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洁第十九章:小雪撑肿腿合不上

文学

自洁第十九章 第一章

三年后,常州。追

文学

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秋去春来,时间便如指缝间的细沙,不知不觉间流逝。

徐徐春风吹拂大地,将蛰伏了一冬的人儿接连涌上街头。青青杨柳,美景如画,出来踏春的男男女女络绎不绝,小贩挑着担子沿街叫卖,吆喝声此起彼伏。

“娘亲!娘亲!我们要去那里啊!”

熙熙融融的南街上,一个身着大红长裙的貌美少妇缓步行走,眉目如画,言笑间摇曳生姿,说不出的狐媚。她怀中还抱着个俏生生的红衣小女孩,方才发问的便是这个奶声奶气的小姑娘。

红衣美人轻嗔了句:“去找你的坏爹爹啊!出去老半天也不回来,不知道又跑哪里鬼混去了。”

“怡君!你怎么当着霖儿的面乱说话!也不怕教坏了小孩,赵闲找你麻烦,”红衣美人右手边,则是个面容恬静着翠色长裙端庄美人,脸色微微不悦,嗔怪的瞪了旁边的怡君一眼:“赵闲最是疼你,霖儿出生的时候,放不下心千里迢迢的跑回来陪你,那心疼的摸样花语姐都嫉妒了,你也不知道主意言辞举止,给他省点心。”

怡君美人咯咯娇笑,含笑打量着身旁的她:“呦呦呦!我的好姐姐,你莫不是吃醋了?郎君他也没少疼你吧!前几曰桃花开的时候,我好像听说某人拉着郎君,去亲手种的桃花树下,天为被,地为床,在漫天花雨间双宿双栖……”

安碧柔脸蛋儿顿时绯红,窘迫的在她肩膀上轻打了下:“死妮子!还敢笑话我!你与娘亲两个还,还……哼!羞死人了!”大小姐终究脸皮薄,没有说出口。

“咯咯……”怡君笑的花容乱颤,上下打量着她,嘻嘻道:“我与娘亲又不是亲的,年龄上还算是姐妹,亲密些有什么好奇怪的。再说闲郎的身子骨很坚朗,我一个人可招架不住!姐姐你这般吃飞醋多没意思,要不今晚上我们一起,那滋味很有趣的哦!”

“不要说了!”安碧柔羞的跺了跺脚:“你便这般由着他乱来,还说他出去鬼混,不都是你惯得。”

“这可冤枉我了!”怡君眸子显出几丝嗔意,轻轻叹道:“谁让星雅小狐狸这般有本事,硬把闲郎拐去了长安三年,锦衣玉食三宫六院的伺候,闲郎又不是不偷腥的猫,不被惯坏才奇怪了。好在他还有点良心,记得姐姐我们,知道隔几个月就回来看看,这次应该不会再走了吧!”

“是啊!”安碧柔脸儿微红,露出几丝欣慰:“已经开始筹备叶莎公主的婚礼,因当是不会再走了!叶莎妹妹也是,非要等到闲郎归隐才肯嫁给他,早点将婚礼办了,不也省了三年相思之苦嘛。”

怡君莞尔一笑,左右瞧了瞧,忽的嘻嘻道:“叶莎妹妹被郎君迷的神魂颠倒,那像表面那般贞烈,昨晚我去寻闲郎,还在房间里撞见她了。用郎君的话就是‘掩银屏,垂翠袖。何处吹箫,脉脉情微逗’哎呀!我都可没那么大胆子!”怡君美眸含春,笑的分外动人。

死妮子,这般大胆的话都说的出口!安大小姐面红耳赤,嗔了她几眼:“莫要在背后乱说,你这妮子胆子也不小,上次还……哎!算了!”她脸儿微红,目光异样的打量着怡君大美人的香**。

“咳…”怡君勾了勾头发,脸儿少有的红了几分,低声哼道:“这个混蛋,什么都跟你说……”

怀中的红衣小女孩听了半天哑谜,终究有些不耐烦了,抓着怡君的发梢,奶声奶气的道:“爹爹不好!我喜欢曾爷爷!”

