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寡妇情缘

文学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一章

“第一件,”我问的:“你们还有谁看到那些岁数大的阴阳饭的?”

那些人对看了一眼。

其中有一个说道:“我那天,倒是正好下夜班。”

是个矮胖矮胖的酒糟鼻子。

我来了精神。

“我看见,好像是有一帮人在菩萨川上过去,不过……”酒糟鼻子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我喝多了,做的梦。”

他看见,一群人,挤在了一个门板上,跟坐船一样,从菩萨川上渡过去了。

这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愣住了:“门板,菩萨川?你真是做梦了。”

为什么?因为就菩萨川那个波涛汹涌的劲头,小船都得掀翻,何况门板。

“是真的!”酒糟鼻子接着说道:“那天,菩萨川也不对劲儿——跟个镜子一样,一点波纹也没有!”

好几个本地人都乐了,其中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头儿说道:“菩萨川能成了镜子面?别人见没见过,咱不敢保证,可咱敢保证,咱这一辈子,就没见菩萨川消停过一天!”

周围的人都笑了:“你喝假酒了吧?”

酒糟鼻子被他们说的鼻子都红了,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那,也真没准……”

我们几个看了一眼,倒是寻思了起来。

别说,如果菩萨川的波涛,真的是什么川姑娘闹腾出来的,那控制住了那东西,没准还这能过去——甚至,是被水里的东西,给牵引过去。

我听说,玄老爷子就很擅长驾驭长毛的。

程星河一抱胳膊:“好么,合着那帮老家伙是八仙过海去了。”

不过,他们肯定也是遇上了某种事儿,否则,不会这么久不回来。

还得找到了才踏实。

“不好啦!”这会儿,东头又来了一个浇成了落汤鸡的人:“东头被淹的差不离了,眼瞅水要进来了!”

而那些本地人全急了,人口这么多,未必能跑得过水不说,家里那些可怜的财产不就全没了吗?

他们虽然不敢催,可全迫不及待的看着我,想知道怎么解决。

“你们送祭祀,都是怎么个送法?”

“把先生搁在水面,顺水推下去就行了。”有人嘀咕着说道:“浑身绑上红绸子。”

“先生下去之后,再被冲上来,眼窝就空了。”

赶过来的凉粉大爷目睹了我们的本事,惊喜交加,一下愣在了原地,几个小孩儿见到了他,赶紧扑过来了:“爷爷!”

凉粉大伯抱住他们,喃喃说道:“神仙,你们是活神仙……”

我点了点头,指着夏明远:“把我们两个,当成祭祀给送到了河里去。”

那些村民全愣住了。

凉粉阿伯嘴边刚有了笑意,一下就凝固上了:“这,这怎么到了最后,还是得……”

我低声说道:“这里人多口杂,我就跟你说——红绸子别打死结。”

凉粉阿伯并不傻,一下就反应过来我们是要下水抓川姑娘了,连忙“哎”了一声,可还是有些担心:“可我怕……”

“放心吧,”程星河随手把晾在房檐下的柿饼子扯下来大嚼:“多少大风大浪都渡过去了,还在乎这点刷锅水?”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二章

我下意识的一把握住了挂在胸前的本命阵印,手中传来了丝丝冰凉的感觉,还有那熟悉的,我本命阵印特有的‘煞气’感,一握住就仿佛看见了一片血色,听见了无数的嘶吼。

但偏偏却没有什么跃动的感觉。

难道是我的错觉?我抹了一把眼前的雨水,往前一步想要看得更清楚,可从胸口传来的闷痛和短时间大量使用灵魂力所造成的昏沉,让我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踉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靠在了柱子上,才感觉舒服了一点。

瓢泼大雨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意思,天空中却再无雷声传来,之前那一片赤红色也散去,只是显得天色更加的暗沉。

难道天劫就这样结束了吗?我站在风雨中,心中充满了侥幸的感觉,我完全没有想到原来天劫竟然有如此的威力。

但此刻我更在意的是师父本命阵印的变化,喘息稍停后,我又仔细观察感受了师父的本命阵印几秒,事实证明它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有些失望,当然也不会真的傻到以为那阵印之上的粗陋麒麟会活过来,如果之前看见的不是我的错觉的话,唯一能解释如此现象的,不过是阵印中的力量在流动,才会产生这种‘活灵活现’的感觉。

我之前控制着阵法,自然很清楚没有激活过师父的本命阵印,怎么会有力量的流动?若然真的它的力量自然的流动,我会下意识的以为是师父又留下了什么玄机?

我太过想念他,就算是这种特殊的,无声的交流,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但是并没有我微微叹息了一声,以为一切就此结束了。

辛夷的房间依旧安静,大门紧闭,仰望天空,那只弱小的狐影已经不见,但我能感觉到它‘藏’进了那丑陋的狐尾之中。

也不知道辛夷何时会醒?天劫应该过去了吧?想到这点,我的心情稍平,同时又带着期待紧张,些许的悲伤,说不出来什么滋味,下意识的就伸手去衣兜,想要摸出一支烟,点上然后静静的等待。

可当手伸进衣兜后,我才有些好笑的发现,如此狂风暴雨,衣兜里的烟已经碎成了一堆烟沫子。

“真是”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随手扔掉了手中的烟沫子,却不知为何,心中始终不能真正的平静等待。

风莫名的越发大了,吹得我都隐隐有些发冷,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天空,看见这狂放的风在一点一点的吹散空中累积的云层,眼看着已经把这厚重的云层快吹散一半了。

这是自然的吧?天劫过后,劫云自散。我用常识对自己说道,但心中开始莫名的焦躁,同时又涌起了阵阵疲惫。

我不想自己这样胡思乱想下去,盘算着收起了师父放在阵中的本命阵印,若此生真的还有那么一丝丝机会能相见,我想要亲自交给师父。

对于明阳门一脉来说,本命阵印就相当于是半条性命,若本命阵印碎裂,自身也会受到损伤。

我没有再过多想,就朝着师父置放本命阵印之地走去,但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狂风竟然大了一个夸张的程度,就连我顶着狂风前行,都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不过十几米的距离,我竟然足足走了十几秒,这风要是放在寻常的世界里,怕是连人都能吹起来!

