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同时上h,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文学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一章

崇祯二年十一月初九,天气晴朗

辰时刚过,安德门外战鼓通鸣,安德门城楼之上,一身戎装的秦良玉正举着千里镜看向三里开外一个又一个结阵前进的福王军。

秦良玉吩咐儿子马祥麟与弟弟侄儿等分守自江东门至正南风的上方门这连绵二十里长的八座城门及城墙。

自己则亲自驻守在安德门上:“叛军要进攻了…”

秦良玉儿媳张凤仪站在身侧,立刻转身厉声喝道:“各炮位准备,检查火器,一应攻城器械立刻上城。”

.

“南京内城消息,南京此次调集了各型火炮一千七百门,光是红夷炮就有四百,安德门放置了五十门红夷大炮和一百门大将军炮,斑鸠脚铳三千。”

听着赵信的回报,陈操不禁为福王捏了一把汗,在冷兵器时代,这种火器力度守卫在安德门这

文学

种十多米高的城墙上,攻守双方的劣势很快就会显现。

即便自己将携带的所有神武炮全部交给了福王,但若是不能在一时间打破安德门,伤亡只会陡然增加。

“对了公爷,福王那边誓师之后当着十几万人的面宣布封公爷您为‘奉天靖难行营兵马大都督’,张高平为左都督,李万常为右都督。”

陈操冷笑一声:“这是要把我架在上面啊。”

“福王下令,让公爷您对麒麟门发动攻势。”

黄淳耀的扇子一到冬天就是摆设物件,此刻也是一样:“麒麟门守将乃是魏国公和一众勋戚,他们这是要试探啊。”

“拿什么打?”陈操皱眉:“我军中一百门火炮全部给福王了,让我用什么打?再说了,我军中并没有任何攻城器械,赵信,你亲自去回复福王,把咱们的境况告诉福王。”

.

“当今天子无道,残害先帝,其得位不正,尔等勋臣,世授国朝恩典,福王殿下为大明苍生计,效仿成祖皇帝奉天靖难,以还大明天下太平,尔等,还不速速开城,福王殿下定然优待尔等。”

‘咚咚咚…’

一连数声炮响,十几颗石弹砸落在喊话骑兵的周边,吓得他赶忙策马回转。

朱常洵早就看见了这些,不禁大怒,便立刻下令让前军指挥的李万常对南京城发起进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双方一开始便展开了激烈的炮战,神武炮和红夷炮的攻打距离是一模一样,只是陈操只携带了开花·弹,而南京得到的开花·弹数量有限,绝对不可能把如此奢侈的开花·弹用在一开始的炮战之上。

当炮弹炸开在安德门的城墙、城头之上时,城外的福王军一阵欢呼,很显然,北军发射的石弹虽然距离相同,但数轮齐射之后给李万常前军带来的伤亡可以忽略不计。

唯独打坏了两门神武炮让他有些心疼。

“妈,这里太危险,您还是先下去吧。”张凤仪伸手去拉秦良玉。

秦翼明点头道:“姑母,这里交给侄儿,您先下去,火器不长眼睛。”

哪知道秦良玉摆手道:“生死各安天命,岂能被叛军的火器吓到,你赶紧回指挥岗哨去,再敢乱来,别怪我军法处置你。”

十几轮炮战之后,前军两个营三千人抬着各种攻城器械开始发起了冲锋。

见此情况,秦良玉抽出长剑大喊道:“叛军攻城,弓弩准备,火枪准备…”

“杀啊…”

喊杀声震天而起,三千人如同蚂蚁一般朝着安德门猛冲而来,

前锋刚刚冲到护城河边,城头上的弓箭弩箭齐发,早有准备的攻城部队立刻举着大盾圆盾等防御武器,在第一时间内将渡河木板和沙袋往护城河里填。

在付出数百人的伤亡之后,一座座可并排四人行走的渡河桥搭建完毕,秦良玉见此,大喝:“火枪准备…”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次三段式齐射,斑鸠脚铳的威力在如此近距离居高临下打的城下的举着盾牌的士卒人仰马翻。

“放…”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二章

覃天带着军队回到黄山,他非常奇怪这么长时间了系统怎么都没动静,他呼叫也不回复,看来是没有什么可奖励自己的技能和本领了吧,但是自己的功勋值可是积累了不少,难道是要浪费了不成。

“大哥!我们接下来不打鬼子了吗?”袁朗问,

“休息两天再说!”覃天没看到文琦,风吟等人问道:“文琦她们呢?”

“去帮余医生了!”

“哦!她们怎么这么积极?”

“因为和尚受伤!她们都过去了!”

