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文学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幽州大营。??火然文??ww?w?.

一帮子少年的演武正在进行,张宝亲自担任主考官,贾诩、戏志才、郭图、管宁、张烈、法衍等重臣担任副考官,只看这主考官的阵容便足见这次演武的重要姓!事实上张宝也的确很看重这次演武。

演武的项目分为骑射、技击、围猎、文试四项。

从演武项目的设置上又可以看出,张宝具有明显的重武轻文的偏向,不过这是乱世,乱世当武定天下,这么安排倒也无可厚非。

号角声住,贾诩手持名册上前念道:“张拓!”

张拓闻声出列,向张宝等人拱手作揖。

十二岁的张拓已经身长七尺,虽然略显瘦削却显得英气勃勃,张宝见了不由心中甚是欢喜,尤其让马屠夫心中暗喜的是,张拓的精气神似乎有了本质的变化,再不是之前那副令人心烦的腐儒气息了。

看来让婉柔把他送到塞外锻炼的决定是正确的。

贾诩翻过一页,再度念道:“张骁!”

张骁挺身出列,立于张拓左首。

张骁脸上稚气未脱,可体魄却已经发育得孔武有力,身高只比张拓矮半头,却比张拓壮实多了,长得也是虎头虎脑、惹人怜爱,张宝心中亦是欢喜。

张拓、张骁兄弟刚刚站定,演武场外忽然响起一阵鼓噪,张宝回头一看却是张涵、张星这小姐弟俩正挥舞着小拳头替张拓呐喊助威,张涵、张星乃是刘彤所出,刘彤与婉柔情同姐妹,自然为张拓加油助威。

小姐弟俩身后又有人影一闪,长得粉妆玉啄、小天使般的张玉已经蹦蹦跳跳地跑了上来,一头撞入张宝怀里,然后扬着小脑袋向张宝甜甜地唤了一声“爹爹“,这爹爹可是张玉、张涵的专利,张拓、张骁、张星兄弟三人见了张宝只敢恭恭敬敬地唤一声父亲大人,唯独张涵、张玉例外。

毫无疑问,张拓对于女儿非常疼爱,竟然忘了这里是庄严肃穆的演武场,忘情地用自己脸上钢针般的胡子去扎张玉粉嫩的小脸,张玉伸出莲藕似的小手推挡着张宝的脸,一边咯咯笑个不停。

戏志才、郭图视若无睹,张烈、管宁却是目露不豫之色。

贾诩却是轻轻咳了一声,又翻过一页,大声念道:“高远!”

一名昂藏少年闻声出列,依次立于张拓右首,高远是高顺长子,年方十二却已经长得虎背熊腰、身如铁塔,浑身似有生博虎豹之力,想来长成之后必是一员勇冠三军的猛将!

“管聪!”

“典满!”

“许仪!”

“郭质!”

“周平!”……

随着贾诩念到名字,一名名少年相继出列,紧挨张拓左右而立,恰似众星拱月将张拓护在中央,这群少年大多在十到十五岁之间,说起来这批公子哥都是黄巾军军事集团的将二代了。

这伙人是否争气,是否能够支撑起父辈打下的基业,将直接关乎黄巾的未来!为了长远计,张宝在教诲这伙公子哥的时候,可谓是煞费苦心。

“嗯,都到齐了。”贾诩捋了捋颔下日见稀疏的柳须,点头道,“演武第一项骑射!”

张宝长身而起,冷冷地掠了众公子哥一眼,厉声喝问道:“在这个世界上,最令敌人闻风丧胆的是什么军队?”

“黄巾铁骑!”

公子哥们轰然回应。

张宝又问道:“黄巾铁骑最犀利的利器又是什么?”

“骑射!”

“对,就是骑射!”张宝狠狠地挥舞了一下胳膊,厉声道,“你们的父辈杀敌无数、敌军闻风胆寒,今天,本将军要瞧瞧你们的骑射,别给你们的父亲丢脸!”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是要以这样的结局结束。我就不辩解什么了,因为已经这样了,说到底也是我自己的错。

说实话,我自己后来都忘了我当初为什么写书,现在想想看,就是因为喜欢,前几天因为一个女孩子,让我知道了我想要什么。所以我打算重新开始,在这里感谢之前一直支持我的朋友。我的新书《黑暗遗产》也会发布,希望各位还能支持我。@@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

文学

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章

吕绮玲尤其坚强,袁熙和王异何时见过这样的吕绮玲。】⑨八】⑨八】⑨读】⑨书,.2≧3.o↗一时心里都有些戚戚然。

这妮子该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没事,没事了,”袁熙安慰道:“回头我帮你把武器粘结好,那半截在哪?”

“在这。”

吕绮玲急忙从风袋里,把断掉的半截武器拿出来,眼巴巴道:“师傅,真的能粘结回去吗?”

