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狂欢大派对,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文学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一章

太湖西岸的鏖战,二十三集团军跟第十军对垒,亏死了,纯粹消耗,弹药,武器,消耗那么多。

没有一点油水。

枪械,弹药都是抗战前苦心经营买来的,川军的兵,都是爹生娘养,父送子,妻送郎送出川跋涉千里来的,每一个都是宝贝,当地招募的新兵也是宝贝,都是花了买命的军饷买来的。

为了民族生存,折损在这太湖西岸。

太无奈,太憋屈。

尤其是看见在166师看见范明抓获的那么多台湾兵。

好有纪律,全部在哪里挖坑道,干活。

要不是在长兴帮把这旅团灭了,想必他们会去南京吧。

特别恶心,都是中国人,跟日本人做狗,还参加南京大屠杀。

虽说台湾是清朝无能割让出去的领土,但是中国人同根同源,对同胞举起屠刀,不说劝阻,阳奉阴违释放一部分,怎么能为虎作伥,怎么能下的起手?

数典忘祖的东西,得而诛之。

他恨不得把重藤支队这些俘虏都杀了。

可是这个世界,跟历史未必是一回事,这帮蠢货没机会犯罪就被自己捉了。

三千多人啦,又不能一股脑给活埋了。

偏偏范绍增还看上了这些俘虏,哪怕周小山用眼睛剜他,他也自作主张要了一个连去,还洋洋得意的给潘文华发电报,说这些台湾兵有文化,会日语,军事技能也还可以,可以要点来做教员,教授川军的日语,他们都不怕教出几个汉奸,跟日本人联络上了。

谁知道不仅潘文华要了一连去,连郭勋祺也要了一个连。

“赵主任,帮个忙!”

气不过的周小山找到赵沛诗,想再次用刘湘名义,给他们下了一到命令。

这些汉奸,不准担任任何连以上的军事主官。

谁提拔汉奸,就是汉奸,有勾结日本人的企图。

听完周小山的意思,赵沛诗哈哈大笑,这些都是小事,跟着周小山,他更像帮大帅化解这小子胸口的戾气,好好给大帅出谋划策。

“小山,放心,四川人仗义,最烦这些二狗子,他们成长不起来!不过你也要帮我一个忙,别埋怨大帅,大帅很难!”

周小山发出一声浓浓的叹息。

刘湘就像是一把拉满了弦的弓,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只为把几十万川军射出大山,射出四川,射向日军。

外地入侵,是中华民族最黑暗的时代,却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年代。

无数华夏优秀子孙,为了抗击日寇,为了保家卫国,可以牺牲一切,甚至生命。

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么多心眼。

面对残忍的日军,刘湘甚至很鄙视很多保存实力,苟且避战的做法,若不是周小山阻拦,他恨不得把二十三集团军开到长兴,跟鬼子第十军决战,哪怕全军覆灭也在所不惜。

但是,处于饶国华,郭勋祺,冯天魁的位置,可以这么单纯的做。

要知道,将和帅是不一样的,刘湘是七战区司令,为了川军的前途,他有能力做的更多,而不是凭借一腔热血,一团和气去做事。

想到这里,周小山又哑然失笑。

刘湘是宽容的,记得住下属的功劳,换成其他统帅,要是自己敢这么撂挑子,耍小性子,搞不好会吃不了兜着走。

赵沛诗刚准备去拍发电报。

参谋就送来一封紧急的电报。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二章

北风凛冽,荒芜的大地一片苍茫。

一片雪花从空中飘落,落在张扬的脸上,冰冷的触感前所未有的真实。张扬握紧手中环首刀,手上暴起的青筋显示出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

他看上去十分狼狈,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一身旧袍不少地方残破不堪,一些地方还沾染着斑斑血迹。

北风吹开他的头发,露出一张瘦削的脸庞,看得出来,他也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面容算不上英俊,甚至有一些粗糙,但却拥有一双闪亮的眸子,好像画龙点睛一般,让他看上去不再显得平凡。

