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最刺激一篇 浪妇杨雪 完

文学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一章

李辰一个激灵看着手中的大暗鸿天剑愣道:“是你在说话?!”

下一秒一个七彩漩涡出现在大暗鸿天剑之上,李辰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接着画面一转来到了一个未知空间。

李辰看着周围灰蒙蒙的空间有些迷茫道:“大暗鸿天?”

下一秒天地一转,翠绿的草地出现在李辰脚下,接着灰蒙蒙的空间被草地还有蓝天覆盖。

不远处的草原上,一名身穿铠甲浑身散发着七彩琉璃光的帅气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李辰。

李辰漫步到男子身前愣道:“你是剑灵?”

大暗鸿天微微一笑点头道:“可以说,是。”

说着大暗鸿天突然半跪在地上道:“大暗鸿天参见主人!”

李辰一愣连忙扶起大暗鸿天道:“不必行如此大礼。”

大暗鸿天站起身看了李辰片刻后沉声道:“主人,以现在你的实力还无法驾驭吾。”

李辰闻言愣了,自己神君境界难道还不够吗?

就见大暗鸿天身上三重阵法缓缓浮现,接着就见第一重阵法在大暗鸿天一掌下彻底破碎。

李辰彻底被整懵了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大暗鸿天将剩余的两重阵法缓缓融入自己身子道:“吾将自身的实力封印了成三个层次,现在已经解开第一重,主人可以掌握现在的吾了,随着主人实力的强大可以解开剩余两重发挥吾真正的实力!”

李辰闻言愣愣看着大暗鸿天道:“你现在什么实力?”

现在的李辰竟然有些看不透大暗鸿天的境界。

大暗鸿天看着自己的双手沉声道:“以主人世界的实力划分,吾属于大帝一转—轮明境。”

李辰闻言直接倒吸了口凉气,好家伙自己这是找了一个超级打手呀,加上大暗鸿天那变态的属性以后打架都不用自己出手了。

想着李辰就差擦嘴角的口水了,而大暗鸿天却波澜不惊的看着李辰。

李辰故作镇定道:“先让本王的意识回去吧。”

大暗鸿天点了点头道:“是主人。”

说着大暗鸿天一挥手李辰的意识就回到了现实,看着手中的大暗鸿天剑李辰笑道:“鸿天,能否化形。”

“可以的,主人。”

说着就见大暗鸿天剑飘到空中一阵七彩的光芒闪过身穿铠甲的男子出现在了李辰面前。

经过一阵更深入的交谈李辰都怀疑系统把一个大帝境界的老怪物塞到了一把剑中,大暗鸿天懂得东西太多了,就算鸿蒙时代大暗鸿天竟然都有所了解,未来对上那些猎源者李辰更有把握了。

与此同时大暗鸿天身上那浩瀚的大帝气息也吸引了诺亚,诺亚得知对方是货真价实的大帝后差点冲过来抱住大暗鸿天的大腿叫BABA,很难想象大暗鸿天自我解除剩下两重封印后会有何等恐怖的实力。

正当李辰和大暗鸿天聊的开心时黑武突然发来了求救信号。

李辰看着面前通讯屏幕中一脸焦急的黑武眉头微皱道:“黑武发生什么事情了?”

黑武焦急的看着李辰道:“王爷,荷鲁斯他们遇到了大麻烦,跟据传输回来的信息对方可能是仙台十二重天的尊者级别大能。”

李辰闻言沉声道:“你们不是探查许多次了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意外发生?”

黑武捂着脑袋叹道:“根据消息是对方两个人突然合体变成的超级大能。”

李辰闻言愣道:“合体?对方星系的空间坐标,还有名称告诉本王。”

黑武闻言连忙应道:“是,王爷。”

不一会李辰看着黑武发过来的M78星系名称有些愣,李辰感觉自己好像知道些什么但又没有了印象,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在耽搁会荷鲁斯的舰队可能被对方消灭殆尽了。

李辰撕开空间转身死看向大暗鸿天道:“鸿天,我们走!”

