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掰腿的正确姿势

文学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一章

第211章心计

贴心的‘大管事’每隔一个时辰都会吹哨让大家休息一段时间,喝口水,放松一下。

大家干活的积极性高涨,不知道谁最先在干活的哼起了歌,于是‘三大纪律九项注意’的歌声在‘工地’上空盘旋。下午不断的有流民加入,也慢慢的融入进去。

王福利见到这热火朝天的场面,若有所思,‘主公’只是给他略微介绍了提高‘工作积极性’的方法,效果远远超出预期。

只是付出了很少的东西,有明确的奖励举措而已。这群人干活的热情挡都挡不住,每次吹哨休息的时候,都有人‘拖拖拉拉’的不离开,都想多干点活。这跟逼着别人干活效果不可同日而语。

并且提‘合理化’建议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个提出来工具可以改进一下,能使干活效率更高一些;

介绍自己‘能力特点’的也越来越多,这些都是‘主公’未来发展的‘后备人才’,王福利已经在重点考察一些人,计划着进行‘思想教育’,合格之后,就可以送入‘野牛谷’,那儿才是发展的根基。

日落西山。

王福利再次吹响了口哨,这是集合‘令’,流民们‘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工具,这时却有新的指令传来,“大家将工具放在指定位置”

这时流民们才注意到自己小组负责的几位‘干事’,都站到了分别站立到了不同的地方,对上交上来的‘工具’进行统计。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嗯,不但没少,反而多了,因为‘蔑老六’的‘蔑组’新编织了不少的筐子,筛子。

后面的安排很简单,洗澡!要求,男女分开去指定的地方。有专门的人领着。

先消毒。

特地强调,闭眼,要是水进到眼睛里,会瞎的。

洗澡的时候,给了一块特别的东西,能搓出泡沫来,用水洗干净之后,浑身清爽,仿佛一日的疲惫全都消除了。

把脏的衣服洗干净,穿上干净的衣服,有着盛大节日的感觉。

晚餐的形式很隆重,大家都站好队,整整齐齐的,一起唱‘三大纪律九项注意’。

前面台子上堆积如山的吃食,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有的都没有见过;旁边的几口大锅,水在翻滚着。

大管事,执事,干事,家丁们选择的权限都不一样,前者的选择余地

文学

更大一些。

王福利还是喜欢刀削面,再加上两个肉包,主公新发明的‘螺蛳粉’不如刀削面给力。

吃完了,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一百多个流民眼巴巴的等着呢。

跟中午的形式,流程一样。

后加入的流民都有一个黑馍馍,外加一碗汤,里面居然有肉,不大的一块,但,是真正的肉汤啊,有咸味,尝一口,都不舍得咽下去,实在是太香了。吃一口馍馍,喝一口汤,舒服的叹一口气。

如今的世道能找到的肉食,除了人都被吃了,茫茫大山里飞禽走兽多的是,但是你得有本事找的到抓的着,一般人进去更多的可能心是成为‘动物们’的点心。

大管事的话太暖心了,‘今天所有人都非常积极,消耗大,所以吃点肉,喝点汤放松一下。”

先来的那些流民,表现的尤为突出,因为他们看到了‘多劳多得,优劳优酬’的实际效果。除了黑馍馍,肉汤之外,每个人还额外奖励了一个白白的软软的‘馍馍’,小孩的只是小一些。

王福利也不多解释,只是笑着提醒道:“这个白色的‘包子’最好是今天吃完,到了明天可能就坏了,不能吃了。”

赵老四拿着包子,真心舍不得,多好的白面啊,摸起来软软的。这个大管事从未‘虚言’,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忍痛’先吃吧,其它的先留着。

一口要下去,嗯?口感不对,里面有其它东西,掰开一看,轻轻一闻,里面居然…都是肉啊!这太金贵了,以前生活还可以的时候都舍不得吃肉,如今这个‘包子’里居然满满都是肉,实实在在的。

想起早上婆娘从自己的身上割肉救孩子,心中就是一痛,把肉馅弄出来,递过去道:“屋内的,吃了。”

婆娘一愣,反应过来,不但没要,反而说道:“你干活多,吃我的这个吧。”

赵老四眼睛一瞪,霸气侧漏的道:“这个味道我不喜欢”说完,硬塞到婆娘手里。

谁不知道谁呀!