张扬举目远眺,在遥远的天边一条淡淡的黑线由远既近,在眼前渐渐清晰起来。

终于还是来了。张扬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或者说是漠视。紧了紧腰带,张扬看了眼崩掉刀刃的环首刀,凶狠狰狞之色在他脸上一闪而过。

长刀出鞘声、金属撞击声、呼喝声、喘息声在顷刻之间响起,不少人像张扬一般在做着大战前的准备工作。烈烈的寒风吹动他们的头巾,掀起一片黄色的海洋。

没错,他们就是黄巾!张扬是他们中的一员,最普通不过的一员。

张扬也搞不懂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他本是二千年后的一个杀手,混迹在各战乱小国之间赚取高额的赏金。在这一行,他有个外号叫“苍狼”,名声不小。执行任务二百余次,杀五百余人,无一失手,除了最后一次。他被心爱的女人出卖,深陷重围,被乱枪打死。直到死亡前那一刻,他才明白师傅说的那句“女人,不可信”的真正含义。可是他没有死,再睁眼已经来到了这个中国古代史上最为混乱的时代——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时期!

这一年是中平元年,具体是公元哪一年,张扬并不清楚。

这对英雄豪杰来说是最好的时代,对平民百姓来说是最差的时代。

经过几天不停的流窜逃亡,张扬悲哀的发现,哪怕他一身本事,在这个时代也无法仅靠自己生存下去。在动辄成千上万的军队面前,个人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这是个吃人的时代,要想活着唯有杀人,不然死的那个就会是你,没有第三种可能。

按张扬的本意,他是想参加官军的,虽说丧命的可能仍然不小,但总比在黄巾贼中强。张扬的历史不算好,但黄巾起义最终的结果他还是知道,他可不想给张角那神棍当陪葬品。

奈何老天做对,让他重生在了黄巾军之中。

这几天的时间,张扬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战斗,他嗜血的习性已经成功被这乱世唤醒,死在他手底的官兵少说也有二十人之多。

远处那淡淡的黑线已经靠的非常近,悠长的号角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忽近忽远,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黄巾军的兵阵中一片肃静,呼啸的寒风声中,张扬可以清楚地听到旁边粗重的喘息声。

张扬转过头,收敛起眼中的精芒,柔和的看着身旁的少年。少年十八岁上下,脸上稚气未脱,瘦弱的仿佛麻杆一般,他的手中紧紧握着一杆耕地的锄头,伴随着双手微微颤抖。

张扬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淡淡的道:“别怕,一会跟在我身后,别乱跑,很快就会过去的。”

少年姓梁名武,家境贫寒,没有表字。

梁武是张扬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那是张扬穿越的第一天,倒霉的他附身在另一个倒霉蛋身上,除了还有一口气和死人也没其他区别。是梁武在死人堆里发现了气息微弱的张扬,然后用他瘦弱的肩膀一步一步把张扬扛了出来,并把自己藏留的一点干粮分给张扬,才让张扬不至于穿越的第一天就死于非命。

张扬虽然是个杀手,但是重诺,信奉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恩怨分明,哪怕他是一个最为冷血的杀手也不曾忘的信条。

黄巾军阵前,一骑独立,破烂的大旗在他身后随风飘扬,显得无比苍凉。

他叫龚都,黄巾军的一个小头目,连渠帅都算不上。不过此时他胸中的豪情比任何时刻都要热烈。仅仅几个月的时间,他的部众从最初的六七十人膨胀到现在的六千余人,只要给他一年时间,他就能拉起一支席卷天下的雄师,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或许是一瞬间,或许过了很久,隐隐约约,闷雷一般的沉闷声响在所有黄巾军的耳边响起,连脚下的大地都震颤起来。

野性狂欢大派对 第三章

推荐阅读:“哥哥,哥哥,过来啊,快来这边。”

