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文学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一章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岳飞和赵构这对前世的冤家对头,今世终于要在战场上做个了断了。

时间就在大宋洪武三年的六月十六日,地点则在距离黑山脚下的兀剌海城不到80里的黄河北河南岸。

岳飞率领的一万四千北宋战兵在异常开阔的大草原上,对上了已经改名完颜宗构的赵构和完颜斜保二人率领的一万两千金兵——岳飞并没有把自己带领的全部军队都拉出来,只领了天策御帐军全数和天策羽林军的一个将。余下的部队,都在20里开外的大营中待命。

之所以只带这么点人,当然是不想吓着金兵了……吓跑了就不好了!

金宋双方的军队在昨天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存在了。在完颜斜保和完颜宗构率领骑兵跑到宋军渡河处观阵后,岳飞和李世辅二人也率领着两千骑兵渡河,一路尾随斜保、宗构二人,寻到了金兵大队,而且双方的骑兵还在金兵的大营外发生了小规模的接触战。

在摸清了金兵的

文学

人数和营地位置后,岳飞就决定在第二天率领一万四千人去金军大营外挑战。

这个数目和金兵的人数差不多(岳飞也不知道金兵的具体数目,只知道金兵的人数不会超过一万五),而且金兵背后有一座营垒可以倚仗。所以多半会在宋军上门挑战的时候出战……如果金兵瞧见和自己差不多人数的宋军都要缩着避战,那岳飞就会绕过金兵大营,在金兵大营和兀剌海城之间列阵,断了他们的退路,同时把剩下的部队都调上来。

等大兵到齐后,就“砂锅”、“火锅”、“炸壶”一块儿上,把这里一万多金兵给一锅烩了!

而完颜斜保和完颜宗构二人,本来就是来探虚实的,看见岳飞只带了一万多人过来,当然不能避而不战了。就是完颜宗构想避,完颜斜保这个监督也容不得他避战。

于是在六月十六日的正午,宋金两军就在金军大营以西三四开外摆好战阵了。

双方摆出的都是步骑混合阵。

宋军这边,岳飞先将十六个步兵营级实心方阵(隶属于四个步军将)摆成一线,组成了战线的正面。

又将羽林军所属的一个骑兵将拆成了四个营级方队,摆在了战线的右翼。

至于战线的左翼,则利用黄河北河进行了封锁,为了防止金人的骑兵涉水发起冲锋,还摆放了一些拒马枪。

而岳飞亲率的御帐军的骑兵将和御帐军直属将大部人马,都摆在了十六个步兵营级方阵后方,组成了预备队。

最后,岳飞又将十六门5斤砂锅炮一字排开,摆在了十六个步兵营级方阵组成的战阵正面的中间。而十六门25斤火锅炮则依旧保持行军状态,并没有展开。

而金军的阵型,则是八千汉军步兵摆出一个空心方阵置于前,五千女真骑兵以猛安千人队为单位,散列于后。在置于前方的那个空心方阵的内部,则组装起了二十架用来抛射炸壶的中型梢砲。

两军战阵的前沿,相距三百余步,也就是差不多一里出头。这个距离神臂弓打不着,梢砲也砸不着,只有八牛弩能够得着……哦,现在还多了一种名叫“砂锅炮”的黑科技武器!

……

“构宗颜完王宋……”

岳飞举着个简直可以算是“黑魔法”的望远镜,看着一面“倒立”的认旗,吃力的念出了几个字儿——这个倒立的汉字儿看着实在是不习惯啊!

立马在岳飞身边的是由相州州学生从戎的御帐军参军郦琼,他听见岳飞报出的几个字儿,马上纠正道:“太尉,您念反了,应该是宋王完颜宗构。”

“都怪这个望远筒,看什么都是倒过来的……”岳飞放下望远镜,“这个宋王完颜宗构应该是金国的宗室吧?”

郦琼点点头,“没错,就是宗字辈的,和二太子完颜斡离不、四太子完颜兀术是同辈。”

“哼,还是大金贼啊……”岳飞又举起望远镜,开始在那面倒立的认旗上方寻找一个倒立的大金贼了,很就被他给找着了一个,“还挺年轻的,看着也就二十来岁,一大群人围着,应该就是完颜宗构了!”

岳飞说着话,脸色就越来越沉了,杀气也涌了上了,布满了整张面孔……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这个岳飞一看见完颜宗构那张阴阳怪气的面孔,就一肚子的怒火,仿佛遇到了个前世仇敌一般。

既然是前世仇敌,那岳飞就不客气了!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二章

第1326章出征!秦帝之谋划!

长安城!

英魂广场!

“众将士!”

洛尘立于台上,沉声道:“此一战,乃是我大夏霸业之始!”

“朕掌兵以来,灭南蛮,平叛乱,收东莱,战无不胜,此番面对大秦,同样是不例外!”

“朕在,当守土开僵,一举奠定我大夏千秋不朽业!”

“反山河所照,日月所至,皆为汉土!”

洛尘直接从腰间拔出天子剑,指向苍穹,沉声开口道:“此一战,决定中原之主!”

“此乃朕登基以来,第一次国战,能胜否?”

“必胜!”

“必胜!”

“必胜!”

一道道高喝声响起,众人皆是士气高涨,举起手中的兵刃使劲狂呼,陆玄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好!”

“薛仁贵!”

“末将在!”

“我封你为征东大元帅,总览东征一切事宜!”

