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宝贝自己来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一章

“唉!”

叶赫真的话一说完,魏宏在心叹息一声,暗道:“果然如此!”

贺元盛掌权以来,锦衣卫的势力,发展的飞快,所以如今的南京城,异常危险。

以魏宏的身份,若是前往南京,危险可想而知。

就算他能混入南京,可还要挑拨乾朝君臣,给贺元盛找麻烦,就更危险了。

这让魏宏明白,叶赫真可能要舍弃他。

因为以他的情况,真要在南京城中,做了什么引人注意的事,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臣、遵旨!”

虽然知道此去南京,可谓是九死一生,可魏宏还是没有拒绝。

毕竟叶赫真的目光,十分坚定,他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魏宏想趁这个机会,找魏吉报仇。

现在的魏宏,已经彻底恨上了魏吉,因为他觉得,这个异母弟弟若是没有背叛,局势不至于此。

即使元朝还是会失败,他也不会失去叶赫真的器重,成为一个,可以随时抛弃的弃子。

何况现在的魏吉,主持海事衙门,成为乾朝的正四品官,就更让他嫉恨了。

“国师果然是朕的肱股之臣!”

叶赫真满意的称赞一句,接着开口道:“我朝潜伏在南京的人手,都归你调动,希望国师早日建功。”

“皇上放心,臣一定全力以赴!”

魏宏会尽力,不过却不会冒险,因为现在的他,对叶赫真跟元朝,已经没那么忠心了。

顿了顿,话锋一转:“皇上,臣想提个要求。”

“国师但说无妨!”

叶赫真笑呵呵的回应,可魏宏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四周。

“你们都下去!”

随意的挥了挥手,赶走了大殿内的其他人,这才开口说道:“国师可以说了。”

魏宏上前一步,把声音压低:“据臣所知,王大学士和钱大学士,是贺元盛钦点的要犯,所以臣想跟皇上,要此二人之一。”

此言一出,叶赫真面色微变,凝重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想用这其中一位的头颅,做个投名状,取信于人!”

所谓的钱大学士和王大学士,指的是投降元朝的钱知非跟王元化。

这两个人,都是乾朝通缉的要犯,而且名列前茅。

甚至这两个人的脑袋,贺元盛都开出了赏格,每一颗脑袋,都值万两白银。

比二人价格高的,就只剩下这个元朝国师、魏吉,人头值两万两,也是叛臣中,最值钱的一位。

“非要如此吗?”

叶赫真有些犹豫,因为这两个人,都有不小的利用价值,他自然不想轻易放弃。

“皇上,想要挑拨乾朝君臣内斗,必然要接触地位较高的人,若是没有这个投名状,恐怕很难成功!”

魏宏淡淡的回答,语气非常平淡,好像叶赫真答不答应,都无所谓。

不过叶赫真却明白,若是不答应魏宏的要求,恐怕对方不会尽力,也没有成事的机会。

“王元化最早投靠我朝,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不能动!”

“臣明白了!”

之后二人又说了几句,魏宏告辞离开。

第二天,日落之时,钱知非在十几名护卫的保护下,坐着轿子回府。

可在半路上,突然杀出几十名黑衣人,直接杀向钱知非一行。

“留几个活口!”

坐在轿子内的钱知非,一点也没把刺杀当回事,毕竟投降元朝以后,已经不止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而他手下的十几名护卫,都是精锐,足以护他一时,用不了多久,元朝骑兵,就会闻讯赶到。

“诺!“

钱知非的护卫头领,立刻开口回应,接着大喊一声:“护住轿子!”

说完,来到了轿子前面,其余的护卫,也围了过来,其中两人,还高举着盾牌。

可黑衣人异常凶猛,又人多势众,还配备着弓弩,所以钱知非的护卫,根本抵挡不住。

片刻之后,护卫被斩杀殆尽,轿帘也被黑衣人掀开。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刺杀本官?”

钱知非异常害怕,同时还在思考,哪里来的黑衣人,竟然还配备弓弩。

更让他奇怪的是,为何这么长时间,元朝骑兵,还没赶到。

“下地府,问阎罗王吧!”

