,贫道段德是也。”纪闲比划了一番,感觉似模似样。

与此同时,远在天边未知处,一个叫段德的无良道士从一处遗迹中站起身来,猛的打了个喷嚏,自语道:

“哪个王八蛋在骂我?”

纪闲施施然来到玄月洞,此地沟壑很多,溪涧长流,古木蔽日,仙藤成桥,架在各座断

文学

崖间,成为通路。

“胖道士止步,你是什么人,来此作甚?”山门那里有年轻的弟子问话。

“无量天尊,久闻玄月洞大名。贫道来此,想与你们掌教论道。”

纪闲一甩拂尘,念了句道号,倒也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样子。

守护山门的弟子闻言,还真被镇住了,这货开口就要与掌教论道,想来不是凡俗之辈,不敢得罪,赶紧向里去禀报。

纪闲此时已将改天换地大法修到一定的境界,如果说他还有什么担心的,那就是气质与神韵了,他总觉得还不够完满,正是由于此,他才没有急于去瑶池,毕竟圣地还是不同凡响的。

时间不长,玄月洞一位长老出迎,疑惑道:“何方道友访我玄月?”

“贫道段德,道号无量,一介散修,乃是无根飘萍。”

“无量?好气魄!”

玄月洞的长老腹诽,暗道:“什么破道号,怎么听着像无良?”

“不知道友有何见教?”这位长老再问。

“久闻玄月秘法奥妙,欲与各位高人讨论一二。”说到这里,纪闲念了句道号。

“道友里面请。”

玄月洞的长老还真被唬住了。客气的将他请入山门,非常礼遇,解释道:

“掌教有要事,无法脱身,让我好生招待道长。”

这名长老将纪闲引入玄月深处,断崖一座座,爬满了藤蔓,古洞很多,给人别有洞天的感觉。

纪闲有些惊讶,他觉得此地很不一般,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不像是凡俗之地。

在一片石山清泉间,亦生有参天古木,纪闲被请入一座亭台中,与这名长老对面而坐,童子奉上香茗。

相谈了半刻,纪闲发现连掌门都见不到,更遑论那个老教主了,根本没有办法出其不意的斩杀。

“贫道一片赤心,追寻大道,见此山不凡,内蕴灵秀,故来一观,贵掌教真的无法分身吗?”

“哦,不知道长看出了什么?”这名长老笑着问道。

“我观此地,隐约间,龙气绕动,古洞悠悠,像是有圣贤居住过。”纪闲满嘴胡诌。

哪知,这位长老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惊骇道:

“你……道长果然不凡。”

“真以为我夸你们呢?”

纪闲暗自撇嘴,但当他集中神志,透发出强大的神念后,一阵呆呆发愣。

他的话语成真,并没有说错!

纪闲的神识化形,扫过古洞,越过断崖,拂过仙藤与古木,真的看到了不一般的东西。

这片地域,多摩崖碑刻,古迹甚多,最让他吃惊的是,真的有淡淡雾气绕转,一般人根本看不到,唯有神识过人,才能有所觉,形似龙形。

“那位圣贤在此居过?”纪闲吃惊的问道。

“无名无姓,只有一座古洞。少量刻字,只可惜,并无大道传下。”

纪闲不言,凝神识,仔细观察,此地朦朦胧胧,越是细看,越是不凡。

他神识化形,外放而出,尽管有所掩饰,依然让这名长老感受到了一丝压迫,慎重道:

“道长这边请。”

玄月洞的长老引路,将纪闲带到了一片僻静之地,这里寸草不生,石崖林立,很荒凉,什么也没有。

然而,正是这样的枯地,却给人以岁月悠悠,永无尽头的感觉。

这名长老感觉不到什么,纪闲却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非凡韵味,无始无尽,让人心有疑虑。

“昔年,有些大教的人物路过,感知有圣贤曾居于此,进来探寻,却毫无所获,此地倒也不是什么密地,不知道长能看出了什么?”玄月的长老解释。

“玄月在此立派,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纪闲问道,他觉得此地一定非同小可。

“并无任何发现,事实上,瑶池的太上长老偶然路过,亦在此盘桓经年之久,都无所获,认为确有上古圣贤居过,但却没有道法传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