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枂是我儿媳妇,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文学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一章

青道高中棒球队跟湘南学园的比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第二局,双方都没有得分。

第三局的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者,轮到了上位打线。

他们野心勃勃的,想要扩大比分。

两分的领先,显然已经没有办法满足他们了。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扩大双方的分数差距。

只不过这一次,幸运女神好像跟他们闹了别扭,上场的三个打者,都没能有什么像样的表现。

仓持打出了内野反弹球。

小凑亮介,在纠缠到第六球的时候,本来已经把球打飞到了界外。

没想到人家湘南学园的选手,早有准备,直接扑了过去。

结果在场外,接杀了这一球。

最可气的是伊佐敷纯,他全力以赴的挥棒,打的又是正中央的球。

“乒!”

被打中的白色小球,高高的飞了出去,看着非常有希望飞出球场。

没想到,在距离围墙十几米的地方,棒球用尽了所有的力量,颤颤巍巍的落了下来。

湘南学园的外野手,脸上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抬起手套,把这一球没收到自己的手套里。

“啪!”

“出局!”

就这样,三上三下。

“我靠,这运气?”

看台上,都有球迷替青道高中棒球队鸣不平了。

话说,运气再怎么差劲,也该有个限度。第二棒和第三棒,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局,是不是有点草率啦?

“难道说,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不然本来青道高中棒球队对湘南学园的碾压,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台上的那些铁杆支持者,一个个义愤填膺。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小伙伴们的感觉倒还好。

作为当事人,他们明显感觉到,湘南学园的选手,已经恢复了自己应有的状态。

作为全国四强,他们的实力其实并不差。

尤其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如今还不是全主力出战。

就算替补的克里斯能够顶替御幸的空缺,楠木想顶替张寒这个同寝室的学弟,也很难。

不说别的,光是两人在打击上的差距,就宛如鸿沟天堑一般。

毫不客气的说,他们两个,除了长相,完全不具备可比性。

少了这样一个核心主力,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影响,远比人们想象中的大,而且要大得多。

少了张寒,他们对湘南学园的优势,就不是很大了。

比赛刚开始的时候,湘南学园的选手,没有做好准备,这才吃了一个哑巴亏。

等他们真正认清楚眼前的对手,分析了自己的实力,找到了比赛的信心。

他们很快就恢复了状态。

就拿青木的投球来说,站在看台上,用那些观众的视角来看。

青木前后并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站在青道高中棒球的小伙伴儿的立场上,他们很容易就能够分辨的出来,青木的投球,威力比之前更强了。

投球有尾劲,变化也犀利了。

尽管只是细微的一点差别,放在比赛里面,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比赛来到了第三局的下半,湘南学园的选手进攻。

上场的是他们球队的第八棒,别看是下位打者,人家在国中时代,那也是有名号的。

张寒对这个选手都有印象。

应该是在松方,参加全国大赛时,碰到过的对手。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球迷,开始呼唤丹波光一郎的名字。

尽管这位选手,在之前的比赛里,有让他们失望的时候。

但就今天这场比赛来说,两局就丢了一支安打,他整体的投球是非常不错的。

大家很希望他这个三年级的投手,能够顺顺利利的解决眼前的对手。

毕竟第三局上半的进攻,有些不如人意。

这个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急需要稳住局面。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做出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

他们把前两局投球状态非常好的丹波光一郎,给换了下去。

把一年级的泽村荣纯,该换上了投手丘。

看到这一幕,很多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铁杆支持者,都有口吐芬芳的冲动。

他们很希望把片冈监督叫过来,好好地询问一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脑子进水了吗?

丹波光一郎的状态那么好,对手估计做梦都希望把他给弄下去。

结果这

文学

一点,人家湘南学园棒球队的选手没有做到,反而被他们青道高中棒球队自己做到了。

就算是为了培养一年级的新人,这也太任性了?

别说是普通球迷了,就连很多棒球专业人士,对于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做法,都不明所以。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要放弃比赛吗?是不是太任性了一点?”

“这个时候上一年级的上场?”

“这不是关键,那个一年级的投手也还行。不过丹波这个时候下场,也就意味着之后的比赛,他没有办法被重新换上来了。”

“光靠那个一年级的泽村荣纯,和二年级的川上,撑过剩下的7局吗?”

对于这样的现实,别说是中立球迷了,就连青道高中棒球队自己的支持者,都有些不忍直视。

这也太冒险了!

连他们这些吃瓜群众,都能够一眼看穿的危险。

他们实在非常难以理解,片冈监督和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教练们,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的这么做?

他们脑子进水了,还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其他原因?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只剩下准备明天的决赛了。可万一今天这场半决赛失利了,决赛准备的再怎么充分,又有什么用?”

