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1v1青灯、用力啊用力好深快点

文学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一章

可是说是这样,陆一澜的脸上,还是氤氲出了淡淡的温柔。

一群吃瓜群众看得快瞎眼了。

“好了,不卖关子了。”

“今天直播这个游戏,是想给这游戏的文本原作者,阿妄打个小广告~”

“当然,这个游戏也打个广告。”

-阿妄是谁?

陆一澜一笑,“真的这么想

文学

知道?”

屏幕上一排的好想。

正在直播的某人忽然拿下了耳机,把桌上的摄像头端了起来,找到了厨房的位置。

一个高大的背影忽然就出现在了屏幕上。

不过只闪了一瞬间。

“阿妄是我的老公~”

“也是这本书的男主角啊。”

-握草,我以为看游戏主播就可以躲避秀恩爱的……

-结果还是被人喂了一嘴狗粮。

-忽然悲伤。

-澜爷都有爱人了。

一群人说这话,陆一澜也放下了手机和鼠标,跟一群人闲聊了起来。

“今天不打游戏了,跟大家聊聊天。”

“哦,你们说我们怎么认识啊?”

“认识的可早了,非常早。”

屏幕上有人问是不是从小到大,青梅竹马。

陆一澜眉眼里带着点笑,青梅竹马的话,其实算不上,但是

阿妄陪她走过的路,岂止一个青春。

“算是,从小到大。”

-羡慕主播。

-羡慕有这么漂亮的竹马哥哥。

“哈哈,其实我们在一起,也经历了很多的。”

-懂,成长路上难免磕磕碰碰。

噗。

其实……

并不是成长路上的磕磕碰碰啊。

不过仔细说的话,你非要说是成长路上的磕磕碰碰,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想着,陆一澜又笑了起来。

聊着聊着,一下就到傍晚了,陆一澜刚准备关直播,那边阿妄就来了一句。

“阿澜,晚饭好了,来吃饭吧.。”

麦还没关,直播间的人听到这句

简直要飞起来了。

-羡慕有一个能洗手做羹汤的夫。

-羡慕+10086。

饭桌上,陆一澜夹了个菜,“你做饭越来越好吃了。”

“一般。”

“就是越来越好吃了。”

“……你说是就是。”

“这是爱情加持的味道。”陆一澜筷子放碗里,手撑着自己的下巴,“没听说过爱屋及乌吗?我喜欢你,所以连你的饭,我也喜欢。”

阿妄听她的话,垂眸笑了笑,并未言语。

许久,饭快吃完了,阿妄才抬头问了一句,“我刚刚好像听到你在那边说我的名字了,怎么了?”

“没怎么,你那本书不是刚刚把游戏版权卖出去吗?我给你宣传一下。”

“噗。”

“不用你宣传。”阿妄莞尔,“你一个平时打lol和cf的主播,不适合宣传这个。”

“切。”

陆一澜抬眸,“宣传自己老公的书,有什么不适合的。”

说着,陆一澜站起来,“来,我们快把碗收掉,待会儿去沙发那边,我给你拍个照。”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二章

【至高】的门扉啊……

周哲挑了挑眉。

如果愿意的话,他随时都可以冲刺到那个境界。

六个月时间,除了海量的灵慧精粹以外,周哲还通过正规和非正规的形式,弄到手了八十九条法则。

正义法则!

圣洁法则!

切割法则!

武器法则!

统帅法则!

聪慧法则!

苦难法则!

熔炉法则!

英勇法则!

即死法则……

除了将契合度较高的【即死法则】赠予张妙然,帮助其跻身铱级序列外,其余法则,都被周哲自己吸收炼化。

任何法则,似乎都被他的魅力所吸引,契合度都达到了百分之百!

这很诡异!

理论上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见的多了,终焉机构的成员们也就不再大惊小怪了。

他们逐渐接受了现实——人与人之间,是不同的。

实际上,这仅仅是【自我设定】的天赋在生效罢了。

“现在就要突破到那个境界了啊……”

周哲上下打量了【暗】一番,语气严肃:“你会死的。”

虽然不晓得对方的死法,但笼罩在【至高】这个词汇上的危险阴云,到了二人这种层次,大约都能感觉到一些。

【暗】没有半点犹豫踟蹰,斩钉截铁地给出了答复:“与其畏畏缩缩,止步不前,不如抛弃所有杂念,背水一战。”

畏惧死亡,是所有生灵的通病。

【暗】却遏制了这种本能。

“从很久以前,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暗】语态平和地说道:“跨越铱级的桎梏,抵达【至高】阶层,对我们这种人而言,其实并没有那么困难。”

“可我走遍诸天,却从未见到过一名除【道】以外的【至高】。”

周哲眉心微蹙:“所以你打算自己去寻找真相?”