大暗鸿天点了点头跟在李辰身后消失在了空间隧道中。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二章

君决最后到。

君决先到灵琼旁边看一眼,见容稣言在她旁边也没说什么,只叮嘱她路上不要惹事。

灵琼连连保证。

君决明显不信,把要交给灵琼的袋子递给容稣言,“不许她乱买东西。”

容稣言受宠若惊,捧着袋子的手都觉得发烫。

灵琼还伸在半空的手讪讪收回去,心想崽崽反正听她的,拦也拦不住她。

由于珞芸长老要去,所以本来要去的乌长老成了留守老人。

乌长老很担心,拉着乌晗不断叮嘱:“你这次去,一定要守规矩,不许再去招惹少主。”

少主那性子疵瑕必报。

她不顺了,别人也别想顺。

偏偏他家这闺女非得去招惹她……

乌晗不耐烦:“知道了,你都说几百遍了。”

“彦斐,晗儿就交给你了,你好好看着他。”

“师父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师妹。”

“出发——”

远处有弟子高喊。

白彦斐带着乌晗和乌长老告别,随着弟子一起登上君决拿出来的大型飞行灵舟。

“少主不上来吗?”

有人见灵琼那一行人没上来,好奇的问。

“少主那软轿就是飞行灵器啊。”

大家正讨论,就见那软轿先一步离开山门,飞高隐进了云层里。

君决好像默认灵琼不和大部队不一起,所以他们是分开走的。

容稣言很快就知道为什么君决不将灵石给灵琼。

就她那个花法,就算是灵矿也不够她花的吧。

这一路过来,只要有个城池,她都得下去逛逛。

容稣言哪里经得起灵琼的要钱方式,根本管不住她——也不敢管。

每次都只能看着她招摇过市地买买买,他准备的衣服根本不用拿出来。

路上买的完全够她一天换两次……等到地方,估计早中晚各换一次都不是问题。

“容公子,喝药。”飞羽把黑乎乎的药端到他面前。

容稣言闻到那味就想吐,这一路上他就没断过药,一天一晚,雷都打不动。

容稣言一口喝完,往灵琼那边看一眼,起身走过去。

“少主,你让我喝的药,到底有什么用?”

那药没有毒性,但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功效,灵琼一问就是随口敷衍。

“调养身体的。”灵琼正检查今天的战利品,头也不抬的回答。

“我身体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喝那药。”

“嗯。”

灵琼‘嗯’了,可第二天还是原封不动地让飞羽给他准备了。

容稣言:“少主,这药很苦。”那种苦真的是好一阵都还能感觉到。

“良药苦口嘛。”灵琼做个加油的手势,“忍忍啦。”

他又没病……

容稣言忍着那味道,一口喝完。

他把碗递给飞羽,一回头就撞上柔软的唇,蜜饯的甜味,铺天盖地袭来。

“现在是不是甜了?”

小姑娘坐在他怀里,双手搂着他脖子,小腿轻晃,笑吟吟地问。

“……嗯。”容稣言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耳朵早就通红一片。

“那是我甜还是蜜饯甜?”

“……”

大小姐凑近一点,等着他的回答。

好半晌没听见声,大小姐不满皱眉,“很难选吗?”

容稣言心跳很快,他嗫喏一声:“少主……”

白洁最刺激一篇 第三章

幽蓝的光照亮不见天日的森林。火焰如蛇一般攀爬在林木上,蔓延得不快,却也极难熄灭,所过之处劈啪作响,那焦臭的味道绝不是燃烧的木头该发出来的。

但这会儿就算这些树在他面前手牵手跳个舞,或者张开血盆大口冲他咬过来,埃德也能面不改色地往前冲。相比之下,脚下粘稠滑腻,在他踩过时发出凄厉的尖叫还试图咬他的乱七八糟的小东西,还更让他烦恼一点。

创造出这样一个世界的家伙,才是真正的疯子吧?

跑出一段路之后,眼前变得更加黑暗。火光被他们扔在了身后,林中的树木并不像森林边缘那样紧密,层叠交错的枝叶也还是完全遮蔽了天空。

罗穆安没有再继续轰轰轰,速度也慢了下来,还不时停下来左看右看,莫名其妙地就转个方向。

埃德不知道他是靠什么做出的选择,据说兔子的视力并不怎么样……但他还是一声不响地跟着。

他有点好奇罗穆安的脑子如今到底是在如何运转——他的确不怎么正常,可他一眼就能看懂他的法术,明白他的意图,战斗时依靠的也是准确的判断和恰到好处的攻击……以及偶尔错乱地爆发一下的本能。

