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婕子系列小说,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文学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一章

我们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

周铭是这么对梅塞德和海利尔他们说的,周铭这么说也确实是这么做的,结束了当天展会以后,周铭马上让梁天李华叫上几个信得过的机械厂老总,周铭这边电话连接国内苏涵和杜鹏还有北俄的卡列琳娜,大家一起商量。

首先梁天和李华这些机械制造厂老总肯定是百分百赞成了,因为他们原本只是买到顶级的数控机床就很满足了,结果现在美国人这边为了抢生意,居然连机床制造技术都愿意拿出来,这简直是意外之喜,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至于苏涵卡列琳娜和杜鹏,他们的想法则和周铭一样,本能觉得美国人突然提出这样的条件,背后肯定有阴谋。

尤其是卡列琳娜,她告诉周铭美国人非常善于先抛出一个非常诱惑的条件,但实际上背后却隐藏了很大的麻烦,就像是鱼钩上的鱼饵,如果你看不到后面的鱼线,那么当你咬钩的那一瞬间,你就上当了。

周铭当然明白这一点,事实上周铭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担心,才让大家一起来商量看的,看能不能猜到美国人手里的底牌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所有人都沉默了,因为大家都只是普通商人,并不懂机械工程这一块,而梁天和李华他们虽然是搞机械工程出身的,但由于国内机床行业十多年的落后,让他们的知识眼光已经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再加上他们的眼睛里现在只能看到新型机床,恨不能马上答应美国人跟美国人合作了,他们更不可能知道。

仿佛大家讨论的陷入僵局的时候,凯特琳突然给出了思路:“既然大家都不懂,那么就去问懂的人好了。”

凯特琳表示对于这个问题,自己没必要在这里瞎琢磨,完全可以把问题丢出去,比如梅塞德和海利尔那边,让他们帮自己解答。

凯特琳的话给大家开辟了一条完全不同的新思路,周铭当即拍板就这么干,甚至马上要打电话给梅塞德。

这里梁天和李华是有些反对的,他们认为周铭这么直接找上门不像那么回事。

但周铭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既然你梁天和李华都想得到,那么梅塞德那边肯定也会这么想,自己和他都是老交情了,他怎么会认为自己想不到呢?所以直接上门挑明并没问题。

周铭也的确这么做了,周铭拨通梅塞德的电话,也没有客套,直接告诉他要谈关于汉诺威机床订单的事情。

梅塞德没有犹豫,马上邀请周铭过去听钢琴。

周铭带着凯特琳一起来到了贝托城堡,这是一座在曼哈顿中央公园旁边的私人会馆,并不对外开放,原则上只接待来自全世界的贵族。

海利尔在门口迎接周铭和凯特琳,并告诉周铭王子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周铭和凯特琳跟着他走进会馆,这是一个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大厅,各种灯光以及壁画的设计,让整个房间都显得格外明亮。

在大厅的正中央,放着一架钢琴,由一位据说是世界顶级的钢琴大师在演奏。

梅塞德就坐在钢琴的斜对面,他似乎沉醉在优美的音乐里,但当他见周铭进来马上起身,然后三两步过来迎接周铭。

梅塞德亲自迎接周铭过来,并给周铭倒上一杯红酒,他给周铭介绍这位钢琴大师所演奏的是肖邦的小夜曲。

呵!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死去的爱情吗?

周铭大概的印象也就是周董那首歌了。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不管周铭还是梅塞德,大家谁都不是为了听高雅音乐来

文学

的,不管这位顶级钢琴大师在世界上拿过多少奖,但今天在这里,也就是个背景音。这说起来有些不尊重艺术,可这就是人家贵族豪门的日常玩法,不爽不要玩。

闲聊了几句,梅塞德就很快把话题聊到机床订单上,他问周铭说是不是商量出结果了。

正如之前打算的那样,周铭十分直接的告诉他:“今天我和埃尔斯金先生谈的非常愉快,哈维公司对待这次的合同也十分大方,他们甚至愿意接受部分零件在华生产,以及机床整机在华组装的条件。”

几乎是周铭这边话音才落,那边海利尔就马上说道:“这不可能!美国人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件!”

周铭告诉他不管他相信与否,事实就是这样。

海利尔的脸色纠结,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梅塞德这时却叹口气表示周铭不要拿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来试探他们。

“我也同样不相信那些美国人会答应这么做,或者说就算他们真的答应了,以周铭先生你这么摊开拿到我们面前来说的情况,只怕周铭先生你也并不相信他们会做出如此让步。”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二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

文学

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小婕子系列小说 第三章

相比众人,位于风暴正下方的杨踏仙展现出了不同与常人的震惊,他的血眸死死的盯着那叠加的拳头,右手再度化为剑指,狠狠地朝着莫离刺去。

这就是杨踏仙,众人皆知杨踏仙天赋横溢,实力深不可测,却不知这背后的心酸。

送幼年开始,杨踏仙便选择了剑,他生活至今,不学拳,不练掌,更不动腿,选择了剑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了杨踏仙这一生只有剑。

