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女配娇软绝色np文

文学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一章

@@@@

哎……

伤心中……

不过还是得怒力啊,继续开战,再来新书!

MMP!

走起!

简单的说,这是一个贱人和魔王混搭的故事。

魔王全心全意呕心沥血,努力培养贱人成长为一大杀人放火大魔王。结果他发现,这货似乎跑偏了……

不过似乎想杀他们的英雄更多了!

江离一个人面对天下无数英雄,蹲在地上抽着烟道:“我就喜欢看你们很生气,又打不过我的样子……”

人群愤怒!

江离对着天上打了一拳,从此世间无满月!@@@@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二章

慕云岚随着礼官的唱诺,一一的对着天地上香,为大雍国和百姓祈福。Ww.la

“礼成!”好不容易才进行到了最后一环,随着礼官高声的唱诺,微微的松了口气。

下方的官员立刻跪地高呼出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着下方宛若雷鸣的欢呼声,慕云岚只觉得心中一片激荡,一路走来的种种回忆渐渐地涌上心头,初次和皇叔相遇

文学

时几乎丧命火海,再次相遇的时候,又掉入湖中,之后他们互相携手,经历了太多太多……

虽然在外人看来也许是苦大于甜,可是对于她来说,能够帮到皇叔,每一天相处,每一次的付出,都是甘之如饴得。不知道什么时候羁绊开始的,只知道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

越景玄看着她脸颊微微泛红的模样,心中很是心疼:“云岚,累了吗?”

“没事,只是没想到今日的凤袍如此沉重。”慕云岚微微的摇了摇头,压下心中的酸意。

越景玄看着她眼眸中闪过的复杂情绪,哪里还能不明白,他知道这一路云岚经受了什么,也知道这份情谊到底有多么的沉重,可是他不会放手,从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现在他成为了帝王,他坐拥了繁华江山,已经可以全然的护她周全,他要给她最为盛大的封后大典,将她放在心间,不会再经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正式的皇后朝服就是繁琐,索性,一年也穿不了几次,你若是不喜欢,回头我让人改了。”

“哪里用得着如此麻烦。”慕云岚连忙摇头,若是真的这样做了,恐怕朝堂上的官员、尤其是那些言官们,都要来找皇叔拼命了。

越景玄轻笑一声,龙撵銮驾回到皇宫,大殿内,他亲手将皇后的中宫笺表和封印交到慕云岚手中,眼中的光芒温暖而专注。

慕云岚和他对视,看着他眼中浓的化不开的情谊,不由得笑了起来。

下方跪拜行礼的官员们看到这一幕,暗暗的在心中感慨一声:现在来看,皇上和皇后娘娘如胶似漆,是没有可能让其他人插足了,只能慢慢的等了,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

文学

久。

越景玄可不管官员们如何猜测,每日里除了处理朝政,就是和慕云岚一起养两个孩子,官员们也渐渐地消停下来,只等着皇上厌烦皇后,忍不住想要垂下龙眸看其他女子的机会,只是这一等,就不知道让多少人等白了头。

百姓们也听闻了皇上独宠皇后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影像,只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其他的一律不管,毕竟现在生活越来越安稳,皇上愿意宠着皇后那就宠着呗,反正已经有了小殿下,相信皇上和帝师大人定然会好好地培养的。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皇宫之中桂树飘香。

两道小小的人影手牵着手来到桂树下,抬头看向开的繁盛的桂花。

“哥哥,你要扶着我哦,不然我会摔下来。”其中眨着双环髻的小女孩转头很是认真的对着身后的小男孩叮嘱。

两个孩子看上去也就是三四岁的模样,模样却是粉妆玉砌,尤其是扎着双环髻的小女孩,虽然年纪很小,可是眉眼之间姝色无双,极早的便能窥见以后的倾城之姿。

小女孩正是皇宫之中最为受宠的公主越绾瑶,他身后一身沉稳之气的男孩,自然就是小皇子越瑾安了。

“妹妹,桂花树太高了,我们自己够不到的,可以找人来帮忙的。”

“那不行,”越绾瑶连忙摇头,眼睛瞪得大大的,眼中翻着希翼的光芒,根本让人无从拒绝,“我想亲手摘了送给义父。”

