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敢逃吗师尊 一女多夫同时上h

文学

还敢逃吗师尊 第一章

祝明睁开眼,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雾气中。

一男一女两道身影逐渐浮现在祝明的面前,他们都穿着白色的,带着繁复花纹衣衫,面容模糊不清。

这两道人影冲着祝明鞠了一躬,少女身形的人影对着祝明道:“您好,欢迎来到0123号世界中转站,我的工作代码是008,而我旁边

文学

这位工作人员的工作代码是0132,希望您对我们的服务感到满意。接下来,秉持着透明和公开的原则,我们将会为您解释一切。”

祝明:“?”

大约是看出了祝明的困惑,008语气亲切而友善地继续道:“请容我向您解释,这里是众多世界中转站之一,主要用于短时间收纳时空穿梭者,而今天,我们邀请您来到这里,是为了让您知晓您穿越的前因后果。”

迅速冷静下来的祝明听了这话,不由得忍俊不禁道:“你们这个穿越还要讲前因后果啊,行啊,麻烦你了。”

008微笑了一下,接着道:“在大约两万个纪元以前,‘平衡者’证悟,超越了时间和空间。

文学

以公正为信条的祂将自身变为‘循环之道’,旨在让所有生灵在死后能够获得绝对的平等。”

“说得通俗一点,这比较类似于你们世界中所说的的‘轮回‘,在一个肉体死亡之后,‘循环之道’会评定这个灵魂所携带的功与过,并且由此做出审判,让这个灵魂去到该去的地方,唔,这可以理解为你们世界里说的转世。”

“在经过评定之后,有的人会去到更好的世界,有的人会去到更差的世界,有的人会拥有更好的身份,而有的人也会拥有更差的身份。”

祝明十分配合地鼓起了掌:“厉害,厉害。”

008继续道:“随着多年的发展,‘循环之道’不断吸纳来自各个时空的维护者,而我和0132也是其中的一员。在各个部门的维护者的努力之下,‘循环之道’也越来越稳固和完善。”

“但越是这样发展,我们越是发现,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功与过、善与恶是不能完全相抵的。所以我们衍生出了一个分支,即‘世界中转部’,专门用于给那些难以用常理审判的人,制定一对一的,特定的结果。”

008看向了祝明,微笑道:“而你就是其中的一员。”

“为了给余琛复仇,你用尽了肮脏的手段,最后更是通过自己的人脉,让余泽惨死狱中。而在掌握大权之后,工作之余,你酗酒,私生活混乱。这样看来,你下辈子会去到一个更差的世界,这可以类比于你们人间常说的‘地狱’。”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你把自己名下的财产全部捐献给了需要的人,让许多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许多出生贫困的孩子的生命轨迹因你而发生改变,且变得更好。这样看来,你下辈子会去到一个更好的世界,这可以类比于你们人间常说的‘天堂’。”

“根据‘循环之道’的规则,虽然你功大于过,但你的功过并不能完全相抵,所以你并不能去到一个更好的世界。由此,我们‘世界中转部’专门为你制定了‘时空交换02-世界线032-5664’计划,旨在让您得到对您来说,公平公正的结果。”

“让您保留记忆,是为了让您背负过去犯下的过错;而让您拥有贺成云的身份和地位,则是对于您善意的回报。”

祝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来我做好事还是有用的嘛…谢谢你们,我在这个世界过得很开心。”

008微微欠身:“我们也很乐意见到您放下了过去,开始一段新生活。”

祝明想了想,继续问道:“我可以问问别人的情况吗?”

008微微颔首:“虽然这属于加密文件,但由于您上一世的慷慨与善意,我不介意用我的权限,为您打破一次规则。”

祝明笑了一下:“谢谢您,”接着她的表情多了几分紧张,“我想问问,祝念和余琛,在去世之后怎么样了?”

008的身影飞速地模糊了一下,接着一大串虚无的符号在她的身边转瞬即逝,片刻之后,她空灵的声音再度响起:“祝念,由于想要保护弱者而死,且她的行为和死亡带来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让一些人的生命发生了改变;且她的生前几乎没有任何过错,所以她去到了更好的地方。”

“保护弱者而死…?不是因为同学矛盾吗?”

008的抬起了她的右手,上边浮现出了繁复而神秘的符号,而下一刻,一道光在她和祝明面前炸开。接着祝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栋教学楼的走廊上。

一名瘦弱的短发女生被一群画着浓妆的少女逼到了走廊里,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污迹,嘴角的血痕若隐若现。为首的金发女生扬起手,给了短发少女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

还敢逃吗师尊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还敢逃吗师尊 第三章

他亲的突然,反应过来的初迢倒吸一口凉气:“你这个狗东西你干什么!”

她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令人发指!

厉司丞站起身来:“我亲你你不反感的对吧?”

初迢:“?”

【你这是什么人间智障问题?】

厉司丞冷笑一声:“所以你到现在就不愿意承认,你是喜欢我的。”

初迢从善如流:“我喜欢你的钱。”

这句话结婚以后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厉司丞:“我的钱现在已经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追求?你都说了可以不沉睡一直陪着我,你就算不是人类,你在人类世界存在了这么久,我不信你真的不懂。”

初迢有些羞恼:“我都不知道你在放什么狗屁!”

厉司丞:“你就当我是在放狗屁吧。你去沉睡,等你沉睡的时候,我就只有重新成家立业,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孩子,我这么大的家业总要有人继承,你说是不是?”

初迢倒吸一口凉气,破口大骂:“你拿着我的寿命,赚着我的钱,和别的女生生娃,还把钱留给人家,你是人吗?”

厉司丞:“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别人?”

初迢:“……”

她闭嘴了。

甚至有些悻悻的意味。

因为她发现一时之间无法回答厉司丞这个问题。

然后厉司丞低头,捧着她的脸又亲了一口。

初迢:“……”

【令人发指——算了就他妈当做被阿诺亲了两口】

她当厉司丞是只猪,这种事就可以无视他。

厉司丞哼笑一声,她早就变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