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穿越斗罗位面掠夺女神

文学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一章

“伤着他?”

包大人先是不解,看到筱雅的手在抚着腹部,转而惊喜的快速上前拿起筱雅手腕给她体内注入一道灵气细细感知,责备道:

“怎么不早点告知我。”

“我也是刚知道。”

包大人既疑惑又兴奋道:“不可能啊,你都踏入四品,周达修为颇高,你们很难要孩子,怎么就有了?这可真是大喜啊。”

筱雅猜出了原因,但她不确认,想着等回去跟周达去城隍庙给娘娘多上点香。

她猜测是后土娘娘送给他们的两颗仙丹的原因,那是娘娘给他们送子来了。

深夜,苍城外又传来喊杀声,筱雅欲跟随包大人出去查看,被包大人按住肩膀道:

“现在开始你不许随意动弹,待吾前去看看再说。”

话落,黄丽丽就飞了进来,对包大人道:

“邕王来了,咱们有救了,我再也不想跟你出来了。”

邕王率领千余轻骑杀入重围,杀至苍城西边隘口时只剩五百余骑,他全身是血,都是叛军的血。

包大人命人打开关卡大门将邕王他们放进来,邕王匆匆跑到包大人面前关心道:

“淑芬,你还好吧?”

包大人蹙眉道:“殿下,你是来救我们的?”

邕王得意道:“是的。”

“只带了这么点人马,现在还跟我们一起被困在这苍城中,怎么救?”

“咳咳!”邕王被呛得咳了几声,说道:“放心,夏侯那小子很快就能杀过来,我已让嬛儿给他送去了粮草。”

“那我们的粮草呢?”包大人问道。

“这…”邕王又被呛到,强行解释一波:“夏侯都护已经将叛军打退回越州,他很快就会率领将士们杀过来的。”

“唉!”包大人重重叹了口气,责怪道:“你给他粮草,他立刻就会杀过来,朝廷的调令没那么快,你是在助他犯错。还有你,就这么带兵打过来了,也是大错。”

“军情紧急,何错之有。”邕王义正言辞道,“为了救你,即使被砍头又有何妨。”

看到包大人皱眉,邕王又道:“你是他姐姐,你们全家对他恩重如山,就算我不给他送粮草,他也会杀过来。”

包大人无奈得很,她都想好了若是坚持不住就率兵伐木作筏顺留而下逃走,靖王要抓的是她,不会为难苍城百姓。

凌晨,东边的天空刚泛白,城外又响起爆炸声喊杀声。

黄丽丽再次飞进县衙喊道:“星星她娘,你老公来了!”

筱雅立即持刀起身冲出城外,看到天上一竹竿坐着两人,周达在前边控制飞行,李嬛在后面拿着个火折子不断地从包里拿出炸弹点燃往下扔。

周八匹领着一千重甲兵在下面拼杀,围困苍城的万余叛军却无心恋战,匆忙撤退往越州府而去。

周达见叛军已退,一个急转弯就朝关卡城头落去,李嬛差点坐不稳,及时扔了火折子抓住竹竿。

“娘子!”

月余未见,甚是想念。

周达落地就张开双臂朝筱雅抱去,被筱雅用刀鞘抵住,示意她身边有人。

“姐姐!”

李嬛落地就跟着张开双臂朝筱雅抱去,顺利搂住筱雅脖子。

周达只好对包大人行礼,又对邕王行礼道:“外甥见过姨父。”

“姨父?”邕王与李嬛头上冒起许多小问号。

周达对李嬛道:“表姐,我母亲同你母亲是亲姐妹,阿娘给你们写的信没收到?”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二章

“这副模样,倒像个落魄书生了。”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天色渐晚,云苏站在一个村口,走到路边的鱼塘照了下,呵呵,面相老实,稍微有些文弱,有些瘦削,身上的布袍已经有些旧了。

“再有个竹背篓,装上几本破书,一些文具,就能去村里投宿了。”

终于变化完全,随身而来的法力也用的干干净净,云苏还挺满意的。

考虑到这是一个和聊斋关系极大的世界,或者干脆就是聊斋世界,云苏在变化背篓时,故意避开了印象中宁采臣那个背书架子的模样,有了白蛇世界的经验和教训,他有点忌讳某些东西,知道自己属于乱入一方世界,如果有心去模仿什么,很可能真就成了,一不小心可能就招惹了一堆东西。

