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杂交:小明的快乐生活

文学

人杂交 第一章

李奎一个人偷偷溜了出来,一个人躲在自己秘密的一间单元房里想了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进退两难。

这房子是原来一个老职工小区的退休职工的房子,买的时候就没有房产证,所以上面的名字也不是自己,两个儿子都不知道,一开始单纯的只是想在这里建一个后花园,养几个美女玩玩,免得河东狮吼。

没想到美女没来得及养,老婆就先走了一步,这地方就没必要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只是找不到钥匙,还好年轻时学了一个开锁的本事,这锁又是年久失修,随便找了根铁丝,很快就弄开走了进去。

到处都是蜘蛛网,所幸好的一点,竟然还有电灯。

拉开那破旧的沙发,也不管脏不脏,李奎就躺了上去。

虽然有家,也是无家。

这么丑,这么脏乱的地方,此时也算是一个家了吧!

此时不敢再去找雪夫人。雪夫人肯定早就睡了,此时再去打扰,若是惹她不高兴,立时就会废了自己。

但也不敢回公司,两个儿子都进去了,说不好小儿子承受不了,把知道的说出来,那自己恐怕也要被带走。

只要被带走,他相信最好的情况就是在里面呆二十年,那时候就算能出来也连啃骨头都啃不动了。

最坏的结果,也是最害怕的结果,或许人生就到尽头了。

自己做的事,别说三十年前那桩,就是后来发迹后的事情,随便挑几桩,都可以让自己吃上两颗花生米。

当然,也不能坐以待毙!不行就先到外面躲一阵,避避风头;如果小儿子顶得住,到时候再回来,如果顶不住,大不了就不回来了!

但是自己的那么多家产难道都算了吗?

就这么轻易拱手让人?

尤其是施大成,岂不是捡了大便宜!

大不了就先在这里呆上几天再说。

想着想着,有些寒冷,可惜屋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紧紧关上窗子,先在破沙发上呆一晚上再说吧!

此时,电话却响了起来。

李奎吓了一跳,是陈经理来的。

“李总,我师父要见你!”李奎刚接起电话,那边就说道。

“见我?”李奎一惊,“为什么要见我,我没病!”

“是的,你现在身体没病,但是你快要得病,而且是不治之症!”

“怎么会呢?我现在很健康!”李奎急忙回答,心头却有些莫名其妙,这陈经理无缘无故打电话来,不会是真的关心自己会不会生病吧!

“我知道,不过你儿子现在进了警察局,我所料不错的话,运气不好就会轮到你进去!”陈经理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李奎一下子站了起来,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传到陈经理那里去了!

当然,这事动静太大,知道也不奇怪。

“我当然知道!李总,你我都是老熟人了,你那点事多少我还是知道一些的!”陈经理干笑了一下,“你现在也没在公司,是吓得躲起来了吧!”

“没有,我正在回公司的路上!”李奎撒谎道。

“那就好!”陈经理接着说道,“不过我可提醒你,你现在要是回了公司,能不能出来就是两回事了!”

“怎么可能,我又没什么问题!”李奎嘴上说着,心头却更加的惴惴不安。

“你我都是明白人,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自己的处境,警察要是没有点证据,敢把你李总的两个少爷都抓紧去吗?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陈经理,我知道你消息灵通,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李奎急忙问道,在醉仙楼吃饭、看病的人数以千计,而且非富

文学

即贵,论消息来源,恐怕陈经理确实有一套。

“这我还真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师父知道你有危难,而且你自己根本解决不了,如果有一个人能帮你,那就是我师父?”

“你师父知道我的事情?”李奎压低声音,生怕左邻右舍有人听到,“他老人家怎么帮我?”

“我们的人脉,运作你也是知道的,只要你配合,我担保你什么事都不会有!”陈经理说道,“但是前提条件,你必须现在过来,否则,神仙也帮不了你!”

“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李奎不由得有些汗毛直竖,如果这个地方也被陈经理知道,那他真的是无所不能了。

文学

不,我只知道你现在无家可归!”陈经理笑道,“堂堂富兴首富,现在连公司都不敢回,真是悲哀!”

“那我要是不去呢?”李奎的心里对陈经理和他的师父是非常提防的,而且从雪夫人那里知道的消息,醉仙楼肯定是在图谋大事,甚至于也有可能针对自己。

“不去,行,我不勉强!”陈经理似乎不以为意,“不过你可要考虑好后果,你也知道,我其他本事没有,人脉还是有一点的,要是运气不好,你儿子刚好遇到一个我熟悉的警察,那我可就不好交差了!”

人杂交 第二章

这个场面,直接震惊了许多围观前屏幕前的人。

“我我我…我没看错吧,这些好像不是普通的巨炮,这种巨炮我以前在米国电影里见过!”

“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电磁巨炮,军事科技领域最前沿的武器!”

“电磁炮…这种技术我们华夏竟然已经这么成熟了吗,这也藏得太深了吧,厉害了我的国!”

在此之前。

华夏民众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国家已经研发出了电磁炮。

更别说国外了。

口径超过五百八十毫米的电磁巨炮。

这样的火力,能够直接打穿五百公里外的航母!

在臣风的指令下达之后。

南洋国门的长城直接开启了部署巨炮的机械门。

数万门电磁巨炮进入充能状态!

主控系统根据热成像,自动锁定了朝长城涌来的海兽群。

炮台全部移动,瞄准!

随着一阵电磁蓄能的声音响起后。

只听见轰隆一声!

数万枚使用暗合金弹头的穿甲炮弹,直接射出。

整片天空瞬间被火光照亮。

万炮齐发!

