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不要了np、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文学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一章

筛查间谍?要是能筛查到荀祈头上的话,那韦苏提婆一世就得考虑一下竺赫来是不是逆贼了,这问题更大好吧!

故而这段时间荀祈只是在普通的干活,盯住这边,让贵霜什么的不要乱搞,至于反间谍什么的,荀祈根本不担心,他现在站在层级更高,就等什么时候逮住机会,将奥斯文弄成自己的手下。

其他的事情荀祈基本已经不怎么干了,实际上只要呆在白沙瓦,什么都不做,维持着目前二都制的运转模式,手下被留在白沙瓦这边的官僚,也会随着时间的发展自动疯咬曲女城那边啊。

对于荀祈而言,自己的形势自然是大好,所以最近主要的任务就是在遏制白沙瓦这边官僚的情绪,给这些官僚攒怒气值,等逮住机会开个大,给曲女城那边一个狠的。

马辛德虽说也挺重要的,但人没来白沙瓦,荀祈关注了一段时间,确定对方基本要凉,就不怎么管了,怎么可能会想到马辛德其实去了巴克特里亚山城。

“现在兵已经练好了,物资也准备好了,问题在于我们上去了吃什么,这一批次运输,可以说将巴克特拉这边掏空了,我们不可能再有如此规模的运输体量了。”拂沃德看着马辛德叹了口气说道。

拂沃德放弃了骆驼骑,准确的说并不是放弃了骆驼骑,而是放弃了骆驼,毕竟要上青藏高原的话,骆驼真就是累赘了,骑兵也基本都是累赘,能在那地方生存的马,基本肩高都不超过一米四。

马的体型越大,对于氧气的需求量越大,实际上人类同样如此,越是健壮,消耗的氧气越多,当然这些都可以花费时间去适应。

拂沃德在马辛德提醒下也认识到了主动权所能带来的优势,他其实也很清楚,就算他带着四万人上了青藏,也不可能打赢汉室,但青藏接壤的地区全都是汉室本土,这么一来,一两支可以主动出击的军团,能牵制数十倍的汉军兵力。

这实际上就是吐蕃面对唐朝时的打法,吐蕃本土的人口只有三四百万,所谓的统治人口合计千万,实际上更多是安史之乱后大唐崩盘进入唐中期,吐蕃才拥有的人口。

没错,安史之乱之后,唐朝才是中期,并不是正常印象之中安史之乱结束唐朝就完蛋了,实际上,从安史之乱到唐朝灭亡还有一百五十年的时间,可这段时间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几乎没有任何的印象。

甚至很多人感觉唐朝,五代,宋,中间应该隔了几百年,实际上从唐朝灭亡,到宋太祖黄袍加身,中间只有五十三年,安史之乱对于唐朝而言只是中期的震荡,距离灭亡还很远很远。

至于为什么感觉天宝之后,唐朝就没了,其实是一种过于离谱的印象,从唐太宗开始直至唐玄宗,大体上其实是呈上升态势,不管是对外,还是经济,亦或者文化,都在上升,而且是呈爆发式上升。

世民面对吐蕃的时候,击败了对方,但是无力进取,双方结成甥舅之好,李治的时候,吐蕃开始狂跳,依托青藏高原地形,攻唐居高临下,接连打了大非川之战、青海之战,可以说这是唐初期少数输的非常惨的战争,而且是连战连败,丧土的那种。

后面李治可能也发现唐军是真的上不去,就转变了思路,调整战术,开始在西域和吐蕃打,打了一系列的安西争夺战,但整体依旧处于防守态势。

吐蕃这边虽说总兵力远不如唐朝,可主动权在手,沿着唐朝那漫长边境线找破绽主动出击,李治被锤到战略防守。

后面就到了武则天时期了,早期就不说了,吐蕃大优势,大唐被锤到放弃安西四镇的程度,这也是史书说武曌丧权辱国的原因。

问题在于后面,武曌登基的第二年,大军抵达安西,击溃吐蕃,收回安西四镇,建立安西都护府,武曌开始反攻,打上青海,然后继续拉锯,直到唐休璟战吐蕃,六战六胜,唐朝在青海站稳。

之后其实就到了玄宗了,玄宗这个人怎么说呢,这人需要分为两个阶段,一个脑子当脑子用,一个脑汁当其他用。

文学

前半部分玄宗,从武街之战开始,逐步占优,等到后面河陇一带彻底压制了吐蕃,玄宗直接迁人到青海种田,将吐蕃往死了打。

相比于李治和武曌时期的打法,玄宗的态度非常明确,爹钱多,人多,兵多将广,简单点,全面包围战术,从克什米尔到西域,从西域到陇右,从陇右到河曲,中亚地区从阿富汗到巴基斯坦,全面战争。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二章

