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上要了我很久,被老头下药玩好爽

文学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一章

长乐在壁画前坐了一个时辰,然后自嘲的摇摇头,“有点自大了啊。”

这十方无敌的是武无敌的最强的招式之一。这招分为守招,进招,杀招三大招路。

守招曾牵制住吞噬了两颗龙元的断浪,进招就是长乐眼前的这一招。

而最厉害的是杀招——十方皆杀,一用此招,自身亦会承受极大风险,而且必须要有数十年的深厚功力才可发动。

一开始长乐以为自己补全这十方无敌不是很难,可是越是推演越发现还真的没有那么容易补全。

笑傲世界对长乐而言就像是小学,让他学会了最基础的东西。天龙世界就像是初中,让他将自己学到的东西彻底的融会贯通

而现在这招十方无敌就像是高等函数一样。

不过长乐来风云这段时间,他已经看了不少这个世界的武学。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些时间,好好参悟一下风云世界的武学,然后再试试如何解这道高等函数!

长乐起身离开了凌云窟,半个时辰他就回来,带着不少水和干粮。

他准备着凌云窟里,将自己这段时候学到的武学好好归纳总结一下。

一个月以后,长乐对着壁画睁开了眼睛。

姓名:赵长乐

称号:无

武学:长乐吐纳法(宗师级)长乐十八剑(宗师级)长乐七十二散手(宗师级)长乐轻功(宗师级)傲寒六诀(大师级)

天赋:武仙之资(3/5)

过目不忘;百毒不侵;剑心通明;阴阳之道;武仙之体

侠义点:2000000点

世界:风云世界

武学评级:长乐吐纳法(玄阶中级)长乐十八剑(玄阶高级)长乐七十二散手(玄阶中级)长乐轻功(玄阶中级)傲寒六诀(玄阶中级)

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将血火邪罡、风神腿、圣灵剑法也都融合到了自己的武学之中。

身法、七十二散手也

文学

都升了一级,剑法就差一点能从玄阶升到地阶了。

武仙之资觉醒五分之三以后,长乐又觉醒了武仙之体的天赋,超大幅度的增强了自己的体质。

当时与聂风对战时,若不是长乐收着力,只凭身体的强度就能撞碎他的骨头。

“现在就让我看看这个十方无敌吧。”长乐喃喃自语的说道。

在凌云窟中不知不觉四个月就过去了,第二月开始,长乐就不看壁画了。

十方无敌的进招他学会了,但十方无敌的补全工作,长乐却没有什么头绪。

他试着补全了两招,系统给出的评价是玄阶高级。可是长乐知道,这十方无敌可不是玄阶的功法。

看来还是见识的武学太少,长乐伸了一个懒腰。他也不强求,等他再多见识些高手,这十方无敌他应该就能补全了。

虽然没有补全十方无敌,但是能学到这一招,还有规整了一下自己来风云以后学到的武学,对长乐而言便是不小的收获。

长乐从凌云窟出来以后,直接就去找了步惊云了,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找高手大战一场。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去大吃一顿,所以长乐直接去了附近的镇子上。

酒楼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其中最多的便是高声喧哗的武林人士。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二章

没错,这么结束了。

说实话,我都已经忘了最初为什么想要动笔写这样一本书,或者是平淡生活中寻求一点寄托,又或其他,但既然落笔成文,就有了一份不能推却的责任。

之所以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结尾,其实我自己也为难了很久,很不舍得,真的。我自己的情况,也就不在这里赘言,春节过后,一直就有种焦头烂额的焦虑感,但其实啥事也没做。最初支持动笔的激情兴趣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最近的更新更是硬磨时间磨出来的,我不希望给大家留下的印象是一种干涩、枯燥的感觉。

到现在再想想,我都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写一本武侠,其实我本质上是反武侠的,更确切的说,是反倚天的。这不是一个好世界,虽然描写了一个好人,但在我看来这个好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他每一次妥协,所伴随的都是阴谋的酝酿和惨剧的萌发。这是一个动荡不休,锐意进取的时代,任何一点退步,都会被时代远远抛下。

或许最后的应该用一种比较文青的语调来写,我本人也是很擅长文青语调的。但是,何必呢?

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第三章

十月过半之后,东京城也迎来了今年的初雪。

不过汴梁落雪时,不像会宁那样一开始就大雪飘飘,雪花满地,初时,只是小雨小雪,地上一片潮湿,多处结冰,只有屋顶、塔檐、菜地之间才能看到雪白的颜色。

寒湿之气直扑人身,天下最繁华的大宋都城,也少了许多喧嚣烟尘之气。

在这样的气候之中,方云汉越来越喜欢坐在自家院子里喝热茶了。

“临别之际,难道不该是喝酒吗?”

诸葛神侯坐在方云汉对面,拿着桌子上的一杯热茶,道,“我可是听说,京城中的花枯发、温梦成二人,还有桃花社那几位,为你踏破会宁一事来贺,把家中精酿窖藏的美酒,全都送到磨刀堂来了。”

“那些酒是不错,所以跟这座宅子一起留给小石头了,诸葛先生难道要跟自己的师侄抢酒吗?”

