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全家大杂乱

文学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一章

野兽般的相互撕咬最终结果是两败俱伤,李世界没能奈何大王,大王同样没办法击败李世界,两人在伤势到达临界点前选择了罢战。

大王带着小鬼和手下一群人离开,李世界开口让白明楼等人不得轻举妄动。

事实上,以李世界和大王在这一战后形成的默契,若是江龙庭和白明台想要趁机出手击杀‘伤势惨重’的大王。李世界保准会出手,宰掉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

幸而,江龙庭没有出手。

当然,或许是因为在这之前,有几个江山武器店的学徒率先出手,让李世界给秒杀了,当做儆猴的鸡的缘故。

为什么李世界会放过大王,其实更说不上放过,大王的战斗力之强远远比此刻展现强大的多得多。要是真逼得大王踏入绝境搞不好大王掀开一两招同归于尽的底牌,直接一波就把李世界给带走了。

李世界相信有这个可能性,而且还不小。

就算是初期的六大真谛也不容小觑,这就和小说里自身带挂的主角一样。别看平日里只是欺负一下同级别,挑战一下高一两级。真要下死手,就算比其高五六级的强悍人物都要被搞死。(主角模式可参考土豆的小说)

面对前世妥妥就是主角的大王,李世界表面上镇定,但总归会带着一些敬畏心。万一打不死大王,然后被盯上,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安宁。

因此,李世界和大王两人极有默契的让这一场打斗变成一场交流,一场切磋。

——–

江山武器店中。

随着修缮的进展极快,江山武器店也恢复了往日里的古朴。

特别是那座阁楼,毕竟是江老爷子居住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江龙庭不敢怠慢,发挥了全部心神将这个地方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李世界就居住这里面—–养伤。

是的。

在和大王打过一场后,李世界也受到了不轻的重创。

李世界受伤后开始有些动作迟钝,特别是最重的腿和手,影响明显。这些影响都是来源于大王施加在他身上的某一种‘毒’。也可以说,那并不是一种毒。那是一团气,现如今被李世界以武道劲气镇压在丹田之中。

但是大王打入他体内的这股‘毒’却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惊人的热度。数百亦或是上千李世界不知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敢让这股‘毒’触碰到他身体内任何一处器官。

李世界行动变得迟缓的原因也是因为这股‘毒’,它所散发的热量让李世界的体温一直保持在一个超高水平。

托这股‘毒’的福,李世界也初步感受到当时大王的凶残状态是何等凶残了。

李世界完全可以放开这股‘毒’,任由它融入自己的身体,蒸发血液,蒸发细胞,蒸发生命力,并以此换取数倍数十倍直线攀升的恐怖战斗力。

可惜,这似乎是大王的一种异能,他能够主动控制启动与停止,但是李世界却做不到。而一旦李世界真要是真的放开这股‘毒’的镇压,他虽然能够短暂提升自己的实力,但失去大量细胞的后遗症太重,算起来简直亏大了。

“你都不会痛的吗?”

李铜香忍不住眼泪,朝李世界大声吼道:“明明你身边有狂奴,还有明台,你大可以群起攻着,你干嘛非要要和人家拼命!”

“当时的情况那里容许别人插手,就算明台和狂奴一起上也不见得能够帮到我。”李世界轻声说,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无奈说道:“听说你把白明台揍了?根本不关他的事情,记得回头给人家道歉。”

李铜香气愤说道:“你还有时间管别人啊,先管好你自己吧,都不让人省心—–你大可不必和人家打起来啊,为什么要逞强和人斗狠!”

“就算我不想打也不见得人家就会放过我,再说这一场架打了之后也不是完全亏本啊——这身伤势那也是赚了。”李世界咧着嘴一笑。

和同等级别的高手过招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起码对于目前稳稳端坐于世界第一流强者中的李世界尤其如此。

大王虽然武道不咋地,可是他所展现的一些天马行空般的手法和战斗技巧实在令李世界印象深刻。虽然李世界经验丰富,但是不能否认,在其他人的身上无疑还有许多值得他去学习的优点。

想要走的更远,光凭一意孤行是没有用的,要学会海纳百川。

“变态!疯子!”李铜香很清楚李世界身上那些伤有多痛,所以忍不住骂道。

“多谢夸奖。”李世界腆着脸回应。

李铜香气极,我还是夸你了不成?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二章

“呜呜呜,那个家伙他不是人!”

九凰痛哭流涕的声音传来。

距离拯救金刚成功,而九凰落入到敌人之手,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的时间。

现在是第二天的白天。

九凰保持着鸟儿的状态,站在高楼的边缘。

这座废弃城市,满地都是石化怪的尸体,脑袋上,身上全部都是洞孔,密密麻麻,看上去格外渗人。

足以让密集恐惧着患者全身发毛地眩晕过去。

九凰就站在高楼上,看着自己的杰作,发出一声又一声鸟叫。

听上去一点都不悦耳动人,相反,非常的刺耳,和乌鸦嘎嘎叫差不多。

因此,黯玄听得如痴如醉。

“你确定?”九凰身后,杨阙皱着眉头,“你怎么会看上这只没毛鸡?”

九凰现在的样子,身上羽毛非常稀少,看上去比落汤鸡还要落汤几分。

和被人拔毛拔了三分之二的母鸡似的。

“什么没毛鸡!我具有凤凰血统!凤凰血统!你个蠢货!”

旁边的黯玄还没有说话,九凰勃然大怒。

把别人搞成这样,最后还要嘲讽她是没毛鸡,士可杀不可辱!

