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腿的正确姿势:乱岳目录伦

文学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一章

“总要

文学

有一个开头才行,只靠大家上门来买我们的门路就比较有限。自己再开一个门店,那是必经之路。趁现在建国还能在那里呆一些日子,正好咱们把店铺弄好了他要是调走的话,到时候店铺也已经步入正轨。”

林佩兰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下,林有才对做生意的事情一窍不通,女儿说什么自然就是什么。。

但人生地不熟的临安去做生意,要不是真的有门路,谁也不敢那么去,毕竟路途也远想要监管也没有在附近方便。

林佩兰知道父亲的担心,可茶厂业务扩张是必须走的路临安是第一站,也绝对不会可能是最后一站。

她已经计划好了,等到门面装修好后,就派林玉香过去守着,虽然工作阅历什么的稍微浅了一些,但林玉香能连会到又机灵,这是目前为止林佩兰最放心的人选。

半下午的时候,林佩兰就和刚刚睡了起来了,林玉香她们说了一下计划,林玉香眼睛瞪得老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兴奋了,小脸顿时红彤彤的,也有点语无伦次。

“我……姐,你真的放心让我去管一家店吗?”

“这有什么不放心呢,你姐夫在那里有什么不懂的事情你就去找他解决。”

“算账,管钱这些我还可以。我还是第一次独当一面了,心里有点虚。”

“都是从没有经验开始的,多锻炼锻炼心理素质上来了,啥都会。”

林佩兰眼界宽了,也不担心林玉香会把店铺整垮,更何况那些茶叶实在卖不出去,再转送到其他地方卖,也一样的,只是设一个点,让大家知道有这麽一个厂子在,当做宣传吧。

晚边大家来送茶叶的时候,林佩兰其实还没有把东西整理出来,但是已经答应要卖的货还是得给大家准备着。

一整天大家生茶的茶钱,还没有在口袋里误了又回到了林佩兰的口袋,不过大家都心甘情愿,花的开心。

有人家里娶亲想要什么,也来林佩兰这里买,丝巾,相框啥的已经不是稀奇事,林佩兰带回来那床上的四件套才是好东西。

这年月家家户户用的几乎都是要缝被子,好不容易结婚了,当然要选个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来。

林佩兰昨天才买的东西,今天才转手就小赚了一些,按照原来的设想,卖不了就放门卫那里去卖,平常林有才都在那里坐着,有人上门也不无聊,现在抢购了一趟就没有多少了。

不过晚边还来了一个让人意外的人。

林佩兰当初与离家解除婚约后,两家人几乎是反目成仇,大家心知肚明,也不可能再做好友了。

李文杰后来出了那事,被人带走判了十来年,他媳妇儿扔下孩子不管,自己与别人远走高飞了。

李家现在过的是极其艰难,欠了一屁股债不说,还因为李文杰贪污被人骂。

虽然说都是同一个村的,介于和李家的过节,你家人送过来的生茶,林大伯都没收。

日子真的过不下去了,入不敷出不说,还天天被人要债,这时候也不要讲什么骨气了,能散散采一点生茶来,换点口粮才是正道。

村里林大伯不收,那么只能送到镇上来。

镇上的两条茶厂都是林佩兰的,这不管送到哪边,都要爱林家人的眼,李大河也豁出去了,背着干瘪的编织袋直接来了大厂。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掰腿的正确姿势 第三章

北辰瑾俯视着已无反抗之力的二人,目光移至林天骄身上,高高在上

文学

的样子,看着她仿佛就像在看蝼蚁。

“你当真以为你的人进进出出这王宫,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朕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蠢笨。空有一身诡异的手段,却没有搭配一颗足够聪明的脑袋!还有什么话要说,一并说了罢!”

“那你为何不一开始就拆穿我,为什么还要让我顺利的把雷火送去蛮族手中……”林天骄大声质问着,突然一顿,明了。

“哈,我明白了,说我恶毒,可天底下谁又能毒过你,好一个仁慈帝王,哈哈哈……我输了……”

输了,满盘皆输……

林天骄疯狂大笑着,北辰瑾不过借着她的手,想要除去某些人罢了。

她却还天真的以为自己报复成功了。

哈,天真啊!

“你别忘了,你的长公主可还在我的人手里!”突然想起她是还有筹码可以谈判的,林天骄冷笑着威胁。

林琴儿摇了摇头,向她走了过去,捏着她的下巴,嘲笑她的天真。

“既然是瓮中捉鳖,你当陛下会给你把让你柄拿捏?林天骄啊林天骄,我可真不喜欢这么愚蠢你,啧,你看看那是谁!”

林天骄顺着她指着的方向看去,帘幕后,本来身体虚弱好似下一刻就会死去的王后,华衣锦袍,仪态尊贵的掀开帘布站在哪里,蔑视的看着她,一如既往的高傲。

王后出身名门,往日里两人总是不对付,她在她的眼里从来都能看到她的轻视,这是她最厌恶的。

原本以为已经被她斗垮的女人,现在正好端端的站在哪里,蔑视的看着她。

而她的身侧是她最信任的人报春,此刻报春抱着熟睡的公主,一脸温柔恭敬!

报春背叛了她……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贱婢,你敢背叛我……”林天骄疯狂的大叫着,整个人看上去疯癫异常。

她输了,全盘皆输,就连报春也背叛了她。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从来就不是她的主子,又何来背叛之说!报春听到她的咆哮质疑,也不理会,只是轻声哄着似乎有些被惊扰了的长公主。

“贱人,放开你姐姐!”一旁的北辰思,见林天骄被侮辱刺激,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劲,恶狠狠的怒斥一句,看着林琴儿,就像看什么脏东西似的。

“是啊,我是挺贱的。”要不然怎么会总是眼瞎,一而再的爱上一个对她从来不屑一顾的人呢,无声的笑了笑。

林琴儿松开了捏着林天骄下巴的手,嫌弃万分的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仿佛刚刚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

林天骄恶狠狠的看着她,眼中仿佛淬了毒,恨不能将她撕咬殆尽。

“林琴儿,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我是你亲姐姐!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

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可你不是啊,我的姐姐哪里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哪里会有这么多的诡异手段,不过不知道打哪里来的山精鬼魅,姐姐?呵,别说笑了!”

林琴儿毫不留情的戳破。

林天骄眸子瑟缩了下,继而大叫,还要争辩。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就是你姐姐,我们自小一起长大……”

“呵,是与不是你我心中自知,也已经不重要了!”说完退到一边,安静的待着。

“安王谋反,就地正法!”寒光一闪,剑没入胸膛。

安王北辰思,怔愣的看着为他挡了一剑的女子。

为什么……

“你,何至于此……”北辰瑾叹息一声,虽然答应过她,可放虎归山从来不是帝王该做的。

“陛下,琴儿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心愿了,你答应我的,留他一命……”殷红的鲜血,泊泊而出。

“陛下……”

“安王谋反,朕顾念手足之情,不取其命,断其腿,流放幽州,终此一生,不得踏出幽州半步!”

“……”

林琴儿笑着,再没声息。

至此,一场以安王,林天骄为首的叛变,到此为止。

安王被流放,囚禁于幽州。一杯毒酒,林天骄死得悄无声息,至此倚月宫成了荒废之地。

连心宫琴妃娘娘护驾而死,追封贤妃之位,风光大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