看台上的球迷,包括很多棒球职业圈里的专业人士,都是一头雾水。

被换上场的泽村荣纯,却兴奋的不得了。

他已经到了克里斯的身边,表面上商量战术,实际什么话都没说。

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克里斯。

终于可以跟自己的师傅一块,并肩战斗了。

甲子园半决赛的现场,可以跟自己的师父一块比赛。

泽村荣纯有一种梦想变成现实的感觉。

他在这个时候,非常想跟克里斯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克里斯看着眼前的少年,从他激动的小眼神里,看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用想那么多,全心全意地享受比赛吧。”

刚刚加入球队的泽村荣纯,尽管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投球天赋,但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的他,身上更多的是毛病。

如果只是想打一打高中棒球,那无所谓。

有一些小毛病,不管也没什么影响。

未来他如果想要腾飞,想要冲破学校棒球的限制。

那么他就必须要更进一步,接受最为专业的指导,就好像张寒那样。

很多人都认为,张寒之所以能够有现在的成就,完全是因为加入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关系。

但实际上,大家都误会了。

他实力的飞速成长,不能说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无关,但关联也远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大。

他的确是在青道高中棒球队开始腾飞的。

但是他的基础,却不是在这里打下的。

张寒在棒球上的天分很好,刚刚加入松方没多久,就已经升上了一军,成为了他们球队里的主力之一。

之后的两年,他的实力也在扎实成长,只不过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引人注目罢了。

毕竟说到底,十二岁才开始接触棒球的他,依旧算是半路出家。

没有接

文学

受过正规的训练,各方面基础都是零。

所以在松方少棒的那两年,张寒一直处于积累阶段。

只有等到真正积累够了,他才能够完全爆发出来。

就好像现在的张寒。

已经学了五年球的他,接受的又都是青少棒和豪门高中,最为专业的指导。

这才厚积薄发。

泽村荣纯的天赋不错,哪怕是现在,他对球队的贡献都很大。

但他也没有逃脱野路子的定律。

学校棒球还没什么问题,更进一步,却几乎没可能。

为了能够将他的潜力彻底开发出来,克里斯在他身上,真的花费了很大的心力。

好在功夫不负苦心人。

经过了这几个月,泽村荣纯虽然没有把自己身上野路子的标签全都撕掉,现在也像模像样了。

凭借他强大的天赋,很多时候,他投的很不错。

面对这样一个弟子,又是在甲子园的赛场上,克里斯的心情自然也是非常澎湃的。

“就让我们来好好打一场比赛吧!”

“是!”

“别忘了,喊你的口号。”

“是!”

比赛重新开始。

到了投手丘上的泽村,直接将自己的两只手举起来,仰天大吼。

“我会不断让他们把球打出去的,身后就拜托大家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可即便如此,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免尴尬。

原以为他师傅在球场上,泽村荣纯这个小鬼能够稍微安分一点。

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家伙,就是典型的人来疯。

他看到自己的师父,非但没有任何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相反,这家伙在跟御幸一也搭档的时候,还收敛一些。

“能够压制这家伙的,估计也就只有你了。”

张寒颇为感慨的说道。

“别胡说,就好像我欺负人一样。”

没想到御幸的反应很大,直接把自己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嗯?”

张寒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御幸一也解释:“我怎么能够欺负克里斯前辈的徒弟呢,就是搭档交流而已。”

“奥。”

张寒点头。

“也不知道这对师徒,配合的怎么样?”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二章

林枫看向无量道士问道,“怎么?这座湖泊很特别吗?”。

无量道士说道,“从地势上来看,属于青龙吐水的格局!”。

林枫说道,“青龙吐水?这是好地势啊,大吉之照?有好东西在这里?”。

无量道士说道,“按照常理来讲,这确实是大吉之照,这样的地方,也确实可能出现一些好东西,但关键是,我隐隐感觉,这个地方很不简单,似乎蕴含着一些可怕的危险,但具体哪里危险,现在还不好说!”、

林枫说道,“倒也无妨,以咱们的实力,很少有危险能够对我们造成太大的威胁了!”。

无量道士点点头,林枫这话听起来虽然有些狂妄的感觉,但却是事实,因为现在的林枫,真的太强大了,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一般。

况且林枫身边的这些人,虽然没有林枫那么厉害,但单独拿出来说,各个都是顶尖强者,这么一群人聚集在一起,简直就是神挡杀神,佛当弑佛啊!

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带着这样一群强者外出,也很难想象,这样一群强者会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

那些老牌造物主级别的强者碰到这些人,估计都要头疼吧。

无量道士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当年与林枫结识的一幕幕还在眼前呢,那个时候林枫也只是初出茅庐,而他自己也眼拙,将吞天罐这件至宝便宜卖给了林枫,自此二人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么多年过去了,林枫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高度,真是不可思议。

一行人没有在外面停留,而是快速朝着里面飞去。

大家的速度很快!