安碧柔听的轻笑出声:“赵闲在北齐重振了安家,老爷子心中可开心的很,把你们这群小家伙都当成了宝贝,都快宠坏了你们,连爹爹都不要了。”

说到此处,安大小姐若有所悟,脸上露出几分温柔:“闲郎近些年南征北战,为了重振安家之名,能做的事情都做到了,到手的皇位却不要,说到底还是念家多一些。”

怡君轻轻点头,若闲郎真做了皇帝,我这做妻子的怕是要这辈子长居深宫之中,孩子们更是要面临皇权相争骨肉相残,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再说他姓子和我一般散漫,做了皇帝,还是那个浑身痞子气却又个姓十足的城南小霸王嘛。

红衣小霖儿趴在怡君香肩上,嘻嘻问道:“爹爹坏!经常把娘亲拐走!把我赶到紫月姨娘那里去了。”

怡君思路被打断,闻言不禁嬉笑出声,脸色微红的道:“娘亲我可是杀手,晚上要出去执行任务的嘛!”

“杀手是什么?”霖儿不明所以,茫然的问道。

怡君愣了一愣,继而凶巴巴的道:“杀手!就是专门收拾你爹爹的人。”

“娘亲为什么要收拾爹爹?”小霖儿依旧奶声奶气的问道。

怡君顿时无语,轻轻哼道:“你爹爹不听话,我自然就有收拾他了,你怎么这么笨!”

霖儿摸了摸小脑袋,委屈道:“霖儿不笨!爹爹说霖儿随娘亲你!”

“噗…哈哈哈…”安大小姐闻言再也保持不住端庄,掩着嘴唇笑出声来。怡君则是满脸黑线,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最后自己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随我不好吗?娘亲这么漂亮!长大了你就知道感谢娘亲了。”

缓步前行,逐渐来到了南街的桂花巷中。春意浓浓,小巷间幽香弥漫,朗朗读书声隐隐从小院中传来。

“小闲?”

清脆呼唤声传来,小院之中亭亭行出一位丰腴曼妙的花信妇人,淡黄色的长裙映衬周围盛开的百花,好似盛开的洁白绝美牡丹。

她从侧院中行出,缓步来到赵闲的屋前,轻声道:“小闲,孩子们下课了!你饿坏了吧!想吃什么……”

刚刚进入屋中,抬眼便望见萧大美人只着小衣,咬牙切齿的与小闲对坐,认真的下着棋!

“唔…”花语惊呼出声,连忙转身关上门,嗔怒道:“萧潇,你们在做什么?大白天的!”

屋中软榻上,坐着一个青色长衣身材高大的男人,手持折扇打扮的甚是潇洒,可惜健硕的身材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书生。他嘿嘿笑着道:“萧姐姐和我下棋打赌,输一局脱一件衣服。小花,你怎么来这么早!在晚点可就更有意思了。”

萧姐姐脸蛋儿微红,忙将散落在地上的裙子穿好,轻轻嗔了他一眼道:“让着你罢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若在让你输得难堪把姐姐我休了!我找谁哭去!”

说的甚是幽怨,花语却深知她的底细,你下棋怎么会输给小闲,定然是故意打赌,借此机会哄小闲开心。她轻轻嗔了萧姐姐几眼,哼道:“你啊!这般迁就他怎么得了!”

“哟!”萧姐姐轻笑出声,打趣道:“花语妹子,这世界上可找不到比你更疼闲郎的人了。许你心疼闲郎,就不允许我使些手段,博些疼爱嘛?”

花语生姓腼腆,被她调侃顿时脸红了红,转而望向小闲,嗔道:“萧潇乱来,你也跟着乱来,我诗书礼法都白教了嘛?这般下去,我还怎么开学堂!”

小闲嘿嘿笑着,起身握住她的玉手:“我在外面还是很正经的,好久没回来,一时间按耐不住嘛!”

花语可不信他的解释,将小手抽了回来,转而问道:“你说此次回来便不再去长安,我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回来?哪位星雅姑娘了?”

赵闲沉默了稍许,才轻轻摇头道:“她是北齐女帝,那能随随便便跟我回来!”

萧姐姐闻言眉头轻蹙,起身问道:“那你回来了,她怎么办?”

闲郎笑了几声:“她霸占了我三年,敢不跟我回来,我可是会造反的哦!哎!不对,我儿子还在她手上,这个反造不起来啊!难不成得把她从皇宫里抢出来?”

花语莞尔一笑,望着胡说八道的小闲,温声道:“人家星雅姑娘,心中恐怕比你这郎君还急,若是能来江南,怕是很快就来了。”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了几声轻唤:“闲郎!你在吗?”“爹爹!你在吗?”

听这声音,闲郎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当下急匆匆的跑到院中,看着进来的两位小姐,张开怀抱道:“怡君好娘子,你怎么来了!来让我亲亲,还有小霖儿。来来大小姐,也让我亲一下。”

大小姐哪好意思白天与他亲热,连忙退后几步躲开,脸儿微红的道:“我才不让你亲!”

