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一章

“夫君,起床了。”

“马上。”

贾平安睁开眼睛,自信的微笑,“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

他动了一下脑袋,“哎呀!”

脖颈剧痛。

“落枕了。”

贾平安只是动了一下,脖颈痛的不行。

卫无双被吓到了,跑过来看了一眼。

“帮忙。”

贾平安僵硬的被扶起来,惨叫不断。

“阿耶!”

小棉袄来了。

苏荷进来,见状不禁大笑,然后把兜兜扔在床上,“兜兜快去寻你阿耶玩耍!”

“阿耶!”

兜兜就像是越野赛般的爬过去,贾平安偏头,马上惨叫一声。

兜兜被吓到了,愣在那里,乌溜溜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父亲。

“兜兜……”

贾平安伸手。

落枕太难受了。

没法操练,吃早饭都是把碗送到嘴边,慢慢的刨。

上马,贾平安说道:“阿宝,稳一些。”

阿宝不愧是四驱车,减震的效果也不错。

到了百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骑,下马时巨难受。

贾平安别扭的进了值房。

“落枕了?”

明静干咳一声,“我会弄落枕!”

“果真?”

贾平安心中一喜。

“当年我在道观时和人学过。”明静一脸自傲,“经我出手,最多半日就好。”

这个有些意思。

“那就试试。”

明静走到他的身后,按住颈椎两侧的肌肉,“百骑贷……”

“这个月的免息!”

贾平安豪爽的一塌糊涂。

一番按摩,你还别说,贾平安转动脖颈,竟然好了大半。

牛逼!

“武阳侯。”

包东就像是鼹鼠般的出现了,“许尚书那边寻你。”

贾平安站起来,脖颈依旧有些扯着痛。

但好的太多了。

“多谢了。”

身后,明静得意的道:“小事一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比如说明静就喜欢买买买。

李义府追求什么?

许敬宗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贾平安和李义府。

这竟然是个见面会。

李义府笑的如十里桃花,贾平安笑的如同是十佳少年上台领奖。

这个老贼寻我作甚?

李义府从此会开始一段红得发紫的宦途。

但人不能太火,火了之后最好蛰伏一下。

这是贾师傅的经验。

李义府含笑道:“老夫的祖父原先为官,老夫跟着迁居蜀地。但老夫靠的并非是萌荫。老夫的文章被人赞颂,随即剑南道巡查大使李公举荐老夫进京为官。那也只是门下省的典仪。”

“后来老夫的文章被多人夸赞,一步步就这么上来了,并跟着当时还是太子的陛下……”

老鬼说这些做什么?

“老夫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老夫并非是那等靠着阿谀奉承上位的奸佞。”

李义府神色坦然,“老夫投靠了陛下和皇后,有人因此说老夫是奸佞,可老夫若是不如此,长孙无忌就会对老夫下毒手……”

这个时代实际上和后世的宋明没什么区别,但凡成为皇帝心腹的都会被主流社会斥之为奸佞。

李义府讥诮的道:“帝王的心腹为何被斥为奸佞?皆因那些人把帝王看做是对头,想和帝王争夺权力罢了。”

李猫果然不愧是李猫。

李义府笑道:“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番话堪称是官场秘籍,一下就点穿了为官之道。

“世家门阀传家的学问中,这番话是必有的。”

这是在示好。

但他低看了贾平安。

“大唐分为三个部分。”贾平安觉得自己可以反向给李猫上一课。

你知晓世家门阀的这等秘籍又如何?

你可知晓后世屠龙术大成者的看法吗?

贾平安笑的很是云淡风轻,“其一为帝王;其二为群臣权贵,以及豪强地主;其三为普通百姓。”

屠龙术告诉我们,阶级不同,就别指望他们为你的利益说话。

许敬宗就在外面。

他担心贾平安被李义府给忽悠了,准备关键时刻冲进去一声断喝。

但听到这里,他不禁忘却了初衷。

“先帝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诚哉斯言!”贾平安先来了个政治正确,把自己的一番言论和先帝挂钩,“那些人一心就想攫夺更多的权力和利益,向上把帝王视为对手,关键是向下,他们会巧取豪夺……”

外面许敬宗,里面李义府,外加一个贾平安。

若是长孙无忌在此,定然会说群魔乱舞。

“李相只看到了那些人和帝王争夺权力,可看到他们向下巧取豪夺的坏处吗?”