他是来找人的,不是来体验聊斋故事的。

“至于金银财物,却是暂时无法点石成金了。”

云苏好久没有化身凡人行走天下了,一时间还有点新奇。

而且这也是一种修行,尤其是现在属于某种极端情况下,对道心极有帮助。

他现在法力太少,只能慢慢攒,隔空传法有极大的限制,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就是先攒一些。

只要这个好不容易显化出来的化身在这个世界待的越久,对这里越了解,就能通过诸天投影过来更强的力量。

到时候,万一找不到王木玄,只要他等得及没有死,就能直接抓回去了,好好躺着当大爷不好么,跑什么跑。

现在刚开始,就只能忍着,一边走走看看这个全新的世界,一边碰碰运气,查查王木玄的下落,顺便积攒法力。

“这个世界看来不太宁静啊,守着村口的七个村民如临大敌,光凶猛恶犬便有八条。”

云苏虽然暂时用光了法力,但眼力倒是没有丝毫问题,一眼就看到躲在村口的人和狗。

随着他慢慢走近,那些恶犬明明看到了他,却是没有叫,也不敢叫。

这不正常。

“你们莫要如此,还是欢迎我一下,不然就显得太另类了。”

云苏微微停下,对着远处那些猛犬说道,那些原本傻头傻脑的狗子,这才好像幡然醒了过来,开始汪汪汪地叫起来。

“各位好汉,莫要放狗,在下是过路的书生,前来投宿的。”

云苏大声喊道,不多时就被几个紧张的村民打着火把围住了,几条恶犬也在一旁热情围观,只是村民们没有发现,这些本该恶狠狠想要上去撕咬的狗子,居然吐着舌头,趴坐在地上,老实地就像是见到了主人一样。

“原来是个读书人,敢问阁下可有路引?”

为首的一个农人,长得五大三粗,一看就是个带头的,先是对着云苏一拱手,然后就开始盘问起来。

也是云苏这长相占了便宜,看起来不像坏人,读书人的身份也比较受人待见,平日里想来路过投宿的读书人也不少,再加上天色将黑未黑,如果是再晚一两个时辰,估计就不好办了。

“有的,有的。”

云苏右手摊开,本是一张白纸,然而这农人接过一看,却是满意地点点头,小心地还给了云苏,然后才笑着说道:

“我叫吴大勇,既然是远道而来的读书先生,那便快请进村吧,正好赶上了饭点。大志,你先带先生回家,好生招待着,待我交班之后,便回去陪先生。”

这吴大勇名如其人,力气大,胆子大,是吴家村自发选出来的乡勇头头。

“多谢吴大哥了。”

云苏也没客气,他见这村子百家之火旺盛,也没有血光之灾,而吴大勇长得虽然五大三粗的,却不是短命鬼,而且随着他开口留下自己,还要招待晚饭后,这身上的福禄寿三火更是嗖的飙升起来,旺盛的不行,只是他自己不知罢了。

这吴家村临水而居,倒是比较富庶的,村里的石板路也修的不错,瓦房居多,草房都比较少见。

一个村百来户人,明明已经是掌灯时分了,除了锅碗瓢盆的声音外,倒是有一些读书声。

至于村口的乡勇,却是防鬼防盗防野兽。

“先生这一路上,可曾遇到鬼物作祟了?听说邻县有好几个村子,都被那些恶鬼祸害了,惨烈无比。”

路上,带路的吴大志,倒是对云苏颇为热情,这个十六岁的青年,对外面的世界显然很好奇。

“鬼物横行,阴阳紊乱,世道不太平啊。”

云苏点点头说道。

这个吴家村有点意思,村子四周都用桃木编成了篱笆,村口更是放着一节老朽的雷击木,而各家各户的门楣上,也都是放着一些驱鬼之物,有剪刀,铜镜,铁器居多。

“先生到了我们吴家村,便请安心歇息,寻常鬼物定然不敢轻易进村,即便进了村,我们也有办法收拾它们。”

吴大志虽然算不上读书人,但也读过书,对云苏这样的读书人颇有几分向往,很快到了吴大勇家,却是一个比较别致的小院子。

“嫂嫂,这位是大哥让我带回来好生招待的苏先生,他一会儿交班了就回来。”

吴大勇和吴大志是两兄弟,尚未分家,吴大勇的老婆是个寡言少语的老实妇人,但礼数却很周到,见过礼后,很快就拿出了饭食和米酒招待,自己则带了小孩在厨间去吃。

云苏也没客气,一边吃饭,一边和吴大志闲聊几句,了解一下这附近的情况,而他的目光,却落在堂屋里一把被供起来的大刀上面。

有线索了!