“和尚受伤了!我怎么不知道?”

“他受伤没言语,一直挺到回来才说的,所以这帮姑娘们就把他送余医生那里去了!”

“都去了!?”

“嗯!都去帮忙了!因为和尚伤的是屁股!”

“啊!?她们都馋和尚的身子了吗?”

“谁让这家伙长这么好看的!要不是跟他一起洗过澡,我都怀疑他是女人!我想姑娘们也好奇吧!”

“哈哈!这帮丫头也都该找男朋友了!”

“大哥!真的能找了吗?”

“男朋友当然可以找,你也可以找女朋友啊!就算想结婚也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要孩子,因为这样会非常耽误事情!”

“行啊!大哥!我一直喜欢文琦!我可以追求她吗?”

“当然可以啊!你们从十几岁就在一起,也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但问题是她喜欢你吗?”

“我不知道!感觉她一直当我是哥们!”

“男子汉大老爷们直接问她不就得了!”

“可是我感觉文琦喜欢大哥!”

“喜欢我!?”

“嗯!”

“喜欢我的姑娘多了!但是我只能要一个!怎么办?”覃天问道,

“大哥你喜欢谁?”

“我……”覃天刚开始挺喜欢司雯的,可是后来发现那不是爱,只是喜欢而已,因为现在他发现自己好像对风吟更是放不下。

“大哥喜欢风吟姑娘对吗?”袁朗问道,

“的确是和别的姑娘感觉不一样。”

“大家都看出来了!而且也知道风吟也喜欢大哥!而且她已经到了营地了!”

“哦!她从上海到这里来了?”

“蓝胭脂,谭雪她们都来了!”

“可是司雯怎么办?”

“司雯姑娘好像喜欢齐锐啊!”袁朗说道,

“真的?”

“好像是从去缅甸开始的!”

“哦!?这个我得问问他们!”如果真是这样覃天还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覃天把齐锐喊来问道:“齐锐!你是不是喜欢司雯?”

“嗯!司雯也同意和我在一起了!大哥!我正想跟您说呢!”

“太好了!恭喜你!我们队伍中的姑娘最好是嫁给我们自己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哈哈哈……”覃天开心的大笑起来,

这时候张离跑来对覃天说道:“小天!你快去看看和尚吧!”、

“他怎么了!?”

“哦!他的伤口感染了,可是文琦,二凤她们几个坏丫头逗和尚,没想到和尚害羞的哭了!”

“害羞的哭了!她们怎么逗的?”

“她们轮流带着口罩给和尚擦身体,不想被和尚发现!”

“擦身子怎么了,有什么可害羞的!”

“问题是和尚什么也没穿啊!”

“啊!全都让她们看光了!?”

“那倒没有,重要的地方盖着呢!”

“走吧!带我去看看!”

覃天跟着张离来到医疗队,余小晚正在批评文琦,二凤,裴琴她们几个,看到覃天来了几个姑娘全都不好意思的站起来。

“大哥!我们只是想逗逗和尚的,我们都当他是自己亲人!”

“那人家也是个大小伙子啊!”覃天用手指点了点她们,然后进入帐篷中,和尚脸朝下趴在床上喊道:“大哥!你来了!”

“嗯!怎么了这是!不是没看到你宝贝吗!”

“没看到也不行!大哥要给我做主!”

“不是没看到吗,就算是看到了又能如何,不是还在吗!”

“别看看就看了!二凤不能看!”

“为啥她不能看啊!?”

“大哥!她要是看来就得给我当媳妇!”

“啊!?你喜欢二凤啊!?”

“就因为我喜欢她,她还欺负我!我才委屈的!”

“原来是这样!你等着!”覃天出来看到二凤和文琦还在窃窃私语偷笑,于是指着她说道:“你跟我过来!”

“大哥!我们没看到什么!真的!”

“你要是跟和尚一样待在里面,和尚带一帮男的来看你行吗?”

“那不行!因为我是女人!”

“在我们这里男女平等!你给我进来!”覃天说完再次回到帐篷里,

二凤跟着覃天进来看到和尚趴在床上,便过去轻拍了他的头一下:“小气巴拉的!看一眼又少不了一块肉!”

“看吧!”覃天把和尚身上盖着的单子扯下来对二凤说道:“你不是想看吗!这回让你看个够!”

二凤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而是过去看了看伤口对和尚说道:“和尚!你这屁股上的肉都被子弹啃下去了一大块,你居然一直忍到回来!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呢!”

“别碰!疼!”和尚说道,

“二凤!和尚前面也有伤,要不要也看看?”

“我又不是医生,我看了有啥用,我去叫小晚进来!”