“遵命!”

薛仁贵恭敬行礼,洛尘看向另外一人:“岳飞,陈庆之!”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征东副元帅,协助薛仁贵,处理一切事宜!”

“诺!”

“冉闵,赵云!”

“末将在!”

“封你二人为左右先锋!”

“诺!”

“宇文成都!”

……

一番册封下来,此次东征阵容可谓是空前浩大,凌烟阁之人,洛尘只启用岳飞一人,至于白起和廉颇则是留在了京都。

一声令下之后,浩浩荡荡的征东大军直接出征!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的百姓大潮流皆是汇聚在此,夹道相送!

“将士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啊!”

“等你们凯旋,莫要忘记告知老朽!”

“大夏必胜,我朝有英明神武之君主,自从殿下统兵以来,百战百胜,此次自然是不会例外!”

……

看着街头上的百姓人满为患,洛尘站在城楼之上,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之色。

此番对阵大秦,他自然是想要御驾亲征,然而,陆雨凝怀有身孕,若是这个时候离开……

薛仁贵挂帅东征,若是论统兵作战的能力,不管是白起还是岳飞都要在他之上,但是,薛仁贵积威已久,在军中颇具威望,

文学

所以,洛尘依旧还是选择了他。

在他这里,不需要担心功高震主,也不用担心薛仁贵会有反心!

此番不只是有御龙军出战,岳飞的背嵬军,秦良善的虎豹骑,四象军团,飞虎军全部出战,总计七十万大军,也是数十年来大夏规模最大的一次国战!

三年前灭南蛮也不过是三十万大军,硬生生的将南蛮亡族灭种!

“孔明!”

“在!”

“你以为,北苍会作何反应?”

洛尘看向站在自己身侧的诸葛亮,眼中带着一丝好奇之色,诸葛亮轻声道:“陛下,我们出兵的消息北苍已经得知了,他们自然是想分一杯羹!”

“只是,如今大秦尚在,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或许等到大秦灭了,北苍就该……”

洛尘微微颔首,笑吟吟的道:“我大夏与北苍,迟早有一战啊!”

诸葛亮眸子之中尽是精光,轻声道:“陛下,依臣之见,不如将火药用于后手!”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三章

“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没瞅见本公子正在忙着糊……劝说务观先生吗?”夹谷清臣的数万大军已经被堵在了长安城里,完颜雍就算是想要派兵驰援也还得花点时间,鱼寒根本就想不出这时候能有什么意外能够让田不知做出如此丢脸的举动。

“佑川急报,魏王于十日之前率军抵达!”眼见得因为自己的到来差点就让混蛋公子说了大实话,担心随后遭到报复的田不知可不敢稍有耽搁,直接就把发生在战场之外的变故给说了出来。

“啥玩意?那倒霉孩子找抽是吧?敢打佑川的主意?”本就对大宋朝廷不敢完全放心,刻意留下了娘子军镇守佑川,但在鱼寒看来率军突袭的可能是吴挺也可能是襄阳某位大将,但绝不应该是跑去属地捣乱的魏王。

“魏王此番率军多少?”跟鱼寒的想当然比起来,对大宋朝廷忠心耿耿的陆游更明白皇室禁忌,也特别担心急于拨乱反正的魏王会因为没把握好时机而坏了收复中原的大计。

“这……”或许是为了避免过度刺激到鱼寒,田不知没有直接说出魏王大军的数量,只是在稍作犹豫之后伸出了巴掌晃悠着。

“五万?”虽然并不赞成魏王在这时候对鱼寒下黑手,但来犯之敌的数量还是让陆游少许送了口气,毕竟他非常清楚娘子军的强大远超世人想像,魏王想凭借这么点兵力就威胁到佑川只能是自讨没趣,而只要家人无恙鱼寒这小混蛋就不太可能立即率军回撤。

“务观先生这也实在太小瞧魏王了!”摇着头,虽然陆游的估计确实应该属于合理范围,但依旧与田不知得到的消息之间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莫非是五十万大军?魏王如此穷兵黩武且对吾等下手行,难道就不担心……”虽说是被排挤了那么多年,但凭借陆游对于政务的了解也能大致估算出蜀地民众的承受能力,仅是攻取佑川就动用如此大规模的军队数量显然有些超出了合理范围。

如果魏王真能为逞一时之能而罔顾国计民生,陆游也觉得将来势必需要建议孝宗皇帝好好考虑一下皇位继承人选的问题,否则真要把江山社稷交给了这么好大喜功的皇子手里,恐怕……

“务观先生,您老这可真……”陆游还在忙着为大宋朝廷的未来而担忧,前来做出汇报的田不知却露出了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显然是这个猜测确实有点不太靠谱。

“赶紧说那倒霉孩子带了多少兵马,再敢拖延信不信本公子把你踹进长安城去?”田不知的表现足以证明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严重,鱼寒这才放下了些许,否则这小混蛋或许还真能直接下令全军让大宋朝廷付出难以承受的惨痛代价。

“五个,魏王此行就领了五个倒霉蛋!”对于自家公子的威胁,田不知从来都不敢真正做到无视,闻言也是立即说出了那个让他自己都感到好笑的答案。

“你小子找抽是吧?就五个人,你也敢说是领军来犯?”差点就被田不知的这个回答给气得笑出了声,但考虑到还有陆游在场,鱼寒也只能强行换上一副愤怒的表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