我如此的感慨着,蹲下,眼看就要一把握住了师父的本命阵印。

却忽然觉得头顶的天空明晃晃的,刺眼的要命!

我的心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一沉,连我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我没有抓着阵印,却是抬头朝着天空看了一眼。

劫云散了!!可是,那劫云之下一片带着阵阵的亮红天空是什么?我感觉到窒息,真真切切的窒息感!

是辛夷要醒了么?我如此想着,找不出别的答案,而在这时,我也伸出了右手,想要抓住师父的本命阵印。

“住手!”一声艰难,嘶哑,似人声却又很别扭的声音从辛夷的房间传来。

这个声音如此的陌生别扭,当它传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一惊,辛夷的房间里何时进入了一个陌生的人,我却不知道?

“谁?”我低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碰师父的本命阵印。

随着我的询问声刚落下,‘吱呀’一声,辛夷的房间竟然打开了,从中传出了一股磅礴又神秘的气息,仿若有着生命一般在跃动。

而这样的气息只是流露出了一丝,我就敏锐的感觉到从天空之中传来的那种窒息感

文学

更加深厚了一分,几乎压制的我不能正常呼吸,只能深深的喘息。

‘啪’的一声,辛夷的房间只是洞开了那么一瞬,大门又关上了,却是从辛夷的房间中走出了一个怪异而瘦小的身影。

“这是”我顾不得胸口的闷痛,猛然站了起来,下一秒,泪意竟然不受控制的猛然胀痛眼眶。

不能,如若真的流泪了,才是最大的不敬吧我鼻子酸的要命,只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身影。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三章

【搏击俱乐部-塔外医院】

私人病房-2103室

全身打满石膏的韩东正躺在这里的病床上。

距「康复训练」已过去整整一周的时间。

大大小小的手术陆续完成,韩东以由危险期转为平稳阶段,再等几天就能正式出院。

这样严重的伤势正是来自于「康复训练」的后半段。

由于一拳命中西髓的头骨且造成破坏性的伤势。

虽说无首大哥连忙上前压制,但控制住脾气的西髓还是要求将康复训练继续下去……后续看似正常的训练,强度却大大提高。

越发疲倦的韩东一个不小心便落得这样的结局。

【0胜0平14败】

想要在俱乐部内获得首胜还真是遥遥无期。

……

这时,病房门由外开启。

韩东习惯性将屁股对向门口,以便护士小姐姐的贴心照顾。

结果,啪的一声!一巴掌轻轻落在韩东的屁股上。

“是我。”

“无首大哥,西髓教练!”

再次见到骷髅模样的西髓时,韩东下意识地挪动身体,既是被无首压制住……否则,这一动恐怕会撕裂伤口,又得在医院里多呆好几天。

“西髓主动跟我过来探望,他有些话想要和你说说。”

“好的……西髓教练请讲。”

“首先向你抱歉,那天的确是我下重手了。

文学

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看看「康复训练」的效果如何。”

说着,西髓的骨骼手指轻轻贴上韩东的颈椎。

立即有着一股冰冷的骨液贴着颈椎流下,蔓延全身。

说是查看韩东的情况。

实际上,这些来自于西髓的骨质精华能有效疗伤,尤其是骨骼上的伤势……还能补充骨髓干细胞,让全身骨骼焕发新生活力。

“嗯……你的康复状态很不错。

【接纳神性】往往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来适应。

毕竟,任何生命体在见证真理后,都会对物质世界有着重新的理解,因真理概念的介入,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复杂。

只是,你的情况要比其它开门者更奇怪。”

“嗯?怎么说?”韩东连忙追问。

“你也知道,【真理之门】的样式与个体特性相关联,每个人所见到的真理之门是不同的。

因此,个体所窥探的真理,大多也关联着自身的特性。

一般情况下。

刚开门的个体,因真理对他们认知层面的提升,需要重新理解曾经习得的各种能力,甚至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某些以前的异能法术。

这被称作为「真理限制」。

一旦将真理概念与能力结合,突破限制,个体就能更高效、更深入、更全面地施展能力,这就是康复训练的必要性。

以上所述的真理限制,仅限于【能力】。

但你的表现,却涵盖到你的各项动作,甚至于走路、呼吸这样的基本动作都受到限制。

你在深渊里坠落了很长的时间吧?”

韩东稍作隐瞒,没有说出自己抵达深渊底部的情况,“按照引导者的说法,我的开门时间是常规值的十倍。”

“十倍?

难怪……我与无首当年也仅仅达到常规值的三倍而已。

看来在极深区域的真理,还包含着对基准物质的阐述。我与无首是挚友,这件事情我们不会乱说的。”

西髓很清楚这些问题属于韩东的隐私,他也不在多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