李义府并未浪得虚名,“你是说……那些人鱼肉百姓,天长日久,民不聊生,随即……”

“李相何必震惊?”贾平安笑道:“你并非不知道……”

李义府愕然,“这话何意?”

贾平安说道:“你只是并未把百姓当回事罢了。”

谁不知道民不聊生的后果,可为何都视而不见?

万般理由汇拢在一起:百姓不就是牛马吗?

李义府微微眯眼,觉得眼前的年轻人需要重新审视一番了。

“老夫今日来此,只是想和武阳侯说说心里话。”

笑里藏刀的说心里话,贾平安真想看看他的手中是否握着刀子。

“李相请说。”

贾平安压根就看不到半点慎重的模样。

“老夫为陛下腹心,武阳侯也是如此,所谓合则两利,武阳侯以为如何?”

这是来求和?

不对。

这是做姿态!

贾平安想到了阿姐。

李猫啊李猫!

李义府此举定然是做给阿姐看的,所以才会寻了许敬宗来做中人。

他这番话一出,贾平安若是拒绝,那就是不识好歹。

贾平安微笑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

李义府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起身颔首,“如此老夫知晓了。”

他推开门出去,看到外面偷听的许敬宗后惊讶的道:“许尚书你……”

老许尴尬的道:“老夫忘记了东西,刚想回来拿。”

看看,李义府明明知晓许敬宗定然就在外面偷听,却一脸震惊的模样。

这演技杠杠的。

而许敬宗却尴尬的想钻进地缝里去。

演技太差了,应对太差了。

不过想到许敬宗干的那些奇葩事儿,贾平安就觉得这一切都是浮云。

李义府微微颔首,潇洒而去。

许敬宗进来就埋怨,“李义府如今进了朝堂为相,红得发紫,你不和他同流合污也就罢了,何必说什么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话,这是撕破脸了!”

贾平安笑道:“许公,李义府笑里藏刀之人,行事只问利益,毫无底线,此等人我与他为伍……死后无颜去见祖宗。”

“你啊你!”许敬宗嘟囔道:“他定然会去皇后那里说你的坏话。”

……

李义府随即进宫。

“武阳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武媚看了他一眼,“知道了。”

李义府旋即出宫。

回到值房,他对心腹说道:“贾平安颇有才,眼光独到。”

李义府颇为自傲,所以心腹觉得古怪,“相公竟然夸赞他?”

“他一番话把大唐诸人划分开来,更隐晦指出了百姓不能指望权贵豪强,只能指望皇帝。而皇帝也不能指望这些人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只能指望百姓的支持。可中间却隔着权贵豪强,两边相望,却无法联手。”

心腹震惊。

李义府笑道:“是个有才的年轻人,可却不知好歹。”

心腹低声道:“要不把这番话放出去?”

“权贵豪强本就是帝王的对头,从许久之前便是,说出去……徒惹人笑罢了。”

……

邵鹏出宫了。

“为何拒绝了李义府?”

“因为他是个烂人。”贾平安甩出了这个答案。

呃!

这话很有道理,但邵鹏却嗤之以鼻,“你看看那些官员和仇人都能共事,你虚与委蛇不就是了?”

贾平安不禁笑了,“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弄他。”

罢了。

这个态度没得谈。

邵鹏回宫禀告。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二章

香川美子这句话,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想知道答案。

林凡闻言,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突破飓风进入马达斯,虽然平安落地,但是几乎耗尽了功力。后来我进入会议大厦救了各国政要,随后与几千个武装分子搏杀,最终身受重伤。没想到云灵突然现身,我被他们吞了一种叫‘忘忧丹’的药丸,丧失了自己的记忆。”

“你不是百毒不侵吗?怎么会中毒?”香川美子好奇的问道。

林凡叹了口气回答说道:“那种药丸说不上是毒药,所以我也抗拒不了他的药效。”

“后来呢?”香川美子追问道。

林凡刚要回答,只见丽莎上前说道:“美子,我老公平安回来,我们应该好好庆祝庆祝,你不要问东问西的了!”接着又对彭家明说道:“家明,快把你老婆带走,咱们现在开始准备,准备一场宴会为我老公平安归来庆祝!”

香川美子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我还没问完呢!”

