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云芬第1部分阅读

文学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众人继续向前,前面豁然开朗,顿时变得宽敞起来。

照明符接着腾空而起,将整个大厅模样的地下密室给完全照亮。

眼前的景象让叶通玄等人十分吃惊,只见数件法宝就这样静静的躺在石台之上,被一层薄薄的灵光笼罩着,里面的灵气似乎还没有流失。

看起来,金元宗对于这几把法宝,是十分爱惜的,否则,不会大费周章的每件法宝上面还有布置这样的阵法。尤其是历经这么多年,这些阵法看起来还在正常运转,甚至守护洞窟的阵法都因为年久失修而失去了灵气,这些保护法宝灵气的阵法却依旧不变。

叶通玄略微数了一番,发现里面只有三件法宝,看到这里,叶通玄心中略微一沉,要是只有这么点数量的法宝,可能就轮不到他了。

毕竟论资排辈来说,他是几个人里面资历最浅的,其他几个不仅年龄上比叶通玄大了不少,而且在宗门地位之中也是比叶通玄高了不少。

不过,刚刚叶通玄展露了自己的实力,毕竟都是紫府修为,如果他们几人做的太过分,叶通玄必然是并不会答应的。

看着里面的三件法宝,沉默片刻的段天成开口说道:“这三件法宝暂时放在我这里,等这次探险结束之后,出了洞窟,我们在做打算,如何?”

段天成的这个建议算是比较中肯了,毕竟只有三件法宝摆在这里,这里有五人,如果强行分配,肯定是会有矛盾产生。

与其这样,不如暂时搁置矛盾,先继续探险再说。

金元宗闻名已久的乃是他们的炼丹之术,他们进入遗址之中也有了一段时间,但是关于丹方的效果,还是没有见到任何的苗头。

众人继续向前,很快来到了一处大厅之中,这里虽然不如外面的大殿豪华,但位置居中,而且地处整个金元宗的中心地带,说不定就是现在金元宗老祖的仙逝的地方。

众人收拾好精神,推门而入,一阵气浪迎面而来,这让一行人有些猝不及防,立即催动灵气,讲这些疑似灰尘的东西全部挡了回去。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低着头盘膝而坐的干尸。这具干尸头发花白,身形十分干瘦,双眼紧闭,好似在睡觉一般。

进入大厅之内的众人脚步都轻了起来。

这个大厅面积不大,四周的布置十分简单,看来此人生前也是一个十分简朴之人。

在其身后的桌子之上,一张破旧的羊皮纸放置在正中央,上面写着端端正正的几行小楷:

余接任金元宗以来,殚精竭虑,宗门在余之带领下,蒸蒸日上。然,妖族其心不死,纠结数万妖众,围攻本宗。本宗毕竟根基未稳,抵挡不住。无奈之下,只能遁入虚空,以求一线生机。余在与妖族战斗之中,身受重伤,命不久矣。眼见宗门气数已尽,他日若闯出虚空,还望道友安置我等尸身。宗内所有宝物,道友全可自取。

落款处是四个小字,金元上人。不过,写到这里的时候,字体已经有些歪歪扭扭,似乎执笔之人,气数已尽,是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将文字给写出来。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

文学

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

文学

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走了走了,时辰不早,良生不必相送。”

蝉鸣恼人,一阵接着一阵回荡周围延绵苍翠林野。

高耸的山门后,铺彻的青砖小道延伸而出,一行人前后簇拥走到山门下,不到四尺的身形,扛着金箍棒回头朝后面为首的书生,拱起毛茸茸的手掌,“待为兄西行之后,再回来探望,庄上小住几日,到时候,你可要带俺去人世间繁华好生看上一看。”

风吹过林野,沙沙的轻响里,山道上方,脱去麒麟氅,一身青衫白袍,腰悬轩辕、昆仑镜的书生,迈着步子来到猴子面前,拱手躬身。

“弟,等候兄长归来。”

一侧,红怜端了酒水走到旁边,送行总是需要备上践行酒,陆良生托起宽袖,端起酒杯:“兄长西行,路途遥远,略备薄酒,为兄长践行!”

对面,孙悟空接过女子递来的杯盏,低头闻了闻,嘿笑起来:“不如天上琼液,不过当喝得!满饮!”

“满饮!”

