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美妇乱人伦小说

文学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

ps:看《地狱征兵》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huo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回溯至大爆炸前,不及弹指的瞬间,沈珞还能操控那个世界之时,他做了两件事。

一是将【虚无之境】的入口移到最远外,做成陷阱。二是把第二座【秩序之门】亮出来放在自己身边,故意留给罗波亚迪看。

罗波亚迪发现“通往神魔世界的通道”时,沈珞的一切表现都只是为了让他看,而已。罗波亚迪这个强大的远古魔神,接触更多的只是天使与恶魔,还是万年以前的。那时候天使也好,恶魔也好,都是“比较纯粹”,纯粹的正义与光明,纯粹的卑鄙与阴狠。

可人类是能兼有天使与恶魔习性,若是论算计,多少个种族加起来,怕也赶不上人类。罗波亚迪面对人类,心眼根本就不够用……

在罗波亚迪奔向那么“明显”的通道那一刻起,也就注定了他的命运!

那光团之后不是出口,而是【虚无之境】。

那光团之所以存在,之所以存在于虚无世界中都不受影响,那是因为它根本就是【秩序之门】爆碎后的能量集合!【秩序之门】在空间裂隙的压迫下,又承受罗波亚迪毁灭世界级的爆炸,崩碎已然不足为怪!

这一切是巧合也是精心的安排,沈珞利用了一切巧合都融于自己的算计。

而沈珞最后要做的,就是整个算计最关键一步:牺牲自我将罗波亚迪推如【虚无之境】。彻底终结!此时,沈珞熊抱住罗波亚迪。他背后的光翼如同有生命一般展开,挥动。带着沈珞与罗波亚迪飞向【虚无之境】,光翼开始化作了一道道的锁链飞过去。

黑色深邃,白色明亮。

黑白锁链再度束缚罗波亚迪,将后者的力量迅速封印!

罗波亚迪起初还能挣扎,越来动作越小。

“不,放开我!”罗波亚迪嘶声裂肺地喊叫,“放开我,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到虚无之中!”

喊吧。叫吧,你终归要回去,与其费力喊叫倒不如多看一眼外面的世界,虽然这里也是虚无,可这不正是你一手弄出来的吗。

沈珞的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

沈珞和罗波亚迪穿过了那团光,进入了【虚无之境】的【灰带】,沈珞身怀【秩序之钥】,那【秩序之门】化作的光便有一些附着在他的身上。

沈珞即便在【灰带】也能拥有感知,而罗波亚迪因为触碰到沈珞。触碰到那光辉,他的感知也没有立消。纵然如此,他们两个的感知还是在明显消失中。

“放开我,你这个愚蠢的人类!”罗波亚迪挣扎。他比沈珞削弱的要厉害的多,根本挣脱不动,那锁链封印差不多完全封印了他。

“放开我。人类,我答应你不去毁灭人类。我答应你不去人间,我答应你一切要求。”罗波亚迪哀求道。

现在知道怕了吗。沈珞不无怜悯望一眼他,神情淡漠。

“你根本不知道永恒的虚无有多么的恐怖,你会保持每时每刻的清醒,没有睡眠,却不能动,不能听,不能看,不能说,你会在永远的清醒虚无中过着永无止境的日子,连死都不能!那种痛苦,你永远想象不到。”罗波亚迪极力形容那种恐怖,可沈珞不为所动。

罗波亚迪不断吼。

“晚了,你说什么都晚了!”沈珞在罗波亚迪耳边道,“神死了,魔灭了,无数的生灵因你而死,你想要忏悔吗?那么带着你的恶行去虚无中忏悔吧,我也会看着你,一直到永恒!”

