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文学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第一章

一年,虽然不长,对于绝大部分的修行者来说,不过是眨眼间而已。但是,这短短的一年里,却给四荒域界带来了巨大的变化,犹如换了个天地般。

虽然域界还是那么的贫瘠,但是各族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没有战争,没有动乱与压迫的日子,是他们曾经不敢想象的未来。但是,在这一年里,他们真正感受到了,犹如活在梦里一样,让他们无比的珍惜,无比的崇拜和爱戴造化第一皇……

若是没有造化第一皇,便没有今天和平的日子。

圣皇的威望更盛了。

这,不是因为圣皇的威,而是因为圣皇的德。

于是在四荒域界的无数种族里,立起了一尊尊风采映照天地的圣皇神像……

这些圣皇神像,神态、神情各一,动作与大小亦各一。

唯一不变的是风采。

是白衣。

或是威,或是霸,或是慈,或是仁,或是和……

在四荒域界的无数种族里,已经有越过一半的种族,立起了圣皇的神像,或是一尊,或是十尊,百尊……

还有不少种族,将圣皇神像立于先祖神位前,位列祭祀的第一。

而且,随着时间的过去,或者是随着祭祀多了,不少生灵发现圣皇神像的面目,竟然渐渐变得有些模糊了。

“奇怪了,圣皇的面目,怎么糊了?”

“咦,圣皇的面目,好像真的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来?”

“快快修补过来,圣皇的面目,怎么能糊?”

“不错,赶快修补。”

不少生灵焦急起来,就赶紧修补起来。

但是他们发现,似乎不是圣皇的面孔糊了,而是多了一层神秘的雾气,让人看起来糊了。

其中还浮现了神秘的力量。

“这是?”

不少生灵诧异不已。

渐渐地,他们终于明白过来,原来是祭祀的香火,飘在了圣皇的面孔前,遮住了圣皇的面目。

犹如面纱般。

呃……

这是什么情况?

为何圣皇的面孔前,会笼罩着一层让人看不清的香火?

即使是圣境的生灵,都无法透过薄薄的雾气,看清雾气后的圣皇面孔。

“奇怪了,这明明只是普通的香火,怎么会看不透?”

有冥王境的生灵道,还有些不信邪,让魂力落入眼睛看去,但是依旧无法看穿雾气。

“这雾气十分奇怪,无法看透。”

“的确无法看透。”

不少圣皇神像前,围观着不少好奇的生灵,想要研究清楚圣皇面孔的雾气是什么东西。

“奇怪了,明明就是升腾而起的香火所凝,为何无法看透呢?”

“这雾气似乎多了一股神秘的气息。”

“这气息是‘神’?”

“这个‘神’字总结得不错,雾气的确多了一些神性……不对,是圣皇神像产生了‘神性’,或者是染上‘神性’……”

此刻有生灵震惊起来。

“这‘神性’是什么意思?”

不过,亦有生灵不解道,但是的确感觉到,圣皇神像似乎多了什么。

“产生了‘神性’,就说明圣皇神像,从此便是圣皇,不再是一尊无生命的石像……”

有古老的生灵道。

“呃,圣皇神像就是代表圣皇啊,这有什么不同吗?”

“自然不同。”

在四荒域界里,不少种族所立的圣皇神像,都出现了神秘的“神性”,脸上笼罩了薄薄的雾气,让生灵再无法看清他的面孔。但是,他的风采不变,他的“德”,依旧在在……

在不少生灵追问过程中,让一些古老的生灵渐渐明白过来。

为何圣皇神像的面孔上,会笼罩上一层薄薄的,让人无法看透的雾气,这是因为圣皇不可直视。

因为圣皇神像产生了神性,从此代表真正的圣皇。

他们如何能够直视?!

不是因为圣皇高高在上,至高无上,他们没有资格直视,或是侮辱了圣皇之颜。而是因为,圣皇的境界太高了,高到只要直视圣皇之目,便会伤害到他们。

这是因为圣皇不愿伤害他们,因而在自己的脸上,遮上一层雾气。

如此方不会灼烧众

文学

生。

天下间。

即使是圣境,都不敢直视大帝之目。

凡是直视大帝之目者,皆会遭受一种无法言喻的冲击,甚至有可能让圣境都心神失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此刻有古老的生灵颤抖喃着,一切都明白过来,原来是圣皇不忍伤害他们。

在保护他们。

这个天下间,就是圣境都不敢直视大帝之目,而立于种族内的圣皇神像,又会有多少生灵会看到?