彭家明上前拉着自己的老婆的手说道:“亲爱的,快跟我一起准备宴会,这么高兴的日子,不要再提那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了!”

林凡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有些事他的确不愿意再提,因为有些记忆只会令人感觉苦恼。

一场盛大的宴会在天堂岛举行,人们举杯庆祝,庆祝林凡的归来。

得知林凡活着归来的消息,李部长、雷军等人亲自赶到北欧N国与林凡相见,见到林凡之后,两个将军也都是泪流满面,握着林凡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北欧N国的国王、王后以及总理尼尔森等人得到消息之后,也立刻赶奔天堂岛与林凡见面,每个人为林凡的归来赶到由衷的高兴。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林凡带着妻子回到龙都,回到特工总部之后,所有的特工都出来与林凡相见,沈心妍、肖月、谢凌风、秦梦瑶等人见到林凡,一个个更是惊喜万分。刚刚与所有人打过招呼,雷军的秘书急匆匆跑来说道:“林副部长,雷部长请你马上去他的办公室。”

林凡点头说道:“好,我马上就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快步赶到雷军的办公室,敲门进去,只见雷军陪着一个相貌威严的男子在里面站着。那相貌威严的男子看到林凡,脸上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走上前微笑说道:“林凡,好久不见了!”

林凡敬了个军礼,正色说道:“首长,好久不见!”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相貌威严的男子微笑说道:“林凡,马达斯一役,你可是救了包括我在内的几十个国家政要的性命,也因为如此,我们和许多本来相互关系并不亲密的国家开始亲密起来。华夏特工之威名,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人胆敢小觑,华夏军人之雄风,为世人所仰视,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林凡的脸微微一红,谦逊的说道:“首长,您真是太过誉了!”

那相貌威严的男子摆摆手,笑着说道:“这绝不是过誉!你不但是最好的战士,还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家,你一个人推动了我们与许多国家的睦邻友好关系,帮我们解决了很多最棘手的问题。为了表彰你的功绩,我代表军委,决定破格授予你少将军衔。除了暗影特工总部的常务副部长之外,任命你为第一军副军长。”说完取出一张委任状递给林凡。

林凡又敬了个军礼,接过那张委任状,心情不由得微微有些惊动。这种激动倒不是因为升职,而是因为面前的一号首长的信任和肯定。不到三十五岁就晋升少将军衔,这在全军恐怕也仅此一例而已。尤其是第一军的军职干部,被称为上将的后备梯队,现任的军队高级将领,几乎全部出自第一军。

简单的授衔仪式之后,那相貌威严的男子与林凡进行谈话,其中对林凡多有期许和鼓励,谈话之后,与林凡握手道别离开特工总部。从这一天开始,林凡除了担负暗影特工的工作任务,还负责着一支王牌野战军的军事训练工作。对于这个层次的军事指挥艺术,林凡并不算是一个内行,但是只用了一个多月,他就成了这方面的专家型人才。

在澳洲南海岸的一个美丽的海岛上,一个美丽的女子穿着一身白衣,静静的坐在高大的棕榈树下,静静的望着远处的海空。一阵海风拂过,额前的青丝吹到脑后,一张绝美的容颜显露出来。这女子极美,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也很平静,但是眼神却微微有些落寞。许久之后,这女子叹了口气,用手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腹部,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一男一女从海岛上的别墅走出来,两个人看到那名女子,不约而同的停住脚步,扭头对视了一眼。这一男一女正是梅开和他的妻子伽罗。

“老公,姐姐他……”

“伽罗,没事儿的,现在姐姐只要他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一切都已经看淡了!”

“唉,我们恶狼军团,就因为林凡而烟消云散了!”

梅开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唉,当初我以为我能控制林凡,结果还是功亏一篑。”接着微微一笑,用戏谑的语气说道:“不过庆幸的是,我们也不是什么也没得到,至少姐姐还得到了一个孩子,一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子和女子共同的孩子!等这孩子长大之后,他就是下一代的狼王,嘿嘿,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或许能把整个世界翻过来也说不定!”

