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乱大合集,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文学

yin乱大合集 第一章

黑龙木枪是刚好从这棵大树旁边飞过,看得出来,刚才这个蒙面黑衣人就是在这里射完了这一箭后,就转身躲在了这棵大树之后,身法轻灵,若不是此人自己动了,独孤涅还真未必能第一时间发现他。

蒙面黑衣人是往远离独孤涅的方向逃窜的,但刚跨出几步,这个蒙面黑衣人便又转了个身,却不是朝着独孤涅冲去,而是朝着太叔长乐所在的方向。

独孤涅看到了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这个蒙面黑衣人的眼里仿佛没有独孤涅,只是死死地盯着独孤涅身后已经赤手空拳的太叔长乐。

独孤涅连忙刹住脚步,从刚才蒙面黑衣人展示出的轻功来看,独孤涅断定这个黑衣人至少在轻功上是不如自己的。

但对方毕竟是一个成年人,而且从对方的手段上,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个杀手,独孤涅也不确定,自己的攻击是否能制服这个成年人。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独孤涅一面追击,一面施展出了“六合伏”的棍法。运劲之时,独孤涅仿佛滑翔在铺满了各色落叶的松软土地上,而那蒙面黑衣人的也感受到了正前方,一道异常凌厉的棍劲正砸向自己。

更准确地说,独孤涅是以战劲远远地往蒙面黑衣人朝太叔长乐疾驰的必经之路上,敲出了一棍。

蒙面黑衣人猛然刹住,抬起弓箭一撩,抵挡住了这道棍劲,随即转过身,恶狠狠地看着独孤涅,道了一句:“看来,得先收拾你了。”

独孤涅也停下了脚步,紧紧握着黑蟒纹木棍,刚才蒙面黑衣人抵挡“六合伏”的招式,显得是异常轻松,但此时独孤涅却心里更有底了,流露出自信的样子。

独孤涅的用略有些嘶哑的声音大喊道:“长乐快去叫人,我能拖住他!小心埋伏!”

蒙面黑衣人或许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头也不回地冲向了独孤涅。

而太叔长乐倒也没有废话,立刻施展起了“云起龙骧”的步法往后跑去。没有黑龙木枪在背上,太叔长乐奔跑的速度似乎还快了不少。

眨眼间,蒙面黑衣人已经冲到了独孤涅身前,双手握着弓箭的弓梢处,用弓臂拦腰横扫,弓箭上附着的气劲极其内敛,但是却比一般剑气还要锋利得多。

独孤涅似乎是来不及反应,蒙面黑衣人那弓臂直接穿过了独孤涅的身体,将独孤涅的身体斩成了两半。

头也没回的太叔

文学

长乐,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应该会被吓傻。

被斩成两半的独孤涅脸上还带着微笑,然后整个身体渐渐消散。

蒙面黑衣人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惊慌,左顾右盼地大喝道:“在哪?玩什么把戏?”

那消散的“独孤涅”,原来只是幻影。

无人回应,蒙面黑衣人也不迟疑,径直追向太叔长乐,同时从后背的箭筒中拔出一支箭搭上,拉开了弓。

还未对准太叔长乐,蒙面黑衣人猛然回头,只见独孤涅已经持棍冲向了自己,看架势,应该是要自左往右扫出一棍。

蒙面黑衣人一边后撤,一边将这一箭射向了独孤涅。

眨眼间,利箭又穿透了“独孤涅”的眉心,却又丝毫不见停滞地继续飞出去。

还是幻影。

蒙面黑衣人在箭离弦后,又已经拔出了一箭,动作行云流水,一转身,往自己左方射出了一箭,利箭又穿透了另一个“独孤涅”的眉心。

“你是三生阁的人?”蒙面黑衣人再次停下了脚步,似乎是放弃了追太叔长乐,警惕地扫视着四周,开口问道。

独孤涅眼见蒙面黑衣人不再追太叔长乐,便也大大方方地停下了脚步,现了身形。

独孤涅方才所用的,正是天武诀第三层的轻功——“八荒幻”。

以变幻莫测的身法,辅以气劲,形成残影。

虚虚实实,真真幻幻,变化多端,八荒惑乱。

独孤涅也并不打算老老实实地告诉这个黑衣人,自己并非使用的身外化身的手段,只是轻功而已,反而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太叔长乐?”

蒙面黑衣人淡淡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想到被三生阁的人碍了我的事,但无论如何,你也是死定了。”

独孤涅也不打算辩驳,问道:“多少钱可以买你罢手?”

蒙面黑衣人冷笑道:“不用多想了,他是死定了,刚才对你没下杀手,是因为没人花钱买你的命。但现在,我也只能将你解决了。”

独孤涅阴沉着脸,道:“我只是不想杀人而已,如果我真要杀你,你以为你能接下我一招么?”

蒙面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乳臭未干,口气倒是不小。你不就想拖延时间么?那我接你一招又如何?”

yin乱大合集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

文学

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yin乱大合集 第三章

完本了,缓缓打出这几个字,有一种如释重负,却也有几分不舍与感慨。

这本书也就百多万字,但是作为我第一本长篇小说,还是倾注了我大量心血,可能后面进度是有点快,拖了太久了,我也不太想把和鸿钧之间的战斗写太多,该完本了。完本的不算太完美,但是我想写的故事大致都写出来了。

当然我想写的还有很多,比如石猴如何懂情,比如同门之间的爱慕敬仰,比如后土出关后的温柔陪伴。又比如冥河造的后裔中有一人名叫湿婆,那是印度教的主神,蚊道人我想写成谁肯定都晓得,我还想过不把陆压写死,要知道太阳神拉是埃及神话中的创世神,还有我写过盘古曾经设想通过献祭来获取力量,那是北欧的神话…

我其实是想写所有的神话所有的起源都源于洪荒,不过宗教一直都是敏感话题,我后面实在是不敢写,所以还是完本吧。

最后这段时间的更新我是有些对不起大家的,有结局本来就不好写的原因,但是更多的还是我自己的错。

人快三十了,在我这种偏远县城还没结婚真的算是一种原罪吧,反正和家人亲戚闹得不算愉快,心里一直感觉堵得慌。

结局就在脑子里,但是每次开电脑,我都有种要砸了电脑的冲动,好几次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打不出一个字。

人啊,最怕的就是心乱了。

调整了好久,不过小说还是要写下去,说实话一开始是为了兴趣,现在就是为了每月那多多少少的稿酬了。

其实完本了该说句下本书再见,但是更新不给力对不起大家,也不好意思说这句话了。

以后如果有缘能看到我的书,那我们再见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