这把刀,和王木玄有那么一丝关系。

云苏自然不可能在这个世界游荡成千上万年,慢慢去碰运气,当时凝出化身时,便寻了这个稍显特别的吴家村,果然一进来就发现了此刀。

吴大志只顾着打听外面的世界,云苏也就和他闲聊起来,不提那刀的事情。

不多时,吴大勇交班回家,三人吃喝就更热闹了,因为堂屋门大打开,话题难免就到了那把刀身上。

“先生觉得此刀如何?”

吴大勇有些自豪地问道。

“好刀,虽然锋芒不显,但经年累月受人供养,自然吸收了烟火人气,此刀,能杀鬼,能驱邪。”

“咦!苏先生还懂得这些。不错,当年教我家祖上供养大刀的那位高人,也是这么说的,只要虔诚供养,大刀日久便能具有灵性,只要是血气方刚,心无恶念之人拿了此刀,就能斩杀恶鬼。”

云苏心中一动,是了,这什么高人想来就是王木玄这一世了,即便不是他,也是跟他有莫大关系的。

这刀,可不仅仅是供养在那里那么简单,不过吴大勇没提及,他自然也不会问。

从这把刀来看,王木玄应该是真遇到了什么大难题,才会借用这种养刀之法。

“苏某这些年考功名不成,倒是读了一些玄门养气杂书,上面多有提及这些,所以也就知晓一二。”

“原来苏先生还懂得玄门方术,难怪一眼便能看出此刀不凡。”

吴大勇见云苏谈吐不凡,提及鬼神和大刀时,眼神中并没有那种怯弱和躲闪,大大方方,一身正气,对一些阴阳之事,只要自己问到了,他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便知道云苏说的是真的,而且有可能还是自谦了。

如此一来,吴大勇便更加热情了,甚至将那养刀之法说了出来,却是一道养刀诀,全篇不过百余字,但每日供养大刀时都要诵读养刀诀,才能让此刀更具威力。

“这养刀诀倒是有点意思,不知那位传下此法的高人,如今身在何方,姓甚名谁?”

“此刀乃是家父传下来的,如今供养已过百年,早已不知那高人去向了。”

听吴大勇这么一说,云苏只能暗忖,好吧,线索暂时断了。

不过,不要紧,他只需要等待,一来先攒一些法力,二来也是等那高人隔空唤刀的时候,就能循迹而去了。

既然暂时不走,云苏也就顺口答应了在吴家村做一段时间的教书先生。

村中家家养刀,如果说拿来杀鬼,许多刀都到了火候了,但要说到养出了人间真火,成了刀王的,还只有吴大勇家这一把。

吴大勇这人虽然五大三粗,小时候也读过许多书,练武也练过,只是都没什么出息,直接导致吴老父一气之下,给小儿子起了个吴大志,然后撒手人寰。

这两兄弟和云苏的关系极好,不但请云苏住在了家中,还三天两头地就弄几个好菜招待,两兄弟虽然无大勇大志,但人实诚啊,上山打猎,下水抓鱼,还有贤惠的吴大嫂子养出的

文学

鸡鸭禽类,云苏倒是小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转眼便是三年过去了。

这三年中,云苏攒下了许多法力,还活生生把这个化身弄成了修士,毕竟单纯靠攒法力,那以后干大事虽然有了保障,但平时做点小事情反而不方便了,所以就在吴家村自学成才,成了一个读书道人。

吴家村一墙之隔,就是一个鬼村。

这人村和鬼村,倒是相处的极为安宁,阴阳和谐,鬼村的鬼,生前也是附近乡邻,死后就搬个家而已,并不是恶鬼,也就不会去祸害阳村。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第三章

“是不是在这里分辨方向?如果只是这个,恕姐姐无能为力,姐姐手上的定位环就是唯一能在这里分辨方向的,不过只能自用,一旦离身或是受损都会迷失。”

“当然,有一伙人还是没问题的,他人用自然更不可能,魔族也有类似的宝物。”

段德拉起皓腕,打量着手表状的器物,浑然一体是基本,这东西在段德看来,炼制手法并不怎么高明,若是任由自己解开,应该有九成把握。

这上边有一排十六个微光细点,其中有七个已经熄灭,九个闪光。

“萧姐姐这玩意在你受创时被破坏了?”

