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那个女侠,我们真的是来拜访一下的,你有什么安排尽管说,我晓某人一定办到!那俩人我回去就处理了,还望女侠息怒!”晓哥堆笑的朝叶筱筱说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叶筱筱也不好拂了人家面子:“你们回去吧,再别让我看见那个女人,看见一次,我打一次,还有刚刚我看你们是从楼上下来的对嘛?”

“是,我们都住楼上。”

“那好,你们换个地方住吧,这我们征用了。”

“这这....”

“怎么不行吗!”明明反问的话让叶筱筱硬生生说成了肯定句。

“行,行,我们马上就走。”看着叶筱筱阴晴不定的性子,那男子生怕受到祸害,急忙带着人离开了。

“啊哈哈哈哈!吓死我了”人一走缪祁变躺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有刚刚那不好惹的模样。

“哎,我说老大你也太厉害了吧!那女人真的是惨不忍睹啊,还有你看见没,就那晓什么的笑的跟菊花似的。。。。”

“怎么?你也想试试?”

“别别别,我还是算了。”一听叶筱筱怎么说,缪祁的头摇的更拨浪鼓似的。

“好了,筱筱,缪祁别闹了”一听叶父发话,两人安静下来。

“爸,一会我想上去看看。”气氛严肃起来,叶筱筱也谈起了正事。

“上去干嘛?”

“他们的大本营在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东西,我想去看看。”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

前阵子烟戒了,肠胃炎出现,医生说我情绪问题,肝郁气滞,脾虚气虚,吃了一个多月中药,这几天更新时以为肠胃炎好了,前几天60-90低血压去打吊瓶了。。

我真是。。

我可能得再打几天吊瓶,有没有懂医学的兄弟点拨一下这到底咋回事啊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八宝道人细细端详着安奇生。

它乃是神通之中诞生的灵韵,最为清楚那一道曾惊艳了上古的五色神光的恐怖。

大周太祖天纵之姿,纵放眼上古亦少有人能够比肩,这般人物,是有资格成佛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作祖的存在。

能被他点评为圣下十大神通之王的五色神光,岂是等闲?

要知道,哪怕是它自己,在其口中也只有一句‘不差’的评价而已。

这般级数的神通,已然于天地之间通灵,可自寻传承者,绝非任何人都能够掌握的。

但它要见这道人,却另有原因。

“大祸临头?”

安奇生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而扫了一眼幽沉星空,道:“以须弥芥子之法割裂星空以藏尸的人,应当不是道友吧?”

“须弥芥子神通与我相性不合,想要开辟一片容纳道主尸身的星空自然不易。”

八宝道人眸光闪了闪:“道友就不好奇,我所说之大祸是什么?”

它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面前这道人虽然身怀五色神光,可其本身修持并不算高,更无元神气息,哪里来的底气如此淡定?

似乎根本连恐惧,担忧的情绪都没有了。

它自诞生灵韵来见的人也算不少,此时还是不免有些诧异,面前之人分明修为不如自己,却让它心中有着一丝难以捉摸之意。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安奇生眸光开合,语气越发平淡:“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六欲七情他仍有,恐惧,担忧也会产生,可他入梦诸界,经历了这许多事情后的现在。

等闲事情,已经不会在他的心中掀起涟漪了。

比起那所谓大祸,他更好奇的,反而是面前这八宝道人。

这一尊神通之中诞生的精灵,可远比之前那梵无一的执念残魂要强出太多了。

其身高不过三尺,比之公羊焱还要矮上半头,可其气息,却不比其身下这具横亘星海之中的尸体差太多。

甚至可以说是他来此界所见,气息最强者了。

“好一个兵来将挡。”

八宝道人拿起酒壶,为二人各自倒上一杯,也不再故弄玄虚,开口道:

“我自诞生以来所见之人不算少了,可心中仍有困惑,数万载思量也无答案,道友可有教我?”

它的声调依然高且刺耳,语气却更为平缓了,似乎根本没有恶意。

安奇生端杯不饮,闻言只是点头:“愿闻其详。”

“人心,为何物?人的所谓七情六欲,又是什么?”

八宝道人饮尽杯中酒水,清亮的眸子之中泛起一抹光芒,似陷入回忆之中:

“我曾认得一‘人’,他出身极差,每日奔波只为果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枯燥而平淡,虽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顿,每日却还算高兴......”

嗡~

不远处,公羊焱突然听到一声细微的嗡鸣之声,循声看去,只见随着那八宝道人开口,四周虚空之中就有点点光芒汇聚,自发的显化出画面镜像来。

穹顶、碧空、大日、光芒、群山、荒野.......直至一座繁华喧闹的小城。

隐隐间,似可见一少年终日奔波,忙碌而困顿。

“后来,这少年遇一道人,道人见他可怜,传他细微法门,再然后,这少年果然摆脱困顿,一日三餐已再不是问题.......”

八宝道人缓缓诉说,其面前的诸般景象也随之变换,除却那少年面目不得见之外,其余一切,尽与真实无二。

话至此处,八宝道人突然一顿,望向安奇生:“道友心境修持似比我当年所见一儒生更高许多,显然见多识广,可知这少年之后如何?”

“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皆具足,又想娇容美貌妻。”

安奇生捏着杯子,自无什么困扰。

他身怀入梦之能,对于人心,欲望自然见得太多了。

八宝道人刚一开口,他已然猜到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了。

“是啊......”

八宝道人点点头:“衣食具足,又想娇妻美妾,良田人丁皆有,又叹无官无财.......”

说到这里,八宝道人一挥手,其身前画面猛然一颤,旋即其上光影流转,诸多变换。

安奇生看去。

只见那少年得食思衣,已有良田万顷,出有船马,又思官爵,一朝官至朱紫,又想江山万里。

诸般变换,终北坐大殿,又念跨鹤乘龙去.......

诸般景象栩栩如生,其中更看不出丝毫破绽虚假来,似乎,真有这般一个少年人的一生,在两人的面前展开。

画面,到此而至。

“道友可知,那少年乘龙登天之时,曾有何言留下?”

八宝道人看向安奇生,不等他询问,已然再度开口了:“他说‘一朝抱得长生果,欲与上帝论高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