若是没有面孔上的雾气,会有多少生灵被灼烧到?

这个天下间,大帝漠视众生。

有谁,如圣皇般仁慈?

“圣皇仁慈!

此刻,不少想明白过来的古老生灵,猛然朝圣皇神像跪拜下来,五体投地。

“圣皇仁慈——”

“圣皇仁慈——”

这些古老的生灵,在高声呐喊,犹如歇斯底里般。

此刻,即使圣皇让他们去死,他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义无反顾去死。

“圣皇是仁慈啊,但他们这是……”

四周的生灵有些不明白,这些老家伙为何突然跪下了?

圣皇一直都仁慈啊,若不是圣皇仁慈,便不会有今日和平而安宁的四荒域界。

这个他们知道,不用这些老家伙说。

现在明明是圣皇神像,笼罩上古怪的雾气,让他们再无法看清圣皇的面目,从此远离了他们,拉开他们的距离……

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

这让不少生灵,心里有些不舒服起来,如何讲得上仁慈?

“孩子们,圣皇面孔上,笼罩着雾气,便觉得圣皇从此远离我们?不是的。”古老的生灵摇摇头,道:“这是因为圣皇,不愿伤害我们,才会在自己的面孔上,遮上一层雾气……”

“啊?”

“什么意思?”

四周的生灵闻言,皆是愕然不解。

“圣皇神像有了神性,从此便是圣皇,但圣皇毕竟是大帝之上,这是不可逆转。”有古老生灵缓缓解释,“天下间的生灵,不可直视大帝之目,自然不可直视圣皇之目。凡是直视大帝之目者,皆是遭受大帝之境的冲击,轻者心神失守,重者有可能直接身死道消……”

“这是圣皇,不愿吾等遭受伤害,才不得如此。”

“明白吗?”

当古老生灵说完,四周的生灵都愕然起来,想不到竟然如此。

“这是因为圣皇,不愿吾等受到伤害,才不得如此吗?”

有生灵轻声道。

“是的,圣皇是仁慈的,是爱吾等的。”古老生灵道,“圣皇的诞生,乃是吾等众生之福,众生之幸……”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第二章

“不要试了,禁制失效不可能是全方位的,但部分失效是一定的,且等着吧,这会儿试炼理事会的那帮人正着急了。

禁制的衰退是一种过程,说不得过不了多会儿,便有新的消息传来。”

星空戒内,荒魅半闲不淡地说着。

几乎就在意念传来的刹那,许易的昆仑令中,果然有了新的消息。

令许易惊讶的是,这回他掌中三块昆仑令中的消息竟不再一致了。

当然,这不一致只是具体细节上的,总的要点是一样的,都在说一件事。

这件事便是试炼结束后,给予的奖赏方面的事儿。

三家都颁出了重赏,赏格不仅有道源,南天庭和北天庭甚至承诺给予积分前五名定灵种子的赏格,至于邪庭没有这两家财大气粗,承诺的是前三名有定灵种子。

除此外,三家都提到了禁制出现异变的情况,并承诺快速修复这种异变,让众试炼者正常试炼即可。

接受罢消息,许易寻个僻静所在,开始整顿掠夺来的积分点。

先前当着道一老魔的面,他不好操作。

毕竟,他有三块昆仑令,总不能将掠夺来的积分点光晕尽数打入许易对应的这块昆仑令中。

此刻,四野无人,他正好操作。

此番,陈清北,道一老魔,言无忌等人覆灭,他吃了个饱,再算上先前和道一老魔合灭的那帮人,他积累的积分点即便一化为三,也到了一个可怖的数字。

按许易的设想,这些积分点真的都能兑换成道源,那绝对是一个极为可观的数目。

然则,想象很美好,现实极残酷。

掠夺来的积分点才被投射入昆仑令中,他便发现这些掠夺的积分点都以五比一的比率完成的兑换。

许易一边心中暗骂,一边也飞速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三方天庭的抠门,他又不是第一天才了解。

