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大炕上的偷乱

文学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一章

南阳城下,数十万大军相互攻杀,声震四野,死伤狼藉,杀气直冲霄汉。

南阳自秦置郡地以来,便乃形胜之所在。

古人有云,光武之所兴,有高山峻岭可以控扼,,有宽城平野可以屯兵,西临关陕可以招将士,东达江淮可以运谷粟,南通巴蜀,荆湖可以取财货,北据三都可以遣救援。

居江河之间,上承天时之润泽,下秉山川之恩惠,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周法明引二十余万梁国大军驻于此处,与远来之唐军相拒,在战略之上看上去已居三分胜势。

可实际上则是,周法明也没有想到唐军会撇下丘和所率十余万大军,以及虎踞于东北一侧的夏军而直取南阳。

这是自信还是愚蠢呢?周法明当时已经顾不得想这些了。

因为直到唐军主力进入襄城郡,周法明才警觉起来,一边派长子率精锐守鲁阳关,一边则在南阳将大军铺开,准备迎接一场大战。

唐军到来,南阳梁军已完成备战。

这个时候的周法明再无他想,只欲与唐军殊死一搏而已。

此时梁国的形势其实也已非常严峻,二十余万大军集结于南阳,兵力雄厚,粮草丰盛,足以与唐军缠战良久。

可这是北上河南的战略所需,并不是要在南阳进行防守的态势,两路大军几乎抽空了荆襄,乃至淮西北部的兵员,让江表陷入空虚之中。

再加上张镇州率军还在夔州,南边的宁长真,王仁寿等三心二意,不愿再受朝廷调遣,所以换句话说,南阳一战已然关乎梁国生死。

唐军南下南阳确实有诸多弊病,可也掐住了梁国的咽喉,将梁军逼到了角落里。

事实上今年战事进行到这个地步,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谁更有胜算,结果会怎么样,也只有战过方知。

见了梁军的布置,唐军并没有急着进攻。

唐军在南阳城下整军数日,梁军趁唐军立足未稳,不断的进行袭扰,小战数场,即便梁军上下不愿承认,但也彻底认清了现实,唐军的战斗力实非梁军可比。

唐军大军铺开在南阳北面和东面,任凭梁军出击数次,奋力拼杀,唐军只岿然不动,别说唐军中军了,连外围的唐军将旗都不曾摇晃一下。

反而是出击的梁军被围杀了不少。

可以说是初一接触,梁军便吃了些亏,之前以为的唐军远来,又经历了不少战事,士卒必定疲惫,士气低落等等,在唐军身上都看不到。

而且时日尚短,水土不服的问题还显现不出来。

于是梁军收起了所有的爪牙,任凭唐军立下营寨,开始制造攻城器械。

整军数日,唐军列阵攻城。

…………………………

杀声再起,唐军踩着血迹斑斑,已有些泥泞的土地,潮水般向前涌动,天空中箭矢如雨点般落下,落在唐军顶着的木排上,发出咄咄声响,有人惨叫着倒地,立即便被订在地上,鲜血再次流淌开来。

这并不能阻挡唐军的攻势,大队的唐军涌到寨墙之下,攀爬而上,与守寨的梁军拼力厮杀。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二章

战场上的尸体肯定做不了假,本田少将听到这儿就信了八九成。

松开少尉衣领,扭头看着参谋长就开始下命令:“这里不能再呆了。”

“参谋长你马上集结部队,大家半小时后离开这里,走正太铁路回阳泉!”

“一路扫荡部队被救国军全歼,我们还能说成意外,巧合……连续两路扫荡部队被全歼,两路扫荡部队被重创,再说巧合就解释不通了,我觉得救国军肯定隐藏了我们不知道的实力!”

“这支神秘力量不仅瞒过了我们的眼睛,更瞒过了情报系统的眼睛。”

“他们可以用一晚上时间吃掉我们四五千人,也能把我们围在这里聚而歼之。”

“刚才有两支部队大张旗鼓来这里,整个行动肯定逃不过救国军侦察兵的眼睛,我们八成已经暴露。要是不马上离开这里,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参谋长深以为然,刚准备领命时,他想到了部队留在平定城内的弹药库。

里面储存了好几百万发子弹和两万多颗炮弹,一旦落到救国军手中,他们和周边的八路军都会受益,整体战斗力大大增强,进而威胁到皇军的安全。

马上提醒:“将军,那我们留在城内的武器弹药怎么办?”

“本来以为今天就能夺回县城,抢回那些武器弹药,部队突围的时候故意没有摧毁。现在扫荡部队发生意外,我们没机会夺回县城,但肯定要想办法摧毁它们,不然救国军的整体实力不仅没因为扫荡而被削弱,反而会越来越强。”

本田少将很认可参谋长的话,看着手底下的一个参谋问:“我让你负责监视攻击平定城的敌人,你应该很清楚城内武器弹药的情况!”

参谋赶紧报告:“今天白天没有敌人往外运粮食和武器弹药。”

“我们库存在县城里的粮食和武器弹药应该都还在粮库和弹药库没动。”

“那就好!”本田少将长吁一口气命令:“现在是下午三点多,还有时间呼叫空中支援!”

“参谋长你马上给军部发电报,请他们派航空兵攻下平定军火库和粮库。”

“我们马上转移,趁救国军还没杀过来,迅速离开平定!”