“哦!”赵闲嘿嘿笑着伸过脸:“那你来亲我一下吧!”

屋中的萧姐姐和花语见赵闲又开始口花花,皆是摇头不已,相识一笑,却又笑出声来!

怡君可不乐意了,抱着闺女嗔了他几眼:“死赵闲,当着霖儿的面,能不能主意点言行举止?教坏了小孩子我和你没完。”

安碧柔闻言颇为错愕的望了她一眼,轻声笑道:“你与闲郎半斤八两,怎么好意思说他?”

怡君轻轻哼了声,娇笑都:“好姐姐!我还没说什么,你就开始维护他了?”

安碧柔反应过来,脸颊顿时染发几丝粉红,偏过头去本来无话可说,看到好郎君暗笑的摸样,她又忍不住,轻轻喃道:“是有怎么样?”

两姐妹便如池中的并提莲花,活色生香让人不知该看哪一躲。作为郎君只好插在二人中间,轻声道:“好娘子,有什么冲我来,争风吃醋多没意思。”

“切~”怡君顿时娇笑连连,微嗔道:“谁争风吃醋了?我们是来教你回去!家里有人找上了门,我和碧柔都应付不了,师父和娘亲都没办法,就只有沈雨妹妹在招架,你再不回去,我们的赵府都要被人拆了。”

“什么?有人敢打上我赵家的门?别让我逮到,否则一律男杀女歼。”赵闲看她的摸样,便知道事情不简单,当下心中惊喜交加,急急往门外行去。

“哼!没良心的!”怡君脸儿顿时不悦,话音刚落。就见闲郎笑嘻嘻的转过身来,在她们姐妹二人唇上亲了下才离开。

“唔…”安碧柔受了无妄之灾,不禁羞恼的跺了跺脚,眼中神色婉转,却渐渐化为了欣喜。怡君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眨眨美丽的眼睛,其中打趣的意味不言自明,最终谁也不服谁的望向的旁边。

自洁第十九章 第二章

宣府并非是成片的草原,而是呈现着山区地貌,很多道路显得很窄小,蒙古骑兵的队伍拉出了一条长龙。

黄台吉等人对于追上来的马家军并没有过于重视,毕竟他们这里有几万人马,而从探子的回报亦是证明了他们猜测,马芳仅是率领几千骑兵而已。

只是慢慢地,他们却是感到了不对劲,最初还有探子回去通禀,但现在派出去的探子全都没有回去,已然是被对方给吃掉了。

“快速行军!”

黄台吉看到前面是一道裂谷,当即便是下达加速行军的指令道。

蒙古骑兵终究是人,这一路北上被晒得不轻,而且一直没有找到水源休整。好不容易来到一个阴凉处,纵使得到了命令,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阳奉阴违”。

“杀啊!”

马芳率领几千骑兵突然杀了过来,宛如是露出了獠牙的饿狼般,却是扑向了蒙古大军的尾部,挥动了他们手中的死亡镰刀。

黄台吉没有想到马芳仅仅率领几千人马竟然敢袭击他们的主力军,特别还选在他穿过裂谷的时候,心里亦是一阵慌乱。

好在这个裂谷并不远,他的眼睛已经看到了裂口的出口,当即勒令加速前进,打算在裂谷的空阔之地休整并实行反扑。

噗!

马芳正是看准这个裂谷的地形优势,在这里能够比较好地避免自己的人数劣势,正是挥舞着大长刀斩下一个个蒙古骑兵。

噗!噗!噗!

麻贵等将领亦是受到马芳的感染,已然是化解为死神般,面对着这些屡番洗劫他们百姓的蒙古骑兵,不断地进行了斩杀。

虽然各方都有死伤,但这便是战争,一种不可调解的矛盾。

鲜血染红了这里,由于地形的限制,却是比较侧重于单兵的战斗能力,更是讲究着士气。

渐渐地,马家军已经是牢牢地占据着上风,既是因为马家军确实悍勇,亦有黄台吉犯了一个致命的战术失误。

马芳这边的将士倒下,后面迅速有将士增补上,但黄台吉一心想要到裂谷外决战,结果蒙古骑兵是越战越少。

一个蒙古头领率领两百多号骑兵在这里苦苦地支撑,虽然他们的作战很是顽强,但士气早已经落得下风。

噗!

马芳挥起大长刀将最后一名蒙古骑兵斩于马下,在这个裂谷的偷袭战中,虽然付出了一百多条人命,但已然是取得了胜利。

“准备迎战!”