婆娘含着泪吃了一小口,把剩下的大部分还是给了两个孩子,赵老四瞪了婆娘一眼,宠溺的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而后把手中剩下的‘空壳’的包子递给婆娘,“吃了”,然后拿出黑馍馍来,就着肉汤,同样的美味。

眼睛不断的盯着,看到孩子们回复活力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满足感,见自己的婆娘又想把大部分包子藏起来,赵老四霸气的道:“大管事说了,这包子今天不吃明天就坏了,你身体不好,都吃完。”想了想又说道:“这里的主子是一个好人,明天我会努力干活,还还会有吃的。并且我们不是还有好多个馍馍没吃吗?没事的。”

婆娘想了想,先掰下一半来递给赵老四,见自己的‘郎君’接过吃下去了,这次自己犹犹豫豫的吃完。

这种情形到处都是,要不是大管事说‘包子’明天就会坏,相信很多人会一直留着。

有肉吃,最不济的有肉汤喝,能吃饱,大部分有了‘余粮’与进谷之前相比,这里就是天上人间。

长夜漫漫。

吃完之后是别出心裁的‘思想会’,原来的‘家丁’有人主动上台讲述自己的故事,不外乎就是之前日子能过下去,后来天灾人祸,是现在这里的领主解救了他们,从而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对‘领主’充满了感激之情,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争取早日晋级。

幸福的生活是一样的,不幸的则各有遭遇,都会引起人的同情,上去讲述‘故事’的都会有一个肉包子奖励。家丁们还想举手争取上台,因为他们知道,按照‘大管事’制定的制度,这是有积分的,积分够了就能晋级。

今天却把更多的机会留给了新来的流民。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二章

食物中缺了油脂会怎么样?徐平前世很难有直观印象,到了这个世界,才算明白了油脂的重要性.因为平时吃的缺油,这个年代的人饭量都大得很。特别是做工的和农民,以及军中的士卒,一顿饭吃一斤多米是常事,他前世不可想象。

从运力上来讲,在食物中加入高热量的食物可以减轻后勤负担,最合适的自然就是肥肉和油脂。可惜这个年代生产力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也没有理性的认识,军粮主要还是米麦。徐平还没有着手来得及改革,王拱辰倒是误打误撞地想到了。

正在两人闲聊的时候,种世衡匆匆忙忙地进来,对徐平道:“节帅,出使青唐的刘屯田回来了,现正在驿站歇息。还有鲁指使,也一起回来。”

徐平急忙问道:“他们这一路上可还顺利?有没有意外?见到唃厮啰没有?”

“见到了,唃厮啰对他们执礼甚恭,也答应了朝廷让他出兵侧击元昊。刘屯田一行去的路上一切顺利,只是回来的时候,到了秦州城外遇到渭水暴涨,遇到了点小意外。不过还好有惊无险,平安返回。现在他们在驿丞休整,一会就来帅府拜会节帅。”

徐平连连点头:“好,好,顺利就好。至于唃厮啰侧击元昊,听听就好,他现在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有主动出击的余力。关键是他向朝廷表明了态度,后边的事情我们就好办了。对了,契嵩法师呢?蕃部的人对他如何?”

“法师是有道高僧,又有朝廷赐的法号、紫衣,蕃部奉之如神明。蕃人信佛,特别信奉观士音菩萨,契嵩法师菩萨法号不离口,正对了蕃人的胃口。回来的路上,因为蕃人一意挽留,没奈何,契嵩法师只好在河州国门寺驻锡,宣讲上几个月的佛法。”

蕃羌重佛,僧人为数不少。不过那些僧人虽然知佛,却不知戒,用这个年代人的话来说,就是“妻子具而淫杀不止,口腹纵而荤酣不厌,非中土之教。”契嵩这种苦行僧,跟那里本地的僧人比起来可不就是如同神明一般。再加上他佛法精通,在中原也是数得着的高僧,辨起佛经一样没人是他对手,此次西行,在河湟引起极大的哄动。

徐平连连点头:“甚好!甚好!佛教虽然西来,但早已经在中原落地生根,便如同自己的一般。中原限制佛教对,向外面宣讲佛法同样也对。传云:用夏变夷,信哉其言乎!”

契嵩是孤身一人来到西北,他身边的弟子全是徐平军中派过去的,如果能在蕃羌腹地扎下根来,便就有了一个固定的情报来源。对外经略,情报格外重要,不讲他宣讲的佛法能不能变夷为夏,就仅仅是为情报搜集的人提供一个落脚点,便就立下了大功。

向种世衡问了刘涣一行的大致情况,徐平便就吩咐谭虎,去把王凯、李璋、田况等人叫过来,另外再派人出城,让驻在城外的桑怿、张亢和高大全、景泰明天回秦州。刘涣等人回来,对河湟一带的蕃情便就有了大致概念,向西开拓的大政方针就要定下来了。依着徐平的习惯,是要属下的官员进行充分讨论,统一认识才好。

谭虎应诺,转身正要离去,徐平又叫住他道:“对了,新任秦凤路的走马承受王守规一起叫来。承受参预军机,这些事情不好不让他知道。”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三章

一百分的题考了十分,霍弋居然还

文学

趾高气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刘禅和陆郁生都陷入了石化。

刘禅仓促阅览了一下试卷,发现这题目也不算难,要是自己去做,得二十分一点问题都没有。

陆郁生也把小脑袋凑过来,感慨地道:

“这题目都是非常基本的内容了,如果在五十分以下……真得好好学习一番了。

太子不如请义父再出些题目,让大家每日练习,总会有些进步。”