即便是打折兑换,最后落入他三枚昆仑令的积分点,依旧是个极为可观的数字。

即便他此刻捏碎昆仑令离开,此番进入这昆仑仙山试炼界之旅,他也觉得千值万值了。

何况,前面还有奔头,因为荒魅快速吸收了陈清北的命轮,告知了他,世界树种子之争,倒非是陈清北在胡扯。

南庭、北庭、邪庭三方都派出了高层,加入了世界树种子的争夺战中来。

且为了掩人耳目,三方另在昆仑仙山试炼界中布下了结界。

无有界牌,根本不能到达彼处。

恰好,以陈清北的地位,他获得了一枚界牌。

而许易入四色印空间抽炼定灵种子之际,顺手便将这枚界牌炼化了。

显然,他存了进结界掺和一把的心思。

“机会来了,不抓住,说不定会遭雷劈。”

荒魅罕见地表达了对许易入结界冒险的支持。

事到如今,他也看出来了。

距离修炼顶峰只剩几步之遥,若不冒奇险,根本就不可能搏到登临绝顶的机会。

两人统一了意见,许易火速朝结界方向插去,行不过百余里,嗖地一下,他化作了遂杰。

学长在图书馆使劲要我 第三章

谁都不曾想到,叶小川与天音公主的斗法,影响三界修真者无数年。

风系法则一度不再是冷门的法则,而是变的炙手可热。

无数惊才绝艳的修真者,前赴后继的进入了风系的领域,让风系法则在短短的千年内,便被发扬光大。

这些修真者主修的双法则,除了风系,还有火系。

风与火,一个近战强大,一个远攻强大。

火助风势,风助火威。

在后世的很多年中,无数修真者都是主修风火法则的。

已经进入酉时,日头也已经偏西了。

正如大多数人猜想的一样,一整天几乎都被压制着的天人六部,终于迎来了他们猛烈的反扑。

由于王可可先前的装腔作势,原本零零散散的三处战场,变是有条不紊。

天人六部虽然失去了分割鬼玄宗弟子的机会,但他们似乎也并不在意。

天人六部的修士经常在一起演练战阵,虽然默契程度不及从小在一个山洞里长大的鬼玄宗弟子,但是他们的默契也不差。

天界反扑的毫无征兆,三个战场同时动手,形成了三元奇阵,将鬼玄宗的弟子,迅速的压缩到了三元阵的中心位置。

鬼玄宗弟子组成了几个剑网光球,试图撕开一道口子,但是很几次冲击,都被天人六部中的地坤部与玄黄部给阻挡了回来。

王可可看到三处战场又变成

文学

了一处战场,心中知道决战就在此刻。

他再一次的高声呼喊道:孩儿们,施展绝招的时刻到了!时空合并!九天玄雷!

不少天界修士闻言,以为王可可又是在装腔作势。

这一次王可可还真不是。

今天迎战天人六部,鬼玄宗主要布置的就是九天时空剑阵。

这个剑阵的名字,众人一直都觉得非常的奇怪,从开始鬼玄宗弟子所布的九个剑阵来看,大部人纷纷以为,这就是九宫法阵。

只有一些修为高的前辈在心中嘀咕,那九个剑阵确实很像九宫飞星的排列之法。

如果真是九宫,为何不直接叫九宫剑阵?反而叫做九天时空?

九天很好理解,就是九天之上,形容很高很高的高空。

时空二字就比较令人费解。

时空,时间与空间。

对应道家中的宇宙。

宇宙的宇,代表的就是时间。

宇宙的宙,代表的则是空间。

宇宙与时空一样,代表的一切的物质。

任何法阵,剑诀,功法,神通的名称,都是能概述它们的属性与能力的,比如两仪,三元,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荒,九宫等等。

叶小川绝对不会随便给一个强大的法阵乱起名的,既然有时空二字,那此阵就绝对有猛料。

打了一天,也没看到鬼玄宗弟子施展的九天时空剑阵什么招数能与时空挂上钩的。

这让不少人疑惑,难道叶小川真是无聊透顶之人?还是说,他只是想给法阵起一个狂拽炫酷叼霸天的名字?

其实,只有鬼玄宗红衣弟子自己才清楚,九天时空剑阵中的九天,代表的是九天玄雷,时空代表的是一切物质的短暂融合。

这才是九天时空法阵的要命之处。

叶小川是一个奇才,他融合多种阵法的精要,多卷天书精要,以及剑道精要,竟然另辟蹊径的开创出了一种只能由多人同时施展的恐怖剑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