“你都不想摘了送给娘亲和爹爹吗?还有爷爷、外公和大哥、二哥……”

听着一连串的人名,越绾瑶只觉得为难到了极点,想了片刻之后,最终下定了决心:“我还是先送给义父吧,他身边总是一个人,很可怜的。”

越瑾安想了想,不由得点点头,母后有时候都说义父孤身一人,想来应该是很可怜的:“那好吧,我扶着你,站在这个石头上摘,一定要小心一点。”

越绾瑶站在石头上,伸出白嫩嫩的手指去够桂花枝,只可惜她太矮,即便是旁边有越瑾安扶着,试了几次之后,也只是稍微碰到一点桂树叶子,越是够不着就越是着急,索性直接在石头上跳了跳。

越瑾安连忙制止:“妹妹,你……小心!”

越绾瑶一个没站稳,直接从石头上跌落下来,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一道红色的身影骤然出来,直接将她捞起来抱在了怀中:“瑶儿,怎么又顽皮?”

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第三章

抓住了王野胸口的衣衫,沈如月手臂猛然发力。

霎时间,王野被她生生提了起来。

提起王野的同时,沈如月身躯一侧。

其手中清霜剑一抖,散出数道剑花。

叮叮叮!

随着一连串金铁交鸣的声响,一连串火花绽放开来。

同时,一根根纤如发丝的银针被沈如月扫落在地。

素阴玄针?

看着地上被扫落的银针,王野的心头暗暗一动。

这素阴玄针乃是昔日冠绝江湖的毒针。

六成镔铁配上四成精钢。

虽纤如发丝,但是却颇为沉重。

且针上淬有剧毒,一旦被擦破些油皮,便是见血封喉立毙当场!

原来这恶婆娘不是恼怒,而是在救自己。

看来她这些年在峨眉还是没有白待…

嗖嗖嗖!

就在王野暗暗思索的时候,一连串轻响传来。

寻声看去,只见七八个黑衣人站在门外。

这些黑衣人手持长剑钢刀,死死盯着沈如月。

刀锋之上绽出道道寒芒,给人一种肃杀之意!

“胆子不小…”

看到这些黑衣人的瞬间,沈如月寒声道:“居然敢出手暗算…”

“不过也好,如此反倒省下了我找你们的功夫!”

“师傅,还和这些宵小贼人废话什么?”

听到了沈如月的言语,一旁的青玉开口道:“让徒儿上去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言语间青玉上前一步,就准备动手。

“青玉!”

看到眼前青玉的动作,沈如月开口道:“为师不是教导过你吗?”

“出家之人要心怀善念,岂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

“你把为师的言语,都跑到脑后去了?”

言语间,沈如月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责问。

“师傅,徒儿知错…”

闻言,青玉赶忙道。

“知错就好!”

闻言,沈如月点了点头,开口道:“退下吧!”

“这些宵小贼人,为师亲自动手!”

说着,沈如月提剑上前,身上带着一丝摄人的杀意。

“是,师傅…”

听到了沈如月的言语,青玉乖乖的退在了一旁。

提剑走出了客栈,沈如月缓缓朝着这些黑衣人走来。

其脚步沉稳,每一步都带着一股无形的气势。

感受到这逐渐压来的气势,这些黑衣人也不含糊。

他们相互使了个颜色,开口道:“一起上,杀了她!”

锵啷!

此言一出,这些黑衣人身形一动,散出道道残影。

朝着沈如月狠狠冲来。

这些黑衣人,都有着不俗的实力!

“哼,宵小贼人,也敢逞凶!”

看着眼前冲来的黑衣人,沈如月冷笑一声。

她踏前一步,身躯骤然消失。

众人之间一道道华光璀璨的剑光掠过之后,沈如月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后。

噗呲!

刹那间,一阵血雾飘蓬而起。

一个个黑衣人接连鲜血狂喷而出,纷纷栽倒在地没了动静。

只剩方才为首的男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家伙…

看到眼前的一幕,王野的无奈了。

刚才还小嘴叭叭的叫自己的徒儿要心怀善念,不要打打杀杀。

结果自己一出手就杀的只剩一个领头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