@@虽然什么也不想说,但是胖子还是想说点什么。

这本书因为胖子工作的

文学

原因,目前断更快两个月了。

不是不想写,而是成绩不好,胖子也不想去吃那点低保。

人首先是要生存,其次才是生活。胖子还有房贷,所以向大家说是抱歉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求你们不要了np 第三章

由王伦斡旋,双方的议和协议暂时达成,金军退入河北,把河东、山东等地交还给了建国公。随后岳飞命张宪进驻汴梁城,自己则领大军前往应天府,昭告天下,拥立建国公赵昚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岳飞为中路大将军,韩世忠为左路大将军,吴玠为右路大将军。

位于临安府的朝廷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立刻宣告天下,赵昚谋逆,并劝告岳飞等人不要被赵昚迷惑,现在回归朝廷还可既往不咎。只是岳飞等人把朝廷密令各军回撤的事情也同时公布了出来,这一下临安府大失民心,应者寥寥。

很快,淮东的韩世忠依照协议,放过了窝在淮阳军的金军东路军,并亲自到应天府觐见,以表拥护之意。

不久后,西北屯兵凤翔府的完颜杲接到了军令,主动引军后撤,吴玠也并未阻拦。只是西夏铁鹞子与吐蕃国的战士仍然打作一团,加上后方胡世将态度不明,吴玠不敢轻易离开,派了弟弟吴璘领着西北一批重将前往觐见。

刘锜带领的八字军没有表态,但是他拒绝回军,而是留在了顺昌府,还把已经被强令移到庐州的陈规给接了回来。

杨存中和王德的部队都已经收缩,回到了临安府周围,看样子跟预想的一样,关键时候张俊跟秦桧站在了一起。

其他地方虽然已经派出了联络人马,但路途较远态度还不明朗。这一日,突然有人抬着身负重伤的孔大车进来:“大人,朝廷命令在淮东留守胡纺,领了一支队伍突袭通州商部。不问缘由,无论身份,一律砍杀。”

“什么?海军在干吗?为什么不阻挡?”李天俊大急,赶忙问道。

“陈最将军被关押在临安府,生死未知,军港士卒没有陈老将军的指示,也不敢动手,事先已经被围起来,然后带走了。商部措手不及,死伤大半。后来恰好张青带人从海上赶来,正好碰上胡纺带着人在商部虐杀,与他们大战了一场,杀退了官军,这才救出一些人来。”孔大车大哭道:“只是田主管,田主管……”

“快说,田茗心怎么了?”

“田主管不幸被流矢射中,已然殒命了。”话说完,孔大车再也坚持不住,倒下身子生死不知。白安时急忙命人把他抬下去救治,又把一封带血的书信交给李天俊手中。李天俊攥住书信,闭上双眼,眼泪仍然不住地流出。许久之后,李天俊长叹一声。[哎~人算不如天算。]

半响过后,李天俊勉强回过劲来,打开信观看,原来宇文虚中通过吴激等人探知,在宋的巨大压力下,原本是死对头的金兀术和完颜昌居然联合在一起,拉起了一支队伍悄悄进了大名府,准备趁宋金和议而宋廷内乱之际,突袭汴梁城。

李天俊把情报交给岳飞,岳飞见了也大为吃惊,立刻调派人马侦察并让大军备战。果然,金军不死心,趁宋廷内部纷扰,悄悄进入了大名府。岳飞和李天俊商议后,认为应再给金军一个重重教训。

岳飞留下张宪驻守陈州,又命李兴等人协助建国公驻防汴梁,自己则带领王贵等人尽起本部兵马,先发制人,趁金军不备杀穿大名府,一直杀到了燕京城下。河北诸路民众大喜,又得义军无数,只是粮草开始吃紧。

燕京城下,岳飞怒斥金军的宵小伎俩,鲁王完颜昌目不敢视。乌陵阿思谋被重新启用,到岳飞帐中重新商议和谈之事。这一次岳飞开出了凶狠的条件:一、金向宋俯首称臣,年年供奉军马;二、金退出燕京路、中京路和东京路,此三地不得驻军;三、杀掉金兀术,向宋廷表达歉意。

关键时刻,张俊突然发难,让王德从蔡州出发,偷袭陈州,击破兵少的张宪,随后又在颍昌府将他围困住。义军统领王忠植、梁兴和李兴等迅速联合起来拒敌,并在颖昌击败了装备精良的王德部。王德迫不得已退守蔡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