方云汉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道,“况且,年纪大的老人家,就要多注意点身体啊,你为这大宋,也至少得再活五十年,饮酒终究伤身,以后多喝热水吧。”

诸葛神侯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急着要走,现在虽然大局已定,却也正是各方心思最纷杂的时候,只要你在这里,哪怕什么都不做,很多事情也会变得更加顺利。”

方云汉捏着酒杯的手翘起一根指头,斜指向院外天空,道:“你看,天降白雪洗红尘,一时天下皆白,可这雪,等到冬去春来,自当消散,我与这雪一般,都只是此间过客。”

“这是你们的天下,未来如何,终究还是要在你们手上开创。”

诸葛神侯若有所思,不再追问或挽留,敛容道:“但是你来走了这一遭,已经改变了太多,老夫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还是搞这些虚礼。”方云汉懒散坐着,单手回敬了一下。

“当然也不全是虚的。”诸葛神侯放下茶杯,微笑着提起一个包裹,放在桌上,道,“我之前就听说,你要金风细雨楼收拢各家武学,这包袱里面,是我们神侯府中人这些年来四处行走,机遇所得的一些奇术、秘艺,聊表谢意。”

“那我就不多客套了。”方云汉接过包裹,随口说道,“对了,我听说唐门的实力非同一般,唐十五虽然死了,门内尤有众多高手,甚至还有些老不死的,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

诸葛神侯成竹在胸,道:“你去会宁的时候,方巨侠来过东京,我与他小聚一番,刚好请他去应付唐门的事情。”

这方巨侠方任侠,也曾经护卫京师,也曾经在边境战场上浴血厮杀,却偏偏给自己定下一种古怪规矩,觉得不知政事的武林中人,不该过多干涉朝堂上的事情,性格上颇有些别扭。

不过他是七帮八会九联盟的总掌门,像是唐门这种不择手段,要在武林道上掀起腥风恶浪的门派,如今既有实证,就是他义不容辞要去解决的事情了。

只是方云汉听了这话,反而有些担心,毕竟原著之中这位方巨侠,可是在被方应看偷袭的前一刻,还觉得自己义子十分纯孝。

他武功虽高,以这种识人辩事的能力,只怕在唐门讨不了好。

方云汉微疑道:“就他一个人带着自己手下过去?”

诸葛神侯知道他的意思,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道:“我大师兄叶哀禅也已被我说动,带着梁四公子,蔡五少主等江湖道上的豪杰、逸才,与方巨

文学

侠同行。”

方云汉意味莫名的唔了一声。

这个世界的宋室人才之多,简直是多到了不正常的程度,从前处处死斗内耗,互相钳制,到如今,这些人才终于有了几分一展才用的机会,未来可期。

“好,诸事已定,没什么好说的了。”

方云汉站起身来,拿着那个小包裹,挽在左臂之上,又反手抓了一个大包裹,那是他让金风细雨楼准备的数百本秘籍。

诸葛神侯跟着起身,正要拱手作别,却见方云汉右手一翻,提起了不应宝刀。

“那么,在我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个要求。”

方云汉左手把两个包裹甩在身后,长刀隔着石桌指向诸葛神侯,并无杀意,但也不容拒绝的笑着说道,“诸葛先生,让我看一看惊艳一枪,如何?”

诸葛神侯露出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表情,轻轻退了几步,䄂中滑出了一杆冷艳的长枪。

枪声冷白,枪头冷峻,却系着一束艳而丽的红缨。

“枪是浓艳,枪式惊艳。”诸葛神侯低柔的说道,“这一枪出手之后,我也控制不住。”

不等方云汉搭话,他又自然笑道:“不过,这种事情,反正你也不在乎的。”

红缨微微转动,如同一朵纯一热烈的花朵怒放。

方云汉大笑:“正是。”

笑声里,他已经挥出一刀。

诸葛神侯也抖腕递了一枪。

这其实只是一杆普普通通的枪,内部没有任何机关火药暗藏,但是当诸葛神侯的内力运出了惊艳一枪的时候,枪头上的红缨立刻变得更加艳丽,镔铁铸成的枪头也开始发光。

隐约之间,好像其中有许多微小的粒子呈现。

那些微小颗粒,相互之间都有若有若无的联系,形成一个个独特的结构,组成了这枪头的形状。而如今,这些联系正在相继断裂,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那是幻觉还是真实,没人能够分辨。

但是枪头已经飞了出去。

刀也挥下。

轰!!!

强光耀目,轰响传遍四周长街宅邸。

整个磨刀堂都震了一震。

得到强光消散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只剩下诸葛神侯一个人。

那张石桌破碎成了绝不比绿豆更大的一滩碎屑,呈现出焦黑色,深陷于地。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全部断折,墙角的那棵大树,破碎成了许多不规则的块状物,但是,四面墙壁无损,惊艳一枪的光芒,似被这座院子束缚住了。

方云汉原本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一把刀。

本该处处歪斜的不应宝刀,这回即使不再被人掌握,也仍然保持着深灰色的古拙刀形。

刀尖点在石砖上,并未刺入其中,但是整把刀竖立不倒。

诸葛神侯静静凝视着那把刀,手里的那根枪杆尖端三寸,无声化灰。

“这到底是怎么离开的?”

诸葛神侯自言自语,“还真是天地间的过客吗?”

他在院子里站了很久,直到听见磨刀堂外传来几个独特的脚步声。

朱月明、米苍穹等人,竟携手而来,看着一片狼藉的院落,面露讶色,道:“诸葛先生,方才这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