和平,这是黑暗时代最令人羡慕的字眼。

今天是四旬大斋期之后的开斋日,按照一直以来的惯例,整个芒斯特大公领都会举行盛大的欢庆仪式,从早到晚,从白天到黑夜,美食、美酒、戏剧、狂欢。

芒斯特,如今已经成为整个西欧最令人沉醉的地方。

而在这一片醉人的微醺当中,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小女孩,带着孩提时代所特有的天真可爱,挥舞着小手招呼着身后高大的青年。

(大概是某家富商的公子小姐吧?)

路边的小贩这样想道。

虽然同样是穿着粗布衣服,但富裕人家的孩子和穷苦人家的孩子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在中世纪,这个不一样可不是什么内涵修养,而是更直观的东西,例如说,皮肤。

前方跑着的少女,皮肤白而嫩,润滑而有光泽,一看就知道从来没干过什么农活,从出生以后就一直被人伺候;后方的青年,虽然较为粗糙,而且手上处处都是老茧,但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是常年舞刀弄枪才能磨出来的痕迹。

穷文富武,贫苦人家的孩子连饭都吃不饱,人瘦的跟豆芽菜似得,哪还有体力去练武的。

即使是芒斯特,也只是这两年才能刚吃饱饭,生活水平还没富裕到这个地步。

富裕人家的孩子都是特别能花钱的。

特别是富裕人家的女孩子,见到新奇东西就挪不开视线。

这点是小贩们的共识。

大顾客上门,原本还有些懒散的小贩立刻就积极起来,叫卖生也从原本的有气无力变成了激昂高涨——大家原本都是想早早收摊去看深夜档的戏剧的,但是肥羊上门,还不得好好宰他两个?

别以为你是富商子女就见多识广,在咱芒斯特,有的是你没见过的,能狠狠坑你一把的东西!

“莉莉,稍微慢一点,你买的东西太多,我都拿不下了。

小唐大公苦着脸,生平第一次感受到陪女孩逛街的累,此刻他的手上都已经抓满了东西,就连身后的四个侍卫也是同样,要是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恐怕连在第一时间拔剑的能力都没有了。

只不过也不会有什么突发事件就是了。

奥尔科巴伯爵以及勒菲弗尔骑士,这两人每人都率领着二百骑兵,日夜不停的在芒斯特的领地内游荡,打击着任何可能存在的劫匪强盗;还有城镇守卫,别看这里只是一条比较偏僻的街道,但是只要大声叫喊,全副武装的城镇守卫两分钟之内就能到达现场。

完善的治安,这是芒斯特繁荣的前提。

当然,真正能让小唐大公放心的还不是这些。

法律都是人定的,规律也是人定的,只要肯豁出一条命,想搞个大新闻也不是什么难事,真正让小唐大公放心莉莉随便乱跑的,是时刻都跟随在莉莉身边的死士。

这些继承了内幕利斯衣钵的家伙,其他的不知道,融入黑暗这一点倒是学到了十成十,即使是见惯了内幕利斯的小唐大公,如果不是集中注意,也找不到他们的身影。

“哥哥,快看,这里有个魔法师,他能让鸡蛋飞在空中!”

前方,莉莉兴奋的呼喊再次传来,小唐大公无奈的和侍卫对视一眼,只能快步跟上。

到了摊头,莉莉兴奋的拉住小唐大公的衣角,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可惜,只看了一眼,小唐大公就明白这个魔法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典型的中世纪骗子把戏。

所谓的让鸡蛋漂浮,就是用白线系着的铁针穿破鸡蛋壳,因为天黑,白线在灯火中看不出来,围观者就以为是鸡蛋悬浮了。

不过,多少给小女孩留点幻想空间好了。

看着快乐的都快趴到桌子上的小莉莉,小唐大公

文学

心中暗想着。

毕竟,这是难得的和平时光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