沈珞的话很平和,却让远古大魔神颤栗不已。罗波亚迪还要说什么,可是嘴里跟含了一块热豆腐一样,再难说清楚什么。沈珞的眼前也开始模糊,听力开始丧失,触觉也在丧失。

他们正从【灰带】飞入真正的【虚无之境】,那里没有死亡,却有比死亡更可怕的永恒。

别了,老爸老妈……再见了小允、薇儿……还有我的朋友们……

沈珞的脑海里无比的清澄,那些他生命中重要的人一个个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他们的音容笑貌如此的真切。

那将是陪伴沈珞永恒下去的最宝贵的东西。

“我怎么会恐惧、孤单呢,只有你这样一无所有的混蛋才有恐惧!”沈珞心道,“我有他们,就有整个世界!”

沈珞失明,失聪,开始丧失一切的感知。罗波亚迪也如死掉一般,不动了。不过相信罗波亚迪的脑子里也是无比的清醒,接下来的永恒将是他最大的惩罚。

沈珞嘴角抽动起最后一丝微笑,便永远凝固下来。

虚无世界里,入口的那团椭圆的光渐渐变小,变得微弱,直至完全消失。

【虚无之境】的入口,闭合了。

最强的毁灭者罗波亚迪,再度被扔进了虚无深渊,这一次他再也不可能被放出来,因为【秩序之门】毁了一座,“钥匙”都没了,牢笼也就无法再被打开。

自此,不管是神魔世界,还是人间,都将永远的从诅咒之中解脱。

神魔世界,阴了一个月的天,忽然放亮。

当光芒照亮蓝天的白云,洒满郁郁葱葱的草原山谷,那些迁徙的人停了下来,他们驻足望着天空,心里的阴霾也随之消弭。

距离【东域】还有仅几十里远,韩武一行也在望着天空。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门居然开了?”

雷恩看到青铜大门缓缓打开,猜到了开门的可能是娜蕾塔。

不过,这倒也没多大影响。

陵墓三层的入口处,那条不长的神道上足足蹲着三十六尊石像鬼。有这些炼金生物守门,来再多的高手,都不可能硬闯进来。

雷恩也没多想,悄然上了台阶,摸到了入口的石柱附近,打算去看看情况。

地宫三层的魔法屏障就像是一面单向玻璃,外面看进来一片漆黑,可从里面看出去,就无比清晰。

让雷恩也没想到的是,外面的动静闹得还很大。

此时此刻,青铜门外的二层宫殿中。

那些装备精良的罗萨斯家族官方骑士团正驱赶着一群约莫两千人的平民猎荒者朝着青铜门过来。

瞧那剑拔弩张的样子,一看就不是心甘情愿了。

雷恩一看,立刻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他眼底掠过一抹冷意,嘴里嘀咕了一句:“啧啧,这些家伙,原来打算玩这一手啊。”

…….

门外也喧闹声的也越来越大。

之前在一层迷宫里幸存的猎荒者们,还没找到方法走出去,就被罗萨斯家族的骑士团驱赶了下来。

原本他们以为那些家伙是好心要带他们出去,可没想到,转眼却来到了地底更深处的遗迹二层。

猎荒者们也不傻,再看到那满地的毒虫尸骸和诡异的青铜大门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什么:那些贵族老爷们又打算让他们去趟雷,替他们探索未知的第三层。

这一下,猎荒者们立刻就不干了。

之前一层的迷宫就让他们死伤惨重,十去其九,现在又遇到了这么一扇不知道通往哪里的青铜门,没人会答应去探索。

因为这根本就是送命。

“喂喂喂,你们是什么意思?我们不打算继续探索遗迹了,我们要出去!你们把我们弄到这里来干什么?”

“我们是自由猎荒者!即便你们是贵族,在野外,你们也没权利强迫我们参与任何猎荒行动!”

“哈珀王子,你们这样做是违背《猎荒公约》的!你们这样做,不怕引起其他猎荒者们反噬么…”

“…”

然而,回应这些义愤填膺的猎荒者的是一张张冷漠讥笑的脸庞,还有那黑黝黝的枪口。

至于《猎荒公约》?