天还没亮,平定城内的战斗就结束了,但县城并没有变的安静下来。

王铁山搞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宁肯冲出军火库和侦查分队同归于尽,也不肯把弹药库炸掉和侦查分队同归于尽。

报告团长后,周成也搞不明白小鬼子再耍什么把戏,更想不到日军还抱着杀回县城,夺回军火库的想法。

但他知道一件事。

虽然侦查分队占了军火库,但并不意味着里面的武器弹药就属于救国军。

只要部队一天不把他们运出县城,运回防区,弹药库里的武器弹药就随时可能被鬼子炸掉。

主力部队还要打鬼子,暂时抽不出兵力去运输。

而且粮库和弹药库储存的物资和武器弹药太多,短时间内也运不回防区。

暂时把武器弹药存在弹药库也不行。

虽然搞不清楚日军为什么不炸掉军火库,但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会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第三章

朱子明笑道:“拍下阳玄果的银子,算是我先向借的,日后再还你。//无弹窗更新快//”

冷如烟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们还分的你我,分的这么清楚么?”

呃……朱子明楞了一下,云雾山庄庄主只有冷如烟这么一位宝贝女儿,谁若是娶了她,所有的势力与财富自然属于她未来的相公!

想到此处,冷如烟的深情让朱子明心中感动,深深的望着她道:“如烟,谢谢你。”

冷如烟俏脸微红,轻轻嗯了一声,可正在此刻,云雾山庄的管事冲了进来,大叫道:“小姐,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见管事如此莽撞,冷如烟本想训斥一顿,可听到大事不好,连忙问道:“什么事。”

“云门与魂宗,还有炎门,练魂宗宗主都来,他们说,要是不交出朱公子,便血洗云雾山庄!”

冷如烟吓了一跳:“什么!练魂宗的宗主都来了,爹爹呢?”

魂宗宗主乃是九重高手,而且迈入九重已是许多年了,比冷无忌都要厉害几分,他若来,便是要破坏月河城不得动武的规矩,三方势力,是有这个实力破坏规矩的。

冷庄主说:“他说让小姐与朱公子速速离去。”

朱子明目光一冷,却是径直的走向了月河城的城楼,不能连累云雾山庄!

当朱子明站在城楼上,城楼下是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一种熟悉的气息也涌上心头。是云天仇与血公子,他们都来了!朱子明心脏急剧的跳动着,一定是血公子早已派人盯上了自己。

这下真是不妙了,一个血公子让自己都够呛了。更何况是已经达到第八重境界的云天仇,想必炎燃的老爹炎铁一定也来了,乖乖,这动静可真大啊…….

朱子明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自己似乎是死定了,可就这么坐以待毙么?他目光扫视着远处,一处废弃的城墙映入了,而那城墙上挂着一门古老的鼎钟!

嗖的一声。朱子明脚步飞快的向城墙奔去,到达城墙之下,立刻双脚一蹬,一下子飞到了城墙之上……..

追杀朱子明的所有人马已经到达树林。他们四处寻找着他的身影,而一个人眼尖似的看到城墙之上的朱子明,大叫道:“他在那

文学

!”

所有人目光齐齐向城墙看去,只见朱子明一手扶着鼎钟,冷笑的看着自己。长发与衣衫在冷风中飘舞,一种傲视群雄的感觉,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望着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有些人已是心虚了。而且还有那巨大的鼎钟,更显得气势磅礴。威慑不已。

曾经数以百计的炎门云门高手惨死在鼎钟之下,他们是知道的。

云天仇与炎铁大喝一声道:“有我们在。给我冲上去,杀了他,谁拿下他的人头,赏黄

文学

金万两。”

云城主如今可是八重的绝顶高手了,再有炎城主这位七重高手相助,难道还怕了他小小的朱子明?

众人被两位城主激发的斗志再次昂扬起来,纷纷举起兵器,向城楼冲了过去…….

“吼!”一声巨龙一般的嘶鸣声在整个天地间炸开,朱子明举着鼎钟,在鼎钟内疯狂咆哮:“龙啸功!”

撼天震地一般的龙啸在空气中诈响,一条金龙顿时从鼎钟内奔出,狂暴至极!

轰轰轰,金龙嘶吼着向下俯冲而来,所到之处无不地列山崩,实力稍微低一点的高手,纷纷被震得吐血而死。

“炎兄,我们来合力抵挡!”云天仇向炎铁说道。

“排云掌,火炎决!”两声响亮的声音传来,只见如山川一般的巨掌与河流一般的火焰腿向金龙劈去,二者相撞击时,顿时一道金光直冲天地,巨大的响动震得数人又是暴毙。

“嘿嘿,一个毛小子便让你们这般狼狈不堪了,”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元出来,而紧接着轻轻一掌,一团黑雾瞬间将金龙吞噬。

九重的实力,是魂宗的宗主魂傲!

一身黑衣裹身的魂傲出现在众人眼前,恐怖阴森黑气,让正派高手一阵头皮发麻:“看来要我来解决这个小子了。”

只是一掌便吞噬了金龙,这等实力……..朱子明心虚了,若是让他先出招,自己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回想婆婆临走时,教给自己的特殊功法,不到最危急时刻不能乱用,如今真的要用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