段德似笑非笑的盯着萧玉,这话很是直白,萧玉却是摇了摇头。

“我知你阵器双绝,可这东西不是你想的那般简单的,就是任你拆解你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若是不信,你直接动手便是。”

简单不简单段德不感兴趣,既然此物主人已经允许,那就无须假惺惺客套,段德没得选择,若是真的弄不到切实可行的指路宝物,他也只能独自离去。

至于为何,不需要过多解释。

“不可取下,只要取下这定星镯就失去效用!”

萧玉无奈的提醒扒她镯子的段德,这货毛糙的手一定,嘴角抽搐的用眼神确定萧玉所言,只得以源力缓缓渗入探查。

“这玩意叫定星镯么?呵,还真是贴切,科技感十足不说,却也有防丢失功能,先进玩意啊。”

段德抓着也不松手,萧玉可以清晰感受手腕上属于他那奇特的真元在一遍遍的窜动,令她颇为奇异的是,定星盘的警兆并未被他触动。

萧玉之所以没说,也想他知难而退而已。

“你为何非要独自离开?这就是个没有生路的囚笼,于我们修士来说是,对面的魔族也是,几乎就没有安全之所可以给你容身的。”

“相比于未知的危险,我更不相信人性,尤其是这里畸形扭曲的环境下生存着的人,不但修为极高,心性恐怕更是难以揣测。”

段德并未隐瞒自己心中的顾虑,也没有那个必要,这种环境,这种局势,这

文学

种传统,造就出的奇葩人性,定制的奇葩规矩自是让正常人难以接受的。

他不喜欢随波逐流,宁死不屈有时候也能形容个性,段德此时虽然不算什么功成名就的成功人士,但也绝对不是逆来顺受容易被洗脑的类型。

道德捆绑估计是这里最常用的驱使方式,但是在这种氛围下,用此方式还真就很奏效,偏偏段德最反感就是这个。

“修者界自先辈至此,一代代强者隐姓埋名宁做最卑微的小卒,不顾惜性命阻挡异界入侵,他们做得,我也做得,你为何不能?何况以你的实力,在此当会委以重任。。。”

段德暗道果然不出所料,手上的探查并未终止,暗道此物当是自己遇上最难以琢磨的器物,脸上却是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盯着犹自劝说的萧玉。

萧玉能看得懂他的意思,心中暗自不喜,这种不顾大局的却有大能力的修士,反倒比敌人来得要可恶,对整个修者界的伤害也会更加巨大!

她心中的变化只在一霎,却怎么能逃得过段德的注视?段德没有怪她,也无从怪起,只道,道不同不相与某而已。

“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还能是朋友的。”

良久,越说越起劲的萧玉却看出段德极度的不耐,心中邪火猛窜,却在此时段德一句话将她惊醒。

段德撤开覆在定星镯上的手,将萧玉放下来,也不再跟着前面的晁玉春,二人停留在一颗陨星之上。

萧玉虽然在段德没怎么计较成本的灌输下恢复很快,将死之伤却也不是这点儿时间可以抹去的,踉跄两步,段德探手扶住方才站稳脚跟。

萧玉站稳后脸上一阵潮红,不着痕迹挣开段德的手,看了眼渐渐远去的队友,又看着段德。

“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么?魔族在两年前不计后果增兵猛扑,不落之城第九城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陷落,此时魔族已打至第五城!并绕后切断了第五城的后路,我们,是送补给的其中一只小队!你,还要走么?去毫无意义的送死?”

冷淡的话语,字字泣血般的渲染,就是段德也不得不刮目像看,好一个演说家,只可惜不再地球从政!

“第一,不管深渊战场是否守得住,魔族降临修者界已成定局,而今只是他们内部没能理清而已,这里牵制住了修者界太多的尖端战力,在这种几乎是公平的战场大环境上白白损耗本就不智!”

“第二,不要用什么理所应当的理由来挟持我的思想,不说你做不到,就是你们修者界联盟的头儿也绝对做不到,段爷从不吃这一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