话音一落,一把利剑,刺进了钱知非的胸膛。

“竟然是你!”

临死之前,钱知非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终于明白,为何这些人,会有弓弩,元朝骑兵,又为什么没有出现。

带着很多疑惑,钱知非身子一挺,没了气息。

只是瞪大的眼睛,代表着他十分不甘心,还有一丝不解之色。

钱知非一死,一名黑衣人,迅速上前,用利刃,割下钱知非的头颅,用准备好的油布包好,这才离开现场。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二章

马英带着两百骑一下就突进了辎重营中。

吐蕃人炸毛了,蜂拥而至。

“杀!”

面对乌压压一片的吐蕃人,马英别无选择,只能硬闯。

马槊刺杀,旋即弹回,再度刺杀……

马英不知自己杀了多少敌人,只知道前方的人越来越多。

若是高丽人,他敢这么一路杀到底。

但这是吐蕃人!

他越来越吃力。

呯的一声,他挨了一刀,幸而甲衣坚固。

吐蕃人的眼中还残留着遗憾,就被他刺落马下。

“校尉,弓箭手!”

后方,吐蕃人集结了一批弓箭手来了。

卧槽!

马英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突击,和敌军绞杀在一起,如此吐蕃人投鼠忌器。

再有就是跑路。

绞杀……

他这两百骑危险了。

……

“大玛本,唐军两百骑偷袭辎重营。”

无数吐蕃人冲到了城下,上面不管扔下什么东西都能砸到人,随便放箭就能中。

整个树敦城在颤抖!

破城不远了!

但!

达赛眸色微冷,“你说什么?”

斥候说道:“唐军两百骑突袭辎重营。”

“他们哪来的两百骑?”

达赛怒吼:“贾平安被五千骑追杀,那两百唐军从何处来?鄯州?叠州,还是凉州……哪来的?我们的斥候游骑何在?”

在攻打树敦城之前,他就派出了游骑和斥候在四面游弋,确保能及时发现唐军的人马。

可人呢?

唐军再厉害也不可能尽数绞杀了他的斥候游骑!

那么!

他们哪来的?

达赛的从容被这个谜题打掉了,一种不安在心中升起,“去查,令各处斥候马上去巡查!”

难道是其中一路游骑被唐军打掉了?

若是如此,少说得是数千骑的规模。

这等规模……

达赛眸色微冷,“传令……”

城头,吐谷浑人在咬牙坚持着。

敌军已经疯了,事到如今他们别无出路,唯有拼死厮杀。

“放箭!”

箭矢飞舞,但无法阻拦敌军。

“可汗!”

一个将领仰天大喊,旋即箭矢飞来,把他钉死在城头。

呜……

号角声摄人心魂。

“敌军!”

“敌军撤退了!”

正在蜂拥攻击的吐蕃人竟然撤退了。

他们先是楞了一下,不敢相信的回头……

吐谷浑人也傻了,所以忘却了趁势砍杀。

他们占尽优势。

他们眼看着就要突破了。

为何撤退?

为何?

所有人满脑子都是浆糊!

……

“收回来,戒备!”

达赛能成为禄东赞的心腹,不只是能征善战,更是稳重如山。

“唐军两百骑袭击辎重营,不知来路,为了提防唐军大队人马来袭,全军收回来,列阵戒备!”

达赛口口声声的说不惧大唐,但此刻他的反应却谨慎无比。

“去辎重营看看,叫他们莫要纠缠。”

达赛看着远方,目光深邃。

……

“校尉,敌军逼近!”

两百骑兵在敌军中反复冲杀着,可敌军的韧性远超以往的对手。越往前,他们遭遇的阻力就越大。

武阳侯!

马英无声的呐喊着。

进,他将会深陷敌军之中,弄不好全军覆没。

退,贾平安那边的突袭不会成功。

此刻他进退两难。

马蹄声在远方传来。

惊呼声几乎同步而来。

“万胜!”

武阳侯来了!

马英喊道:“撤!我们撤!”

脱离危机后,他不甘心的回头,心想若是能在周围袭扰,少说能牵制对方一半兵力。

……

“出击!”