“这不是你所期待的吗?”

【暗】面无表情地说道:“让我去冲锋陷阵,你在旁边观察。”

“否则的话,我早就死在你手里了,不是么?”

周哲沉默不语。

【暗】也同样如此。

半响,【暗】唇角微微上扬,一抹笑容在其眼底化开。

“既然如此,我就先行一步了。”

说着话,【暗】一脚踏出。

咔擦!咔擦!咔擦……

位面晶壁发出不看重负的声响,逸散出琥珀色的熔流。

果香和硫磺混在一起的复杂味道,在周哲鼻翼之间萦绕。

【暗】一步踏出,便破开桎梏,超越了铱级的界限,达到了全新的层次。

如今

文学

的【暗】,在支配者中,也称至高!

强!

非常强!

恐怖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暗】悬浮在虚空之中,视线落在周哲身上,一副扼腕叹息的模样:“你拥有高到令人无法理解的天赋和才情。“

“像你一样的人,无数个纪元以来,我从未见到过第二例。”

“可惜,胆怯让你慢了半步。”

“你没有未来可言了。”

“不……”

【暗】裂开嘴角,白森森的牙齿上泛着诡异的光芒,嘴唇红的几乎像是要滴出血来:“像你这样特殊的存在,我会给出最高规格的葬礼。”

“你会成为我的一部分,和我共同见证独属于【至高】的风景。”

说着话,【暗】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

十米,百米,千米,万米!

百里,千里,万里……

他庞大无垠的身躯,变得一片模糊,目光所及,皆为黑暗,仿佛真正成为了黑暗的化身和代名词。

语毕,黑暗人型张开口,就要将周哲一口吞下。

正在此时!

一只白皙如玉的手,忽然从虚无中诞生。

拇指和中指相触,轻轻打响。

啪!

体型膨胀到看不见边际的【暗】,身影开始骤然缩水!

刹那之间,他只剩下半米身高,看上去就像是转生成为矮人一般。

一直波澜不惊的【暗】,此刻面上却忽然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周哲!【道】不是【至高】,祂超越了【至高】,祂是……”

话还没说完,【暗】的身影就彻底消失无踪。

祂存在过的痕迹,也被湮灭。

周哲甚至感觉,【暗】的真灵烙印,也彻底消失在了时光的长河之中。

“所以……我很久以前就察觉到的危机感,果然是来自【道】?”

一念及此,周哲微微眯起双眼。

要战胜突破后的【暗】,自己需要耗费一番功夫,才能做到。

想要彻底消灭掉【暗】,可谓难如登天。

超越了铱级的【至高】,生命层次完全变幻,除非真灵烙印也被崩碎,否则即便肉身和灵魂尽皆湮灭,也有卷土重来的资本!

这样看,轻描淡写之间,将【暗】抹去的【道】,就强的可怕了。

然而……

沉吟良久,周哲做出了和暗之前同样的动作。

他一步踏出,周身气机顿时变幻,眼前情景突变。

视线之中,一片苍白混茫。

一张古朴的石桌,出现在周哲面前。

石桌上摆着三个茶杯和一个白瓷小碟。

身形笼罩在迷雾中的青年,从白瓷小碟里取出一枚看上去像是黑豆糕的甜点,送入口中,轻轻咀嚼起来。

片刻后,这名青年轻笑道:“【黑暗至高】,不错的甜品。”

“可惜,甜度不太够。”

享用了甜点之后,青年贪婪却又克制地看向周哲:“这次吃饱了,你先回去。”

“等你变得更美味一些,再来吃你。”

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威压与气势,非常恐怖。

周哲隐约能够察觉出来,眼前这人的实力,比自己强出亿兆倍!

没有其他答案!

这名浑身上下都笼罩在迷雾中的青年,正是【道】本尊!

为何诸天兆界、无尽位面资源无数、绝世妖孽天才辈出,却连半个【至高】也见不到?