十几年后,在天堂岛的海边上,一个相貌极其俊美的男子与一个相貌极美的女子,两个人手挽着手走上一艘白色的游艇。

那女子跳上游艇,拍手笑道:“魔灵,我们两个准备去哪儿?”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第三章

一瞬间,琦佑脑子里转过了好几个念头,但也只是略略一怔,脸上便堆出了极自然的谄笑,“原来是千里公子!我给千里公子请安!”随即屈膝,一个极边式的千儿打了下去。???ww?w?.?r?a?n?w?e?n?a`com

称呼马骥“千里公子”是很合适的,可是,这个礼,就行的莫名其妙了!

这个马骥,虽然有一个势焰熏天的“义叔”,可是,他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身,而琦佑是正经的从五品朝廷命官,再如何“尊其叔,敬其侄”,平礼相见也到头儿了即拱拱手、做个揖就好了。

打千儿从何说起?!

对于琦佑的逾格之礼,马骥明显也很意外,朗声说一句“不敢当!”即伸手相扶;手刚刚伸了出去,自觉不妥,打住,略一踌躇,即改了方向,去撩袍襟这是要屈膝还礼的意思。

谁知刚刚将袍襟撩了起来,便被孚王一把扯住了,“!你这是做什么?他是咱们的奴才!行此礼理所当然!”

略一顿,“他是惠五叔过世的老惠亲王的家生子儿!”

孚王的逻辑,其实是说不通的。

琦佑于仁宗一系,确可算是“奴才”;算作整个爱新觉罗氏的“奴才”,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马骥那位势焰熏天的“义叔”虽也是宗室,但这个“异姓宗室”的资格,仅止于关三之一支,不及关氏之其余,何况,马氏、关氏并无血缘关系?

除非,像白芸那样,特蒙懿旨,封做“六品格格”,才在理论上有在琦佑面前摆摆主子架子的资格。

孚王的逻辑,不啻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关三进了玉牒,凡与他沾亲带故的,就都成了“主子”了。

但经他一扯,这个礼,就无论如何还不出去了,作为客人,也不能随便驳主人的话,马骥只好打住,对琦佑点一点头,歉然一笑。

初初一见,琦佑只觉得“千里公子”神气凌厉,凛然难犯,前头又有兆祺那桩案子打底儿,心里头本是有点儿打怵的;现在看来,“千里公子”其实举止有度,并无一般王公子弟那股或者飞扬跋扈、或者油滑惫赖的劲儿呢!

心中不由暗道,“兆祺那个蠢货,真是不开眼,居然敢跟他放对?还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兆祺那桩案子”,详见本书第十二卷《干戈戚杨》第二百三十九章《摊上大事儿了!》至第二百四十二章《你们可别小觑了辅政王的深谋远虑啊》。

“九爷说的是!”琦佑笑嘻嘻的,“这个礼,本就是我应分的!”

顿一顿,“之前,我听张芷荃的《三娘教子》,唱的什么‘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石敬瑭十三岁拜帅登台’我就想,太宰不就是丞相吗?这个秦甘罗,十二岁就做丞相?真的假的?”

再一顿,“今儿个见着了千里公子,我想,姓秦的十二岁做丞相不算稀奇!这个世上,就有那么一班少年英雄,英姿焕发,超凡绝俗,我这等凡夫俗子,既想不来,更万万比不得的!”

“得!得!”孚王摆一摆手,“你这个马屁,根本没拍对!都快拍到马蹄子上了!”

礼王、明善,连同马骥,都笑了起来。

琦佑装傻,“啊?”

“你就是个不读书!”说话的是礼王,一边儿说,一边儿拿手指虚点着琦佑,“什么‘姓秦的’?那个‘秦’,说的是‘秦朝’!哦,当时还是‘秦国’!甘罗姓甘、名罗!这位甘罗,十二岁那年,确是立了大功,做了大官儿,不过,做的,并不是什么‘太宰’,而是‘上卿’地位虽高,可也没到丞相的份儿上!”

顿一顿,“彼时的丞相,是吕不韦!吕不韦你晓得吧?甘罗是吕不韦的门人甘罗做了丞相,你叫吕不韦搬去哪儿呀?”

“哎哟!原来如此!”琦佑满脸恍然的样子,“看来,还真不能把戏词儿当书读呢!我谢两位王爷的教诲!”

说着,又一个千儿打了下去,请一个“总安”。

待他站起身来,孚王接口说道,“还有什么石敬瑭这个不比甘罗,不算什么好譬喻,别往一块儿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