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系列小说 白洁与高校长

文学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一章

又完(烂)本(尾)啦!

大家请尽情的撒花(骂我)!

不过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首先是道歉。

对很多朋友来说,早起点开这本书开启一天的快乐,已经是一种习惯了。

对很多朋友来说,坐在马桶上傻笑,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对很多朋友来说,这本书让他领悟了学习的快乐。

对很多朋友来说,这本书陪他度过了难熬的时刻。

所以这里突然停下来,深感抱歉。

我的才华,其实就只到这里了。

早在很久以前,大家就发现一些章节会有一种完本的味道。

那也的确是我给自己预留的完本节点。

每次到达那样的节点,我都会审视一下,倘若仍有信心写出更有趣的剧情,才会继续。

这一次次,就这么趟了过来。

直到这一次,在最后这段写作中,我已十分确定——

我写不出更好的内容了。

设计中,“林父归来”与“大断联”是两段大有可书的情节。

我也的确想过继续衔接,但经历过各种设想后,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足够的才华驾驭这两段。

前者写出来会又崩又狗血,像是《食戟之灵》的鬼父篇。

后者则牵扯太多敏感的东西,以及太多我自己都没想明白的命题。

我很胆怯,受不了投入心血的作品一天比一天差。

也算自知,不该用很多民族、意识形态的手段推进情绪。

于是,就停在这最绚烂的地方了。

大家该骂骂。

只是一个小扑街对于体面不值一提的坚持了。

当然,故事素材似乎还大有挖掘

文学

,诸多学科也还有无限的展开。

但那都是别人走过的路了。

写这本书之前,我当然也点开

文学

过珠玉在前的作品。

在学习的同时,我更多的是在想,能如何写出不一样的东西。

以至于读那些书的过程,基本就是记录自己要避开情节的过程。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三章

“恭喜方医生!”

“方医生,恭喜恭喜!”

五月份,是规定的主治医师考核的时间,基础知识、相关专业知识、专业知识、专业实践能力4个科目。

四个科目全部过关,才能申请主治医师资格,每一科的有效时间是两年,也就是说两年之内,四个科目全部通过,就能申请主治医师资格。

四个科目,每个人都有两年的时间。

像之前叶开、李小飞,都是在担任住院总期间就已经开始准备,考过一门或者两门,然后逐渐积累,这一次李小飞同样还有两个科目。

当然,两年的前提是,第一年有某个科目没有过,第二年可以再次参加考试,原本通过的科目如果有效期没过,不需要重复考试。

不过对方寒来说,这个两年是不存在的,四个科目,中西医八个科目,方寒全部一次过关,成绩已经公布。

早上方寒来到科室,一群人是纷纷恭喜。

虽然主治医师考试在很多人看来对方寒来说压根没什么难度,可依旧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情。

通过主治医师考核,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证书,对方寒来说其他方面是不用考虑的,从今天起,方寒就是主治医师了。

“我也过了,你们只恭喜老师,也不说恭喜恭喜我?”

李小飞弱弱的插了一句嘴。

“李小飞,你这个时候可以走远一点了。”

林广才笑着道。

“就是,你这会儿不说话,其实才是明智的,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这是对方医生的侮辱。”江枫也笑呵呵的插嘴。

原本不少人都没想到,江枫这么一说,众人一愣,别说,还真是。

要是不考虑方寒的年龄和年资,单单从这方面来说,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确实算是对老师的侮辱了。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所以说李医生,你这会儿就不应该插嘴,破坏气氛。”林光亮也笑着打趣。

“好吧,我闭嘴。”

李小飞那个郁闷,自己成主治了,主治医师啊,多么高兴的一件事,现在竟然不让自己说话。

虽然老师和学生同时拿到主治医师资格是不好听,可自己这个老师入行才多久?

他这个老师要比他小三岁呢。

“哈哈,方寒。”

一群人正说着笑,方浩洋也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从今天起,方医生名副其实了。”

在很多大医院,同行之间称呼,也只有主治医师才会被人冠以某医生,住院医之流那就是小李、小叶之类的。

方浩洋说方医生名副其实,也是这个原因。

“方主任好。”

方寒笑着向方浩洋打招呼。

“小方,晋升主治了,是不是应该请个客?”方浩洋笑呵呵的道。

这一刻方主任也是相当高兴。

看着方寒一步一步成长,由原本青涩的实习生,一路到现在晋升主治,全国名医,方浩洋真的是有种看着儿子长大了出息了的父亲心理。

“请,您说了算。”

“你这回答我怎么感觉不到诚意呢?”

方浩洋笑着道:“让人听着好像是被我胁迫的。”

“这不是很显然嘛,官大一级压死人呐。”方寒叹着气。

“那行,晚上请客,不值班的都去啊。”

方浩洋笑呵呵的。

送走方主任,方寒带着人查了病房,刚到办公室喝了口茶,陈远进来了:“方医生,赵思勇来了。”

“你和他谈一谈就行。”

方寒很是随意的对陈远道。

赵思勇要过来,陈远早就给方寒说过了,赵思勇想当面和方寒谈一谈这个方寒原本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后来冼奋知道以后给方寒出了主意。

医疗小组成员这边,特别是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的时候,冼奋是不希望方寒直接和某一位接触或者表态的,所以方寒才让陈远先接触。

该怎么说,什么情况,方寒也都交代了。

“那方医生,我就去了。”

“嗯。”

方寒点了点头,道:“咱们这边不缺人,但是也不缺人,要的是精英。”

“我明白分寸。”

陈远笑了笑,然后出了办公室。

赵思勇这会儿就在值班室坐着,陈远进去之后,赵思勇急忙起身:“陈医生。”

“坐吧。”

陈远客气的笑了笑,问:“喝点什么?”

“陈医生,您不用客气。”

赵思勇笑了笑,有点拘谨。

上次他来的时候还是相当有斗志的,当时陈远给他说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江中院的时候,他还有些瞧不起陈远。

可这一次再见陈远,赵思勇已经是别样的心思了。

现在距离上一次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这两个月赵思勇一方面是各种考虑,一方面也是打听准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