罗萨斯家族这些人既然打算用这个“强行征召”的法子,自然是没打算留活口的。

这位哈珀王子也没什么耐心和一群死人多废话,便开口说道:“现在阿尔科隆山脉以西都是属于我‘光辉王国’的领地。而你们,现在是在我罗萨斯家族的领地上。我说的话,就是法律!”

可他这话刚说出口,立刻就有猎荒者反驳道:“我们‘山鼠团’是奥玛帝国的猎荒团,又不是你们光辉王国的领民。何况,这里是荒野,不受贵族法律约束,我们凭什么要服从你们的征召?!”

这个猎荒者说的也没毛病。

这无论是以前的“光辉城”,还是两大帝国任何领地,他们缴纳了高额的入城费,就相

文学

当于有了来这片土地猎荒的权利。

他们作为自由猎荒者,没有义务服从领主征召,哪怕是对方是一个王子!

听到这话,哈珀王子脸色突然一黑,冷笑一声:“凭什么?”

“嘭”!

“彭”!

话音未落,回应那人的就是两声枪响。

那个平民猎荒者瞪圆了双目,直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凭这个!”

哈珀王子甚至没去多看一眼尸体,仿佛捏死了一只蚂蚁,微不足道。

他收起了火枪,冷笑着环视了一圈一众猎荒者,朗声问道:“现在,还有人觉得我没有这权利的么?”

“你居然敢杀人!”

“我们是自由猎荒者,你们凭什么杀人?!”

“…”

一众平民猎荒者气愤不已,就要讨个说法。虽然这一枪没打在他们身上,可兔死狐悲,谁都看到了罗萨斯家族这位王子对他们这些平民猎荒者性命的淡漠。

不做点什么,对方下一枪可能就会打到自己身上。

可回应他们的,却是齐刷刷的枪栓拉动声。

咔、咔、咔…

四周那些贵族骑士团瞬间就把枪口指向了大殿中央这群猎荒者。

一瞬间,整个大殿静若寒暄。

这群幸存的平民猎荒者们像是被一群被虎视眈眈的恶狼围着的绵羊,弱小而无助。

幸存的猎荒者不过两千多人,而大殿里包围他们的贵族骑士却有将近一万人。

无论人数、装备,还是超凡阶位,罗萨斯家族的官方骑士团都要远超平民猎荒者。

而且,出口已经被堵死了,真要打起来,他们这些散人猎荒者根本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

原本被“诱骗”过来猎荒,这些平民猎荒者们心中都憋着一股怨气。

虽然那些贵族不安好心,可也怪自己“贪心”。

怪不得谁。

九死一生,万幸他们活了下来…

幸存下来的人在迷宫中也找到了足够多的财宝,只要活着出去,他们的后半辈子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

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可现在,却万万没想到,再次被逼上了是绝境。

那些贵族骑士,持枪把他们渐渐逼入了那堵青铜大门…

…….

而另一方面。

几分钟前,就在一层迷宫中猎荒者们正被骑士团逼入大殿集结的时候,不远处的临时指挥所里。

一男一女正悠闲的喝着茶水,很是悠闲。

男的老鼠脸的光头,脸上有一条狰狞的刀疤。

此人正是希德的A+级通缉犯,曾经“九头枭怪盗团”唯一幸存的贼首,四阶刺客【沙鹰】尤克。

当然,他现在是堂堂正正的贵族,光辉王国的“尤克子爵”。

而他身边,那穿着暴露轻纱裙的的妖艳的女人,正是他的侄女,【月美人】玛莉提丝。

两人身旁,有个拿着鞭子的壮汉,时不时给不远处锁在铁链上那个男人来上一鞭子。

这个满身鞭痕,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家伙自然就是盖伊。

挨了鞭子成了日常,但却没人没能在他脸上看到任何痛楚。

“还记得么?我脸上刀疤就是拜你所赐。你他妈当年杀我兄弟,还追杀我三天三夜。啧啧,现在你也有落在老子手里的时候…”

“盖伊,当初杀我父亲叔伯的时候,可想有过今天?”