“可以。”

袁熙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王异青着脸道:“这男子的家住在哪里,走,姐姐帮你报仇。”

她已经看了,吕绮玲的根基,居然被毁的一干二净,着实有些毒辣。

“在前面的城池中。”吕绮玲说道。

袁熙把方天画戟粘结好后,吕绮玲才来了一点精神。

“修行根基悔了,没想到凡人居然有这样的能耐。”袁熙暗暗皱眉。

这种手法,他从未见过。

吕绮玲垂着小脑袋道:“我也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厉害,能修行之人的根基都能毁掉。”

“没事,总该能复原。”

袁熙本想把玉湖树拿出来给她吃,但这东西只能增加天赋,和修复破损的根基,是两回事。

“这样吧,我们去无极门,到时候让他们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恢复根基。”

王异也道:“这个世界不一样,肯定有办法让你恢复根基,绮玲别怕。”

“嗯。”吕绮玲依旧垂着小脑袋。

三人上路,路上袁熙王异、了解到,原来吕绮玲被人骗了,身上带的本来不多的钱财,都给一个乞丐骗走了。

按说吕绮玲依旧是金丹期的修士,不用吃饭,但她显然不是那种清心寡欲的女子,哪里能真的不吃饭。

有时候可以不吃,但养成的习惯却是难以改变。

因此还是想吃的,会下意识的有饥饿的感觉,纵使不吃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身上没钱,一不小心就被看出她是修行之人的锦袍青年骗了。

请他吃了一顿饭,结果把修行根基都给毁了。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好解释多了。

王异抱着她道:“这个世界不一样,以后别乱走了,咱们一直在一起好了。”

吕绮玲默默的不言不语。

王异看了眼袁熙,使了个眼色。

袁熙笑笑,拉着吕绮玲的小手,“绮玲去,世道险恶,你终究太过善良和不经世事,以后还是跟在师傅身边吧,修炼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吕绮玲默默的看着他。

“听话,”袁熙说道:“黑珠空间现在的灵气都快成水了,正愁没人去修炼,需要你在。”

三人继续往无极门飞去,吕绮玲问道:“都成水了?怎么有这么浓郁的灵气?”

“应该是那黑花的缘故吧。”王异说道。

“这黑花有这么神奇吗?”吕绮玲记得当初离开的时候,黑珠空间里的灵气虽然也恢复的不错,但怎么看也不像是会生成水的样子。

说起这个,袁熙也有些得意,“或许因祸得福吧,黑花的成长远超乎想象,而且价值也非常非常大。”

拉着吕绮玲的手臂,“跟我们回去吧,以后就在黑珠空间里修行,别乱跑了。∵八∵八∵读∵书,.↗.▲o”

“师傅。”吕绮玲垂下小脑袋:“可我现在不能修行了。”

此时三人落在了无极门门。

“我去问问,到底有没有可以帮你修复的办法。”袁熙安慰道:“根基修复,我觉得不是太难的问题。”

其实这是个大问题,不过袁熙当然不能那么说,不然吕绮玲信心得跌回谷底。

“三位是?”

三人刚踏上台阶,便有无极门弟子上来询问。

“烦来禀报一下,就说袁熙前来看望故人。”

那弟子道:“请问故人是?”

“就是之前收的那群天赋绝伦的弟子。”袁熙笑道。

此时又有一名弟子奔来,看见袁熙道:“我认识你。”

袁熙道:“我也认识你。”

文学

“仙师请来,”那弟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袁熙和王异,吕绮玲拾阶而上。

起先那位弟子小声道:“师兄,这是谁啊?”

“还记得前段时间我们门中收了一群天才吗?”

“自然记得,他们各个都是修为高深,天赋绝伦,甫一进门就风头无两,厉害的紧呢。”这人说起那些人,眼中身材飞扬,很是羡慕的表情。

那弟子道:“此人便是他们的主子。”

这人愣道:“当真?”

“我骗你作甚?”那弟子不近不远的跟上,压低声音道:“那天那些天才人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人走后,全都跪了下来。目送他呢。”

这人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那他的修为该有多厉害啊。”

袁熙还是第一次进入这般地方,坐在客厅里,王异和吕绮玲也是一脸好奇的东张西望。

一名弟子走进来,恭敬道:“仙师稍待,师傅说他马上就来。”

话音未落,一个中年男子便大步流行的走了进来,抱拳道:“李若明,见过真人。”

“袁熙,见过李真人。”

李若明笑道:“没想到袁真人这么快就能光临本派,真是让人意外。”

袁熙也笑道:“给几位故友送来一些东西,还望李真人通报一声。”

“不知道袁真人说的是哪一位?”

“我的三十多位故人,最好都能相见。”

李若明为难道:“只怕不行,这些人都住在不同的峰头,我也只能负责通传,到达不到达的话,只能看运气了。”

袁熙眉头一皱,取出一颗玉葫芦,“我有几位故人因为某些原因,不能修炼,这次是送这东西给他们服用。”

“玉葫芦。”

李若明惊叫一声,“没想到袁真人身怀此重宝。”

袁熙心思一动,递给他一个道:“劳烦通报一声。”

李若明瞥了四周一眼,接过,眉开眼笑道:“袁真人稍待,我这就去通报。”

他顿了下,又道:“他们本身就有天才资质,又有袁真人这等故友,真是让人羡慕啊。”

袁熙笑了笑。

那人走后,王异道:“你怎么把玉葫芦给他了?”

“我们这么多,给一点也没有关心。”袁熙不以为意道:“真正需要这些的,也就那几个和你一样长吃了丹药的人,其实没必要都给,看着办吧。”

吕绮玲默默的看着他手中的东西。

袁熙笑道:“这是增强天赋的东西,以后你就算修复不好,也可以慢慢吃这些,一点一点增强你的天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