“闭嘴!女人,虽然我喜欢你,但你也不应该对主上这么说话!”

黯玄张开翅膀,大声呵斥道。

“想不到,你小子还是一个霸道总裁。”杨阙挑了挑眉毛,黯玄看似沉稳外表下,其实有着一颗中二的心。

其实从他喜欢给杨阙起各种各样的尊称,可以看出一点端倪来。

这乌鸦,是只闷骚的。

文学

“啊啊啊啊!”九凰大叫,翅膀乱扇,原本为数不多的羽毛又掉落了不少。

看上去更加狼狈了。

“哼。”黯玄却是哼笑一声,“居然想要用这种方式引起我的注意。”

以往的高冷人设崩塌的一干二净。

不过这也正常,霸道总裁也是要上厕所的。

遇到自己看得上眼的,可以繁衍后代,黯玄也就不再高冷了。

当然,一切都要由主上做主。

他只是和主上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没有隐瞒罢了。

“好惨啊,比我还惨。”

“那个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出手救九凰?”

“这次由我来吸引源头注意吧,源头目的不明,但似乎不想杀我们。”无影说道,“我可以试探一下他的想法。”

“哟,难得见你说这么长的句子。”金刚还有闲情开玩笑。

其实要试探杨阙,最合适的对象是神幻。

但神幻作为众人精神连接的中心,非常重要。

一旦他出了事情,大家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保持着完美的联络,不断交换情报了。

所以神幻不行。

天幽的话,别看他是队长,各方面都比较沉稳,但实际上,此人头最铁。

金刚、九凰大喊“士可杀不可辱”是喊的成分居多。

天幽则是会当真。

大丈夫能屈能伸在天幽身上行不通,就算勉强来,硬邦邦的,也不适合和对方虚与委蛇。

万一和九凰一样成为了俘虏,还非常嚣张,那下场肯定不太好。

就只能无影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人上了。

也有好处,无影看上去就是个老实人,不会说谎的样子。

这样的人,一旦说谎,往往会产生意料之外的效果。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三章

我看准方位,便顺着楼道爬了上去,上到三楼后,现那扇门还是开着的,而黑衣人正站在门里等WWw..lā

“来得很快嘛!”她那古怪的像是憋着嗓子的女人声传了过来。

在车上,我已经打算好了,先要让她把李枫圆治好,然后爱要什么鬼什么妖,要什么都行。

我喘了口气,对她说道:“别费话了,你不是想要鬼妖嘛,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把李枫圆治好。”

“哈哈哈,”黑衣人一阵怪笑,点了点头说:“没想到,你还真的那么在乎那个女人!”

这话听得阴阳怪气的,怎么感觉她和李枫圆很熟悉呢,不过此时此刻不是分析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像是着了火似的,急切的说道:“你别费话了,快点把李枫圆治好,到时候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突然沉默了片刻,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喘息之声,我很奇怪,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犯什么病了,难道不着急了吗。

“你他妈快点啊?”我眼睛都红了,往前凑了一步,如果不是李枫圆的命握在她的手里,我早就扑过去把她撕碎了。

“李清茗!”对方忽然喊了声我的名字,却把我吓了一跳,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怎么会喊我名字呢,难道她认识我?好吧,我是说她是我生活中的熟人?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个老鼠精啊,我身边应该没有老鼠精吧。

“好,好,我答应你先给她治病,”黑衣人说道,“不过你现在的状态我肯定是不放心,你得先让我把你绑起来,你看如何?”

呵,我心中苦笑,这妖怪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明知道我都有着鬼妖之体,屈屈一个绳子能绑得住我吗,不过我其实也没想太多,先等她把李枫圆治好再说。

我冲她点了点头,黑衣人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不许反抗知道吗,不然可别怪我对李枫圆不客气。”

“别他妈费话了,你快点来。”我怒道。

话音刚落。只见黑衣人的长袍下面迅飞来一道黑影,如同一条蛇一样,在地面的疾行,我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起昨晚与她交战之时她就使用过这一招,当时用火都没能够烧得了,难道我想错了?如果被这东西绑住之后,连鬼妖也无法挣脱?

正当我心里胡思乱想,那道黑线已然爬到了我脚下,继而迅在我的身上缠了起来,度之快,难以想象,眨眼间已然把我五花大绑。

我喘着粗气说:“好了吧,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李枫圆治好,我是不会把鬼妖移交给你的。”

“你放心,等我十分钟。”说罢黑衣人在我面前一晃,整个人便不见了踪影。

十分钟并不算长,但是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简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过了好半天,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

文学

窗口。

我惊疑的问:“治好了?”

黑衣人没有理我,忽然伸出黑手居然拿出了一部手机来,我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妖怪还会用手机?

“告诉我你朋友的电话,好没好你问问便知。”黑衣人淡淡道。

我想了想,把胡三的手机号告诉了她,黑衣人熟练的拨着号码,不多时她把电话放到了我耳边。

“喂,谁呀?”胡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是清茗,李枫圆呢,她怎么样了?”我紧张的问。

“李枫圆没事了,就在刚才,她突然醒了过来,之后就喊你的名字,现在活蹦乱跳的,好像完全好了,好多医生都过来看,把他们都惊呆了。清茗,你现在在哪,你有没有事。”胡三简单的把现场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到李枫圆没事了,我也就放了心了,我笑了笑对胡三说:“我没事,先挂了,我办完事后再回去找你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