陆良生跟着笑起来,托袖仰头喝尽,随后又断了第二杯,目光看去那边的猪刚鬣,以及法海、背经文的大汉,那边红怜正要递给和尚,忽然手一收,“大师,你是出家人,不能喝酒,用茶吧。”

“……”法海难得被刚才结拜一幕感动,刚伸去接酒,听到这声话语,顿时无语的看着重新端来的茶杯,默默的端在手里,便与那边的陆良生喝尽。

随后又说了些关于西行路上的话语,猴子扛着棍棒头也不回的走下山去,猪刚鬣留在原地,看着书生片刻,点了下头,随意的拱拱手,便跟着转身离开,挺着敞在外面的肚皮,挥舞长袖,洒脱的哼着从红怜那学来的小曲儿跟在后面一摇一晃下去山道。

“公子,他们走了。”红怜轻柔提醒一句。

那边,陆良生看着长长的石阶,以及渐渐远去的一行身影微微出神,好半晌回过神来,抿了抿嘴唇,轻笑出声。

“是啊,我们也该走了。”

低声的开口,握去身旁女子的手,之前还不觉得,眼下真要该离开的时候,心里那股藏起来的不舍涌了出来。

“红怜,去收拾一下东西。”

听到公子吩咐,红怜也有不舍的望了眼周围景色,乖巧的点点头,飘去阁楼,陆良生偏过目光看去那边的栖幽。

“我要离开了,你呢?”

“老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栖幽上来就抱住陆良生胳膊,说了一句时,连忙补充:“还有我妹妹!”

那边,清风明月对视一眼,也举起手来。

“师尊(先生)还有我们,天上我们还没见过,肯定很美,到时候师尊有了府邸,我们还可以给您当童子!烧个炉子,看管丹房也可以!”

柔和的阳光照过俊朗的脸侧,陆良生看着他们不由勾了勾唇角,心里有着暖意浮上来,摸着两个小人儿头顶,点了点头。

“好,就带你们一起离开,不过你们要进为师那本《山海无垠》里才行。”说着,目光从两个孩童、栖幽身上挪开,看去阁楼门口,红怜收拾了行囊,拖着书架出来,还在朝四下张望,过来时,问道:“公子,还有其他需要带走的吗?”

陆良生皱起眉头,跟着望去四下,口中说出“容我想想”时,书架里陡然一阵白光绽放,照出隔间栅栏,一阵黄沙飞旋,弥漫的沙尘里露出魁梧的身形轮廓。

“公孙獠?你不是去西北大漠了吗?”

看清那人,陆良生都有些诧异,那边挥手收去黄沙的白狼妖王疑惑的看来,摊开手:“本王何时说过要去大漠?只是闲的无聊,钻去你这本书里,游览一番画里的世界,还别说,里面还挺有意思,哎,对了,老蛤蟆呢?”

旁边,聂红怜瞪圆眼睛,这想起自己感觉还有什么忘记了,抓住书生的衣袖,忙说道:“呀…..妾身就说少了什么,蛤蟆师父还没回来!!”

“师父…..好像还在林子里睡觉……”

被结拜、送行耽搁一下,陆良生也这才想了起来,皱起眉望去山门外,此起彼伏的蝉鸣还在持续,微微倾斜的阳光照去不远的山麓,斑驳阳光的林间大青石上,白花花肚皮起伏的蛤蟆忽然睁开眼睛,一下翻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去天色,猛地瞪大。

“坏了!”

一个翻身跳起来,跃去下面匍匐的老驴头上,使劲扇了一蹼。

“还睡,这头懒驴,快些驼老夫回去!!”

老驴慢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向上翻了翻眼,不屑的喷了一口粗气,舒缓的伸了伸筋骨,这才甩着尾巴慢慢走动,气得蛤蟆抓着两耳,大叫:“那边结拜怕都结束了,升仙了,你家主人就上天了!!”

听到这话,慢走的驴身一僵,甩动的尾巴都悬停下来,下一刻,还未落下的蹄子触及地上的一瞬间,唰的彪射而出,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卷起长长的烟尘俯冲下山麓,蛤蟆道人扒拉着两只驴儿,身子飘在半空,脸颊都被风吹的凹了进去,长舌拖拉在唇外飘荡,声音断断续续。

“慢点、慢点…..哎哟哟哟……”

迈开的蹄子卷起了电光,冲下山脚,迎面看到一行四道身影也都不避让,风驰电掣般从旁边直接掠了过去,激起的风浪吹的袈裟翻涌扑在法海脸上,背着经文的大汉原地打转,一屁股坐到了地面,猴子放下手,看到过去的残影,嘿笑了声:“那蛤蟆竟会骑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