三年学剑,又三年练剑,再三年弃剑,如今的杨踏仙,没有人知道他到了什么境界。

指间与叠拳终于轰击到了一起,莫离只感觉一股冲天的锐利四溢,那四周舞动的劲风甚至如今都已然化成了利剑,他的衣袍被层层削割,劲风袭击之下,莫离一个闪神,一道锐利的剑芒擦脸而过,鲜血随之流下,莫离甚至来不及感觉疼痛。

咬了咬牙,莫离的眸露出一抹狠色,看着四周越发狂暴的剑芒,他不管也不顾,手上的叠拳再度发力,狠狠地轰击在了杨踏仙的指剑之上。

一击,俩击,三击。

“轰!”元力的轰鸣声甚至让整个高台为之一颤,众人惊愕间只见那漫天的剑芒已然消失,留下来的,只有两名年岁差不多的青年人。

莫离如今的造型简直是不堪入目,下半身还好些,上半身的衣物已然成为了碎片,便随着劲风的停下挥挥洒洒在整个擂台上。

阳光下,少年那经过了白斑锤炼的身子曝露在众人面前,原先还有些孱弱的身子如今变得挺拔无比,那一块块宛若岩石一般的肌肉层层覆盖之下,整个身子似乎蕴含着可以生擒猛兽的力量。

杨踏仙只感觉内脏身躯传来了一声声悸动,随后喉间一甜,丝丝血迹纵然极力压抑还是流露了出来,微不可查的擦去嘴角的血迹,杨踏仙的眸更加狂热了。

多少年了,多少年了,杨踏仙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么狼狈过了,被誉为同阶无敌的他,如今竟然被一个少年逼到了这般地步,这说出去简直让天下疯狂。

“嘤~~”清脆的声音传遍了四周,让的众人再度把目光收到了杨踏仙的身上。

一直背负与杨踏仙背后的那把剑,出鞘了!

没有众人期待中的奢华,更没有众人期待中的锋芒毕露,甚至没有众人想象中的绝世神兵。

那把剑,剑吟如旧,剑身上却便是伤痕,若不是在这阳光下依旧反光,众人估计都会认为是从那个古代遗迹中淘出来的腐朽古剑。

饶是如此,杨踏仙在这把剑出鞘的时候,整个人眼神都变了,他没有了往昔的冷酷,在众人想象不到的情况下,杨踏仙露出了一抹柔情,看着那把剑,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一般,那眼神,莫离熟悉异常,因为他以前,就是这么看倾儿的。

一把剑,作为情人?这说出去都有些疯狂。

“这把剑,我学剑用他,练剑有他,虽然之后弃剑修行,但是仍旧随身带着他,这些日子,纵然三年期满,但是我还是没有动用他,因为,没人有这个资格,而你,足够了。”杨踏仙就那么看着剑,爱抚之中充满了怜惜,在说至最后一句的时候,他持剑相望,剑指莫离,那张邪魅的脸颊之上,写满了轻狂。

“弃剑,竟然是弃剑。”看台上,纵然众人皆是目瞪口呆,但是却不明白杨踏仙所说究竟是何意味,却唯独季蓬莱看着台下的说法,喃喃自语,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蓬莱,蓬莱。”季云看到这般模样,摇动季蓬莱那尚在惊愕中的身躯,问道“弃剑?那是什么?”

季蓬莱那冷酷的模样如今不存一二,脸颊之上的表情很是呆滞“弃,那是一种境界,我现在甚至无法言喻的境界,只有亲身到了那个境界,才知道有多么恐怖,虽然如今他们的境界仅仅只是炼体八阶,可是那杨踏仙经过弃剑的修行,如今持剑在手,他的威力,甚至可以媲美先天。”

先天!一言出,满座皆震,众人都惊愕的不明所以。

对于他们而言,先天,炼体,那是两个境界,跨境界这等传说中的事情自然只有传说中可以出现,如今这青年的攻击威能可以媲美先天,那岂不是说,他甚至可以和先天境一斗?

“输了。”季云的脸颊之上满是苦涩,纵然他心中对莫离的期望太高,他也不认为莫离能够在这等先天威能之下反败为胜,这等天方夜谭之事,根本想都不敢想。

王家方面,王泰已经开始接受那小家族家主的道贺,一张老脸上满是笑容,对场中都不甚关心。

开玩笑,那野小子能够比拟杨公子?打死王泰也不相信,对于这场比试,还没有开始,王泰心中的答案就早已经出现。

这场比试还没有结束,却已经有了结局。

先天境?

莫离怔了怔,他纵然自信能够打平王源,甚至击败,但是先天境这三个字让他很是没有底气,先天境的战斗,那是另一方空间,是他现在暂时还涉及不到的领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