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军人教官肉H

文学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一章

太子刘念十一岁那年,发水痘了。

急急地烧了一整天,他的病情才缓和下来。

又养了几日,水疱干涸,刘念结了一脸的痂。

越四三个月的时候就出过痘了,不怕被传染,穆元华便带着她进宫去看太子。

将女儿撇在东宫后,穆元华寻皇后海兰说话去。

被母亲抛弃的越四一点儿也不觉得委屈,自觉地拉了个小凳在刘念床边坐下,手撑在床沿上,托着小脸打量刘念。

刘念自觉难看,忙不迭用袖子遮脸:“瞧什么!没见过美男子吗?”

越四“噗嗤”一声笑了:“美男子倒是经常见,就是没见过一脸疙瘩的美男子~”

刘念吃了个瘪,倒是没一如往常地和越四斗嘴,不开心地转向床里不理越四。

被冷落的越四不高兴地戳戳刘念的腰:“喂,你怎么啦?”

刘念像条蛇似的扭了扭腰,往床里头挪了挪。

越四伸长了手,又戳了戳他的腰:“念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刘念扯了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扮鸵鸟。

越四笑嘻嘻去拉他的被子:“念哥哥别不开心啦~我娘亲说了,水痘发完了就好啦~不会留疤的~等你脸上的痂都掉光了,你还是原来的那个美男子嘛~”

刘念抢被子抢不赢越四,被她扒拉出了被窝。

在床上滚了两滚,刘念最后还是从床上坐起来,一脸严肃地看向越四:“小四!我皇奶奶说我应该议亲了!”

越四微微一怔,然后眼睛笑成了月芽儿:“好呀~找个媳妇治治你这身臭脾气~”

“你别闹!”

刘念的眉头拧成了个川字。

越四对他吐了吐舌头,收了笑,问:“太后娘娘看中了哪家姑娘呀?”

“我皇奶奶给我列了一堆的闺秀……但是……”刘念低下头,盯着自己搅成一团的手指,说话开始吞吞吐吐的,“但是我父皇说,要我娶我自己喜欢的人,还问我……喜欢谁。”

越四好奇起来:“你说了你喜欢谁?”

刘念抬起头,飞快地瞅了越四一眼,复又低头,小小声地说了一句:“你。”

“我?!”

越四惊呆了!

“嗯。”刘念整个人一下子红成了熟虾,把自己的手指搅成了麻花,“所以我父皇让我亲自来问你,你喜不喜欢我……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越四震惊得无以复加,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啊!你喜欢我你能天天欺负我吗?!”

刘念娇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越四:“什么?!明明就是你天天欺负我!”

是可忍孰不可忍!

越四简直不能忍受刘念这颠倒是非的污蔑!

拍床而起,越四怒翻旧账:“还说呢!上个月皇后娘娘生辰,有人抓了一把臭屁虫塞我荷包里,你敢说不是你指使的?!”

刘念刚刚那些旖旎的小心情被越四这一控诉打得烟消云散。

旧账你翻我也翻,我这本难道还能比你那本薄吗?!

刘念怒想,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毫不示弱地回击:“得了吧!去年越大哥给我做的小弹弓,你做什么要抢去?!你想要你自己求他做一把不成吗?!”

“那可是我大哥!”

“我可是太子!”

“太子了不起啊!口亨!”

“太子就是了不起!口亨!”

最后,刘念的告白在吵架中无疾而终。

两人不欢而散。

————

从东宫出来,越四气得半死,也不等母亲一道儿回家了,自己先行滚蛋了。

一进家门,越四当头就撞上了从校场回来的大哥。

越四气鼓鼓地揪了大哥阿好的衣袖,开门见山地对他说:“哥!刘念那个混蛋说他喜欢我!”

阿好眉头一蹙,斥责自家妹妹:“太子的名讳不可乱说!”

“这不是重点!”

越四不高兴地跺跺脚。

“那重点是什么?”

阿好不慌不忙地在游廊的鹅颈椅上坐下。

“重点是……他问我喜不喜欢他!”

越四竹筒倒豆子,全招了。

阿好看着妹子这又气又急的模样,肚中的肠子早就笑得打结了,脸上却还是一副淡定神色:“哦~?那你喜欢他吗?”

越四气鼓鼓的脸跟破了的气球似的,泄气了:“我……不知道。”

阿好没端住,笑了。

“大哥你别笑啊!”越四又急了,“你快给我出个主意啊!”

阿好很给妹妹面子的不再笑了。

端起脸色,阿好问:“你想知道你自己喜不喜欢太子?”

“嗯!”

越四脆生生地回答。

“太子长了一脸痘疤?”

“嗯!可难看了!”

越四用力点头,狂腹诽——

还美男子呢!臭美!