一路快速的朝着湖泊深处飞去,不过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这倒是让林枫等人有些诧异,不知道是不是无量道士感应错了,这里哪有什么危险啊?

但就算如此,也不能大意,毕竟湖泊还没有探索完了,继续飞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无量道士停了下来,他看向了下面。

水面从表面看很平静,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无量道士既然停在了这里,说明他发现了一些特别之处,无量道士说道,“让毒祖他们下去探索一番!”。

下面可能比较危险,无量道士这家伙现在只想当甩棍,冒险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吧,不过大家毕竟是跟着无量道士来探寻机缘,无量道士寻找地方,探索的事情交给林枫这边的人,也并不为过。

因此林枫点了点头,他看向毒祖等人说道,“毒祖,你与东煌一起下去看看吧!”。

“是,公子!”。

“是,师尊!”。

毒祖与夏东煌分别应了一声,随即便朝着湖泊飞去,眨眼之间便已经进入湖泊之中消失不见了踪影,而过去了半刻钟之后,一股恐怖的威压从湖泊的下面弥漫而出,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威压之后,林枫等人脸色不由微微一变。

下面!!

真的出现了巨大变故!!

看来毒祖与夏东煌在下面遇到了危险,不过林枫等人也不是太过于担心,因为毒祖与夏东煌现在都是准造物主境界的实力了,如此强横的实力,就算遇到了危险,解决起来应该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再者说!

哪怕他们无法解决这种危险,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成功的逃出来,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而事实也确实与林枫猜测的一样,毒祖与夏东煌二人,快速从湖泊内部逃了出来。

苏枂是我儿媳妇 第三章

此时此刻,牧云身躯倒退,眼神带着几分冷峻,目光更是无比的冰冷。

那虚天的身躯,被血龙咒击中,腹部出现一道血口,看起来无比的恐怖,触目惊心!

“滋味不好受吧?”

牧云嗤笑道。

他确实是几番尝试,血龙咒极为难以练成。

可是,在化龙状态下,他对血龙咒的修行,却可以称得上是神速!

而对此,牧云也无法解释,这是为何。

唯一能够说得通的,便是自己化龙之术,得益于祖龙精血的培养。

谢青是祖龙后裔子嗣!

而他牧云,也是汲取了祖龙的血脉!

世间武者千千万万,为何几乎绝大多数人,都尝试过以身化龙,可都是失败,他却成功了?

这并非是天赋的原因。

十大龙族,当年尽归祖龙统领,祖龙身死,龙族才分成了现如今的格局。

而十大龙族内的秘术,祖龙当年应该都是统统掌控的。

一座座海岛崩塌开来。

虚天身躯,轰然坠入海内,溅起层层叠叠的海浪,爆发出一道道轰鸣声。

而此时,牧云身躯金光闪闪,如人间帝王,又似龙族之皇!

金龙!

牧云之外貌,和五爪金龙极为相似,但却又是不甚相同。

翻腾的海浪,逐渐平息下来。

幽九绝身侧,一名九幽阴龙一族的封天境六重高手低声道:“太子爷,您要不要出手?”

“现在还不必!”

幽九绝却是笑道:“虚天我知道,这并非是他全部实力,再等等!”

幽九绝看向远方。

他若是出手,必然是要致命一击带给牧云,让牧云没有一分一毫可以反抗的能力!

此时,海浪翻滚,逐渐平息。

可是下一刻,海面炸裂开来。

一条浑身泛着幽青色光芒的神龙,破水而出。

其身躯足足千丈之长,浑身上下,覆盖着幽青色的鳞甲,四道龙爪,如鹰爪一般铿锵有力,而其头颅更是闪烁着淡淡的青色神韵,十足不凡。

这就是太虚冥龙的真正模样!

龙族实际上和人族一般,神龙之体,大体差别不大。

而其他方面却是存在着不同。

譬如五爪金龙族,乃是金色鳞甲,爪有五趾!

七彩天龙族,鳞甲表面,似有七道光芒覆盖,一眼看去,便是神韵无敌。

而太初骨龙族,鳞甲如骨玉色一般。

这是外貌上的差距。

此刻的虚天,一双龙睛,虎视眈眈的看向牧云。

“牧云,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滚滚雷音,翻腾着海浪,一道道的响起。

“那我选择你死!”

牧云看向虚天,表情漠然。

血龙咒,到达极致,可以凝聚九道品字形咒印,威能强大,震杀封天境十重,甚至是半步化帝都可以。

只是现在的他,也只能够做到凝聚一道品字形咒印。

杀死虚天,做不到的!

这一刻,虚天身躯翻滚,翱翔天际,如潜龙升天,威势无两。

牧云呼了口气,看向虚天身躯。

“大虚空术的强大,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虚天一语喝下,身躯转瞬之间,似消失在虚空之间一般,令人心悸的气息,爆发开来。

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