几乎眨眼之间。

朝钢铁长城冲来的海兽全部被炮火覆盖。

剧烈的冲击波将整个海面都震荡起来。

扬起的水花中蕴含海兽的深绿血液,达到了数百米高!

这种口径的电磁巨炮,完全充能后的威力堪称恐怖,炮弹在空气中直接突破了五倍音速!

在这种近距离下。

这些一级,二级海兽连留下尸体的机会都没有。

直接被蒸发成了气体!

整片海面除了血水以外。

什么都没有剩下。

全部被电磁巨炮的炮弹蒸发!

当看到这一幕后。

不仅是华夏,连世界其他国家在观看这场直播的民众,都彻底惊呆了。

“这是什么火力!圣母在上,那些怪兽竟然连残骸都没有剩下!”

“华夏的电磁炮技术竟然这么先进,我们米国的电磁炮都还在试验阶段。”

“太惊人了!没想到东方的这座钢铁巨墙,还拥有着这么恐怖的火力,我难以想象如果这些巨炮瞄准的是西方,会是什么后果……”

这些外国民众中,有人是震惊,而更多人的是惊惧。

这个东方大国展现出来的军事实力,太恐怖了!

而现在,对于华夏民众来说,只有发自内心的自豪与激动感。

这就是华夏,一个已经崛起的当世大国!

当解决完朝长城冲来的几千只海兽先锋大军后。

臣风的目光冷冷凝视着远处,还停在那里的那群大型海兽。

这些家伙,以那头五级海兽为核心,将它围了起来,数量多达三千头左右。

其中三级到四级,至少也有五十头!

这就是海兽灾难。

绝不是如斐国之前出现的那样,仅仅一头,更不会像科幻电影里演的那样,还给人类单打独斗的机会。

海兽的出现,就代表着一次全面级战争!

在看到派出的先锋大军直接被炮火泯灭后。

那头五级海兽的幽绿瞳孔中,散发出忌惮的眼神,它的本能告诉它,前面那些‘食物’很危险。

“吼!”

这头五级海兽仰头发出一阵长啸声。

作为生物的求生本能战胜了它的饥饿。

它的声音如同音波一般朝着周围震荡。

人杂交 第三章

叶不凡这番话说完,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七窍流血,爆体而亡,这实在是太恐怖了一些!

张来福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这颗丹药的炼制他非常清楚,确实是一名刚刚进阶三阶的炼丹师,和对方说的一般无二。

之所以让那人炼制破障丹,因为费用要比成熟的丹师省上一半。

他是炼丹外行,原本以为这样一搞,最多也就是药效差上一些,不会出什么大麻烦,当然没想过会炼制出来有毒的丹药。

事到如今后悔是没用的,他深吸一口气,缓解了一下紧张的心绪。

同时他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疑惑,虽然对方说得头头是道,但昆仑大陆的炼丹师极少。

能够达到三级以上的炼丹师,至少也要四五十岁,甚至很多都是眉毛胡子一大把。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只有二十左右岁的样子,他怎么可能懂得那么多?

突然他心中一动,对方一定是早早的就来看过这个丹药,又做了一些功课。

表面上说得天花乱坠,其实什么都不懂,这就是在诈自己。

想到这里他不由一阵冷笑,一个毛头小子在自己面前耍手腕,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小子,你这是在逗大家笑吗?我们聚宝阁卖出的每一颗丹药,都是货真价实,既不可能卖假药,也不可能出售有毒的丹药。

你这样胡说八道一番,就能哗众取宠?你看有谁又能相信你!”

张来福这番话说完之后,围观的人们又是一阵议论纷纷,也都觉得这个年轻人说的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很简单,试一下不就行了。”叶不凡微笑着说道,“张管事,你们聚宝阁,不会连个草狸兽都没有吧?”

这是一种非常低等的妖兽,甚至连一级都不到,外形上看起来和地球的兔子很像,但体型上要小一些。

草狸兽产自万兽山脉,处于食物链的最底端,性格温顺,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偏偏对于丹药极为敏感,好多地方都抓来作为试丹用的妖兽。

当初在天狼城的时候,他就在苏定方的医馆里面见过几只。

“这个我们自然是有的。”

张来福皱了皱眉,对方明摆着就是在虚张声势,想讹诈自己,怎么还主动提出要试丹?难道他不怕自己的把戏被拆穿吗?

不管怎么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必须要硬气到底,不然聚宝阁的金子招牌就完了。

他摆了摆手,很快身后的一个侍卫,提着一只铁笼走了过来,里面装着四只草狸兽。

叶不凡托着玉盒:“张管事,这颗丹药我可自始至终都没有碰过,你找人来试,省着等一下说我做了手脚。”

大家这才注意到,他一直都没有触碰过那个丹药,难道说这个年轻人真的有把握,这真的是一个毒药?

张来福冷哼一声,他亲自动手将那颗丹药拿了过来。

他两根手指拈动,搓下来一点点药粉,给草狸兽喂了下去。

草狸兽的体型很小,而且也没有修士那样强悍,试丹只要一点点就足够了。

这样既能达到试丹的效果,又不会对原有丹药造成太多的损伤。

一般来说,像聚宝阁这种大型商会,每进来一颗丹药,都是要用草狸兽试一下的,这是规定程序,以前洛雨蝶的时候都是这样做。

只不过到了杜斌和张来福这里,他觉得这个程序实在是太过繁琐,而且还要多花很多钱,干脆直接给省略掉了。

此刻旁边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只草狸兽,等待着丹药的结果。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差不多十个呼吸过去了,那只草狸兽依旧是安静的趴在那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