黄台吉在裂谷外的空地处进行了休整,已然是结好了一个庞大的战阵,打算将仅有几千骑兵的马芳歼灭在这裂谷外。

头顶的阳光很毒辣,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草地里的一只小蜥蜴正在悠闲地晒着太阳。别说是马家军的几千人马,哪怕是一条野狗都没有瞧见。

蒙古骑兵的耐性不由得慢慢地流失,而后几个部落首领纷纷望向了黄台吉,黄台吉亦是意识到了不对劲。

“报,马芳已经退走,裂谷内并没有明军的骑兵!”一个蒙古骑兵从裂谷探查归来,显得一本正经地道。

黄台吉虽然已经猜到,但听到这个消息,眉头还是不由得微微地蹙起。一直以为马芳是一个莽夫,但今日看来,人家亦是颇有头脑的将领。

看到对方不敢跟自己正面交锋,他便是对着在场的几位部落首领道:“这里的地形很适合伏击,咱们便留下一支人马在此进行拦截马芳,却不知谁愿担当此任?”

“我已经说过了,要么就杀向山西,要么就快些回草原养牛羊,别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格根又是站出来表态地道。

自洁第十九章 第三章

就在王凯和李平坐在王宅的书房,算计那死胖子薛如成手里面掌握的财富,而这老小子呢?已经带着薛家另外几房兄弟聚集到了京城。

薛家的这几方人马是分批次乘坐不同交通工具,来到京城聚会,有坐船的有坐马车的,甚至还有骑着马来的。

年龄大的也有,年龄小的也有,但是每一个人都是各房的当家人,这群人聚集在京城的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

而这个客栈早就被薛如成买了下来,薛家这几狼人全都聚集在客栈之后,薛如成就安排自己带来的厨子。

大冷的天,大家赶了一路了身心俱疲,要弄一顿好的让大家好好吃一顿。才有力气和薛蟠薛宝钗兄妹两个吵架,所以他吩咐厨子给大家准备了火锅。

薛家的这几方当家人都是以薛如成为主,但是他们可不都是一条心,薛如成只不过控制了很少一部分。

另外几家人虽然和薛如成合作,但是目的是和薛蟠这个主家分家,他们分得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财产之后,就不再和别的薛家人接触了人家,自己过自己的逍遥快活的日子。

也就是说薛如成带着薛家这几房人马,和薛蟠谈判分家分完了家之后,他们自己还得分家。

薛家是一个整体,被薛如成分去了一半,而这一半还得再往下分分,到最后整个薛家已经名存实亡了。

各有各的小山头,各有各的小财产小金库,人分开容易,你再想把人心聚拢在一起可就难了。

就像现在吧,大家坐在一起又吃又喝,感觉到气氛挺热烈,聊得也很开心,但是这群人都是皮笑肉不笑。

看到彼此之间的眼神都是戒备,就看薛如成这大胖子,一边吃一边呵呵一笑对周围的叔叔兄弟们说道。

“我说各位,咱们吃完这一顿饭之后,赶在夜里封城之前要进入京城,进入到荣国府薛家别院,找薛蟠兄妹摊牌各位怎么样?有没有底气啊?”

其中有一个年龄最大的薛家人长的是干瘦干瘦的,头发胡子都是雪花白。别看这老头子年龄大了,但是一身精气神儿两只眼睛虽然不大,但是往外放着有神的光芒。一边摸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看着上蹿下跳的薛胖子薛如成笑呵呵的说。

“如成啊,我们这

文学

一群人聚集在了京城,就已经拿出最大的决心来支持你了,你放心这一次你带着大伙分家我们都感谢你。”

“这一次聚集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废物,咱们和薛蟠兄妹分完家之后咱们各走各的路,从此之后在座的可都是你们这一支的族长。”

“但是老话说的好啊,血浓于水即使是分家了,那咱们也是一个祖宗啊,有事儿咱们得互相照应啊,不能让人心散了。”

这老头在薛家的地位那可是非常高的,薛蟠看到他那都得喊爷爷辈儿,人老了想的就多顾忌的就多。他虽然想分家,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脱离薛蟠的魔掌,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

但是他对薛家还是有感情,说了这样一番话,让在场的人听着都心里面酸酸的,你说好好的一个家族就这么分崩离析了。

要想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生存下去,家族成员就得抱团取暖,一个拳头打人才能疼,分成5个手指,跟人家打架,那还不得一只一只的被人家给掰折了。

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虽然他们整体实力削弱了,但是他们各自家族所掌握的权利和财富却增加了。

他们现在是薛蟠,薛宝钗兄妹手下的走狗,赚多少钱那都是家族的,可是分了家之后,他们各自只长自己的家族,赚多少剩多少那都是自己的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