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虐乳小说

文学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一章

“第一件,”我问的:“你们还有谁看到那些岁数大的阴阳饭的?”

那些人对看了一眼。

其中有一个说道:“我那天,倒是正好下夜班。”

是个矮胖矮胖的酒糟鼻子。

我来了精神。

“我看见,好像是有一帮人在菩萨川上过去,不过……”酒糟鼻子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我喝多了,做的梦。”

他看见,一群人,挤在了一个门板上,跟坐船一样,从菩萨川上渡过去了。

这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愣住了:“门板,菩萨川?你真是做梦了。”

为什么?因为就菩萨川那个波涛汹涌的劲头,小船都得掀翻,何况门板。

“是真的!”酒糟鼻子接着说道:“那天,菩萨川也不对劲儿——跟个镜子一样,一点波纹也没有!”

好几个本地人都乐了,其中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头儿说道:“菩萨川能成了镜子面?别人见没见过,咱不敢保证,可咱敢保证,咱这一辈子,就没见菩萨川消停过一天!”

周围的人都笑了:“你喝假酒了吧?”

酒糟鼻子被他们说的鼻子都红了,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那,也真没准……”

我们几个看了一眼,倒是寻思了起来。

别说,如果菩萨川的波涛,真的是什么川姑娘闹腾出来的,那控制住了那东西,没准还这能过去——甚至,是被水里的东西,给牵引过去。

我听说,玄老爷子就很擅长驾驭长毛的。

程星河一抱胳膊:“好么,合着那帮老家伙是八仙过海去了。”

不过,他们肯定也是遇上了某种事儿,否则,不会这么久不回来。

还得找到了才踏实。

“不好啦!”这会儿,东头又来了一个浇成了落汤鸡的人:“东头被淹的差不离了,眼瞅水要进来了!”

而那些本地人全急了,人口这么多,未必能跑得过水不说,家里那些可怜的财产不就全没了吗?

他们虽然不敢催,可全迫不及待的看着我,想知道怎么解决。

“你们送祭祀,都是怎么个送法?”

“把先生搁在水面,顺水推下去就行了。”有人嘀咕着说道:“浑身绑上红绸子。”

“先生下去之后,再被冲上来,眼窝就空了。”

赶过来的凉粉大爷目睹了我们的本事,惊喜交加,一下愣在了原地,几个小孩儿见到了他,赶紧扑过来了:“爷爷!”

凉粉大伯抱住他们,喃喃说道:“神仙,你们是活神仙……”

我点了点头,指着夏明远:“把我们两个,当成祭祀给送到了河里去。”

那些村民全愣住了。

凉粉阿伯嘴边刚有了笑意,一下就凝固上了:“这,这怎么到了最后,还是得……”

我低声说道:“这里人多口杂,我就跟你说——红绸子别打死结。”

凉粉阿伯并不傻,一下就反应过来我们是要下水抓川姑娘了,连忙“哎”了一声,可还是有些担心:“可我怕……”

“放心吧,”程星河随手把晾在房檐下的柿饼子扯下来大嚼:“多少大风大浪都渡过去了,还在乎这点刷锅水?”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二章

@@《符咒》在2018年6月首发,2019年1月完结,距离现在也已经过去一年多,完结时的收藏量已经不记得了,每天依旧在增加,虽然基本上是几十几十的增加,但确实没想到能突破十万之数。

收藏破十万对于大神们只是短时间内就能达成的目标,对于我这种小扑街来说,着实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这是刚开始写书时不曾想过的数字,实不相瞒

文学

,当初写的时候想着有几百几千人看这本书,心里就很满足了,毕竟一开始没想过会签约,单纯是兴趣使然。。

永远纪念这一天!

——2020.6.10,白日鸣笛。

《漫威之无敌符咒》10万收藏达成!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门卫老董和校花的小事说 第三章

“这……”崔涟一时梗住,她与莫安容见面不过一天,所聊内容为下马威,谁知道有什么优点,“我觉得安容很善良、乐观、上进,还有许多血多。”

“别这么紧张,我随口一问而已。有竞争才会有动力,期待你们能够钻演出更好的作品。”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难道刚刚的对话被傅衍川听到了?莫安容抬头,恰好看到男子绝美的侧颜,哪怕连领口的纽扣都充满着魅力,叫人挪不开目光。

然而本质依旧是个恶魔!莫安容头一次希望崔涟能够努力上进一点,早点将傅衍川泡到手。

花坛背后,黝黑的尽头在叶片的遮掩下,肆无忌惮的拍摄。带着帽子的男子神情猥琐,仿佛挖掘了金矿一般。

……

……

宣誓主权最好的办法,便是霸占领地。崔涟无时无

文学

刻不与傅衍川待在一起,美其名曰讨论剧情,导演非但不觉得奇怪,反而还鼓励。

得到空闲时间的莫安容深表感激,天天缩在小角落干着自己的事儿,顺便听从经纪人的建议,拍拍小广告什么的。

虽然没有那些明星红,但莫安容身价很便宜还敬业!

“星辰总裁即将与不知名千金订婚,强强联合或引起股价涨跌。”莫安容看着手上的报纸,现在财经版面居然也高些娱乐新闻。

至于不知名千金,莫安容可以赌上小命,一定是夏瑜儿不可。明明跟着傅衍川不到半个月,此刻看到熟悉的名字,感觉却跟五十年一般。

恍若隔世。

“看什么这样入迷。”男人走过来,扯过莫安容手中的报纸,看了两眼后揉成一团,“看些有营养的东西,比花边新闻好多了。”

报纸被无情的丢入垃圾桶内,傅衍川靠在莫安容身上,宣誓主权一般的捏起她的下巴,“这部剧有个角色给你,好好准备。”

“什么角色?”

“犯罪集团安插在警局的卧底,很有挑战性。”

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角色已经有人了。莫安容看了看傅衍川的下半身,脑海中瞬间脑补各种同人小本子的画面,比如为了演戏机会,跟导演……

一看到莫安容脸上浮现出五颜六色的表情,傅衍川便知道她的想什么。毫不留情的上手东捏捏西扯扯,“你想的那些都没发生,凭我在圈中的人脉,要个配角还是能要到的。”

如果解下这部戏,岂不是意味着真的要整天和傅衍川待在一起了。莫安容脸色煞白,解释道:“我的经纪人已经帮我接了一部,所以档期可能……”

“不入流的低质量剧,只会浪费时间。你现在缺代表作品,以及开脱人脉圈,哪怕只在这部电影中打个酱油,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样一听感觉很有道理,莫安容看向男人的双目,其中坦坦荡荡没有多余的感情,严肃认真的样子,好像第一天见到他那样。

“那,那我这样算走后门吗?”

傅衍川反问道:“你觉得呢。”

“这样岂不是主动参与娱乐圈恶性竞争。”莫安容扣弄棉布饰品上的线头,直到它越来越长。

“我不管娱乐圈变成怎样,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会有你一片净土,无加污染的净土。”

耳边的呢喃越来越近,一枚带有怜惜的吻最终落在耳畔。

“孙修谦无法给你的,我会加倍补偿。我相信有一天你会站在万众瞩目的高台上,告诉他曾经看不起的替身,有多么厉害。”

完了完了,莫安容捂住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的心脏,面对这张脸颊感情真挚的对白,大龄单身女青年根本毫无抵抗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