刘禅:……

也难怪霍弋这么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那些益州和荆州的子弟将手上的试卷纷纷呈上,看的刘禅和陆郁生简直要抱头痛哭。

霍弋的十分已经是相当惊人的分数,最少有一半以上的人分数是各位数,甚至还有不少人考零分的——

为什么考零分的人也会被送到这来,那是因为考零分的实在是太多,诸葛亮后来大幅放宽选拔标准,只要懂得基本的原理、知道几个数字和一些简单的物理化学名词概念就已经可以入围。

刘禅仔细阅读了一下诸葛亮出的题目,也突然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除了一开始的一些基础解方程题目看起来还是比较友好,后面居然还有大量的物理和化学,而且看着题目……

丞相最近对天书的理解又到一个新的层次,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觉得简单的题目已经超过正常人理解的范围了。

这特么没有选择题,而且题目这么难,霍弋能考十分真的是已经竭尽全力了。

“一个物体在多个力的作用下做匀速直线运动,如果仅将其中某一个与速度方向相反的力的大小逐渐减小到零,然后又逐渐从零恢复到原来大小(在上述过程中,此力的方向一直保持不变),则此物体的加速度是怎样变化……”

“甲、乙两物体都做匀加速直线运动,已知甲物体的加速度大于乙物体的加速度,则在某一段时间内甲乙物体的速度谁更大……”

刘禅下意识的抓住头发思考了许久,不确定地道:

“这个加速度应该是先增大后减小吧?”

陆郁生攥紧拳头,在一边开心地道:

“不愧是太子,果然学究天人啊。”

这道题霍弋完全不会,听刘禅解答,也终于露出一脸敬畏之色,叹道:

“太子学究天人,霍弋佩服。”

唔,我就勉强只会这些了,其他的这都是什么题目,这也太难了。

众人都把试卷拿上来让刘禅阅览,糜威见刘禅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也知道这几分十几分实在是有点拿不上台面,

他干咳一声,尴尬地笑道:

“其实,还是有人做的不错。”

刘禅已经对不错这个概念彻底绝望了,

这群人里面能有考个三十分往上的应该已经是神仙了,实在不指望再指望这里面有什么能人异士。

直到糜威微笑着将一张试卷展开在刘禅的面前,刘禅这才顿觉豁然开朗。

55分……

这是人才啊。

刘禅忙问这是何人的考卷,糜威赶紧招招手道:

“奉宗,太子唤你呢!”

随着糜威的呼唤,一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低垂着头,缓缓走上前来,朝刘禅恭敬地下拜,沙哑着嗓子道:

“汝南陈祗,参见太子。”

陈祗!

刘禅当然听过这个名字。

甚至,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缓缓捏紧了手上的试卷,下意识的睁大眼睛,想看看这个历史上自己极其看重的亲信人物是什么模样。

今年只有二十岁的陈祗形容枯槁,面色惨白,只穿一身粗布儒袍,头戴进贤冠,足踏一双草鞋,向刘禅拜的谦恭谨慎,可依然多有几分生疏落寞,几乎不敢大声喘息,生怕给刘禅带来不好的印象。

刘禅对陈祗颇为了解。

此人乃司徒许靖的外孙,自幼失去双亲,一直养在许靖府上,虽然谨小慎微,可还是靠着一身才气脱颖而出,在季汉后期成为了朝堂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

也是争议最大的人物之一。

他在担任尚书令期间,一改之前费祎的政策,坚决支持姜维北伐,是主战派中的佼佼者。

可为了控制朝堂,他又违背种种原则,跟宦官黄皓积极交往,互为表里,在他死后,黄皓已经无人能制,连大将军姜维都毫无办法,可谓是为季汉的灭亡留下了祸根。

看着面前的陈祗,史书中的种种记载扑面而来,让刘禅几乎一阵恍惚,仿佛自己经历的种种不过是一场空,自己又回到了历史上季汉最后的岁月中。

“陈奉宗……”

“臣在。”

听见刘禅呼唤自己的字,陈祗缓缓抬起头,心中略略有些迷茫。

自从刘禅崛起之后,魏国吴国众人都在积极分析他的战术思路,而季汉内部则在揣摩这位注定要接过大汉战旗的太子之后的用人思路。

可分析来分析去,众人依旧没分析出什么门道。

要说刘禅不重视世族豪门吧,马谡、姜维、诸葛乔、句扶这样的人物都在他手下展现出了过人的本领。

要说刘禅不喜欢文士吧,他手下有虞翻这样的大儒,也对诸葛亮颇为恭顺。

总体来说,他应该跟他父亲刘备的用人思路一致,只用贤才,不重名声。

要是真这样,许靖一家可就……

要知道,刘备其实是非常不喜欢许靖的为人,只是因为许靖的名声着重,才勉为其难用他。

这让许靖非常惶恐,生怕自己挂了以后,自己家人的前途断绝。

跟外公喜欢经典和品评名士不同,陈祗特别喜欢旁门左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