唐军就像是幽灵般的突然出现,留守的千余人绝望,有人喊道:“列阵。”

步卒面对骑兵的冲击,唯有列阵才能抵御。

“杀!”

贾平安劈开了一杆长枪,率先冲进了敌军阵列中。

想用步卒来阻拦大唐骑兵吗?

你首先得有钱给步卒配甲衣,其次便是坚不可摧的意志。

贾平安砍杀数人,轻蔑的道:“扫荡他们!”

这些令吐谷浑人丧胆的吐蕃人崩溃了。

“是杀将来了!”

“他们喊什么?”

贾平安见自己所到之处,那些吐蕃人惶然大喊,就问道。

“武阳侯,他们喊杀将来了。”

杀将……什么鬼?

前方就是堆积如山的辎重,粮食,军械……

那些大车聚拢在一起,一眼看不到边!

“阻拦敌军,其余人……纵火!”

“小鱼!”

贾平安回头。

王老二这一路和徐小鱼相伴,传授了许多军中的知识,上次也跟随冲杀了两次,稚气全无。

“领命!”

徐小鱼笑的很是欢快。

“郎君,我带着他。”

王老二不放心弟子去厮杀。

贾平安看看他单手提刀,全凭双腿控马的模样,皱眉道:“要小心。”

王老二笑道:“郎君还不放心我?”

三百骑冲了过去。

敌军在溃逃中回头,见唐军竟然在辎重边停留,顿时就慌了。

“他们要纵火!”

“快!阻拦他们!”

敌军返身集结。

王老二喊道:“小鱼,注意,别慌张!”

徐小鱼面色涨红,“二哥,我不慌!”

他嘴里说着不慌张,可手还是有些抖。

此次跟着来西北,是徐小鱼第一次经历战阵,他需要时间来消化那些新知识。

但王老二却知晓必须要速成。

“杀啊!”

王老二双腿一夹,就超过了他。

“二哥!”

徐小鱼心想他只有一只手,怎么冲杀?

二人一前一后就冲了进去。

“杀!”

徐小鱼挥刀。

随即冲过。

没砍死他!

徐小鱼心中懊恼。

“小鱼,别管身后!”

前方的王老二喊道。

为此他差点挨了一刀。

徐小鱼收敛心神,全神贯注的跟随冲杀。

“敌军来了骑兵!”

右侧冲来了两百骑兵!

徐小鱼心中欢喜,跟着一部分人应战。

“小鱼!”

王老二要气炸了。

这个蠢货!

你只是个新兵啊!

甫一交手,徐小鱼就感受到了压力。

他的刀法生涩,施展不开。

是紧张的情绪让他没法放开手脚。

而且对方的经验比他更丰富。

他斩杀一人,身上挨了两刀,若非是有甲衣护着,此刻他已经落马了。

渐渐的,他被隔离了开来。

周围的敌军不断聚集砍杀,徐小鱼不住的格挡,腰侧挨了一刀。

第一次受伤的感觉让他的情绪有些慌乱。

“二哥!”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王老二。

前方冲来一个吐蕃人,他看出了徐小鱼菜鸟的本质,狞笑着喊了几句话。

徐小鱼挡了一刀。

我不是他的对手!

徐小鱼心中慌乱。

前方再来了一骑,长刀举起……

徐小鱼脑海里全是茫然。

我要死了!

在那种自我怀疑中崩溃的徐小鱼闭上眼睛。

铛!

格挡的声音传来,接着就是横刀切割开人体的声音。

“跟我走!”

徐小鱼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王老二。

他回头喝骂,“跟着我!”

“哦!”

徐小鱼紧紧跟着王老二,二人一路去追赶前方的同袍。

战阵战阵,什么叫做阵?

人聚拢就是阵!

前方十余吐蕃人见到他们落单,就围了过来。

“看好!”

王老二就像是在贾家教授他刀法时一样,先叫他看好。

没有格挡,只是躲避之后的一刀。

吐蕃人翻身落马!

王老二双腿要御马,左手没法帮忙,所以此刻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看好!”

又是一刀!

王老二知晓徐小鱼情绪崩溃,此刻需要一个人来带动他的自信。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冲杀在前。

“看好!”