“…”

无论如何折磨羞辱,盖伊始终一声不吭,仿佛没有痛感,也感受不到任何屈辱。

这让尤克和玛莉提丝两个怪盗感受不到任何报仇雪恨的快感。

但就这样杀了,又觉得太便宜这家伙了。

而就这时候,“嘭嘭”的两声枪响,响彻了整个宫殿。

就这时候,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话的盖伊,突然抬起了头,瞳孔第一次有了焦距。

转脸一看,正好看到那个提出异议猎荒者被哈珀王子枪杀,“杀鸡儆猴”的一幕。

盖伊的表情异样被玛莉提丝和尤克两人看在了眼里。

这个妖艳的女人眸光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

她袅袅婷婷地走了过去,阴阳怪气道:“哟,盖伊先生,差点还忘了你是传说中的【正義之剑】啊,最看不得这些仗势欺人的行为了。”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噢,瞧瞧,那可怜而无辜的猎荒者被枪杀了。我们代表正义的盖伊先生,要怎么办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对于王晓提出的请求,上善日天自然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这对他的人气提升有很大好处,毕竟一名是个不得志的二线主播,另一名却是炙手可热的当红炸子鸡,人气、关注相差几十倍,可以说,上善日天是沾了晓小生很大的光,能得到非常大的好处。

以晓小生如今直播间的人气,多少人想跟他双排。

现在晓小生主动提出要跟他双排,这是对他的极大认可,等于是在变相的提拔他。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拒绝。

两人开始合作冲击百星王者。

当然,以王晓的脾气,不可能作弊拉分,两个账号相差星数大,都是王者一星,接下来的那段时间,便专心双排上星。

两个人都属于实力型选手,不同的是,王晓擅长各种位置,上善日天则是擅长打野,两个人的分工很明确。

论打野技术,王晓自问不逊色于任何人,不过对于专精于打野位,并且打野技术不输于他的上善日天,他倒是愿意让开位置,反正他在各个位置都很强,让出打野位,换一个很靠谱的队友,还是很划算的。

毕竟,一个强大的打野,会很让人放心,最少在跟对面打野对峙时,不会落入下风。

如果一方打野技术不及对面打野,将对面打野按在地上摩擦,节奏被对面带动,那么全局会陷入被动,被对方掌控,这样是极为不利的。

有一名强大的打野,等于是赢了一半,反之,如果对面打野强势,那么输的几率同样很大。

在当前版本,打野的作用非常大。

在这期间,还有人花高价狙击他,据知情人士透露,只要能在对局中碰到晓小生,然后让晓小生输一把,就能拿到三百块佣金。

一颗星价值三百块人民币,可以说,那个人也是很舍得花钱。

听到有人提起这个消息,王晓表示很无语,曾几何时,他也曾经参与过

文学

这样的狙击战,目标是前世那些王者荣耀知名大主播,比如大仙,比如剑仙,比如骚白,他都曾经卡过他们的对局,要么是位于对面,要么是跟他们一队,只要能输,就能拿到佣金。

当然,前提是运气好,能够碰到这些目标人物。

碰到了就容易处理。

打爆他们或许还有点难处,毕竟这些人的实力不低,不过成为队友,演他们一波,让他们输掉本场比赛,就容易很多。

更何况,他们还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倘若能有两人匹配到,基本上就很稳了。

这还是前世的经历,很多主播都有经历过,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后,居然有人肯舍得花钱买他输。

王晓有点哭笑不得。

舍得花钱在这上面,要么是在给自己开玩笑,要么纯粹就是看他不爽,单纯想看他输掉游戏,前者的话,很可能是自己的粉丝,后者的话,那可能就是钱多烧得慌,脑子有坑,或者是纯粹的嫉妒心理,才会做出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举动。

否则谁会那么脑残,花那么多钱,就想看他直播失败?

王晓表示很无奈,不过这对他的影响不是很大,因为他曾经学会了一招,就是在每一把匹配前,先把直播关掉,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直播的时间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