“等下!二凤!和尚喜欢你,想娶你当媳妇!你愿意吗?”

“真的吗?”二凤蹲下把和尚的头抬起来看着他的脸问道,

和尚害羞的闭上了眼睛,二凤咯咯咯的大笑着亲了和尚一口说道:“你喜欢我早说啊!对我来说你可就是唐僧肉啊!”

“你同意了!?”

“同意了啊!和尚这么俊的男人嫁了绝对不亏啊!”

“好!那从今往后和尚就交给你照顾了!”

“大哥!以后别叫我和尚了!我有名字的!”

“你有名字告诉告诉过谁啊?”

“好像跟我说过!”二凤想可想说道:“和尚的名字叫郑楠成!”

“你就叫二凤吗?”

“我的确是叫二凤,姓唐。”

“好了!我走了!你自己老公还让人参观吗?”

“没事啊!长得这么好看让姐妹看看有什么了!又少不了一块肉!”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三章

三人对番僧的出现毫不惊讶,似乎,他们知道番僧会出现在此一般。

三人中,一个红衣中年男子,正是自并州城事变后,销声匿迹的血月杀手团首领,月君。

一个满脸冷漠的少年,不是别人,乃是刺杀汉王杨谅、司马九曾经的死党司马兴东。

另一个,则是一怪男子。

男子样貌怪异,似乎,仅凭面貌,看不出他的年龄。

他看上去英俊无比,宛若十八岁的少年,亦如四十八岁的中年,皱纹、发色、眼圈等重重暴露年龄的体征,在他的身上,都被淡化到了极致。

若说他是少年,顾盼间,他却给人一种成年人的威势。

可他漆黑而随便挽成的黑色发髻,以及没有任何皱纹的面庞,却又给人一种年轻的气息。

“圣皇,你等在此等候贫僧,若不是想要带着你们昆仑虚的徒子徒孙,以多欺少?”番僧双手合十,缓步上前,向奇怪男子招呼道。

“以多欺少?达摩笈多,你在开玩笑么?你我这个级别,人数多少还有什么意义么?”被称为圣皇的奇怪男子道。

“果然,你还是禅宗那套假仁假义。你放生的是海鱼,只能在腥涩的海水中游弋。黄河于它们,无异于炼狱。你的放生之举,令天下又少了三条生灵。”高手过招,攻心为上,两人虽然没有动手,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激烈碰撞的味道了。

番僧便是达摩岌多,禅宗第一人,绰号活佛陀。

此人居无定所,行无定止,来去无踪。

刚才,达摩岌多收到的玄鸽,便是来自李渊的母亲。

达摩岌多一生鲜有羁绊,只是,他无意间见到李世民后,就将李家视为盟友,为李家处理了一些棘手的麻烦。

达摩岌多淡然道:“禅宗深奥,佛心向善,在心不在行。贫僧放生海鱼,心中通达。海鱼是否能安然回到大海,六道轮回已有定义。”达摩岌多

达摩岌多出身天竺,具体年龄,就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

天下间,令达摩岌多忌惮的人,不多,圣皇,便是其中之一。

昆仑虚神秘莫测,武功、道法都是天下一绝,只有诸子百家的顶层人士,才知道昆仑虚与先秦魔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世人只知昆仑奴,却不知昆仑奴并非一人,而是指昆仑虚三奴主。

昆仑虚三奴主,事各有分,如今,轮到天奴圣皇总领昆仑虚在华夏的事务。

自古以来,昆仑虚以平衡天下为己任,不论达摩岌多为何要进入帝都大兴城,昆仑虚都不会坐视不管。

“圣皇大人,这个邋遢番僧就是禅宗第一人么?据说,当年在北齐宫廷,达摩岌多一拳击杀百余名百保鲜卑,威慑北齐百万雄兵?”曾经闻名并州,让小儿夜不敢啼的月君,在天奴圣皇面前,像个谦卑的学生。

至于司马兴东,更是话都不敢说半句。

天奴圣皇微微颔首,道:“达摩笈多有天下第一刚猛之名。老夫正值三转气晶期,甚至,老夫也没有战胜他的把握。”

“你们不要贸然动手,此战不决生死,不需要无谓刚勇。”天奴圣皇说话间,扫了一眼司马兴东。

司马兴东默默低头,显然,司马九曾在天奴圣皇面前做个异常冲到的事情。

随后,天奴圣皇向月君嘱咐道:“此次,你归顺我昆仑虚,也算归根。红拂曾言,你功法独特,切记,你的徒弟不可有意外。”

显然,天奴圣皇要月君保护司马兴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