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文学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孙策和司马氏的关系还行,当年司马儁在孙策最头疼的时候帮了孙策一把,所以司马懿结婚的时候,

文学

孙策提着重礼——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们了,地图上的岛,你们挑俩喜欢的吧。

孙策就是这么豪横,人直接是揣着地图过来的,什么礼物,咱们都这么高端了,搞礼物有什么意思,搞点专业的东西好了。

司马懿见多识广,对于孙策提着地图过来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孙策依旧是这么豪横,但换成司马孚就不行了,司马孚满脑子不是孙策豪横,而是孙策这个人忒大气了,这就是我接下来要去追随一段时间的老大吗?

周瑜对于司马孚也挺满意的,虽说他对于司马懿更满意,但是司马懿听说被隔壁预定了,对方派个司马孚过来干活,也很给面子了。

更重要的是司马儁明说了,这孩子有点小问题,权谋脑,你逮住狠狠收拾就是了,剩下的也就没什么多余的话。

实际上司马儁隐约已经有些看出来了,司马孚去了南方大概率就不回来了,孙伯符这个家伙为人处世的作风确实是非常吸引那些年轻人,司马孚这个权谋脑不把司马氏卖掉都不错了。

所以司马儁的态度也很明确,在司马孚可能卖掉司马氏的前提下,司马氏还是先行将司马孚转手给孙伯符算了,这样既能获取到相当的好感,也能解决一定的麻烦。

周瑜虽说也懂这些人情往来,但和司马儁这种老头相比还是差了点,压根没想过白送个司马孚过来不是为了什么人情往来,而是更为直接的因为忌惮孙伯符的魅力,怕自家的崽子一骨碌的都跑过去。

这倒不是孙策故意为之,有些事情故意为之总是有那么一些痕迹,更重要的是,但凡是故意为之的事情都会有反制的手段,可孙策这还真不是针对司马氏搞得鬼。

孙策就是这么一个怪胎,属于那种走路上就能遇到人带兵来投当小弟的人物,说实话,光是看着孙策,了解着孙策曾经所经历的事情,司马儁就有一种感觉,要不是陈曦横空出世,就孙策这诡异的魅力,搞不好这汉室天下会落到孙策的头上。

至于说早死什么的,司马儁还真没想过这种见鬼的脸帝会早死。

所以司马儁就以对待人中龙凤的态度来对待孙策,这么一来二去,双方关系就更好了,所以等这次司马懿结婚,孙策直接送了两座岛过来,这礼物已经不是重不重的问题了,是真的上头了。

上头完毕,司马懿入了洞房,孙策就偷偷溜了,他要回去和自己儿子搞社会实践,毕竟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可算是修好了,总不能不试试吧,而且小心谨慎的从后门进了不少的煤球和铁矿,接下来就是开炉一试,所以孙策早早就跑了。

“爹,这些就是辅料是吧。”孙绍这次没有带自己的小伙伴,因为他的小伙伴今天不是有事来不了,就是得病的,孙绍的鼻子都气歪了,但是没问题,没了他们,他还有亲爹。

“是的,这些都是辅料,让我看看辅料和主料的对比。”孙策掏出司马氏给他的专业烧锅炉的资料,开始研究。

“这个要三斗,这个一斗,还有这个若干?”孙策挠头,这就不能写点阳间的话吗?我有点看不懂了。

“算了,按我们的走,先将铁矿石丢进去。”孙策将资料收起来,开始往里面添加铁矿石,之后往里面添加石灰石。

这点其实已经出问题了,只不过孙策没注意到,在他的印象中石灰石和石灰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反正听说石灰石煅烧之后就是石灰了,而自家的高炉本身就要煅烧,所以无所谓石灰不石灰了,搞起。

“这是什么添加剂来着?”孙绍看着面前这么一堆细渣,这是他从曹冲那边抢来的添加剂,听说很有用的样子。

“管他的,往里面倒,就跟爹给你做饭一样,各种贝类和甲壳类往蒸笼里面一撇,然后用大石头压住蒸笼,出来的东西都很不错,这个应该也是一样的原理,只要将所有的材料倒进去,剩下就是靠加大火力烧就是了。”孙策用做饭的理论给孙绍讲解道。

孙绍狠狠的点头,他当初蒸帝王蟹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蒸出来的东西比荀绍几人熬煮的什么奇怪汤类靠谱多了,虽说食材挣扎的过程比较离谱,但是没关系,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已经开始更新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白袍客很想当着江西这数千生员士子的面以其雄厚诗才奚落曾渔,可他还是服丧之身,不便在大庭广众中过于张扬,他知道曾渔如今住在东湖北端的春风楼客栈,便带了健仆往东湖边,找到春风楼客栈,让店小二上些茶点,一边喝茶,一边等曾渔回来。

白袍客等了小半个时辰,正没耐心以为曾渔会在其他酒楼欢饮庆祝时,听得客栈大门外笑语喧哗,曾渔他们回来了。

白袍客独踞一席,肃然以待。

曾渔和郑轼、吴春泽、井毅诸生进到客栈,正午时分,阳光铺满客栈前院的大天井,门壁、桌椅的木纹历历可见,这家客栈有些年头了,器物摆设皆显陈旧,那衣冠似雪的男子自然就显得尤为醒目,原本笑容满面的曾渔表情一凝,一句话脱口而出:

“你来了——你本不该来。”

很遗憾,白袍客无法配合地说出“我来了——我已经来了”,他听到曾渔这句有些无礼、有点莫名其妙、又有些莫测高深的话不禁一愣,心想:“难道曾渔已经知道我是何人了,说我不该来是指责我以服丧之身离乡远行有亏孝道?”

白袍客惊疑不定,一时无言以对。

曾渔没想到这么句话却把白袍客给震住了,这时郑轼问他:“九鲤,这是哪位?”

曾渔道:“一面之交,不知其姓字,只知是位高人。”

这些话都是当着白袍客的面说的,白袍客顿时就缓过劲来了,起身道:“曾公子,在下方才

文学

欣赏了曾公子的八股文,更听曾公子自言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故特来请教。”

曾渔含笑道:“请教岂敢,先生今日不给晚生来点忠告了?”

白袍客不愿提当日白马庙之事,说道:“我想求曾公子的诗作一观,可否?”

曾渔明白了,这是要与他比赛诗词了,也就是斗诗,想必是对他方才在学署大门前的狂言很不忿,其实他说的那些话并没有自夸样样精通要与天下才士一样样比个高下……

*****************************************************************************

以上这700来字是小道在上月27号住院前写的,原本打算腰稍微好些就继续写,但现在,小道不能再继续写作了,小道要向书友们告别了,因为小道命不久矣。

这不是开玩笑,小道真希望这只是个玩笑,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小道必须面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