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文学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二章

也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那样,陈平和唐胖子根本不打算插手这一次的战斗。

秦瑶的年纪和实力是完全不成正比的。

任何轻视秦瑶的人,最后必然会在秦瑶手中吃大亏!

就如同白山一般,干脆利索的就让秦瑶给下了一个契约,而且是单方面有利于秦瑶的契约。

另一边,欧阳旭等人的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小女孩,似乎不简单。”

欧阳旭身旁有人低语。

欧阳旭听到这话,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我们白虎皇族的颜面,不是一句她不简单就能够放弃的!”

话音落下,欧阳旭看向了秦瑶,眼神冷冽无比。

秦瑶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看着自己坐下的白山,有些不满的说道:“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去。”

说完之后,秦瑶直接从白山的身上下来了,一脸随意的朝着陈平等人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懵了,这秦瑶,就这么肆无忌惮吗?

另一边,欧阳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这秦瑶,居然让他们一族的守护神兽和他对峙。

这件事情,让欧阳旭有些进退两难了。

就算是白山是因为有人控制,所以才变成了现在这样的模样,欧阳旭也不能就这样

文学

打伤对方。

否则的话,族中神兽白氏,肯定会因此和白虎皇族发生一定的矛盾。

毕竟神兽白氏之中,像白山一样的天骄并不多。

他若是伤了白山,日后他就别想着再找神兽白氏一族的白虎结契约了,所有白虎神首都会抵制他的。

但是他若是不动手,又该怎么收回白山?

那小女孩明摆着就是不跟他们动手了。

“该死的。”

欧阳旭咬了咬牙,眼中的怒气越发的浓郁起来。

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给欧阳旭以回应,一旁的君昊则是淡笑一声。

“这下子,欧阳旭该难受了。”

“他若是不顾一切对秦瑶出手,那么白山势必会重创他。”

“但是他若是不出手,那么白山这辈子,都要栽到秦瑶手中了。”

关于白虎皇族之中,欧阳一族和白氏一族的事情,他们饕餮皇族也是有所耳闻的。

而场中其他白虎皇族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也全都变了,他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复杂性了。

另一边,唐胖子却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秦瑶。

“秦瑶,你就这么放任他们两个打斗啊?”

秦瑶闻言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那家伙不会是白山的对手的。”

陈平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秦瑶。

“白山只是九星初期,但是那个欧阳旭,可是九星中期,你怎么确定对方不是白山的对手?”

秦瑶闻言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又迅速消失。

“不知道啊,反正我就是觉得他打不过白山!”

陈平和唐胖子都没有看到秦瑶眼中的那一缕光芒,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了。

反正,白山死了,也跟他们没关系,最多就是秦瑶损失一个坐骑罢了。

大不了再帮秦瑶找一个坐骑就是了。

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第三章

“现在还不晚,永远都不晚。”

詹知夏从“小时光”回到酒店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小时,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思绪纷飞。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詹知夏迷迷糊糊地洗漱完毕后,便出门了。

今天詹知夏准备去看一些桥,这是“白浮君”推荐给她的,他告诉她,苏州是全国极为著名的桥城,唐代时便有“红栏三百九十桥”的诗句流传。

打开百度App,看更多图片

苏州桥中,三鼎甲当为宝带桥、彩云桥和枫桥。枫桥因唐诗而名传千古,宝带桥和彩云桥则胜在造型奇妙。

之后的一整天时间,詹知夏都在看桥,其中不少是原汁原味的古建筑,也有一些是近代重建的桥,每一座桥都风格鲜明,各有千秋,让人为之惊叹。

看完部分市郊的桥后,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詹知夏乘车回到市区的古运河旁,继续参观游览,忽然发现远处的一座桥边有人群聚集,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詹知夏本不想去凑热闹,但顺路走到近处时,却听到有人在议论。

“你让我去扶?你怎么不去?被讹了怎么办?”

“就是,不想讹人,她为什么要摔倒啊?”

听到议论声,詹知夏顿时感到心寒,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忙向人群聚集的中央望去,只见一个衣衫整洁干净,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倒在地上,双目微闭,牙关紧咬。

四周的行人都在指指点点,但没人敢上前搀扶老太太。

对此,詹知夏能够理解,但也有些心寒。她没有犹豫,果断走上前去,只听见身后有人在劝她:“小姑娘你可要想好啊,万一被讹了….”

“是啊是啊……”

“现在老骗子可多了……”

对于路人们的劝告,詹知夏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径直走上前去。

扶?肯定不能扶。道理很简单,如果老太太没摔伤,自己肯定能爬起来,但如果她摔伤了,詹知夏去扶她,其实是在帮倒忙。她上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不懂急救的人如果随意搬动摔倒的人,很可能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

正确的做法很简单,第一步是保护现场,阻挡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防止误伤伤者,然后再上前观察摔倒者的伤势,询问情况,问伤者自己能不能起来,如果可以,便让他自己起来,如果不行,也可以帮忙联0系其家人或者救护车。

这时,詹知夏已经来到老太太身旁,蹲下身望着她,关切地问道:“老太太,您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疼吗?您自己能站起来吗?”

“小腿有点疼,站不起来。”老太太的声音非常虚弱。

“那我可以用您的手机给您的家人打个电话吗?然后再帮您叫个救护车?”詹知夏询问道。

“我家人不在本地,你帮我叫个救护车吧,谢谢你了,小姑娘。”老太太表现出非常感激的样子。

“那好。”詹知夏得到老太太的同意后,当即将老太太因摔倒掉落的苹果手机捡起来,并拨打了120,告知对方具体的情况和位置。

“奶奶您多大年纪了呀?”从老太太的穿着、语气以及地上的苹果手机,詹知夏判断她应该不是想碰瓷,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便决定跟她聊会儿天,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帮她减轻疼痛感。

“我今年六十七了。”老太太应道。

“需要我通知您老伴儿或孩子吗?您孩子在哪里呀?您摔倒了肯定需要人照顾。”詹知夏关心起老太太来。

“我老伴儿两年前就去世了,我女儿也去国外出差了,短时间内回不来。我外孙女倒是在苏州,但她现在在读书,我不想打扰她。”老太太虚弱地笑了笑。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打扰?您要是不告诉您外孙女,事后她知道了肯定会埋怨您。”詹知夏说完见老太太依旧有些犹豫,继续道,“您就相信我吧,我是站在一个外孙女的立场跟您说的。”

“那好吧………”老太太最终答应了。

詹知夏见老太太点了头,立刻在手机通讯录里找出她外孙女的电话拨打出去,电话很快接通了:“喂,你好,你是于冬冬吗?你姥姥摔倒了,可能需要你去一趟医院,我让她跟你说吧。”

詹知夏怕于冬冬认为她是骗子,说完后便将手机放在老太太的耳边。

“喂,冬冬啊…”

“姥姥,你没事吧?你在哪儿?我现在就过来!”

“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要不你别过来了,别耽误你上课。”

“姥姥你说什么呢,这时候我还有心情上课吗?你等着,我现在就过去。”于冬冬说完后没有挂断电话,而是询问了老太太的一些情况,直到老太太说话都觉得有些累了,这才挂断电话。

电话挂断后,老太太望向詹知夏:“小姑娘啊,你是个好人..……

接着,老太太又环视了一圈依旧在围观的路人,道:“其实他们也是好人,只是现在变老的坏人太多了,我都理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