这一次王老二挨了一刀。

他喘息着,甚至来不及看看左臂的伤口,就得迎战下一个对手。

但他却回头看了一眼。

徐小鱼依旧是那个模样。

仿佛什么都无法让他重振信心。

这是被那一刀杀懵了。

沙场上有许多这样的例子,在挨了一刀,或是挨了一箭后,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

能度过就是悍卒,不能……他不是死在此次厮杀中,就会消失在下一次战斗中。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三章

第六百二十五章终章

“这么说金兀术真的很强?还真有一支铁甲骑兵!”

听完岳雷的叙述,刘协的心境没有半分变化,情绪波动不大。

岳雷见刘协养气的功夫如此了得,小小年纪就宠辱不惊,暗道皇帝就是不一样。

于是又道:“陛下金兀术的铁甲骑兵只是个半成品,父亲说对方的铁甲骑太少了,而且铁甲也不多,不然一般的军画很难挡得住,哪怕是大戟士也要吃亏。”

“所以刚好这支部队有父亲有克制的方法,这才将差点胶着的战事打破,击败金兵。”在岳雷的叙述中,这七天,金兵发动了猛烈的渡河之战。

汉军以阳谋逼迫得金兵不得强渡皆水,结果金兵损失很多。

但是汉军开始也没有占太多的便宜,因为汉军觉得火候差不多的时候,同样渡河来击金兵,结果金兵的野战战斗力真的很强,比留守辽东的还要强上一个档次。

所以汉军虽有战船水军配合,渡河后却未能击败击溃金兵,双方互有胜负。

甚至出动了张颌的大戟士,最后也没有能攻敌营。

要不是撤得早,估计大戟士要跟铁甲骑兵对上。

“是的陛下,父亲刚好有克制对方的方案,没想到收到了奇效,铁甲骑兵被一战而灭,那个叫金兀术的家伙也被家父所杀。”岳雷继续说道。

刘协这时露出一丝不可琢磨的笑。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碰上了,该谁跪还是谁跪。

颇有天道循环的意思。

刘协抬头,透过树枝液叉之间的空隙,看着蔚蓝的天空,然后拍拍屁.股道:“走了!收拾东西我们先回辽西,告诉岳飞、甘宁、公孙度跟司马懿,别忘了收尾……”

金人主力覆灭,大金朝亡了。

消息像旋风一般吹向关东地区与江东。

人有激动,人有忧愁,有人淡然,有人紧张……

刘协带着人到了渤海郡的时候,水军从渤海上岸,送来另一个方向的情报。

“黄巾呀!果然还是上不得台面,给了你们机会,还是不行,那么只好朕来了。”刘协面朝东向,看向倭国的方向,很快便道:

“去告诉管亥,要么换个地方朕在安排他们,要么别用黄巾的旗号了,那个戚继光朕要了,甘宁的人马上就可以从三韩过去了,对了顺便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大船,什么叫铁甲舰……”

倭国那里是有点小操蛋,爆出来的倭国几位算得上台面的人物,让管亥等人吃了不少亏,要不是戚继光,黄巾军都要把从本州岛占的地盘全丢掉了。

果然草寇没有一个好领导是难成大器的。

这些人冲锋打仗可以,但是搞起管理,搞起大战略起来欠缺了眼光。

三个月后,长安,管亥等人的决定报到了京城,表示黄巾接受刘协的统治,不在重新换地方了,不过黄巾军的后代永世不在收田赋。

刘协的回复简单一个字:“准”。

半年后倭岛方面全数平定,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宫本武藏四人被剿灭扑杀。

刘协只做了四字回复:“阉掉,挖矿!”

然后甘宁带着他的水军返回青州与徐州。

兖州!

曹府!

“主公,二年时间到了!我们要备战吗?”戏志才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每每咳嗽都像要挂掉一般,曹操看着有些心疼,反而是关切一下。

不过戏志才摇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只问曹操打算。

下面的程昱等人也看着曹操。

曹操问道:“这两年来我们不是一直在备战吗?”

众人点头。

曹操接着又道:“可是我们的兵力与财物力有朝廷准备的多吗?”

众人摇头,感觉被骗了,当时也不该跟天子约定两年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