他仍拥有过人的智慧,甚至还多了一些恶魔的力量。除了开开心心地当只兔子,他也没有比埃德所见的记载之中疯多少。

罗穆安又一次停了下来。他还没有完全被血弄脏的白毛在黑暗之中极其醒目,白到像是在发光。

也许太醒目了一点。

埃德意识到自己视力其实比从前好了许多。当他还是个正常的人类的时候,如果不借助于法术,在这样的黑暗里,他根本什么也看不清。

他无视脚下叽叽的尖叫和抓挠,走到罗穆安身边。他能感觉到他的双腿也已经覆盖上了鳞片……这或许会是个巨大的麻烦,但现在,它保护了他。

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尼亚带他进入森林时所听到的那样。

“啊……没脑子的精灵。”罗穆安小声抱怨。

而埃德微微向上的视线,正落在一张苍白的面孔上。

一张精致得无以伦比的面孔自重重的树影间探出,分不出性别。五官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也无法塑造出的完美,浅金色长发自同样苍白的肩头一点点滑落,像在黑暗里洒下一片淡淡的月光,发间露出一点小巧的耳尖,新雪一样莹白。

她,或他,低头看着埃德,带着纯然的好奇,不见一点恶意,如数千年前某一片森林中的精灵,第一次在月光中看见新生的人类。

精灵俯身向他伸出手来,连手臂弯曲的弧度都是完美的——一个难以拒绝的,邀请的姿态。

然而埃德纹丝不动。

千万不要把它们当成精灵——这是尼亚·梅耶的警告。而他那看似精灵的侍女满嘴的尖牙,是另一个他想忘都忘不掉的提醒。

那“精灵”摇了摇手臂,疑惑又悲伤。在埃德恍惚觉得它要唱起歌来的时候,它张开嘴,发出一声悠长刺耳的尖叫。

埃德并不惊讶于那一口白森森的好牙,只惊讶于它居然能叫得这么难听。

像钝刀刮在玻璃上,忽高忽低,忽快忽慢,忽而尖锐,忽而暗哑。

无数张苍白而美丽的脸从黑暗里冒了出来,一个接一个,从上到下,严严实实地将他们包围在其中,像暗夜的墓园里瞬间绽放的无数朵白花,阴冷又迷人。

那是能吞噬血肉的花。

埃德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却听见罗穆安嘟嘟哝哝地冒出句:“啊,蘑菇蘑菇蘑菇……”

……虽然也是挺像的,但你不会想吃它们吧?没听说过兔子爱吃蘑菇啊!

“轰轰轰!”罗穆安叫起来,在敌人集中起来的时候,发起了另一轮攻击。

他并没有乱轰,只是瞄准了一个方向,四爪如飞,勇往直前。而埃德依然紧跟在后,挡下漫天的尖刺。

他看不清那些“精灵”是从哪里掏出的武器,毕竟它们也什么都没.穿……总不会那一嘴的尖牙还能像箭一样射出来吧?!

“精灵”们并不会给他答案,只是尖叫着紧追不舍。那能像锯齿般拉开灵魂的尖叫是比它们的牙齿更可怕的武器。

埃德只觉得脑子被搅成了肉馅儿,视线都开始模糊不清。当罗穆安一头撞在树上,他意识到这声音对疯法师也并不是毫无影响。

他回头甩出风刃。

没有水的地方,风是他最得心应手的武器。他做不到罗穆安那样的精准,但密集放出,四散乱飞的无形之刃,到底劈开了许多敌人的身体。

那些纷纷落下的鲜血和肢体让他极其不适……即使明知它们不是真正的精灵。

他还以为列乌斯喜欢精灵,这会儿又怀疑它其实憎恶他们入骨。

尖叫声稍稍停息了一刻,但很快又响成一片。森林里这些似乎连话都不会说的怪物实在太多,虽然除了叫声之外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却根本杀之不绝。

即使埃德改

文学

变了方式,和罗穆安一起只是粗暴地往一个方向攻击,他们的脚步也还是不知不觉地慢了下来。

“没脑子的精灵!”

再一次被包围时罗穆安恼怒地刨地。埃德还以为他想挖个洞从地底逃出去,但他只是泄愤地刨了几下就放弃了,噗噗地猛吐着满嘴的泥。

“……地底。”埃德问他,“能从地底出去吗?”

罗穆安翻着一双纯黑的眼睛,只回了他三个字:“有树根。”

那当然不会是乖乖扎在泥土里,辛辛苦苦本本分分地汲取养分的树根。

埃德只能苦笑。

他几乎已筋疲力尽。他都不敢去摸脸上的鳞片都蔓延到了哪里,

文学

可现在,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这片森林里跑出了多远。

他不知道他们离“希望”还有多远,“绝望”……倒是近在眼前。

“向上呢?”他不甘心地问。

“它们在树上跑得比猴子还要快。”老头儿愤愤地承认:“兔子跑不过!”

“我是说,飞到森林上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