现在,周哲已经有了答案。

像人类族群这种所谓的【高灵慧生命体】,就是【道】眼中的庄稼。

被称之为【变量】的生命,从来都不是什么“主角”,而是【道】眼中可以更换口味的蔬菜、水果和肉类。

修行境界越高,对【道】来说,就越发的美味。

不过,【道】现在似乎有些挑食,达到至高境界的强者,在祂眼中,也只是甜品而已。

说着话,【道】端起茶杯,却发现不知何时,周哲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像个愣头青一样杵在那里。

【道】眉心紧蹙,视线落在周哲身上,微微眯起双眼:“你,现在就想死?”

“别装腔作势了。”

周哲脸上见不到没有半点惶恐之色,语气有些玩味:“谁都可以杀我。”

“你不会!”

说到这里,周哲轻笑起来:“无尽位面之中,如果诞生了什么能够威胁我的存在,你都会将他们抹去。”

“甚至你还要保护我身边的人。”

“你害怕我因为身边的人死去,进而奋发图强,晋升到至高境界,来到你面前,见到你的本体。”

【道】笼罩在迷雾中的身躯,宛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也不给予任何回应。

周哲却自顾自地说着话:“上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敢让我看见你的真容。”

“这次怎么藏头露尾的?”

“说起来,我很好奇,当初被我干掉的那个梦人仙,凭什么能够窥见你的全貌,并且记在心里?”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三章

“第一件,”我问的:“你们还有谁看到那些岁数大的阴阳饭的?”

那些人对看了一眼。

其中有一个说道:“我那天,倒是正好下夜班。”

是个矮胖矮胖的酒糟鼻子。

我来了精神。

“我看见,好像是有一帮人在菩萨川上过去,不过……”酒糟鼻子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我喝多了,做的梦。”

他看见,一群人,挤在了一个门板上,跟坐船一样,从菩萨川上渡过去了。

这话一出口。其他人都愣住了:“门板,菩萨川?你真是做梦了。”

为什么?因为就菩萨川那个波涛汹涌的劲头,小船都得掀翻,何况门板。

“是真的!”酒糟鼻子接着说道:“那天,菩萨川也不对劲儿——跟个镜子一样,一点波纹也没有!”

好几个本地人都乐了,其中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头儿说道:“菩萨川能成了镜子面?别人见没见过,咱不敢保证,可咱敢保证,咱这一辈子,就没见菩萨川消停过一天!”

周围的人都笑了:“你喝假酒了吧?”

酒糟鼻子被他们说的鼻子都红了,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那,也真没准……”

我们几个看了一眼,倒是寻思了起来。

别说,如果菩萨川的波涛,真的是什么川姑娘闹腾出来的,那控制住了那东西,没准还这能过去——甚至,是被水里的东西,给牵引过去。

我听说,玄老爷子就很擅长驾驭长毛的。

程星河一抱胳膊:“好么,合着那帮老家伙是八仙过海去了。”

不过,他们肯定也是遇上了某种事儿,否则,不会这么久不回来。

还得找到了才踏实。

“不好啦!”这会儿,东头又来了一个浇成了落汤鸡的人:“东头被淹的差不离了,眼瞅水要进来了!”

而那些本地人全急了,人口这么多,未必能跑得过水不说,家里那些可怜的财产不就全没了吗?

他们虽然不敢催,可全迫不及待的看着我,想知道怎么解决。

“你们送祭祀,都是怎么个送法?”

“把先生搁在水面,顺水推下去就行了。”有人嘀咕着说道:“浑身绑上红绸子。”

“先生下去之后,再被冲上来,眼窝就空了。”

赶过来的凉粉大爷目睹了我们的本事,惊喜交加,一下愣在了原地,几个小孩儿见到了他,赶紧扑过来了:“爷爷!”

凉粉大伯抱住他们,喃喃说道:“神仙,你们是活神仙……”

我点了点头,指着夏明远:“把我们两个,当成祭祀给送到了河里去。”

那些村民全愣住了。

凉粉阿伯嘴边刚有了笑意,一下就凝固上了:“这,这怎么到了最后,还是得……”

我低声说道:“这里人多口杂,我就跟你说——红绸子别打死结。”

凉粉阿伯并不傻,一下就反应过来我们是要下水抓川姑娘了,连忙“哎”了一声,可还是有些担心:“可我怕……”

“放心吧,”程星河随手把晾在房檐下的柿饼子扯下来大嚼:“多少大风大浪都渡过去了,还在乎这点刷锅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