看妹妹又朝气蓬勃地怒起来,阿好笑着摇摇头,没由来地想起那个灰头土面的女孩儿来。

“你想确认自己的心情?”

阿好又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

“嗯!”

越四的回答十分坚定确定以及肯定。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二章

第5424章

金老爷子气愤不已,却奈何自己怎么都无法醒来,本来就被反噬的内伤,因为金老爷子心里憋屈,着急,忽然间又吐出一口血来……

屋内守着的暗卫见状一惊,其中一人急忙去找三长老了!

毕竟,金老爷子的安慰可是比金明川重要多了!

三长老跟着金家家主来到金明川的屋子时,里面的两个金家炼丹师,刚刚把金明川身上的伤口清理干净,也止了血,包扎好了伤口,却是对于金明川的某个部位无计可施!

“三长老,你来了,少爷他那里……我们也没办法了!”其中一位炼丹师看到三长老终于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我先看看再说……”三长老道,他看到金明川身上包扎的跟个木乃伊似的,心中冷笑不已。

看起来这金明川这次是踢到铁

文学

板了!

三长老很清楚金明川的为人,不用问他都能猜到金明川一定是又看上谁家女子,想强抢回来,被人打成这样的!

而且还被人毁掉了子孙根,真的是报应不爽啊!

虽然心里如此想着,但是面上三长老却依旧是担心的皱着眉头!

三长老给金明川检查之后,脸色难看的看着金家家主道:“家主,伤的太重了,没有办法了!”

三长老这次倒是说的真话,不得不说对方也太狠了,似乎是锥子似的武器,直接把金明川扎了一个鸡飞蛋碎,如果只是扎了一下两下的还有希望……

但是三长老刚才看到金明川哪里被扎了不下十几下,别说那个地方,就是换做别的地方也废了啊!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第三章

走出机场的苏念,感受到了粉丝前所未有的热情,看着拿着应援牌一脸激动的粉丝们,苏念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直到突然冲上来的人群,将他挤到了角落里,他扶着墙,努力站稳后,正准备去找小阳,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醒过来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身体被缚住了,面前的桌子上还放了食物和水。

苏念漆黑的眸子闪了闪,看来绑匪并不想要伤害他。

也不知是那个人的破事牵连到他,还是他做了替罪羊?

不知道辛辛姐会不会担心他?

苏念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才有几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仔细看了看,虽然都没有蒙面,但他都不认识,怪不得这群人这么肆无忌惮。

“大明星?配合一点,给你拍个视频呗!”一个方脸绑匪吊儿郎当的拿着手机给苏念拍起了视频。

拍完视频,绑匪似乎觉得苏念太淡定,嘴里骂骂咧咧,走上前给了他一耳光,“老子绑来的人从来都是哭爹喊娘,你凭啥不喊?”他的手上戴着大金戒指,将苏念的脸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飙了出来。

苏念闭上眼咬了咬带血的舌根,并不看他,一双眸子里阴鸷的可怕。

“嘿,这是什么眼神,臭小子,给你两分好颜色,你还开起染坊了?”方脸绑匪又走了过来,抡起手臂又狠狠的给了苏念两巴掌,很快苏念的脸已经肿的像发面馒头了。

方脸的绑匪还想打,被另一个同伴制止了,“行了,别打了,他是人质,你把他打坏了,小心老板要你小命!”

“呸···什么玩意儿····”绑匪骂骂咧咧的拿着

文学

手机走了出去,屋内很快又归于平静。

苏念将嘴里的血水吐了出来,舌尖抵了抵自己的脸颊。

肿了?很好。

*

或许是因为绑匪很有经验,姜辛给的电话号码并没有定位成功,鹿然派出去的两批人也没有找到苏念,姜辛看了眼时间。

晚上九点了。

距离他失联已经五个小时了。

虽然报了警,但线索很少,警方也出动了不少警力,但至今仍然没有找到人。

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姜辛按了接听,电话并不是英哥打来的。

“姜总,视频收到了吗?”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姜辛耳朵酥了一下,又马上清醒过来,“你是绑架苏念的幕后主使?谈谈吧,有什么目的。”

她看过视频了,苏念暂时看起来很好,所以她将视频发给了搜寻的人,希望视频里的景象能提供一些帮助。

“呵呵,”对面的男人低低笑了几声,“姜总这次不挂电话了吗?”

姜辛摸了摸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语气尽量平稳,“你想要得到什么?”

“对姜总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不是姜总三番五次挂断我诚意的电话,现在苏念大明星也不会是这个待遇了!”

姜辛突然就想起来之前被她挂断的莫名其妙的电话,她脸色白了白,又很快恢复过来,“直说吧,别兜圈子了。”

“姜总公司旗下最近的丑闻,姜总就不要再管了,姜总只需要耐心等待几天,很快就会结束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